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第331章 番外:一个疯子的自白(6)

    我真的希望,我入水救人时是真真切切的疯子,也记不起会游泳就好了,因为这上岸后的事情太让我这疯子觉的荒诞和疯狂。但是疯子不能按照常理去思考正常的人的事情,这些事在疯子看来就应该是正常的,那么我也不用那么伤心了,毕竟他就是这个样子,我改变不了。原来疯子的苦恼真的是说不出来,跟哑巴,跟这些乞丐一样他们的苦恼只有他们的同类知道,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这样折腾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风居然停了,干枯的柳条死死的垂在水面上,入水的柳条估计已经变了颜色。阳光变得微弱起来,像十五瓦的白炽灯泡发出的光一样,昏黄而又无力。也开始起雾了,水面上已经蒙了薄薄的一层雾,正漫漫的像两岸弥散开来,于是岸边的垂杨柳树便被这雾笼在怀抱之中了。此时我好像听见这缠绕在柳树枝条上的雾气正与这柳树诉说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他们窃窃私语,窸窸窣窣。柳树上的鸟窝上也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鸟叫,叽叽喳喳,加上这工厂的噪声所有的这些都好像在暗示着他们正在密谋着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

    我想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密谋着什么样的事情,我这个疯子不用想这么复杂的事情。有时候疯子也像你们正常人说的那样像风一样简单、随性和自由。可是有时候风自由的太过,同样让疯子不可忍受。

    我走进帐篷,里面的柴火已经烧尽,只剩下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灰烬,一明一暗闪着星火。里面的味道现在比刚才还要浓烈,因为风停了,气味飘在里面驻足,不愿离去,或许这些臭气也觉的外面的一切是不能让人忍受的,难道他们想跟我一样过一天是一天?我穿上我那跟乞丐一样的衣服,虽然我自己感觉不到,但是我看就来就是一个又疯又傻的乞丐。

    老乞丐蹒跚着脚步,掀开帐篷帘子看我穿好了衣服,用带着怜悯的口气问我:“要走了吗?你知道你要去哪里吗?”

    “你管那么多干嘛。”中年乞丐不耐烦的说。然后他带着怒气指着我说:“赶快滚,看你那疯样就不舒服,还耍脾气。干嘛把衣服扔到水里,你这坏心眼的疯子!”

    “叔,别说了,人家还救过别人的命呢。你咋能这样说啊!”这时候年青的乞丐说话了,这时候他正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我在他的眼里我是英雄吗?像个战士吗?也许在他的眼里是的,可是我却没有像战士那样的荣誉。

    我清楚的很,这里再也不能驻留。疯子需要游荡,疯子不能说有事没事,只能说游荡是我的习惯,因为他不知道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我的生活除了睡觉,吃饭,那么另一件事情就是漫无目的游荡,不顾一切。

    老乞丐一边用脚踩着还没熄灭的灰烬一边说该出去乞讨了,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是也并不是疯子该来的地方。疯子累了可以倒地就睡,看到能吃的东西就吃。而且看你这身衣服也说明你并不是疯了很久,那么你的亲人肯定还在寻找你。我们就不能把你看着跟我们一样,你走吧,我们不留你。”老乞丐站在我面对着我的脸慢慢的说着,帐篷里面有点黑,看不见清楚他的嘴在动,并且嘴被胡子盖住了,于是我还是感觉那声音不是嘴里发出来的,胡子后面肯定藏着我看不见的东西来帮助他说出这些话来。

    我以为他会就此打住不再说下去了,可是那声音又从胡子里飘了出来说:“像我们这样的乞丐,虽然四海为家,但是也总需要个落脚睡觉,一个避风的地方,因为连蚂蚁都知道下雨的时候要搬家,所以我们几个的家就在这里。当乞丐久了正常人的那一套做法我们看的太透了,虽然我们乞丐之间有时候也会有些事情发生,但是由于相互理解自己的痛处,并不像正常人那样有那样或者这样的深仇大恨,拼个你死我活。当然乞丐也并不是像你这样的疯子,我们只是介于正常人和非正常人的中间地带,说疯也没疯,说正常也不正常的这类人。但是我们都是被遗弃的人,这点毫无疑问。那么现在的你确实疯了,因为你的行为很清楚的说明了你有没有疯,所以这里真的不适合你。”说完这些话,老乞丐就转身出去了,他掀开了帘子,光一下照亮了帐篷,帘子一合上,这光就消失了。然后年青乞丐和中年乞丐也走出帐篷。中年乞丐出去的时候还指着我说:“我们回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滚出了这个帐篷!”

    我知道,我很清楚这里确实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也不想呆在这里。他们走后我掀开帘子也出了帐篷。由于里面刚才有点黑,我一下竟然有点不适应这白色的光。

    雾更浓了,阳光完全没有了影子了消失了。这反射的光,跟太阳直射的光给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像两种不同的人在走路,一个健康地走着,另个却需要拄着拐杖行走。

    没有一丝的风,潮湿的雾气笼罩着我,忽然我看见水面的雾气正在聚成一团,正向我袭来,我感到害怕,他们像一团团墓地里的鬼火一般。于是我撒腿就往白榆路上狂奔,好像路梯在我脚底消失了似的。

    上了白榆路,我走在自行车道上。电瓶车一辆接着一辆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带来一阵阵凉风。这些人带着焦急的心情去他们要去的地方,在路上难道真的没有什么事物能够使他们停下来?有,比如电瓶车出了故障,比如有人跳河了。这样的事确实能让他们停下来,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难道不能停下来欣赏一些沿途的美景,或者思考一些他们并不是太明白的事吗?但也许,世界就是这么匆忙,不能容忍我们停下脚步。匆忙的催着我们老去,匆忙的催着我们改变和前进、匆忙的催着我们死亡。匆忙让这世界全完变了他原来的模样。

