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番外:一个疯子的自白(7)

    叫什么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一个疯傻的人,是个女的。听说整天被家里人用铁链拴着,不让到处游荡。不像我到处跑,尽出来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他是弄断了铁链还是其他的原因,她从家里逃了出来。

    我第一次见那个疯傻女人是在一个雨后的冬天。那天他沿着湖边的路来到了村部的公路上,那天正好放学,顽皮的孩子们都还没有回家,看见那疯傻女人一出现那些孩子们就围了上去。

    她不高也不瘦,头发挺长,纠结在一起,上面还有许多稻草屑。上身穿着粉红色棉袄,下面穿着黑色的棉裤,棉袄和棉裤已经破的不能再说它是棉袄和棉裤了,棉絮从窟窿的地方探出了头,黢黑的已经辨识不了那还是棉花,泥巴在衣服上块状分布都已被风干,那些泥巴真像干涸了的湖底暴晒在阳光下的样子,用手就随便可以掰起来一块一样。她的脸很白,但是上面涂了一层锅底黑,一片一片的,下唇往外翻着,时不时的留下许多口水,胸前的那片地方已经湿透,她的嘴向左脸歪着,间或一会就会嗯嗯啊啊的叫着。鼻子挺挺的,鼻头很红,两眼歪斜,发着呆呆的光,没有一点神气。脚上只有一直棉鞋,另一支已被我的小伙伴扔到别处去了。

    小伙伴们都在围着她打着转儿,一边转一边笑着说:“你们看这傻子好好玩。”然后其他人便哈哈大笑起来,胆大的人还时不时的去上去挠她一把。那个疯傻的女人也好像害怕似的,小伙伴一上来,她便往后退几步,嘴里哦哦唉唉的叫着,我想那是因为恐惧所发出的声音。脚下的铁链摩擦着路上的石头,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这声音听习惯了以为是狗链拖地所发出的声音。有的孩子还上去踩那条铁链,她躲闪不过,终于绊倒了。天一直在阴着,地上都是积水,她就那样一下子趴到了水窝里。

    小伙伴看她跌倒了,立马就散开了。她死叫着,啊啊啊啊..。的声音响彻整个村部,那些土狗听到这样的叫声,无不旺旺旺旺..的叫着,那声音此起彼伏。她爬起来后除了后面没有湿外,前面的衣服没有一块地方是干的。也许是因为跌疼了,她起来后居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当时看到着这种景象,我现在也想不起来我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我确信一点,就是这样做是不对的。

    她哭了,没有孩子再敢过去撩他了,伙伴们看着他,也都沉默了。我想再怎么坏的人,也再不会去逗一个大哭大嚎的疯子吧。

    或许她哭是因为感觉到了痛苦,虽然我不确定,他到底知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痛苦。

    幸好他的家人找来了哄散了小伙伴们。那个老人我认得,我早就听说她有一个疯女儿,原来是真的。老人一见到女儿不堪的样子,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他又怨又恨,又痛苦又无奈,带着哭腔喊着:“走,回家!”见周围的大人多了,她忍了忍眼泪,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慢慢的的回去了,那铁链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仍然在耳边回想,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我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幕以后,使我不是有意识的而是条件反射般对那些疯子不再那么无礼。当然看到一些人总会为看到疯子发笑而感到鄙视。在我活着的过程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真疯子和假疯子都有。对于假疯子,我不能说你有缺陷,你还无知,像现在讲故事的我一样。

    但这个故事是真实的,里面的人物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我钱老庄的同学。

    疯子讲疯傻的故事,许多人是不会相信的,我不能反驳因为语言本来就是令人蒙蔽的玩意。如果真的有人想确定疯子讲故事的真假,我只能啊啊的叫上几句。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已经过了几条街,走了多少路,我只能告诉你这一路上我畅通无阻,早就不认识红绿灯啦。

    现在的雾比刚才的雾更浓了,烤干的衣服也已经返潮。不知疲倦的游荡已经让全身出满了汗,等我这回慢下来的时候,凉意就侵袭了上来。此时汗气遇冷所形成的包裹感让我觉的我被禁锢在琥珀里似的,动弹不得,一动皮肤就触碰到冰凉的衣服上使自己全身发颤。有的人骑电瓶车太快加上雾太浓,便与其他人相撞造成了交通事故,他们吵嚷着对方是肇事方,一些人则在边上边喊着打摇摇灵,一边说这样吵是解决不了问题。而我在旁边啊啊的叫着,他们不高兴我在旁边瞎叫,于是有个人过来指着说:“滚!”。可是我还是呆在那里,不知道我自己要去哪里。

