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英雄救美

    嗯,在这个世界,但凡听到海洛派三个字,百姓们无不崇敬万分,若是听闻有一位海洛派的派主和他们一起,那岂不要是五体投地,觉得那是无上的荣耀。

    不过,这个女孩子……看样子,她是一点也不知道海洛派这个派别呃。

    而且,这样的反应,他还不是第一次见,眼前这位公子哥,不也一样?!

    眼神微眯,一想到念怀阙跟这个玉幼慈介绍自己的时候,她在他的身上不停地忙碌着,扎针,上药,唯一的反应,就是不咸不淡地回答了一个字:哦……

    不过……伊云岫?!

    这个名字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应该是,慕夜芸么?

    哦,想来大约就是小丫头逃跑后,为了防止给别人认出来,她给她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吧。

    不过,连姓氏都改了,有必要么?

    瞬息间心神急转,不过他的表面倒是不漏声色,只是笑了笑,这淡淡的一笑啊……让伊云岫突然又想到了那两句拼凑的诗:

    春风又绿江南岸……千树万树梨花开……

    她又花痴了!

    “呵呵,也不知道姑娘家住何方啊,怎么会在那样的荒芜之地出现,还遇到歹人。若不嫌弃,姑娘可告诉在下,容在下把姑娘送回家……”

    荒芜之地……遇到歹人……

    听他这么说,伊云岫双眼睁大,忍不住:

    “莫不是!莫不是,当时怀阙大哥也在场!?”

    咦,这脱口的“怀阙大哥”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的伊云岫哪里顾得起这些,只是听说念怀阙知道她遇到歹人,那两个歹人还是色鬼,而刚好她又是那个悲催的受害者,她就觉得,自己的脸面在这美男前面,好像都丢光光了!

    恨不得啊恨不得,恨不得立刻马上找个洞洞,把自己给埋起来先……

    “怎么,姑娘不知道,当时,是怀阙和幼慈兄恰巧经过,救下了你……”

    他也把他白色的扇子“啪嗒”一下打开,慢慢地摇了摇,似乎是后知后觉想到某种可能,他凉飕飕地瞥了玉幼慈一眼:

    “莫不是,‘英雄救美’这种事,幼慈兄想一个人独揽?”

    他的声音也是凉飕飕的,这个雅座,瞬间貌似室内温度下降了一点点。

    玉幼慈接受了他的质问,不过,某人脸皮厚,而且,貌似她自始至终就没有明确说是谁救了伊云岫啊!

    确切地来说,当时救伊云岫的那个人,只有念怀阙呃……

    她脸不红心不跳,语速仍旧悠哉悠哉:

    “怀阙兄怕是错怪兄弟我了,第一。”

    她竖起一根手指头:

    “在下到现在都没有说谁是‘英雄救美’里的那个‘英雄’;第二,伊姑娘也没有具体地问一问到底是谁救了她;第三,实在话,当时你也只是打跑了小流氓,而行诊治之事,却是在下一手包办,说是在下救了她,也……不为过吧!”

    她一通手指头数完,还笑眯眯地求回应。

    念怀阙不慌不忙,也笑得那个优雅唯美:

    ^^^^^^^嗯,在这个世界,但凡听到海洛派三个字,百姓们无不崇敬万分,若是听闻有一位海洛派的派主和他们一起,那岂不要是五体投地,觉得那是无上的荣耀。

    不过,这个女孩子……看样子,她是一点也不知道海洛派这个派别呃。

    而且,这样的反应,他还不是第一次见,眼前这位公子哥,不也一样?!

    眼神微眯,一想到念怀阙跟这个玉幼慈介绍自己的时候,她在他的身上不停地忙碌着,扎针,上药,唯一的反应,就是不咸不淡地回答了一个字:哦……

    不过……伊云岫?!

    这个名字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应该是,慕夜芸么?

    哦,想来大约就是小丫头逃跑后,为了防止给别人认出来,她给她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吧。

    不过,连姓氏都改了,有必要么?

    瞬息间心神急转,不过他的表面倒是不漏声色,只是笑了笑,这淡淡的一笑啊……让伊云岫突然又想到了那两句拼凑的诗:

    春风又绿江南岸……千树万树梨花开……

    她又花痴了!

    “呵呵,也不知道姑娘家住何方啊,怎么会在那样的荒芜之地出现,还遇到歹人。若不嫌弃,姑娘可告诉在下,容在下把姑娘送回家……”

    荒芜之地……遇到歹人……

    听他这么说,伊云岫双眼睁大,忍不住:

    “莫不是!莫不是,当时怀阙大哥也在场!?”

    咦,这脱口的“怀阙大哥”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的伊云岫哪里顾得起这些,只是听说念怀阙知道她遇到歹人,那两个歹人还是色鬼,而刚好她又是那个悲催的受害者,她就觉得,自己的脸面在这美男前面,好像都丢光光了!

    恨不得啊恨不得,恨不得立刻马上找个洞洞,把自己给埋起来先……

    “怎么,姑娘不知道,当时,是怀阙和幼慈兄恰巧经过,救下了你……”

    他也把他白色的扇子“啪嗒”一下打开,慢慢地摇了摇,似乎是后知后觉想到某种可能,他凉飕飕地瞥了玉幼慈一眼:

    “莫不是,‘英雄救美’这种事,幼慈兄想一个人独揽?”

    他的声音也是凉飕飕的,这个雅座,瞬间貌似室内温度下降了一点点。

    玉幼慈接受了他的质问,不过,某人脸皮厚,而且,貌似她自始至终就没有明确说是谁救了伊云岫啊!

    确切地来说,当时救伊云岫的那个人,只有念怀阙呃……

    她脸不红心不跳,语速仍旧悠哉悠哉:

    “怀阙兄怕是错怪兄弟我了,第一。”

    她竖起一根手指头:

    “在下到现在都没有说谁是‘英雄救美’里的那个‘英雄’;第二,伊姑娘也没有具体地问一问到底是谁救了她;第三,实在话,当时你也只是打跑了小流氓,而行诊治之事,却是在下一手包办,说是在下救了她,也……不为过吧!”

    她一通手指头数完,还笑眯眯地求回应。

    念怀阙不慌不忙,也笑得那个优雅唯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