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还真是闯山者

    “冰域是什么,可有什么通道,诶要不你对这儿地形熟,带我们参观参观?”

    妈呀绕来绕去总算来了重点了,眼瞅着他们和一虫子磨叽都大半天的模样了。

    但是虫子听着这句话眼神闪闪,随后翻了个身,背部朝天,伸出小爪子撑着手心托着腮,叹了口气:

    “你们这两个无知的人类,诶我索性都告诉你们吧,冰域是不能随便走的,越往里去,温度会越来越低,连我这种耐冻型神兽都只能止步于此,更何况你们凡人身躯……”

    “不是爷我吝啬,实在是为了你们的小命着想啊!”

    “而且,爷爷我等过了一个多月成年后,就不会再在这里了,因为只有现在这模样的体质,才能抵抗寒冷,咦,你们不冷吗,不对啊这里的温度已经够你们肉体凡胎的受的了啊……”

    那神兽又絮絮叨叨开了。

    伊云岫面瘫地看着这只多嘴的神兽。

    “那这里有出去外面的通道吗,不能进去我们就出去好了。”

    她说得就像是来旅游一样。

    “这个当然有了,不过从这里出去只能到夕幻山山脚下,那是为了怕某些人闯山不成误打误撞来到这里所以又给送出去,咦你们不知道出路难不成你们就是那些闯山的哇!”

    伊云岫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这虫子,脑袋倒是特别灵活这竟能想通。看来它除了体型娇小肥胖容易被小鸟当早餐颜色透明容易被人忽略说话又聒噪明明是只母的却和玉幼慈一样喜欢把自己“哥化”“爷化”还喜欢看她不顺眼对她发脾气外,还蛮有用的嘛!

    但是念怀阙那人实在有恃无恐,听这冰雪兽这么说,非常大方地就承认:

    “对啊,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闯山者,怎样,带路吧!”

    哇还真是闯山者,冰雪兽瞬间惊恐了。

    “大……大胆……胆……闯山者,你竟然,敢,敢闯我夕幻山,该,该该该该……”

    颤着腿,它后退两步却发现念怀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手指头已经竖起来了,看着身后那五根柱子,它怎么觉得,这个场景和花果山的那位在五指山中历险的遭遇一模一样耶?!

    “虫,你普通话练利索先哈再来正义凛然地指责我们。”

    伊云岫看着自己被这虫子安上一个“闯山者”的名字,就觉得很不爽。

    她好歹也算是夕幻山的半个主人欸!

    “都跟你说了哥不是虫!”

    冰雪兽哭了,这坏蛋,能不能不要老虫虫虫地叫它啊,有损它的尊严好不好。

    “咦你这句话咋说的这么利索?”

    伊云岫又好奇了。

    冰雪兽觉得自己的形象在这坏女人面前全丢得七零八落的了。

    但是念怀阙有更狠的:

    “带不带路啊,我手指好酸,其实觉得握着拳比较好玩。”

    然后他就在冰雪兽还没缓过来的时候把手握成拳,手腕急速动了动,像是摇色子一样摇他的拳头。

    冰雪兽仰着头睁着它的大眼睛看着天空渐渐变黑,然后就是密闭不宽不挤的空间里它上下左右乱跌乱撞一通。“冰域是什么,可有什么通道,诶要不你对这儿地形熟,带我们参观参观?”

    妈呀绕来绕去总算来了重点了,眼瞅着他们和一虫子磨叽都大半天的模样了。

    但是虫子听着这句话眼神闪闪,随后翻了个身,背部朝天,伸出小爪子撑着手心托着腮,叹了口气:

    “你们这两个无知的人类,诶我索性都告诉你们吧,冰域是不能随便走的,越往里去,温度会越来越低,连我这种耐冻型神兽都只能止步于此,更何况你们凡人身躯……”

    “不是爷我吝啬,实在是为了你们的小命着想啊!”

    “而且,爷爷我等过了一个多月成年后,就不会再在这里了,因为只有现在这模样的体质,才能抵抗寒冷,咦,你们不冷吗,不对啊这里的温度已经够你们肉体凡胎的受的了啊……”

    那神兽又絮絮叨叨开了。

    伊云岫面瘫地看着这只多嘴的神兽。

    “那这里有出去外面的通道吗,不能进去我们就出去好了。”

    她说得就像是来旅游一样。

    “这个当然有了,不过从这里出去只能到夕幻山山脚下,那是为了怕某些人闯山不成误打误撞来到这里所以又给送出去,咦你们不知道出路难不成你们就是那些闯山的哇!”

    伊云岫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这虫子,脑袋倒是特别灵活这竟能想通。看来它除了体型娇小肥胖容易被小鸟当早餐颜色透明容易被人忽略说话又聒噪明明是只母的却和玉幼慈一样喜欢把自己“哥化”“爷化”还喜欢看她不顺眼对她发脾气外,还蛮有用的嘛!

    但是念怀阙那人实在有恃无恐,听这冰雪兽这么说,非常大方地就承认:

    “对啊,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闯山者,怎样,带路吧!”

    哇还真是闯山者,冰雪兽瞬间惊恐了。

    “大……大胆……胆……闯山者,你竟然,敢,敢闯我夕幻山,该,该该该该……”

    颤着腿,它后退两步却发现念怀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手指头已经竖起来了,看着身后那五根柱子,它怎么觉得,这个场景和花果山的那位在五指山中历险的遭遇一模一样耶?!

    “虫,你普通话练利索先哈再来正义凛然地指责我们。”

    伊云岫看着自己被这虫子安上一个“闯山者”的名字,就觉得很不爽。

    她好歹也算是夕幻山的半个主人欸!

    “都跟你说了哥不是虫!”

    冰雪兽哭了,这坏蛋,能不能不要老虫虫虫地叫它啊,有损它的尊严好不好。

    “咦你这句话咋说的这么利索?”

    伊云岫又好奇了。

    冰雪兽觉得自己的形象在这坏女人面前全丢得七零八落的了。

    但是念怀阙有更狠的:

    “带不带路啊,我手指好酸,其实觉得握着拳比较好玩。”

    然后他就在冰雪兽还没缓过来的时候把手握成拳,手腕急速动了动,像是摇色子一样摇他的拳头。

    冰雪兽仰着头睁着它的大眼睛看着天空渐渐变黑,然后就是密闭不宽不挤的空间里它上下左右乱跌乱撞一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