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慕夜芸

    前头斜刘海三七分,头上顶着两个不大不小的发苞,有两根长长的粉色锦丝在发苞根处包裹了倾泻开来,在后面随风飘飘。

    当然,现在没风,它熨帖着垂在慕夜芸背后。衬着衣服的颜色,娇丽得很。

    梳完头,慕夜芸慢慢站了起来。

    吟茶赶紧请示道:

    “奴婢伺候小姐净脸?”

    慕夜芸才走两步,听了吟茶的话后原本想要再踏出一步的脚微微一顿。

    转过头,她一双凤目微挑,白皙的脸嫣红的唇,还有那如柳叶儿一样的眉,皆带了一丝霜气。

    吟茶看着自家小姐这般模样,心忽然“扑扑”地跳起来。

    有点胆怯,她低下头。

    却听到小姐那声音已经变为清清冷冷的:

    “吟茶,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第一,在我面前不要称自己为奴婢,然后,你家小姐手脚还没残废,自己的事情懂得自己做!”

    吟茶:“……”

    扁扁嘴,她看着小姐这模样心惊胆战地不敢再说什么。

    小姐这是生气了,生气了呜呜呜。

    她有点小害怕。

    估摸着慕夜芸也觉得自己对着一个小丫头训斥还是这种小事有点儿不该了,遂摆摆手,又柔声道:

    “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其实她基本没事,就算有事也不会叫她。

    吟茶无声地抗议。

    不过抗议无效。

    因为这是小姐的命令。

    她只能回答:

    “是。”

    福一福身子退了下去,她轻轻把门关上。

    站在门口,吟茶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这就是她的小姐啊,小姐看起来清雅无害,但是身上气势极强,要么亲切可人,要么冷得让人不自觉想要膜拜。

    而且她大事上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小事……也就是对于她们奴婢这种事,她却很是奇怪。

    主要是自从她回来醒来后,凡事自己能干的就自己干,不能干的,比方说洗衣服什么的,才让粗洗的下人们去做。

    而关于自己贴身的那些,她一律不用别人伺候。

    所以她名义上是小姐的贴身丫环,但是真正和小姐在一起的时间,寥寥无几。

    而且她还让她不用那么拘谨,不用总是自称“奴婢”。

    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只能说小姐太体恤下人了。

    但是她虽然伺候了这位小姐一个月了,却也没和小姐活络个几分。

    往前看看不远的正院,再看看这里,她左右为难,到底叹了口气无限忧心地下去了。

    听说之前伺候这位小姐的那个贴身丫环因为没看好小姐让小姐跑开了结果被老爷一气之下打了二十几棍子赶出了这个府邸,让她自生自灭,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今小姐回来了,就轮到她上了。

    她是下人的命,这家人的工钱也很高,但是摊上这么件事,到底是福还是祸?

    她也是签了卖身契的丫环,签了卖身契,就意味着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死在这府里。

    可若是得罪了老爷,是不是,她也得被赶出去自生自灭呀?

    不要啊她若是被赶出去,绝对只是被灭了这条路。前头斜刘海三七分,头上顶着两个不大不小的发苞,有两根长长的粉色锦丝在发苞根处包裹了倾泻开来,在后面随风飘飘。

    当然,现在没风,它熨帖着垂在慕夜芸背后。衬着衣服的颜色,娇丽得很。

    梳完头,慕夜芸慢慢站了起来。

    吟茶赶紧请示道:

    “奴婢伺候小姐净脸?”

    慕夜芸才走两步,听了吟茶的话后原本想要再踏出一步的脚微微一顿。

    转过头,她一双凤目微挑,白皙的脸嫣红的唇,还有那如柳叶儿一样的眉,皆带了一丝霜气。

    吟茶看着自家小姐这般模样,心忽然“扑扑”地跳起来。

    有点胆怯,她低下头。

    却听到小姐那声音已经变为清清冷冷的:

    “吟茶,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第一,在我面前不要称自己为奴婢,然后,你家小姐手脚还没残废,自己的事情懂得自己做!”

    吟茶:“……”

    扁扁嘴,她看着小姐这模样心惊胆战地不敢再说什么。

    小姐这是生气了,生气了呜呜呜。

    她有点小害怕。

    估摸着慕夜芸也觉得自己对着一个小丫头训斥还是这种小事有点儿不该了,遂摆摆手,又柔声道:

    “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其实她基本没事,就算有事也不会叫她。

    吟茶无声地抗议。

    不过抗议无效。

    因为这是小姐的命令。

    她只能回答:

    “是。”

    福一福身子退了下去,她轻轻把门关上。

    站在门口,吟茶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这就是她的小姐啊,小姐看起来清雅无害,但是身上气势极强,要么亲切可人,要么冷得让人不自觉想要膜拜。

    而且她大事上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小事……也就是对于她们奴婢这种事,她却很是奇怪。

    主要是自从她回来醒来后,凡事自己能干的就自己干,不能干的,比方说洗衣服什么的,才让粗洗的下人们去做。

    而关于自己贴身的那些,她一律不用别人伺候。

    所以她名义上是小姐的贴身丫环,但是真正和小姐在一起的时间,寥寥无几。

    而且她还让她不用那么拘谨,不用总是自称“奴婢”。

    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只能说小姐太体恤下人了。

    但是她虽然伺候了这位小姐一个月了,却也没和小姐活络个几分。

    往前看看不远的正院,再看看这里,她左右为难,到底叹了口气无限忧心地下去了。

    听说之前伺候这位小姐的那个贴身丫环因为没看好小姐让小姐跑开了结果被老爷一气之下打了二十几棍子赶出了这个府邸,让她自生自灭,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今小姐回来了,就轮到她上了。

    她是下人的命,这家人的工钱也很高,但是摊上这么件事,到底是福还是祸?

    她也是签了卖身契的丫环,签了卖身契,就意味着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死在这府里。

    可若是得罪了老爷,是不是,她也得被赶出去自生自灭呀?

    不要啊她若是被赶出去,绝对只是被灭了这条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