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怎么急转直下了?

    怀阙大哥,这是,有心事?

    不会是,表白来的吧?!

    她的心里首先对这个猜想笑喷了。

    不过,她伊云岫虽然是个幻想狂加花痴狂,但是,还不自恋到这种地步。

    不过,她是不是该开口说些啥啊?!

    “怀阙大哥……”

    她把“哥”字拉出尾音,带着询问。

    “嗯?!”

    表面上,念怀阙不动声色。

    算了,有什么问什么吧,这位帅哥貌似挺闷骚的,姐这样问,他这样子答,根本就没有想要开口说的意思!

    于是……

    “怀阙大哥,你这是有心事吗?”

    说完,她瞥了瞥念怀阙手里的茶杯示意。

    念怀阙松开了他的杯子,心事被戳穿,他表现得那么明显么?

    不过,戳穿归戳穿,他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悠然一笑:

    “唔,也没什么,不过姑娘这几日歇息着,身体有没有好点呢?”

    听到是关心自己身体状况,伊云岫心里暖暖的,露出了更大的一抹笑:

    “呵呵,云岫多谢大哥关心了,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很了,基本无碍。”

    这是真的,虽然玉幼慈说要再将养几天,不过,她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了。

    “哦,那便好!”

    “那姑娘觉得,幼慈兄这个人怎么样?”

    ?!

    伊云岫微微一愣。

    怎么扯上玉幼慈来了。

    看到玉幼慈的错愕,念怀阙更加肯定地得“旁敲侧击”一下她了。

    “我跟幼慈兄相识也有几日,幼慈兄医术高明,人确实很有才华。不过……”

    他挑挑眉:

    “幼慈兄此人平时不拘一格,这几日拜访姑娘的频率多了点……”

    轻轻笑了笑:

    “想必姑娘也懂得身在闺中,清白什么的很重要,就算现在出门在外,也该避避嫌的!”

    说完,他定定地看看她,又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悠哉悠哉地喝起来。

    听着他的话,伊云岫脸上的神色,从起先的迷茫不解,渐渐地变化为诧异。

    这念怀阙,他的语言,翻译成白话,意思就是觉得,每天玉幼慈总往她房间里钻,这个是大忌晦,男女授受不亲,她不应该与玉幼慈交往过密?!

    我@@##**&&的!

    玉幼慈是女的好伐玉幼慈是女的!她还有理说不清了!

    等等,明明是在友好和谐地谈她的身体状况,怎么那么快就急转直下了?!

    不过,输人不输阵,这五个字乍一下子就蹦入她的脑海撒。

    微微一笑,她的心里已经从汹涌澎湃转化成平静如水:

    “呵呵,怀阙兄多虑了,莫说云岫和幼慈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实在没有避嫌之说,就算是真的被外人指点,云岫觉得,像幼慈兄这样的人,也实在是,良人之选的。”

    就是不明白你一个大男人滴,干嘛来我房间跟我说避嫌啊,避嫌么,你现在这样大咧咧地坐着是闹哪样啊!

    她在心底里鄙视他。

    “还有……怀阙兄若是觉得幼慈兄真的不该,我想,怀阙兄应该找她说说才是,云岫,一介女儿身,也不知如何劝的。”怀阙大哥,这是,有心事?

    不会是,表白来的吧?!

    她的心里首先对这个猜想笑喷了。

    不过,她伊云岫虽然是个幻想狂加花痴狂,但是,还不自恋到这种地步。

    不过,她是不是该开口说些啥啊?!

    “怀阙大哥……”

    她把“哥”字拉出尾音,带着询问。

    “嗯?!”

    表面上,念怀阙不动声色。

    算了,有什么问什么吧,这位帅哥貌似挺闷骚的,姐这样问,他这样子答,根本就没有想要开口说的意思!

    于是……

    “怀阙大哥,你这是有心事吗?”

    说完,她瞥了瞥念怀阙手里的茶杯示意。

    念怀阙松开了他的杯子,心事被戳穿,他表现得那么明显么?

    不过,戳穿归戳穿,他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悠然一笑:

    “唔,也没什么,不过姑娘这几日歇息着,身体有没有好点呢?”

    听到是关心自己身体状况,伊云岫心里暖暖的,露出了更大的一抹笑:

    “呵呵,云岫多谢大哥关心了,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很了,基本无碍。”

    这是真的,虽然玉幼慈说要再将养几天,不过,她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了。

    “哦,那便好!”

    “那姑娘觉得,幼慈兄这个人怎么样?”

    ?!

    伊云岫微微一愣。

    怎么扯上玉幼慈来了。

    看到玉幼慈的错愕,念怀阙更加肯定地得“旁敲侧击”一下她了。

    “我跟幼慈兄相识也有几日,幼慈兄医术高明,人确实很有才华。不过……”

    他挑挑眉:

    “幼慈兄此人平时不拘一格,这几日拜访姑娘的频率多了点……”

    轻轻笑了笑:

    “想必姑娘也懂得身在闺中,清白什么的很重要,就算现在出门在外,也该避避嫌的!”

    说完,他定定地看看她,又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悠哉悠哉地喝起来。

    听着他的话,伊云岫脸上的神色,从起先的迷茫不解,渐渐地变化为诧异。

    这念怀阙,他的语言,翻译成白话,意思就是觉得,每天玉幼慈总往她房间里钻,这个是大忌晦,男女授受不亲,她不应该与玉幼慈交往过密?!

    我@@##**&&的!

    玉幼慈是女的好伐玉幼慈是女的!她还有理说不清了!

    等等,明明是在友好和谐地谈她的身体状况,怎么那么快就急转直下了?!

    不过,输人不输阵,这五个字乍一下子就蹦入她的脑海撒。

    微微一笑,她的心里已经从汹涌澎湃转化成平静如水:

    “呵呵,怀阙兄多虑了,莫说云岫和幼慈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实在没有避嫌之说,就算是真的被外人指点,云岫觉得,像幼慈兄这样的人,也实在是,良人之选的。”

    就是不明白你一个大男人滴,干嘛来我房间跟我说避嫌啊,避嫌么,你现在这样大咧咧地坐着是闹哪样啊!

    她在心底里鄙视他。

    “还有……怀阙兄若是觉得幼慈兄真的不该,我想,怀阙兄应该找她说说才是,云岫,一介女儿身,也不知如何劝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