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之后发生的事情

    伊云岫听着这话看着他这幅模样挑了眉,继而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打量着这个男的:

    “大哥,你没事吧,妹妹我干嘛不认得你,我是昏迷又不是失忆,是不是你失忆了?!”

    慕今陵看着妹妹的迷糊样儿又是笑得春暖花开,只是轻轻拍了一下妹妹的脑袋,笑道:

    “你昏迷了那么久,哪个知道你会不会失忆!”

    当时的伊云岫听着就一愣:

    “昏迷……很久了么?”

    独自喃喃。

    “是啊!”

    慕今陵噼里啪啦一下子就告诉她她昏迷了两个月了,大家都急得不得了。

    他说起当时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冰域里,她和玉幼慈先后陷入昏迷的状态。

    玉幼慈先她一步,当时慕今陵的注意力是全部被玉幼慈给吸引了去了。

    所以以后她和念怀阙的那些其实哥哥都不是很知道,他只知道,乍一回头,他的耳边充斥了念怀阙那丝毫没有半点儿淡定可言的“云岫”的吼叫声。

    慕今陵更不淡定了。

    眼看着自己怀抱里躺倒了一个,那边自己的妹妹也倒了,又兼气温问题,他气急攻心,也有点意识模糊。

    王娅薇原本想要找了念怀阙拼命的,但是幸好紧要关头,唐日升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该是先出去,她才罢了手去揪那冰雪兽胁迫着它带着这一行六个人脱离险境。

    冰雪兽见着王娅薇就像是泥菩萨见了滔滔江水,各种顺从不抵抗,于是他们很顺利就出去了。

    再然后伊云岫和玉幼慈情况告急,慕今陵和念怀阙为了她们输送了好多的内力和……呃,从玉幼慈那里搜出某类似于还魂丹的东西。不过给她们服用后依旧是情况很不稳定她们再没有醒来。

    到底没有办法了他们只能马不停蹄地赶回到黎绘城,兵分两路,慕今陵送了玉幼慈回左丞相府,而念怀阙,自始至终都铁青着脸直奔右丞相的府砥。

    说起念怀阙啊,慕今陵就是一口的絮絮叨叨和滔滔不绝,原本伊云岫一听到这个人这个名字心气儿就来了不想要听的,但是架不住哥哥各种兴奋地想要分享秘密的样子,到底没有办法就着回廊下坐着,她虽装着心不在焉,最后慕今陵还没说两句,这伊云岫就竖起耳朵听得仔细。

    哥哥偷偷瞄了伊云岫的神情一眼,偷笑着把事情说得更是详尽。

    他说这一路上,念怀阙就护着昏迷不醒的伊云岫护得密不透风的,连唐日升想要看上一看照顾照顾都被他给瞪回去,路途颠簸,他却极细心地照顾着那怀抱中的人。

    等到了丞相府他更是单刀匹马一往无前啊!

    下了马车他一路直闯,而,丞相府,又是那么容易被闯的么?

    右丞相以及丞相夫人接到消息匆匆忙忙出了房门来到前院,看着被他们府上护卫包围住的这一白衣飘飘却略显风尘的英俊男子,愣是一愣,刚想出口训斥,却又见着他怀里抱着这个姑娘。

    竟然是他们的慕夜芸!伊云岫听着这话看着他这幅模样挑了眉,继而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打量着这个男的:

    “大哥,你没事吧,妹妹我干嘛不认得你,我是昏迷又不是失忆,是不是你失忆了?!”

    慕今陵看着妹妹的迷糊样儿又是笑得春暖花开,只是轻轻拍了一下妹妹的脑袋,笑道:

    “你昏迷了那么久,哪个知道你会不会失忆!”

    当时的伊云岫听着就一愣:

    “昏迷……很久了么?”

    独自喃喃。

    “是啊!”

    慕今陵噼里啪啦一下子就告诉她她昏迷了两个月了,大家都急得不得了。

    他说起当时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冰域里,她和玉幼慈先后陷入昏迷的状态。

    玉幼慈先她一步,当时慕今陵的注意力是全部被玉幼慈给吸引了去了。

    所以以后她和念怀阙的那些其实哥哥都不是很知道,他只知道,乍一回头,他的耳边充斥了念怀阙那丝毫没有半点儿淡定可言的“云岫”的吼叫声。

    慕今陵更不淡定了。

    眼看着自己怀抱里躺倒了一个,那边自己的妹妹也倒了,又兼气温问题,他气急攻心,也有点意识模糊。

    王娅薇原本想要找了念怀阙拼命的,但是幸好紧要关头,唐日升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该是先出去,她才罢了手去揪那冰雪兽胁迫着它带着这一行六个人脱离险境。

    冰雪兽见着王娅薇就像是泥菩萨见了滔滔江水,各种顺从不抵抗,于是他们很顺利就出去了。

    再然后伊云岫和玉幼慈情况告急,慕今陵和念怀阙为了她们输送了好多的内力和……呃,从玉幼慈那里搜出某类似于还魂丹的东西。不过给她们服用后依旧是情况很不稳定她们再没有醒来。

    到底没有办法了他们只能马不停蹄地赶回到黎绘城,兵分两路,慕今陵送了玉幼慈回左丞相府,而念怀阙,自始至终都铁青着脸直奔右丞相的府砥。

    说起念怀阙啊,慕今陵就是一口的絮絮叨叨和滔滔不绝,原本伊云岫一听到这个人这个名字心气儿就来了不想要听的,但是架不住哥哥各种兴奋地想要分享秘密的样子,到底没有办法就着回廊下坐着,她虽装着心不在焉,最后慕今陵还没说两句,这伊云岫就竖起耳朵听得仔细。

    哥哥偷偷瞄了伊云岫的神情一眼,偷笑着把事情说得更是详尽。

    他说这一路上,念怀阙就护着昏迷不醒的伊云岫护得密不透风的,连唐日升想要看上一看照顾照顾都被他给瞪回去,路途颠簸,他却极细心地照顾着那怀抱中的人。

    等到了丞相府他更是单刀匹马一往无前啊!

    下了马车他一路直闯,而,丞相府,又是那么容易被闯的么?

    右丞相以及丞相夫人接到消息匆匆忙忙出了房门来到前院,看着被他们府上护卫包围住的这一白衣飘飘却略显风尘的英俊男子,愣是一愣,刚想出口训斥,却又见着他怀里抱着这个姑娘。

    竟然是他们的慕夜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