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落座聊天

    贺流年在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和听到这样子的话后愣了愣,然后笑着摇摇头,边说着也边拿着那个念怀阙刚刚放下的茶壶,为自己也续了杯茶水。

    “哦?是吗,那在流年兄的听闻里,怀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他握着那杯茶。

    眼前的贺流年已经恢复了自如,也是不急不忙地品了品面前的这杯茶,才开口道:

    “小弟的听闻,现在看来,实在是不值一提,何况今天见到真人,又何必再拿出来说呢?”

    “呵呵,说来也是,不过……今天见到流年兄,在下其实也挺想感叹一句的:百闻不如一见!”

    贺流年知道念怀阙这是用他的话在回敬他,嗯,果然,这个人,毫不吃别人一点点亏!

    也不找他的话,贺流年只是继续无奈地淡笑:

    “怕是,在外界的传闻里,流年我已经是个臭名昭著,绝情负义的人了吧……”

    他自嘲,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

    念怀阙也毫不避讳:

    “哦?!这样子的传言,也恕怀阙双耳无能,竟然是一丝也没有听到过呢……”

    他只是实话实说,根本就没有要安慰他或者让他好受一点的意思。

    但是贺流年一听这话却是眼前一亮。

    “怀阙只是据实所述而已,流年兄不要想太多,或者,在哪里流传着,只是在下还没有踏足那里罢!”

    贺流年:“……”

    他这话倒是撇的干净呵!

    而且,忒毒!

    “当然……这样子的情况,也有可能是流年兄你自己杜撰,只是想想,而,你这么评价自己,怕是,因为令夫人吧!”

    他这说话的艺术啊,真是到位!

    给糖后扔个炮弹只为撇清关系,撇完关系再表示一下慰问,顺便,一语中的地点出郁结!

    到位就是到位,他还不考虑这样子说话,会不会伤到别人。

    不愧是念怀阙,贺流年在心里头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戳中了心里的痛处,他有点颓然:

    “看来流言确实传得很多,现在的流年,名字早已经和夫人连在一起了么?”

    “也是,人道贺家庄贺流年风流不羁,却痴情不改,辗转两年,却只钟情一人,就算是那个人不知道在哪里,天涯海角,也不放弃。流年兄,怀阙说得可对?”

    这样子的“流言”,乍一听到贺流年的耳朵里,还是让贺流年愣了愣。

    但是念怀阙却没有理他是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地说:

    “流年兄性情中人,既然如此选择,怀阙有的,就只是佩服而已,毕竟,现如今普天之下,这样的痴情浪子,已经不多……”

    “现如今让贴身小厮请了在下来,也不知有什么事呵,但烦流年兄告知一二。”

    铺垫铺得差不多了,该直奔主题了。

    但是贺流年却不自持地在这位年轻的派主面前失神了。

    “流年兄?流年兄?!”

    念怀阙浑然不知自己说了什么似的,只是好心地提醒他回神。

    贺流年回过神来,自觉失态,但旋即就恢复了自然,仿佛那样子的失态其实就是一个幻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