    “死疯子,还不赶快回家!”忽然空中有一道声音向我大喊。我向四周巡视,除了那些低头走路的人和疾驰而过的车流以外,我没发现哪里有人正在跟我说着话儿,而且这声音也不像在超市门口跟我隔空喊话的的声音。

    雾已经蒙蔽了天空,夜也将要来临,我不知所措,我害怕这声音,它来的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不清楚它下一步将要做什么。

    雾包围着我,我隐约的听见又有人正在切切私语说:“傻不拉叽的疯子,他根本不知道谁在跟他说话,真是个大笨蛋。”

    这两个声音的区别太大了,一个像蚊子在耳边的嗡嗡声,一个像洪钟所发出的声音,但都没有方向,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我害怕极了,开始在路上狂奔起来。

    此时,那个声如洪钟的人又开始说话了,他在空中喊道:“去医院把你疯病治好,赶快回家吧!”这时的声音虽然响亮,但是听起来那么亲切,他为我指明了方向。于是我也不管这声音来自哪里,他是谁。按照他的意思说去医院。

    我有了明确的方向,于是我就在雾里穿梭,像游泳一样,一会蝶泳,一会蛙泳,一会狗刨。

    夜色开始笼罩下来,加上这雾太浓,已经让人看不清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蒙蔽着每个人的心。不久路灯就亮了起来,灯光微微昏黄,他穿不透这浓雾,非常无力的带着叹息。有的路灯在这潮湿的雾气里终于撑不住了,没有余地闪了几下熄灭了。有的灯,或许能亮上一段时间,最终仍会遭此劫难,也许换上新的路灯,灯光便可以重新面对这条路,但最终还是难逃厄运。疯子、政客、正常人和有钱人的命运同样如此,如果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你是否还有勇气面对呢。然而这个地球,如果假设的事情的太多,而真实的人不需要如果来修饰。

    “疯子,第一人民医院已经到了,快去精神病科把你的疯病治好,这样你就可以回家了。哎!你这疯子,真让人难以琢磨,尽揣摩正常人的事情。”这个声音一边叹息一边说。

    我停了下来,到处张望,在我面前“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字正在闪闪发光。正常的时候我也经常来这里,既忧愁又欢喜,但从来没见那几个字从发过光。那时候门口也有保安,然而这个时候却没有见着一个保安,没有人在维持秩序。

    医院呈“凹”字行结构,大门正对路交通要道,空出的地方平时都胡乱的停满了救护车和私家车,出口及其狭窄,如果没有人维持秩序,谁也别想进来停车,谁也别想把车容易的开出去。有一次私家车和救护车相互不避让,最终那个需要抢救的人因为时间的耽搁而死去,医院把责任全都追究到了那个私家车主上面,这事也闹上了法庭,媒体也争相报道这件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分分钟钟的都在报道事件的开始,经过和结尾,原因他们却只字不提。车主说停车场的规划不合理才是导致此事件的最大原因,而医院说私家车主道德有问题,相互指责,最后这件事再也没有媒体加以报道,不了了之。

    我继续往医院里面走,雾太浓加之天黑,在远处的时候我根本看不清这里,走进了一看,这片空地上围满了人。他们围出了一个圈,圈里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我朝着那群人走去,一如既往的手足舞蹈,然后我在一个有着日耳曼人模样的男人身边停了下了,然后我听见他说:“Oh,****!Chineseiscompletelycrazy!Now,noonedaretodothisjob。Whatapity!”(“哦,妈的!中国人太疯狂了,现在没有人再敢去做这份工作了,太让人遗憾了!”)

