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怎么那么傻,一定要救呢

    偏偏唐日升这孩子又是个极度纠缠的,他有心想要办成一件事,就会用尽各种手段,王娅薇的这几次三番,偏偏奈何不了他!

    然后王娅薇那货就被惹得超级不爽,就和唐日升纠结起来了。

    看吧就这情况,他慕今陵只顾着玉幼慈都不暇了还要念怀阙帮忙留意着妹子,往后一看又得担着王娅薇那边的心,各种乱啊乱套了啊有木有?

    好吧他看着玉幼慈居然真是个女的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个断袖真的该欣喜该高兴该各种欢乐的,但是该死的就这样他被逼得一点愉悦感都没有!

    唯一留下的感觉,除了担心,揪心,就是累心。

    伊云岫在奋力地站起来,在她那里,那一坐似乎是抽掉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气。

    现在要站起来,竟然比她参加一千米长跑后的痛苦,还更深更重。

    绯月战戟被她再一次召唤出来,用着戟身做撑,她咬着唇。

    “云岫!”

    念怀阙有点知道她想做什么,忍不住叫住她。

    但是伊云岫哪里肯听啊。

    她不听,念怀阙只能伸手扶着她,扶着她站起来,同时她把双脚分开稳稳的马步,终于不再摇晃。

    看着那些燃烧的火焰,这火明显就不是普通的火,它这么一烧,不久,那些冰竟然化成了点点流水。

    那些冰,坚硬得连绯月战戟都没有办法,明明就不是普通冰,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烧的?

    横着绯月战戟,咬咬牙,她“呀”地一声助喊又劈了一戟过去!

    玉幼慈看着伊云岫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举得动绯月战戟劈过去还有红光,绝对深深佩服了。

    但是那绯月战戟将将劈到那冰柜上方,却被那道白光发挥出来的隐形保护罩给反弹了回去。

    伊云岫一个轻心没有防备,被这光芒一震,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去,撞在冰墙上,掉了下来。

    “云岫!”

    “夜芸!”

    “夜芸!”

    “夜芸!”

    四道声音前后起伏。

    念怀阙明显的抓脱了手,他几乎在脱手的瞬间就去追,但是到底伊云岫狠狠地撞到了冰墙。

    玉幼慈看着好友伊云岫,被这一强有力的一击彻底激怒了!

    靠之,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动老子的人,活得不耐烦了!

    哼哼哼,她还有没用的绝招呢!

    下定决心了,这个到底是谁操纵的法术,哼哼,去屎吧!

    转头,她一步一拐地跑过去拉着伊云岫,声音恶狠狠地:

    “云岫,我要用那个了,你敢吗?”

    现在,这个关头,论着她们这个功底法,一定要用!

    只能拼了!

    伊云岫自然明白玉幼慈说的是什么,她也豁出去了。

    谁让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呢?

    遂她看着玉幼慈,无奈一笑:

    “你都想起来了,还问我。”

    话毕她要站起来,但是玉幼慈没办法扶住她。

    于是伊云岫看向念怀阙,旁边,念怀阙,早在注视着她。

    不消她开口,念怀阙就双目沉沉,声音严肃问道:

    “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偏偏唐日升这孩子又是个极度纠缠的,他有心想要办成一件事,就会用尽各种手段,王娅薇的这几次三番,偏偏奈何不了他!

    然后王娅薇那货就被惹得超级不爽,就和唐日升纠结起来了。

    看吧就这情况,他慕今陵只顾着玉幼慈都不暇了还要念怀阙帮忙留意着妹子,往后一看又得担着王娅薇那边的心,各种乱啊乱套了啊有木有?

    好吧他看着玉幼慈居然真是个女的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个断袖真的该欣喜该高兴该各种欢乐的,但是该死的就这样他被逼得一点愉悦感都没有!

    唯一留下的感觉,除了担心,揪心,就是累心。

    伊云岫在奋力地站起来,在她那里,那一坐似乎是抽掉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气。

    现在要站起来,竟然比她参加一千米长跑后的痛苦,还更深更重。

    绯月战戟被她再一次召唤出来,用着戟身做撑,她咬着唇。

    “云岫!”

    念怀阙有点知道她想做什么,忍不住叫住她。

    但是伊云岫哪里肯听啊。

    她不听,念怀阙只能伸手扶着她,扶着她站起来,同时她把双脚分开稳稳的马步,终于不再摇晃。

    看着那些燃烧的火焰,这火明显就不是普通的火,它这么一烧,不久,那些冰竟然化成了点点流水。

    那些冰,坚硬得连绯月战戟都没有办法,明明就不是普通冰,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烧的?

    横着绯月战戟,咬咬牙,她“呀”地一声助喊又劈了一戟过去!

    玉幼慈看着伊云岫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举得动绯月战戟劈过去还有红光,绝对深深佩服了。

    但是那绯月战戟将将劈到那冰柜上方,却被那道白光发挥出来的隐形保护罩给反弹了回去。

    伊云岫一个轻心没有防备,被这光芒一震,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去,撞在冰墙上,掉了下来。

    “云岫!”

    “夜芸!”

    “夜芸!”

    “夜芸!”

    四道声音前后起伏。

    念怀阙明显的抓脱了手,他几乎在脱手的瞬间就去追,但是到底伊云岫狠狠地撞到了冰墙。

    玉幼慈看着好友伊云岫,被这一强有力的一击彻底激怒了!

    靠之,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动老子的人,活得不耐烦了!

    哼哼哼,她还有没用的绝招呢!

    下定决心了,这个到底是谁操纵的法术,哼哼,去屎吧!

    转头,她一步一拐地跑过去拉着伊云岫,声音恶狠狠地:

    “云岫,我要用那个了,你敢吗?”

    现在,这个关头,论着她们这个功底法,一定要用!

    只能拼了!

    伊云岫自然明白玉幼慈说的是什么,她也豁出去了。

    谁让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呢?

    遂她看着玉幼慈,无奈一笑:

    “你都想起来了,还问我。”

    话毕她要站起来,但是玉幼慈没办法扶住她。

    于是伊云岫看向念怀阙,旁边,念怀阙,早在注视着她。

    不消她开口,念怀阙就双目沉沉,声音严肃问道:

    “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