340.第340章 说到这个慕今陵

    别的不说就说自她醒来的这一个多月,她身体稍微好了点,就被老爹逼着去学什么宫廷礼仪,还说她逃跑了大半年的这些功课都荒废了,必须加急补上啊……

    天呐,老爹啊,你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据她的表现和众下人的反应她知道,童阮仪这个人,生来就是个外表叛逆但心眼儿好的孩子。

    她脑袋聪明,古灵精怪,阴谋诡计一箩筐,好的不学却专门研究旁门左道,嗯,因为自小上能爬树下能捕鱼,所以她会一丢丢武功轻功,也曾像模像样地拜过师……可谓是各种特点都与玉幼慈不同程度契合。

    她生活在这个家庭环境中,外表看似没心没肺其实心里儿明白得跟面镜子似的,嗯,这孩子还真是不错竟然在这样子的家庭中也能出淤泥而不染,估摸着她也是对着爹爹这般模样极其厌倦……

    所以玉幼慈也知道了这左丞相的千金为毛线也出逃了。

    想必就是不想真的去当个没有任何自由可言的太子妃吧……

    也不想成为她爹左右朝堂实现野心的工具……

    而这种事换做是她玉幼慈吧……坑,她才不要进宫去去玩这种宫斗的戏码呢!

    再说了她现在不是有心仪的对象么?

    咦,她的对象呢??

    说到这个慕今陵啊,说将起来啊,她就想起之前丫环们跟她嚼的舌根,也小小地甜蜜了一把。

    据说三个月前有一风尘仆仆长相俊美的年轻人抱着她就对着左丞相府一阵闯荡,左丞相护卫众多,他直杀进小姐闺房,自府门口到她的房间这一段遥远的距离,全过程面露寒霜气势逼人压根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凭借着自己的本事他把玉幼慈放到她闺房的chuang榻上,然后,他二话不说,就消失在丞相府里。

    等到童忪埙过来他才知道这个男的送来的竟然是自家女儿,而,这个时候,男的已经销声匿迹。

    不消说,这男的绝对是慕今陵!

    因为,除了他,念怀阙这种人,肯定是去照顾伊云岫了哇呜!

    而,慕今陵这样的做法,估摸着,是不屑于和左丞相府这群人品差的打交道吧……

    想到这里,原本玉幼慈眼里的光芒,就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又想到她醒来后她听了自己能够回来的始末,那时她也是紧张地询问着慕今陵的“后来”。

    但是她那坑爹的老爹说的什么?

    哼哼,想必是哪家的登徒子,想要占你便宜呢哈,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知道了跟爹爹说说,别怕,爹爹帮你出气,一定找到他后把他碎尸万段!

    他那样焦急把你送回来,估摸着就是知道了你是我童忪埙的女儿,不敢造次了,又把你弄得这么狼狈昏迷不醒的,生怕你有个好歹爹爹杀了他全家!

    他不敢见爹爹,一定是因为害怕我们怪罪给他!他怕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玉幼慈真是太佩服她家爹爹的发达脑袋啊!且别说慕今陵不屑于做这种不正义的事情,就说她好了,她还巴不得慕今陵想占她便宜呢!别的不说就说自她醒来的这一个多月,她身体稍微好了点,就被老爹逼着去学什么宫廷礼仪,还说她逃跑了大半年的这些功课都荒废了,必须加急补上啊……

    天呐,老爹啊,你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据她的表现和众下人的反应她知道,童阮仪这个人,生来就是个外表叛逆但心眼儿好的孩子。

    她脑袋聪明,古灵精怪,阴谋诡计一箩筐,好的不学却专门研究旁门左道,嗯,因为自小上能爬树下能捕鱼,所以她会一丢丢武功轻功,也曾像模像样地拜过师……可谓是各种特点都与玉幼慈不同程度契合。

    她生活在这个家庭环境中,外表看似没心没肺其实心里儿明白得跟面镜子似的,嗯,这孩子还真是不错竟然在这样子的家庭中也能出淤泥而不染,估摸着她也是对着爹爹这般模样极其厌倦……

    所以玉幼慈也知道了这左丞相的千金为毛线也出逃了。

    想必就是不想真的去当个没有任何自由可言的太子妃吧……

    也不想成为她爹左右朝堂实现野心的工具……

    而这种事换做是她玉幼慈吧……坑,她才不要进宫去去玩这种宫斗的戏码呢!

    再说了她现在不是有心仪的对象么?

    咦,她的对象呢??

    说到这个慕今陵啊,说将起来啊,她就想起之前丫环们跟她嚼的舌根,也小小地甜蜜了一把。

    据说三个月前有一风尘仆仆长相俊美的年轻人抱着她就对着左丞相府一阵闯荡,左丞相护卫众多,他直杀进小姐闺房,自府门口到她的房间这一段遥远的距离,全过程面露寒霜气势逼人压根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凭借着自己的本事他把玉幼慈放到她闺房的chuang榻上,然后,他二话不说,就消失在丞相府里。

    等到童忪埙过来他才知道这个男的送来的竟然是自家女儿,而,这个时候,男的已经销声匿迹。

    不消说,这男的绝对是慕今陵!

    因为,除了他,念怀阙这种人,肯定是去照顾伊云岫了哇呜!

    而,慕今陵这样的做法,估摸着,是不屑于和左丞相府这群人品差的打交道吧……

    想到这里,原本玉幼慈眼里的光芒,就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又想到她醒来后她听了自己能够回来的始末,那时她也是紧张地询问着慕今陵的“后来”。

    但是她那坑爹的老爹说的什么?

    哼哼,想必是哪家的登徒子,想要占你便宜呢哈,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知道了跟爹爹说说,别怕,爹爹帮你出气,一定找到他后把他碎尸万段!

    他那样焦急把你送回来,估摸着就是知道了你是我童忪埙的女儿,不敢造次了,又把你弄得这么狼狈昏迷不醒的,生怕你有个好歹爹爹杀了他全家!

    他不敢见爹爹,一定是因为害怕我们怪罪给他!他怕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玉幼慈真是太佩服她家爹爹的发达脑袋啊!且别说慕今陵不屑于做这种不正义的事情,就说她好了,她还巴不得慕今陵想占她便宜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