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人生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又怎么了?”

    她的声音里面暗含不悦。

    吟茶微福了一下身子意思意思,知道小姐不拘虚礼,而自己的礼却不能废,于是折中之下,只能这样:

    “小姐,老爷夫人已经在大厅了,您,是不是,该去请安了?”

    吟茶试探着提醒道。

    慕夜芸闻言一拍脑袋:啊呀,又忘了!

    她装作无事继续搅粥,淡定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待会要去我再叫你。”

    吟茶:“……”

    好吧。

    这奴婢又下去了,慕夜芸这粥也搅得终于不淡定……

    放下勺子,她终于忍无可忍仰天长啸:

    悲愤了哇呜呜呜,为毛线别人穿越过来了都大有作为,而姐却只是在江湖上晃荡了两圈遇到了几个帅哥就被莫名其妙带回家关了一个月足不出户呀!每天除了做女红就是得给父母请一下下安,请完安没事儿又继续回这屋里呆着做女红,有没有搞错啊说好的宅斗呢,无聊到爆有木有?

    她总算亲身体验到古代女子的生活了。

    米有吟诗作对,也米有闺阁聚会,有的,只是刺不完的绣,请不完的安,三步不出门,养成猪!

    她终于理解了为毛线先前那个慕夜芸会逃离这个地方了,这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特别是她这种鄙视虚度光阴的人在过……

    所以……为了不虚度光阴,她得赞扬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了哈哈:多亏了当初她随手顺了玉幼慈两本政治书,这一个月的时间她也没有闲着,倒是把这本《经济生活》,还有《政治生活》给背得一字不差。

    说来还真是幸好幸好,哈哈哈。

    不过再这样下去着实是不行滴耶!主要是她政治书只顺了两本接下来就没得背了,没事做怎么破?(我倒!)

    不行,不行不行,她也必须想个法子逃出去,要不然再这样下去,给她的路就该是关到发霉然后到了日子把她给嫁了……

    这样的人生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现在她又得给那一对父母请安?!呜呜,可不可以不要?

    古人什么都不多,就是虚礼多。

    郁闷地把手托着腮,她抓起她的最爱,包子,郁闷地把这两个塞进肚子里,塞得一点渣渣都不剩。

    再喝了一口粥终于出门。

    那吟茶早已等待在某个角落,看着小姐出门她咚咚咚地跑过来,跟在身后。

    十二岁的年纪正是欢脱的年纪,可是这个丫环奴性太重,只知道收敛和唯主人的命令是从,从来就没有真正解放过,所以慕夜芸对于她平素里伺候她的小心翼翼很是反感。

    但是多次塑造都没有效果,她也不再硬掰。

    主仆二人向前院走去。

    她的双亲,就住在前面的院子。

    说到这个丞相慕弥砺啊,也就是先前那个慕夜芸的爹爹,其实,这个人说来还真是不错。

    犹记得当时她才醒来,吟茶去给他和慕夫人报喜,然后这两位都是快步过来。

    慕弥砺看到她就是一声“芸儿,你醒了?”然后直奔来到这里三间。“又怎么了?”

    她的声音里面暗含不悦。

    吟茶微福了一下身子意思意思,知道小姐不拘虚礼,而自己的礼却不能废,于是折中之下,只能这样:

    “小姐,老爷夫人已经在大厅了,您,是不是,该去请安了?”

    吟茶试探着提醒道。

    慕夜芸闻言一拍脑袋:啊呀,又忘了!

    她装作无事继续搅粥,淡定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待会要去我再叫你。”

    吟茶:“……”

    好吧。

    这奴婢又下去了,慕夜芸这粥也搅得终于不淡定……

    放下勺子,她终于忍无可忍仰天长啸:

    悲愤了哇呜呜呜,为毛线别人穿越过来了都大有作为,而姐却只是在江湖上晃荡了两圈遇到了几个帅哥就被莫名其妙带回家关了一个月足不出户呀!每天除了做女红就是得给父母请一下下安,请完安没事儿又继续回这屋里呆着做女红,有没有搞错啊说好的宅斗呢,无聊到爆有木有?

    她总算亲身体验到古代女子的生活了。

    米有吟诗作对,也米有闺阁聚会,有的,只是刺不完的绣,请不完的安,三步不出门,养成猪!

    她终于理解了为毛线先前那个慕夜芸会逃离这个地方了,这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特别是她这种鄙视虚度光阴的人在过……

    所以……为了不虚度光阴,她得赞扬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了哈哈:多亏了当初她随手顺了玉幼慈两本政治书,这一个月的时间她也没有闲着,倒是把这本《经济生活》,还有《政治生活》给背得一字不差。

    说来还真是幸好幸好,哈哈哈。

    不过再这样下去着实是不行滴耶!主要是她政治书只顺了两本接下来就没得背了,没事做怎么破?(我倒!)

    不行,不行不行,她也必须想个法子逃出去,要不然再这样下去,给她的路就该是关到发霉然后到了日子把她给嫁了……

    这样的人生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现在她又得给那一对父母请安?!呜呜,可不可以不要?

    古人什么都不多,就是虚礼多。

    郁闷地把手托着腮,她抓起她的最爱,包子,郁闷地把这两个塞进肚子里,塞得一点渣渣都不剩。

    再喝了一口粥终于出门。

    那吟茶早已等待在某个角落,看着小姐出门她咚咚咚地跑过来,跟在身后。

    十二岁的年纪正是欢脱的年纪,可是这个丫环奴性太重,只知道收敛和唯主人的命令是从,从来就没有真正解放过,所以慕夜芸对于她平素里伺候她的小心翼翼很是反感。

    但是多次塑造都没有效果,她也不再硬掰。

    主仆二人向前院走去。

    她的双亲,就住在前面的院子。

    说到这个丞相慕弥砺啊,也就是先前那个慕夜芸的爹爹,其实,这个人说来还真是不错。

    犹记得当时她才醒来,吟茶去给他和慕夫人报喜,然后这两位都是快步过来。

    慕弥砺看到她就是一声“芸儿,你醒了?”然后直奔来到这里三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