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番外:一个疯子的自白(8)

    那两个老外离开以后,为了能看到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人群后面嚷嚷的更厉害了。我用力的拨开挡在我面前的那些人,他们转过头看到这疯子,都一个一个的散开了,我知道我到圈中的路已经平坦了。

    在我往圈中走的时候我听见有人说:“疯子来凑什么热闹,真是人来疯!”;还有人说:“这是做的什么孽啊!”;还有一个声音叹息的说:“这样的鬼天气,疯是正常的,哎,这他妈我也快疯了。”

    我蹦蹦跳跳、嗯嗯啊啊的过了人群,中间那么一块地方只站着一个人。不知道多少瓦的白炽灯光照在水泥地上,发射着白光,但在雾的作用下却也显的无力。中间的那个人嘴里不时的喊着:“谁敢过来,谁过来我就一刀劈了谁。”

    此时我才发现我已经站在了人群的前面,我刚才过来的那条路已经立刻被人群合拢上了,像刀劈的水一样。

    中间那个孤零零站着的人,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刀上的血还往下滴着。不,血早已凝固已经变成了深红色。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里面一件蓝色毛衣,看不出他身上有没有血,不高,微胖,圆脸,黑色皮鞋上面的灰已经被血所侵占,一片黑红,一片灰白。他的两眼向四周警觉的扫着,刀在他的手里扬来扬去,没血的地方反射这白光,有血的地方已经变黑。

    这时候,天又下起了蒙蒙小雨。起雾后,我再也没用看见天空是什么样,原来天又阴了,这雨和这阴云配合的太好了。雨不大,细细的,加上这可怕的雾气不禁让人觉的过了今天就没有了明天。细雨落在刀面上,血也渐渐的变得湿润起来。

    我终于明天,中间站着的这个人,他杀了人,可到底杀了谁,我也不清楚。

    “你们说他杀了谁了?”有些围观的人相互的问道。

    “听说,他负担不起医药费了,就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

    “这么残忍,弑父啊!这天理何在,他该下十八层地狱!孽种!”

    “不对,我听说他们说他杀了他的妻子,因为他妻子在医院照顾她妻子的情夫!”

    “哪有这么复杂,我听说他杀了一个医生,原因是医生把他刚出生的儿子给治死了。”

    “你们都不对,我刚才听说..”

    “肯定不是那样的,是..。”

    他们居然为了到底杀了谁而争执了起来。此时旁边的人说:“警察怎么还不来,过了好一阵子了,这速度真的可以和乌龟有一比,蜗牛也都比他们快。”

    刚才在想那些保安到底去了哪里,原来他们都被围在了圈里面。保安们手里有的拿着扫把,有的手里拿着灭火器,还有的手里什么也没有,他们正与那个刀客对峙着。保安们慢慢的往前移,以便让刀客不注意到他们正在移动,由于他们的慢动作,会让人觉得他们根本没有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有没有移动半步。可那个刀客太警觉了,即使保安们没有移动半步,他就立马拿刀指着那些保安,不时的上下挥动做着劈材火的动作。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冷冷的光,比刚才带血的刀,更加可怖。那几个保安没有一个敢再往前,而且刀客每一扬刀,保安们便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样保安们往前的距离,还没有倒退的距离远,而且距离刀客越来越远。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保安们面面相觑,于是其中的一个保安喊着:“赶快把刀放下,警察马上就到!”那个杀人犯听见这句话,没有理会,只是又在那几个保安面前又重复了几次劈柴动作。此时保安们已经差不多退到人群之外了。

    围观的那群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有些人竟然笑了起来,也引来更大一片的笑声。而且杀人犯每一朝着那些保安们扬刀,他们也害怕的直往后面退,以致这片空地变的更大空旷和巨大。

    有些医生已在旁边悄悄的脱去了标志着他是医生的白色大褂。这个杀人犯到底杀了谁,真相已经明了了。

    医生这个高尚的职业,岂能是这种人说杀就杀,说骂就骂的,杀人犯的这种变态心理到底从何而来,也许没有人知道。但杀人犯必须被绳之以法,然而这么多围观的人的力量却被这一个人所震慑下去了。他们是恐惧吗?当然不是,他们是懦弱、麻木和冷漠。

    我慌乱的朝着人群喊:“抓住这个杀人犯,所有人一起,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可是我这个疯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些话都已经变成了嗯嗯啊啊哦哦。我在他们面前只是个疯傻的人,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当他们看到我的疯傻样子,他们都笑了,笑的我头皮发麻,心脏急跳。

    杀人犯也慌了,急忙转了几个圈,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那些笑声让他难以理解,琢磨不透。他们的笑与这气愤完全不协调,这感觉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恐怖。我知道我已经没用能力去说动这些人了,于是我自己蹦蹦跳跳的过去了,到了杀人犯面前的时候,他居然无动于衷。

    这时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把香烟的过滤嘴往刀面上使劲磕了几下让烟叶紧点,吸的时候不致于烧的太快,他点上火,深吸了一口,那烟火居然亮过了灯光。然后他就立马把刀扬了几下嘴里喊着:“他妈的谁敢过来!”

