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第292章 怎么联系玉幼慈呢

    她虽然着急,但是也有理智,现在她看着面前的又是两个路口,心下神识一定,站住脚。

    冰雪兽感受到伊云岫停下来终于睁开眼睛,眼神里,别的没有就只剩棒棒糖的圈圈在转着。

    仰头,伊云岫冻得苍白的小脸上,因为剧烈运动的猛然停下,有红潮在双颊上晕开。

    它也感受到明显比起大场子里面低得低的温度了。

    念怀阙随后追上来,看着伊云岫在前方站住,也不再跑着只是快步来到伊云岫旁边。

    “云岫!”

    看着她失神的双眼,苍白的唇色,还有泛着红潮的脸颊,念怀阙有点小心疼。

    但是伊云岫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

    脑里线路直转……

    现在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办法通过自己找到玉幼慈,那么,就只能先联系到她。

    怎么联系玉幼慈呢?

    必须是阻隔了但没有被封死的空间条件。

    飞灵蛊好还是幻灵蛊好?

    轻而易举,她就想到古夜门的法子。

    飞灵蛊和幻灵蛊,是属于“灵”字蛊,主要用途在于古夜门人的联系,说是万一没有手机电话各种无线电波,她们古夜门人,也能找到自己的同伙。

    飞灵蛊是“传话”的蛊,在古代的话就是类似“信鸽”,在现代的话,可以比喻为“电话”。

    幻灵蛊高级一点,操纵者可以依靠这蛊看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人那边的情况,包括时间地点,除了听到声音。

    啊说真的,还是古夜门的法子好用!

    在深深庆幸自己是古夜门一员的同时,伊云岫下了决定,旋即回神。

    似乎是没看到念怀阙在旁边,反正她如葱如玉的手指动了,动一动,忽然发现上面还有异物,皱皱眉,这冰雪兽被她很不爱护地甩一甩甩到对面墙上去了。

    冰雪兽使劲用自己没剪指甲的爪子抠住这冰面,但是冰面光滑,它到底悲催的又在这一面墙上留下几条抓痕,悲催地缓慢滑下……

    继续动手指。

    像是一位高才的音乐家在弹钢琴,念怀阙才弯腰把冰雪兽捡起来的当儿,伊云岫的咒语默念指尖流转已有粉红色的波光。

    念怀阙看着她专注的模样,似乎,她会什么咒语啊?

    这又是一件出乎自己意料外的事。

    蓦然想起当初她走了第一重屏障阵法的时候,他不经意说了一句:

    “没看出来啊,你还会有这个本事!”

    当时,伊云岫听他的话,却是回答:

    “我会的,多了去了。”

    她会的,多了去了……

    果然啊,自从进入夕幻山后,她除却了以往的秀外慧中,还充分展现出自己的聪明才智:

    她会阵法,会武功,有武器,现在,还会这种古咒?

    自己,果真小看她了啊……

    是眼前的这个人太神奇了是不,要掩藏,她可以掩藏得很好,要发挥,她可以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在自己觉得一切脱离自己的掌控伊云岫并不是他心里所想的那种人的愤怒,或者沮丧之时,他反而觉得倒是有点,说不出的喜欢。她虽然着急,但是也有理智,现在她看着面前的又是两个路口,心下神识一定,站住脚。

    冰雪兽感受到伊云岫停下来终于睁开眼睛,眼神里,别的没有就只剩棒棒糖的圈圈在转着。

    仰头,伊云岫冻得苍白的小脸上,因为剧烈运动的猛然停下,有红潮在双颊上晕开。

    它也感受到明显比起大场子里面低得低的温度了。

    念怀阙随后追上来,看着伊云岫在前方站住,也不再跑着只是快步来到伊云岫旁边。

    “云岫!”

    看着她失神的双眼,苍白的唇色,还有泛着红潮的脸颊,念怀阙有点小心疼。

    但是伊云岫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

    脑里线路直转……

    现在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办法通过自己找到玉幼慈,那么,就只能先联系到她。

    怎么联系玉幼慈呢?

    必须是阻隔了但没有被封死的空间条件。

    飞灵蛊好还是幻灵蛊好?

    轻而易举,她就想到古夜门的法子。

    飞灵蛊和幻灵蛊,是属于“灵”字蛊,主要用途在于古夜门人的联系,说是万一没有手机电话各种无线电波,她们古夜门人,也能找到自己的同伙。

    飞灵蛊是“传话”的蛊,在古代的话就是类似“信鸽”,在现代的话,可以比喻为“电话”。

    幻灵蛊高级一点,操纵者可以依靠这蛊看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人那边的情况,包括时间地点,除了听到声音。

    啊说真的,还是古夜门的法子好用!

    在深深庆幸自己是古夜门一员的同时,伊云岫下了决定,旋即回神。

    似乎是没看到念怀阙在旁边,反正她如葱如玉的手指动了,动一动,忽然发现上面还有异物,皱皱眉,这冰雪兽被她很不爱护地甩一甩甩到对面墙上去了。

    冰雪兽使劲用自己没剪指甲的爪子抠住这冰面,但是冰面光滑,它到底悲催的又在这一面墙上留下几条抓痕,悲催地缓慢滑下……

    继续动手指。

    像是一位高才的音乐家在弹钢琴,念怀阙才弯腰把冰雪兽捡起来的当儿,伊云岫的咒语默念指尖流转已有粉红色的波光。

    念怀阙看着她专注的模样,似乎,她会什么咒语啊?

    这又是一件出乎自己意料外的事。

    蓦然想起当初她走了第一重屏障阵法的时候,他不经意说了一句:

    “没看出来啊,你还会有这个本事!”

    当时,伊云岫听他的话,却是回答:

    “我会的,多了去了。”

    她会的,多了去了……

    果然啊,自从进入夕幻山后,她除却了以往的秀外慧中,还充分展现出自己的聪明才智:

    她会阵法,会武功,有武器,现在,还会这种古咒?

    自己,果真小看她了啊……

    是眼前的这个人太神奇了是不,要掩藏,她可以掩藏得很好,要发挥,她可以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在自己觉得一切脱离自己的掌控伊云岫并不是他心里所想的那种人的愤怒,或者沮丧之时,他反而觉得倒是有点,说不出的喜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