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招蜂引蝶之嫌

    “还有……怀阙兄若是觉得幼慈兄真的不该,我想,怀阙兄应该找他说说才是,云岫,一介女儿身,也不知如何劝的。”

    她的声音如潺潺流水,但是字字尖利无比。

    倒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姑娘说话这么中肯,简直就是锋芒毕露啊!

    念怀阙看了看她。

    “呵呵,是吗,只是,怀阙觉得,遇着幼慈兄的机会,姑娘应该比怀阙更加多一点才是!”

    去你妹的多一点!

    伊云岫不羁的灵魂就想爆粗。

    不过,温顺的灵魂么:

    “呵呵,那是怀阙兄抬举云岫了。”

    “姑娘谦虚了。”

    再没有坐下去的必要,念怀阙准备离开。

    看着他放下茶杯,就要站起来,伊云岫现在也不想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和他相处,于是笑着也站起来。

    “那,在下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再叨扰了,姑娘好好休息。”

    说完,他就转身。

    “呵呵,也不叨扰,怀阙大哥……慢走。”

    她本来想说“怀阙大哥有空来坐”的,不过,这样一句在现代很平常的送别之语,怕是,在这位妇女深闺观念如此强烈的男子眼里,还有招蜂引蝶之嫌呵!

    没见到伊云岫留他的意思:慢走?!她是巴不得我快些走吧?!

    念怀阙有点内伤了。

    走出伊云岫的房间,心里憋着的怒气排山倒海而来。

    他他他,他好心“提醒”,这丫头不但不领情,还反唇相讥,要不是他觉得小姑娘样的不把她逼跳墙了,她还!

    双手抱胸,他一回神就见到旁边有一个长得其丑无比的老女人冒着星星眼在看他,忍不住就瞪瞪眼,凶神恶煞地看着她,吓得那个老女人“哇”地一叫,直接冲回她的房间。

    他撩撩额前刘海,非常帅气地走回去……

    伊云岫房间里。

    关上门,伊云岫呼出一口气。

    靠,什么人这是。

    她闷灌了几口茶。

    还以为美男子好心好意来看她,还想着顺便和他培养培养感情,可是!

    这不仅不是关心她,还有点责问的意思啊。

    而,这责问的方面还是……不守深闺本分?!

    看来,他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嘛。

    她是想说,对于念怀阙这个人,她第一印象不错,再次见面,印象也不差来着。

    怎么这个人,是这样迂腐的人呢?!浪费了好皮囊啊!

    ……………………………………………………………………

    傍晚吃饭,那顿饭,吃的超级诡异。

    玉幼慈看着伊云岫低敛着眉眼闷声扒饭,眉峰挑了挑,不知道是怎么了。

    把头转正又顺了念怀阙一眼,就只是顺一下,下一刻,她不确定地把视线又放在他的身上。

    念怀阙依旧是优雅的吃相,这个人,若是仔细瞧着,你会发现,他的身上,举手投足,总会带着一丝贵气。

    就像是多年位居高位的贵族,王侯将相,这样一类的人。

    不过,他的身份是海洛派派主呢,在这几天里,通过了解打听,玉幼慈也知道海洛派是个什么派了。

    ^^^^^^^^“还有……怀阙兄若是觉得幼慈兄真的不该,我想,怀阙兄应该找他说说才是,云岫,一介女儿身,也不知如何劝的。”

    她的声音如潺潺流水,但是字字尖利无比。

    倒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姑娘说话这么中肯,简直就是锋芒毕露啊!

    念怀阙看了看她。

    “呵呵,是吗,只是,怀阙觉得,遇着幼慈兄的机会,姑娘应该比怀阙更加多一点才是!”

    去你妹的多一点!

    伊云岫不羁的灵魂就想爆粗。

    不过,温顺的灵魂么:

    “呵呵,那是怀阙兄抬举云岫了。”

    “姑娘谦虚了。”

    再没有坐下去的必要,念怀阙准备离开。

    看着他放下茶杯,就要站起来,伊云岫现在也不想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和他相处,于是笑着也站起来。

    “那,在下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再叨扰了,姑娘好好休息。”

    说完,他就转身。

    “呵呵,也不叨扰,怀阙大哥……慢走。”

    她本来想说“怀阙大哥有空来坐”的,不过,这样一句在现代很平常的送别之语,怕是,在这位妇女深闺观念如此强烈的男子眼里,还有招蜂引蝶之嫌呵!

    没见到伊云岫留他的意思:慢走?!她是巴不得我快些走吧?!

    念怀阙有点内伤了。

    走出伊云岫的房间,心里憋着的怒气排山倒海而来。

    他他他,他好心“提醒”,这丫头不但不领情,还反唇相讥,要不是他觉得小姑娘样的不把她逼跳墙了,她还!

    双手抱胸,他一回神就见到旁边有一个长得其丑无比的老女人冒着星星眼在看他,忍不住就瞪瞪眼,凶神恶煞地看着她,吓得那个老女人“哇”地一叫,直接冲回她的房间。

    他撩撩额前刘海,非常帅气地走回去……

    伊云岫房间里。

    关上门,伊云岫呼出一口气。

    靠,什么人这是。

    她闷灌了几口茶。

    还以为美男子好心好意来看她,还想着顺便和他培养培养感情,可是!

    这不仅不是关心她,还有点责问的意思啊。

    而,这责问的方面还是……不守深闺本分?!

    看来,他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嘛。

    她是想说,对于念怀阙这个人,她第一印象不错,再次见面,印象也不差来着。

    怎么这个人,是这样迂腐的人呢?!浪费了好皮囊啊!

    ……………………………………………………………………

    傍晚吃饭,那顿饭,吃的超级诡异。

    玉幼慈看着伊云岫低敛着眉眼闷声扒饭,眉峰挑了挑,不知道是怎么了。

    把头转正又顺了念怀阙一眼,就只是顺一下,下一刻,她不确定地把视线又放在他的身上。

    念怀阙依旧是优雅的吃相,这个人,若是仔细瞧着,你会发现,他的身上,举手投足,总会带着一丝贵气。

    就像是多年位居高位的贵族,王侯将相,这样一类的人。

    不过,他的身份是海洛派派主呢,在这几天里,通过了解打听,玉幼慈也知道海洛派是个什么派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