    我在老外后面站着想什么事情太疯狂了,我急着要看,就在那老外后面嗯嗯啊啊的乱吼着。老外发现有人在他旁边怪叫着他向我转过脸来,看到我那副模样,立刻闪开了,嘴里还说:“Oh。fuckyou!Hey,Cherry,let’sgo!Ican’tbearthis!”(“哦,******!嘿。切瑞,我们走吧,我实在不能忍受这里了!”),于是他拉着一个女老外消失在浓雾里。原来这老外跟有些人一个模样,没见过疯子似的,打心眼里鄙视他们。叫什么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一个疯傻的人,是个女的。听说整天被家里人用铁链拴着,不让到处游荡。不像我到处跑,尽出来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他是弄断了铁链还是其他的原因,她从家里逃了出来。

    我第一次见那个疯傻女人是在一个雨后的冬天。那天他沿着湖边的路来到了村部的公路上,那天正好放学,顽皮的孩子们都还没有回家,看见那疯傻女人一出现那些孩子们就围了上去。

    她不高也不瘦,头发挺长,纠结在一起,上面还有许多稻草屑。上身穿着粉红色棉袄,下面穿着黑色的棉裤,棉袄和棉裤已经破的不能再说它是棉袄和棉裤了,棉絮从窟窿的地方探出了头,黢黑的已经辨识不了那还是棉花,泥巴在衣服上块状分布都已被风干,那些泥巴真像干涸了的湖底暴晒在阳光下的样子,用手就随便可以掰起来一块一样。她的脸很白,但是上面涂了一层锅底黑,一片一片的,下唇往外翻着,时不时的留下许多口水,胸前的那片地方已经湿透,她的嘴向左脸歪着,间或一会就会嗯嗯啊啊的叫着。鼻子挺挺的,鼻头很红,两眼歪斜,发着呆呆的光,没有一点神气。脚上只有一直棉鞋,另一支已被我的小伙伴扔到别处去了。

    小伙伴们都在围着她打着转儿,一边转一边笑着说:“你们看这傻子好好玩。”然后其他人便哈哈大笑起来,胆大的人还时不时的去上去挠她一把。那个疯傻的女人也好像害怕似的,小伙伴一上来,她便往后退几步,嘴里哦哦唉唉的叫着,我想那是因为恐惧所发出的声音。脚下的铁链摩擦着路上的石头,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这声音听习惯了以为是狗链拖地所发出的声音。有的孩子还上去踩那条铁链,她躲闪不过,终于绊倒了。天一直在阴着,地上都是积水,她就那样一下子趴到了水窝里。

    小伙伴看她跌倒了,立马就散开了。她死叫着,啊啊啊啊..。的声音响彻整个村部,那些土狗听到这样的叫声,无不旺旺旺旺..的叫着,那声音此起彼伏。她爬起来后除了后面没有湿外,前面的衣服没有一块地方是干的。也许是因为跌疼了,她起来后居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当时看到着这种景象,我现在也想不起来我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我确信一点,就是这样做是不对的。

    她哭了,没有孩子再敢过去撩他了,伙伴们看着他,也都沉默了。我想再怎么坏的人,也再不会去逗一个大哭大嚎的疯子吧。

    或许她哭是因为感觉到了痛苦,虽然我不确定,他到底知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痛苦。

    幸好他的家人找来了哄散了小伙伴们。那个老人我认得,我早就听说她有一个疯女儿,原来是真的。老人一见到女儿不堪的样子,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他又怨又恨,又痛苦又无奈,带着哭腔喊着:“走,回家!”见周围的大人多了,她忍了忍眼泪,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慢慢的的回去了,那铁链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仍然在耳边回想,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我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幕以后,使我不是有意识的而是条件反射般对那些疯子不再那么无礼。当然看到一些人总会为看到疯子发笑而感到鄙视。在我活着的过程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真疯子和假疯子都有。对于假疯子,我不能说你有缺陷,你还无知,像现在讲故事的我一样。

    但这个故事是真实的,里面的人物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我钱老庄的同学。

    疯子讲疯傻的故事,许多人是不会相信的,我不能反驳因为语言本来就是令人蒙蔽的玩意。如果真的有人想确定疯子讲故事的真假,我只能啊啊的叫上几句。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已经过了几条街,走了多少路,我只能告诉你这一路上我畅通无阻,早就不认识红绿灯啦。

    现在的雾比刚才的雾更浓了,烤干的衣服也已经返潮。不知疲倦的游荡已经让全身出满了汗,等我这回慢下来的时候,凉意就侵袭了上来。此时汗气遇冷所形成的包裹感让我觉的我被禁锢在琥珀里似的,动弹不得,一动皮肤就触碰到冰凉的衣服上使自己全身发颤。有的人骑电瓶车太快加上雾太浓,便与其他人相撞造成了交通事故,他们吵嚷着对方是肇事方,一些人则在边上边喊着打摇摇灵,一边说这样吵是解决不了问题。而我在旁边啊啊的叫着,他们不高兴我在旁边瞎叫,于是有个人过来指着说:“滚!”。可是我还是呆在那里,不知道我自己要去哪里。