    周围静了下来,没有人再发声,细雨还密密麻麻的下着,雾已经被这细雨冲散了,虽然还是雾蒙蒙的一片,但却给人带了一点些许心灵的安慰,毕竟不像刚才那样沉闷。然而,周围却静的连淅淅细雨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甚至连路上汽车的喇叭声就让人觉的那声音就是震天的战鼓之声。我知道那围观的人如此的安静表象之下有他们自己说不出来的声音,那不是忏悔的声音,也不是不安和害怕的声音,是“疯子的不要命”的讥笑之声。

    雨越下越密,那些灯光显的越来越无力,我向四周望去,虽然不远,但围观的人我已经看不见了。

    “死疯子,你来凑什么热闹,不怕我一刀劈了你。也对,你是不怕的!但也别对我说你不怕。我现在一刀就可以砍死你!”他说着就把刀往我的脖子上架着。围观的人以为我死定了,有的惊叫着,有的人捂上了眼睛。

    然后他却拿开了刀子说:“杀你就让那些人看笑话了。”,而我此时也惊吓的跪倒了地上。“你活在世上真是无忧忧虑!”说完,一口浓痰吐在了我的面前。

    此时,周围的人又骚动起来,雨越下越大,有的人禁不住淋已经离开,有的人仍然站在周围,沉默滴看着。

    “你看,这老天的哭声越来越大了。我杀了了那个医生,总算为我儿子抱了仇啦。滚开!”他吼叫着,一脚踢在了我的胸口。我啊啊的叫着,站了起来,在雨中围着他转起圈来。忽然他又是一脚踹过来,我失去重心,重重的摔在那些围观的人面前,他们说:““疯子啊,你还不赶快跑啊,那个人跟你一样是疯子!”

    “那个杀人犯不是疯子,他是丧尽天良的人,被生活逼的失去人性了啊!”

    “疯子,你快跑呀!”

    他们对我叫着,而我却觉的什么也听见。刚才的那一摔痛的我爬不起来,我躺在那里,雨水打在我的脸上,不是凉而是温热。

    杀人犯听见那些人在说着话,警觉的盯着那些人手中的刀朝着他们指着,于是他们又没了声音。没有人敢说什么了,那些保安不见影子,他们已经在人群之外了。

    “你们听,有警笛声,警察来了。”人群中有人说,然后大家开始骚动起来,欢欣歌舞的相互说着。

    那个雨中的杀人犯,摒了摒气,忽然把刀往地上一扔,向天空一声长啸:“是时候了啊!”有人看见他把到了扔了便喊道:“快制服他,他没刀了。”然后一拨人立马围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警察到了,人们为警察让了一条路,杀人犯被两个人从后面死死的抓住了胳膊扭送到了警察旁边。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说:“他杀了一个医生,赶快把他扣上!”

    民警拿出了手铐,把杀人犯从后面反扣了起来,并说,你俩很勇敢,社会需要你这样的人。

    “那边还有一个疯子,你把他也带走吧。”旁边一围观的指着躺在地上的我说。

    另一个民警来到我的旁边把我拽了起来,也把我反扣着。然后他惊讶的说:“这不是那个在夏园新村门口饭店吃白食的人吗。老板娘说你疯了,你该不会和这个杀人犯是同伙的吧。来,一起带走!”于是我被几个民警和那个杀人犯一起抓上了警车

    车上,我和那杀人犯一起相对坐着,我时不时看他的脸。他的脸惨白扭曲,眼睛闭着。两边的警卫一直按着我的头,而我却忍不住要看那张脸,于是杀人犯旁边的那个警卫往杀人犯的头上套了一个纸袋,此时我的的眼前也是一片黑暗,我也被套上了一模一样的纸袋。然后我啊啊的叫着,旁边的警卫说:“瞎叫什么,死疯子!跑来跑去,还不是被逮着了,白食不是那么好吃的,回去好好的审你!”那两个老外离开以后,为了能看到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人群后面嚷嚷的更厉害了。我用力的拨开挡在我面前的那些人,他们转过头看到这疯子,都一个一个的散开了,我知道我到圈中的路已经平坦了。

