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贺流年

    这小厮来到他们三人的雅座前,恭恭敬敬地作了三个揖,然后非常和气地对着念怀阙说:

    “念公子,我家公子请您赏脸移步一叙。”

    然后站在一旁,露出被他挡在身后的某张雅座。

    三人一齐抬眼望去,只见对面遥远的某个雅座内坐着一个玉兰颜色衣服的翩翩贵公子,整个雅座就只有他一人,身后,还有两个黑衣保镖隐形似的站在角落里,外面,也有两个黑衣人,面无表情,杵着跟木桩子一样。

    感受到这边三个人的六道眼光,他抬起头来,面目含笑,手中茶杯轻轻举起,隔着遥远的距离像是敬了一敬,然后自己无声地仰头喝下去……

    这样子的人!

    哇咔咔,用词语来形容,只能是好文雅,好儒雅,好典雅!

    对,就一个“雅”字最贴切,举手投足,像是书香门第里走出来的,哇……

    既是请的,他也就得客套一番了。

    念怀阙微微点头示了下意,转头原本正想跟这两位一起坐在雅座里的孩子说“我先过去一下”的,但是,他一转头,就看到两幅呆掉的表情,嗯,四眼冒桃心,两张花痴脸!

    他:“……”

    双手虚拳敲了敲桌面,玉幼慈先回过神……

    看着伊云岫还没有动静,他的青筋继续跳了跳。

    玉幼慈自知失态,赶紧扯了扯伊云岫的衣袖。

    好不容易,伊云岫也回过神。

    “你们坐着,我先过去了!”

    他面无表情,声音平稳,一个调调也没有。

    离座,心想着放下帘子吧这样某人就不会看见对面的男子犯花痴,但是转念又一想,这放下帘子,小空间里不就只有玉幼慈和伊云岫两个人嘛!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不行,不行,万一擦枪走火,这可如何是好哇!

    好吧,他人生终于有一次纠结了,灰常纠结,无比纠结!这样腹背受敌的感觉,真心难受诶!

    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面那个波涛汹涌……

    信步来到这“遥远的”雅座,说是遥远,原因只是,他们两个位置属于正对面,刚好是长方形的对角线,这样子,刚好是整个客栈最长的直线距离……

    那边念怀阙衣袂翩翩地闲步而去,看着他宽大的衣袍飘飘,身后的青丝扬扬,伊云岫好不容易回过来的神智又不知道丢到那个疙瘩角落去了!

    哇塞,连背影都能这么飘逸,这么吸引人,就好像一副水墨画,又似是一朵迎风飘扬的玉荷花……

    这个孩子,这个帮派头头的头头的孩子,她伊云岫发誓,一定要拐到手!

    那边念怀阙衣袂飞扬地来到这位贺家公子面前,站定了下,就毫不客气地在他的对面坐下来:

    “贺家独子贺流年,幸会幸会!”

    一句寒暄的话给他说出一种……随意的味道。

    而且,他这样自来熟地落了座,还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贺流年在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和听到这样子的话后愣了愣,然后笑着摇摇头,边说着也边拿着那个念怀阙刚刚放下的茶壶,为自己也续了杯茶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