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离开,可还一起?

    远远的就看到伊云岫和玉幼慈浅笑着在说着什么,貌似,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聊得很开心呵!

    对比之前有他在的时候的诡异气氛,他竟然觉得无比烦躁。

    再加上刚刚贺流年那破事儿,现在的他,就是烦上加烦欸!

    对哦,还有自己的事呢!

    想想的间隙,他已经快到跟前了。

    他走到雅座之前,然后不顾在座两个人瞬间的安静,就坐回自己的座位,眉开眼笑显然心情不错的玉幼慈很不识时务地立刻凑上来就想八卦,但是念怀阙却率先开口:

    “天色已晚,这个茶局,恕怀阙不能再陪着喝下去了,那,怀阙想回房间了……”

    他刚坐下说完话,又站了起来,有坐和没坐根本就没差。

    看到像是受了刺激的他,伊云岫和玉幼慈显然还没有在状态!

    伊云岫到底反应能力比玉幼慈快了一点,正想开口说什么呢,就见到念怀阙看了看玉幼慈,继续开口:

    “这几日在这里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怀阙自己的事情却有点急了,所以在下想,明天一早离开,幼慈兄……可还一起?”

    话才说完,他却没有把眼光继续放在玉幼慈上,而是,看了伊云岫一眼。

    却没有见到伊云岫眼睛里如他预料一般出现不解或是惊讶,她的那一双眼睛啊,除了花痴的时候,似乎,人们就很难从那里面,看到什么别的,理所应当的表情。

    看着她听着他离开的消息,却无动于衷的样子,念怀阙更是觉得,心里头有一种,很难受的气体在发酵。

    不过,他可没空理会这样子的感觉,是什么。

    而那边,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伊云岫心里还是有一点惊讶的。

    之前,她们在这个客栈住下,也没听说念怀阙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这不,他们一逗留就是十几二十天了!

    但是,习惯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伊云岫当然,表现得依旧平淡。

    他问的是玉幼慈,好像这样的情况下,她太过惊讶,或者太过不解,都很容易让人误会。

    旁边的玉幼慈听他这么一问,想也不想就理所应当道:

    “那是自然要跟的,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留在怀阙兄身边,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就同当了呗!”

    她说的是“我们”!

    多年的善于察言观色的特点,令念怀阙很懊恼地捕捉到了,这样的字眼。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大步而走的同时,空气中只剩下遗留在原地的一个字:“好!”

    他也不知道该说,是觉得能和这两个人一起走很拖油瓶,还是觉得很欢喜了。

    确切来说,他是不知道该说,觉得和玉幼慈一起走很拖油瓶,还是觉得伊云岫能跟上,他很欢喜……

    (玉幼慈:卧槽,竟然觉得老子拖油瓶,小弟弟,你也不想想,当年你的重伤谁医的,劲敌谁退的,见色忘友啊啊,令人发指啊啊啊!)

    他只是,现在很想回屋子里,独自一人静一静。

    顺便想想,不知不觉耽搁了这么多天,原因只是伊云岫能够养好一点自己的身体,因为别人的一点小病痛,他就浪费了这么多光阴。他是怎么做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