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回魂玉露

    竟然是他们的慕夜芸!

    顿时那围着他们的一队兵马立马撤掉,念怀阙很不给面子只是鸟了他们一下,又直接入了慕夜芸闺房。

    …………

    据说,那一天全京城的有点小名的大夫都被丞相府请了去,但是一屋子人叽叽喳喳商讨出来,却没有一个办法能够彻底回转了慕府大小姐的命运。

    争吵之中有一个民间大夫,胆大妄为,说是若有当初邻国进贡给圣上的那支回魂玉露,兴许就有活路。

    这话说完立刻就被众没有见识还嘴硬并且是谁也不服谁的大夫各种抨击。

    念怀阙看着床上没有一点知觉的伊云岫眼眸深深,半晌之后二话不说拂袖而去出了丞相家的门,众人看着他衣袂飘飘的以为是什么重要人物的生气了,都噤声了半晌。

    再不敢胡言乱语。

    却没想到,两个时辰后,这个白衣公子飘飘地又不知从哪个疙瘩角蹦出来回到府中,大步跨进慕夜芸房间。

    事后还有个下人信誓旦旦道,她亲眼看着念怀阙是“像神仙一样从天上落了下来”的。

    众人不信,她还竖了三根手指发了誓,搞得郑重得很。

    念怀阙去而复返来到伊云岫床前,在暗袖里一摸摸出了个什么东西,慕丞相跟了进去乍一看,只见他手里竟是真的拿了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面,乳白色的液体透着淡淡清香,分明就是圣上最宝贝的回魂玉露啊!

    丞相惊悚了。

    但是这男的的神色着实太过泛寒,丞相想问,到嘴的话,也诺诺地愣是没办法问出口。

    利索地给慕夜芸服用下去,他又转身去隔壁揪了那位信口开河的过来,那个人也算是甚有见识的,摸了慕夜芸的脉半晌,继续说道:

    “小姐这是自己的力量虚耗过多自伤得过重,回魂玉露服下去了?嗯,须以内力真气调和,牵引着顺了体内的力量归位,然后,就只能看小姐的造化了。”

    一番话说得念怀阙连连心惊,旁边只会文不会武的丞相更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废话少说,念怀阙立马坐床上把她扶起来,运了功力就往云岫体内灌过去……

    …………

    自此之后,据说念怀阙每隔一两天的都会造访右丞相府。

    右丞相感念他千里迢迢把女儿找到并送了回来,还不知怎的搞到那瓶救命玉露,虽然不知道女儿怎么回来得那么狼狈,还有女儿怎的会和他一道儿等等诸多细节,但救命的大恩摆在那里,他就把他当救命恩人对待,也从不生气他小小年纪的入丞相府如入无人之境,对他也不甚巴结,相反的他对这男的还颇为示好。

    其实关于这气势男不来巴结他这件事,右丞相对着他的感觉就是,更有好感了!

    关于这一点,伊云岫持“哼哼”态度,对着哥哥说这种人真是不尊敬长辈,慕今陵笑而不语。

    据说每次他来就单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久,美其名曰运输真气疗伤不可旁观,然后都是大半晌才出去。竟然是他们的慕夜芸!

    顿时那围着他们的一队兵马立马撤掉,念怀阙很不给面子只是鸟了他们一下,又直接入了慕夜芸闺房。

    …………

    据说,那一天全京城的有点小名的大夫都被丞相府请了去,但是一屋子人叽叽喳喳商讨出来,却没有一个办法能够彻底回转了慕府大小姐的命运。

    争吵之中有一个民间大夫,胆大妄为,说是若有当初邻国进贡给圣上的那支回魂玉露,兴许就有活路。

    这话说完立刻就被众没有见识还嘴硬并且是谁也不服谁的大夫各种抨击。

    念怀阙看着床上没有一点知觉的伊云岫眼眸深深,半晌之后二话不说拂袖而去出了丞相家的门,众人看着他衣袂飘飘的以为是什么重要人物的生气了,都噤声了半晌。

    再不敢胡言乱语。

    却没想到,两个时辰后,这个白衣公子飘飘地又不知从哪个疙瘩角蹦出来回到府中,大步跨进慕夜芸房间。

    事后还有个下人信誓旦旦道,她亲眼看着念怀阙是“像神仙一样从天上落了下来”的。

    众人不信,她还竖了三根手指发了誓,搞得郑重得很。

    念怀阙去而复返来到伊云岫床前,在暗袖里一摸摸出了个什么东西,慕丞相跟了进去乍一看,只见他手里竟是真的拿了一个精致的瓶子,瓶子里面,乳白色的液体透着淡淡清香,分明就是圣上最宝贝的回魂玉露啊!

    丞相惊悚了。

    但是这男的的神色着实太过泛寒,丞相想问,到嘴的话,也诺诺地愣是没办法问出口。

    利索地给慕夜芸服用下去,他又转身去隔壁揪了那位信口开河的过来,那个人也算是甚有见识的,摸了慕夜芸的脉半晌,继续说道:

    “小姐这是自己的力量虚耗过多自伤得过重,回魂玉露服下去了?嗯,须以内力真气调和,牵引着顺了体内的力量归位,然后,就只能看小姐的造化了。”

    一番话说得念怀阙连连心惊,旁边只会文不会武的丞相更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废话少说,念怀阙立马坐床上把她扶起来,运了功力就往云岫体内灌过去……

    …………

    自此之后,据说念怀阙每隔一两天的都会造访右丞相府。

    右丞相感念他千里迢迢把女儿找到并送了回来,还不知怎的搞到那瓶救命玉露,虽然不知道女儿怎么回来得那么狼狈,还有女儿怎的会和他一道儿等等诸多细节,但救命的大恩摆在那里,他就把他当救命恩人对待,也从不生气他小小年纪的入丞相府如入无人之境,对他也不甚巴结,相反的他对这男的还颇为示好。

    其实关于这气势男不来巴结他这件事,右丞相对着他的感觉就是,更有好感了!

    关于这一点,伊云岫持“哼哼”态度,对着哥哥说这种人真是不尊敬长辈,慕今陵笑而不语。

    据说每次他来就单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久,美其名曰运输真气疗伤不可旁观,然后都是大半晌才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