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第336章 请早安

    所以她知道她哥哥在想什么,不过,想归想,重点,是她们两个人的是不是。

    现下哥哥看着玉幼慈觉得有感,她作为玉幼慈的朋友,哪能不推动推动呢?

    于是她语重心长拍了拍自家老哥的肩膀,故作老成说:

    “哥哥,我支持你哈把她给拿下哈,其实,有感觉就行了,管什么身世身份的捏?”

    “什么?”

    慕今陵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于伊云岫那闪电速度一般的思维无法适应。

    但是伊云岫也不强求他听得懂什么,似懂非懂才是最好的呢!

    于是她眨眨眼睛,神秘笑了笑,不再言语。

    ……………………………………………………………………

    “小姐,小姐?!”

    走在小姐身后,吟茶眼睁睁地看着伊云岫在经过正院大厅的时候旁若无人目不斜视地走过去,心下一急,忍不住轻声叫道。

    伊云岫沉浸在思绪之中,被吟茶两句叫唤给唤回了神,只见得眼前她歪着头看着哥哥的场景破裂,却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哥哥呢?

    四下望望。

    然后吟茶快手快脚地跑过来,拉了拉小姐的衣袖,轻声道:

    “小姐,大厅已经被我们路过了,我们快些回去罢。”

    终于伊云岫记起她现在要做的事。

    赶忙折了回去。

    大厅大门大开,伊云岫在门口略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就抬脚温文尔雅地走进去。

    慕弥砺这个时候似乎是和古倚夜说着什么,两个人脸上皆有笑意。

    看着前面的那两位,伊云岫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声音清清脆脆道:

    “夜芸给爹爹娘亲请早安来了,爹爹娘亲,早。”

    主位上的两人看着下首自己的女儿,古倚夜略微掩了一下自己的笑颜,而慕弥砺,就直接笑道:

    “芸儿快些起来了罢,你的安已经请过了,快来陪爹爹坐坐。”

    然后他招呼着伊云岫就着离他最近的客位上首坐着,仆人上了杯茶。

    伊云岫端端庄庄地坐了,站有站姿,坐有坐相,规规矩矩的。

    慕弥砺对于女儿这样表现颇为满意。

    他家的规矩虽然比起皇宫内部少了很多,但是,一应的礼数可是齐全。

    而女儿自小懂事,闺阁之礼也习得周到,一举一动颇有范儿。

    想他慕弥砺虽然是小家出身,但是祖上,追溯起来也是书香世家之后。

    但凡世俗之礼,若是掉份的,就怕被人耻笑。

    满意于女儿的表现的慕弥砺心情更好了,不咸不淡地问了一些平常事,就放了伊云岫回去。

    伊云岫又上前拜了个告辞礼,后退几步才再转身,脸上微不可闻地闪过一抹厌恶的意思。

    伊云岫:这个慕丞相神马都好,唯一的不好的,就是太太太太太,迂腐了!

    出了门,这样,就算是早课已经完成了……

    …………

    伊云岫总算又一次完成爹爹的“早安”考察,请了安之后,她想着自己才吃了两个肉包子,得适当运动运动,于是也不急着回去睡大觉了,信步就沿着丞相府走来走去。所以她知道她哥哥在想什么,不过,想归想,重点,是她们两个人的是不是。

    现下哥哥看着玉幼慈觉得有感,她作为玉幼慈的朋友,哪能不推动推动呢?

    于是她语重心长拍了拍自家老哥的肩膀,故作老成说:

    “哥哥,我支持你哈把她给拿下哈,其实,有感觉就行了,管什么身世身份的捏?”

    “什么?”

    慕今陵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于伊云岫那闪电速度一般的思维无法适应。

    但是伊云岫也不强求他听得懂什么,似懂非懂才是最好的呢!

    于是她眨眨眼睛,神秘笑了笑,不再言语。

    ……………………………………………………………………

    “小姐,小姐?!”

    走在小姐身后,吟茶眼睁睁地看着伊云岫在经过正院大厅的时候旁若无人目不斜视地走过去,心下一急,忍不住轻声叫道。

    伊云岫沉浸在思绪之中,被吟茶两句叫唤给唤回了神,只见得眼前她歪着头看着哥哥的场景破裂,却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哥哥呢?

    四下望望。

    然后吟茶快手快脚地跑过来,拉了拉小姐的衣袖,轻声道:

    “小姐,大厅已经被我们路过了,我们快些回去罢。”

    终于伊云岫记起她现在要做的事。

    赶忙折了回去。

    大厅大门大开,伊云岫在门口略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就抬脚温文尔雅地走进去。

    慕弥砺这个时候似乎是和古倚夜说着什么,两个人脸上皆有笑意。

    看着前面的那两位,伊云岫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声音清清脆脆道:

    “夜芸给爹爹娘亲请早安来了,爹爹娘亲,早。”

    主位上的两人看着下首自己的女儿,古倚夜略微掩了一下自己的笑颜,而慕弥砺,就直接笑道:

    “芸儿快些起来了罢,你的安已经请过了,快来陪爹爹坐坐。”

    然后他招呼着伊云岫就着离他最近的客位上首坐着,仆人上了杯茶。

    伊云岫端端庄庄地坐了,站有站姿,坐有坐相,规规矩矩的。

    慕弥砺对于女儿这样表现颇为满意。

    他家的规矩虽然比起皇宫内部少了很多,但是,一应的礼数可是齐全。

    而女儿自小懂事,闺阁之礼也习得周到,一举一动颇有范儿。

    想他慕弥砺虽然是小家出身,但是祖上,追溯起来也是书香世家之后。

    但凡世俗之礼,若是掉份的,就怕被人耻笑。

    满意于女儿的表现的慕弥砺心情更好了,不咸不淡地问了一些平常事,就放了伊云岫回去。

    伊云岫又上前拜了个告辞礼,后退几步才再转身,脸上微不可闻地闪过一抹厌恶的意思。

    伊云岫:这个慕丞相神马都好,唯一的不好的,就是太太太太太,迂腐了!

    出了门,这样,就算是早课已经完成了……

    …………

    伊云岫总算又一次完成爹爹的“早安”考察,请了安之后,她想着自己才吃了两个肉包子,得适当运动运动,于是也不急着回去睡大觉了,信步就沿着丞相府走来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