    “死疯子,还不赶快回家!”忽然空中有一道声音向我大喊。我向四周巡视,除了那些低头走路的人和疾驰而过的车流以外,我没发现哪里有人正在跟我说着话儿,而且这声音也不像在超市门口跟我隔空喊话的的声音。

    雾已经蒙蔽了天空,夜也将要来临,我不知所措,我害怕这声音,它来的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不清楚它下一步将要做什么。

    雾包围着我,我隐约的听见又有人正在切切私语说:“傻不拉叽的疯子,他根本不知道谁在跟他说话,真是个大笨蛋。”

    这两个声音的区别太大了,一个像蚊子在耳边的嗡嗡声,一个像洪钟所发出的声音,但都没有方向,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我害怕极了,开始在路上狂奔起来。

    此时,那个声如洪钟的人又开始说话了,他在空中喊道:“去医院把你疯病治好,赶快回家吧!”这时的声音虽然响亮,但是听起来那么亲切,他为我指明了方向。于是我也不管这声音来自哪里,他是谁。按照他的意思说去医院。

    我有了明确的方向,于是我就在雾里穿梭,像游泳一样,一会蝶泳,一会蛙泳,一会狗刨。

    夜色开始笼罩下来,加上这雾太浓,已经让人看不清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蒙蔽着每个人的心。不久路灯就亮了起来,灯光微微昏黄,他穿不透这浓雾,非常无力的带着叹息。有的路灯在这潮湿的雾气里终于撑不住了,没有余地闪了几下熄灭了。有的灯,或许能亮上一段时间,最终仍会遭此劫难,也许换上新的路灯,灯光便可以重新面对这条路,但最终还是难逃厄运。疯子、政客、正常人和有钱人的命运同样如此,如果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你是否还有勇气面对呢。然而这个地球,如果假设的事情的太多,而真实的人不需要如果来修饰。

    “疯子,第一人民医院已经到了,快去精神病科把你的疯病治好,这样你就可以回家了。哎!你这疯子,真让人难以琢磨,尽揣摩正常人的事情。”这个声音一边叹息一边说。

    我停了下来,到处张望,在我面前“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字正在闪闪发光。正常的时候我也经常来这里,既忧愁又欢喜,但从来没见那几个字从发过光。那时候门口也有保安,然而这个时候却没有见着一个保安,没有人在维持秩序。

    医院呈“凹”字行结构,大门正对路交通要道,空出的地方平时都胡乱的停满了救护车和私家车,出口及其狭窄,如果没有人维持秩序,谁也别想进来停车,谁也别想把车容易的开出去。有一次私家车和救护车相互不避让,最终那个需要抢救的人因为时间的耽搁而死去,医院把责任全都追究到了那个私家车主上面,这事也闹上了法庭,媒体也争相报道这件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分分钟钟的都在报道事件的开始,经过和结尾,原因他们却只字不提。车主说停车场的规划不合理才是导致此事件的最大原因,而医院说私家车主道德有问题,相互指责,最后这件事再也没有媒体加以报道,不了了之。

    我继续往医院里面走,雾太浓加之天黑,在远处的时候我根本看不清这里,走进了一看,这片空地上围满了人。他们围出了一个圈,圈里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我朝着那群人走去,一如既往的手足舞蹈,然后我在一个有着日耳曼人模样的男人身边停了下了,然后我听见他说:“Oh,****!Chineseiscompletelycrazy!Now,noonedaretodothisjob。Whatapity!”(“哦,妈的!中国人太疯狂了,现在没有人再敢去做这份工作了,太让人遗憾了!”)

    我在老外后面站着想什么事情太疯狂了,我急着要看,就在那老外后面嗯嗯啊啊的乱吼着。老外发现有人在他旁边怪叫着他向我转过脸来,看到我那副模样,立刻闪开了,嘴里还说:“Oh。fuckyou!Hey,Cherry,let’sgo!Ican’tbearthis!”(“哦,******!嘿。切瑞,我们走吧,我实在不能忍受这里了!”),于是他拉着一个女老外消失在浓雾里。原来这老外跟有些人一个模样,没见过疯子似的,打心眼里鄙视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