    在我往圈中走的时候我听见有人说:“疯子来凑什么热闹,真是人来疯!”;还有人说:“这是做的什么孽啊!”;还有一个声音叹息的说:“这样的鬼天气,疯是正常的,哎,这他妈我也快疯了。”

    我蹦蹦跳跳、嗯嗯啊啊的过了人群,中间那么一块地方只站着一个人。不知道多少瓦的白炽灯光照在水泥地上,发射着白光,但在雾的作用下却也显的无力。中间的那个人嘴里不时的喊着:“谁敢过来,谁过来我就一刀劈了谁。”

    此时我才发现我已经站在了人群的前面,我刚才过来的那条路已经立刻被人群合拢上了,像刀劈的水一样。

    中间那个孤零零站着的人,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刀上的血还往下滴着。不,血早已凝固已经变成了深红色。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里面一件蓝色毛衣,看不出他身上有没有血,不高,微胖,圆脸,黑色皮鞋上面的灰已经被血所侵占,一片黑红,一片灰白。他的两眼向四周警觉的扫着,刀在他的手里扬来扬去,没血的地方反射这白光,有血的地方已经变黑。

    这时候,天又下起了蒙蒙小雨。起雾后,我再也没用看见天空是什么样,原来天又阴了,这雨和这阴云配合的太好了。雨不大,细细的,加上这可怕的雾气不禁让人觉的过了今天就没有了明天。细雨落在刀面上,血也渐渐的变得湿润起来。

    我终于明天,中间站着的这个人,他杀了人,可到底杀了谁,我也不清楚。

    “你们说他杀了谁了?”有些围观的人相互的问道。

    “听说,他负担不起医药费了,就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

    “这么残忍,弑父啊!这天理何在,他该下十八层地狱!孽种!”

    “不对,我听说他们说他杀了他的妻子,因为他妻子在医院照顾她妻子的情夫!”

    “哪有这么复杂,我听说他杀了一个医生,原因是医生把他刚出生的儿子给治死了。”

    “你们都不对,我刚才听说..”

    “肯定不是那样的,是..。”

    他们居然为了到底杀了谁而争执了起来。此时旁边的人说:“警察怎么还不来,过了好一阵子了,这速度真的可以和乌龟有一比,蜗牛也都比他们快。”

    刚才在想那些保安到底去了哪里,原来他们都被围在了圈里面。保安们手里有的拿着扫把,有的手里拿着灭火器,还有的手里什么也没有,他们正与那个刀客对峙着。保安们慢慢的往前移,以便让刀客不注意到他们正在移动,由于他们的慢动作,会让人觉得他们根本没有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有没有移动半步。可那个刀客太警觉了,即使保安们没有移动半步,他就立马拿刀指着那些保安,不时的上下挥动做着劈材火的动作。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冷冷的光,比刚才带血的刀,更加可怖。那几个保安没有一个敢再往前,而且刀客每一扬刀,保安们便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样保安们往前的距离,还没有倒退的距离远,而且距离刀客越来越远。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保安们面面相觑,于是其中的一个保安喊着:“赶快把刀放下,警察马上就到!”那个杀人犯听见这句话,没有理会,只是又在那几个保安面前又重复了几次劈柴动作。此时保安们已经差不多退到人群之外了。

    围观的那群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有些人竟然笑了起来,也引来更大一片的笑声。而且杀人犯每一朝着那些保安们扬刀,他们也害怕的直往后面退,以致这片空地变的更大空旷和巨大。

    有些医生已在旁边悄悄的脱去了标志着他是医生的白色大褂。这个杀人犯到底杀了谁,真相已经明了了。

    医生这个高尚的职业,岂能是这种人说杀就杀,说骂就骂的,杀人犯的这种变态心理到底从何而来,也许没有人知道。但杀人犯必须被绳之以法,然而这么多围观的人的力量却被这一个人所震慑下去了。他们是恐惧吗?当然不是,他们是懦弱、麻木和冷漠。

    我慌乱的朝着人群喊:“抓住这个杀人犯,所有人一起,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可是我这个疯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些话都已经变成了嗯嗯啊啊哦哦。我在他们面前只是个疯傻的人,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当他们看到我的疯傻样子,他们都笑了,笑的我头皮发麻,心脏急跳。

    杀人犯也慌了,急忙转了几个圈,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那些笑声让他难以理解,琢磨不透。他们的笑与这气愤完全不协调,这感觉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恐怖。我知道我已经没用能力去说动这些人了,于是我自己蹦蹦跳跳的过去了,到了杀人犯面前的时候,他居然无动于衷。

    这时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把香烟的过滤嘴往刀面上使劲磕了几下让烟叶紧点,吸的时候不致于烧的太快,他点上火,深吸了一口,那烟火居然亮过了灯光。然后他就立马把刀扬了几下嘴里喊着:“他妈的谁敢过来!”

    周围静了下来,没有人再发声,细雨还密密麻麻的下着,雾已经被这细雨冲散了,虽然还是雾蒙蒙的一片,但却给人带了一点些许心灵的安慰,毕竟不像刚才那样沉闷。然而,周围却静的连淅淅细雨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甚至连路上汽车的喇叭声就让人觉的那声音就是震天的战鼓之声。我知道那围观的人如此的安静表象之下有他们自己说不出来的声音,那不是忏悔的声音,也不是不安和害怕的声音,是“疯子的不要命”的讥笑之声。

    雨越下越密,那些灯光显的越来越无力,我向四周望去,虽然不远,但围观的人我已经看不见了。

    “死疯子,你来凑什么热闹,不怕我一刀劈了你。也对,你是不怕的!但也别对我说你不怕。我现在一刀就可以砍死你!”他说着就把刀往我的脖子上架着。围观的人以为我死定了,有的惊叫着,有的人捂上了眼睛。

    然后他却拿开了刀子说:“杀你就让那些人看笑话了。”,而我此时也惊吓的跪倒了地上。“你活在世上真是无忧忧虑!”说完,一口浓痰吐在了我的面前。

    此时,周围的人又骚动起来,雨越下越大,有的人禁不住淋已经离开,有的人仍然站在周围,沉默滴看着。

    “你看,这老天的哭声越来越大了。我杀了了那个医生,总算为我儿子抱了仇啦。滚开!”他吼叫着,一脚踢在了我的胸口。我啊啊的叫着,站了起来,在雨中围着他转起圈来。忽然他又是一脚踹过来,我失去重心,重重的摔在那些围观的人面前,他们说:““疯子啊,你还不赶快跑啊,那个人跟你一样是疯子!”

    “那个杀人犯不是疯子,他是丧尽天良的人,被生活逼的失去人性了啊!”

    “疯子,你快跑呀!”

    他们对我叫着,而我却觉的什么也听见。刚才的那一摔痛的我爬不起来,我躺在那里,雨水打在我的脸上,不是凉而是温热。

    杀人犯听见那些人在说着话,警觉的盯着那些人手中的刀朝着他们指着,于是他们又没了声音。没有人敢说什么了,那些保安不见影子,他们已经在人群之外了。

    “你们听,有警笛声,警察来了。”人群中有人说,然后大家开始骚动起来,欢欣歌舞的相互说着。

    那个雨中的杀人犯,摒了摒气,忽然把刀往地上一扔,向天空一声长啸:“是时候了啊!”有人看见他把到了扔了便喊道:“快制服他,他没刀了。”然后一拨人立马围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警察到了,人们为警察让了一条路,杀人犯被两个人从后面死死的抓住了胳膊扭送到了警察旁边。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说:“他杀了一个医生,赶快把他扣上!”

    民警拿出了手铐,把杀人犯从后面反扣了起来,并说,你俩很勇敢,社会需要你这样的人。

    “那边还有一个疯子,你把他也带走吧。”旁边一围观的指着躺在地上的我说。

    另一个民警来到我的旁边把我拽了起来,也把我反扣着。然后他惊讶的说:“这不是那个在夏园新村门口饭店吃白食的人吗。老板娘说你疯了,你该不会和这个杀人犯是同伙的吧。来,一起带走!”于是我被几个民警和那个杀人犯一起抓上了警车

    车上,我和那杀人犯一起相对坐着,我时不时看他的脸。他的脸惨白扭曲,眼睛闭着。两边的警卫一直按着我的头,而我却忍不住要看那张脸,于是杀人犯旁边的那个警卫往杀人犯的头上套了一个纸袋,此时我的的眼前也是一片黑暗,我也被套上了一模一样的纸袋。然后我啊啊的叫着,旁边的警卫说:“瞎叫什么,死疯子!跑来跑去,还不是被逮着了,白食不是那么好吃的,回去好好的审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