    我疯一样的走着(本来就疯)。我一会蹲下闻闻冬青树的香味,一会在路基上蹦山蹦下,一会儿啊啊哦哦的叫上几声,不可否认我像极了疯子。有些走路的人看到我这个疯子,他们总会指着我笑,并对旁边的朋友说:“唉唉,你看那个疯子,太好玩了。”

    他们笑是因为他们比我还傻还疯。疯子本来就是这副模样,我这德行在疯子界是在正常不过了。难道他们没有想过,或者思考过疯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吗?不过这也难怪他们,因为有些人总会想着自己怎么样,不会顾虑别人是怎么想,怎么做。如果他们想过疯子、乞丐和一切行为不正常人到底是应该怎样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想笑了。

    当我还是一个正常人的时候,我也像这样笑过。可是自从经历那一件事后我再也没有这样随意的嘲笑那个疯子或者乞丐。这里有一个关于真实的疯子的故事,确实有这个人。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或许在我的一生里我都不会忘记那个疯傻的人。不是因为我确实笑过他,而是因为我思考过,想过他为何是这般模样,他的家人如何对待他,或者他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许有些问题我们永远解答不了,也许这些疯子生出来就是这样。即使他先天就疯傻,或者后天作用而傻,但我们都不应该去嘲笑这样的人。人应该有最起码的同情心,不是我现在疯了,才导致我同情心泛滥,你也会问我说你好像说的所有人都没有同情心似的,我没有指所有人,而是因为这个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

    就跟疯子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是,所以同情心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我无意指责谁,而是因为每个人生下来总会有那么点缺陷,我也无意指责你有缺陷,而是因为关注过这些东西,因为我活着并不是一个人活着,活着也是一种关系,一种感情。在一点就是也许你哪天活着活着你就变成一个乞丐,变成一个你自己都不认识的疯子了。

    不好意思,我这疯子扯多了,把讲故事的事情都忘了,疯子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故事发生在我大约十岁左右的时候。我家在我们村部的公路旁边,沿着那条路两边盖起了一座座楼房。我家后面是一个人工挖的塘,说是人工湖也不为过,因为他太大了,周长五里路的样子。在湖的另一边有一个村落叫钱老庄,家里人都是这么叫的,因为那个村庄姓钱的多。故此那个傻子也姓钱,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我也是根据上面的信息所推断的。

    叫什么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一个疯傻的人,是个女的。听说整天被家里人用铁链拴着,不让到处游荡。不像我到处跑,尽出来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他是弄断了铁链还是其他的原因,她从家里逃了出来。我真的希望,我入水救人时是真真切切的疯子,也记不起会游泳就好了,因为这上岸后的事情太让我这疯子觉的荒诞和疯狂。但是疯子不能按照常理去思考正常的人的事情,这些事在疯子看来就应该是正常的,那么我也不用那么伤心了,毕竟他就是这个样子,我改变不了。原来疯子的苦恼真的是说不出来,跟哑巴,跟这些乞丐一样他们的苦恼只有他们的同类知道,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这样折腾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风居然停了,干枯的柳条死死的垂在水面上,入水的柳条估计已经变了颜色。阳光变得微弱起来,像十五瓦的白炽灯泡发出的光一样,昏黄而又无力。也开始起雾了,水面上已经蒙了薄薄的一层雾,正漫漫的像两岸弥散开来,于是岸边的垂杨柳树便被这雾笼在怀抱之中了。此时我好像听见这缠绕在柳树枝条上的雾气正与这柳树诉说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他们窃窃私语,窸窸窣窣。柳树上的鸟窝上也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鸟叫,叽叽喳喳,加上这工厂的噪声所有的这些都好像在暗示着他们正在密谋着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

    我想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密谋着什么样的事情,我这个疯子不用想这么复杂的事情。有时候疯子也像你们正常人说的那样像风一样简单、随性和自由。可是有时候风自由的太过,同样让疯子不可忍受。

    我走进帐篷,里面的柴火已经烧尽,只剩下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灰烬,一明一暗闪着星火。里面的味道现在比刚才还要浓烈,因为风停了,气味飘在里面驻足,不愿离去,或许这些臭气也觉的外面的一切是不能让人忍受的,难道他们想跟我一样过一天是一天?我穿上我那跟乞丐一样的衣服,虽然我自己感觉不到,但是我看就来就是一个又疯又傻的乞丐。

    老乞丐蹒跚着脚步,掀开帐篷帘子看我穿好了衣服,用带着怜悯的口气问我:“要走了吗?你知道你要去哪里吗?”

    “你管那么多干嘛。”中年乞丐不耐烦的说。然后他带着怒气指着我说:“赶快滚,看你那疯样就不舒服,还耍脾气。干嘛把衣服扔到水里,你这坏心眼的疯子!”

    “叔,别说了,人家还救过别人的命呢。你咋能这样说啊!”这时候年青的乞丐说话了,这时候他正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我。那么我在他的眼里我是英雄吗?像个战士吗?也许在他的眼里是的,可是我却没有像战士那样的荣誉。

    我清楚的很,这里再也不能驻留。疯子需要游荡,疯子不能说有事没事,只能说游荡是我的习惯,因为他不知道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我的生活除了睡觉,吃饭,那么另一件事情就是漫无目的游荡,不顾一切。

    老乞丐一边用脚踩着还没熄灭的灰烬一边说该出去乞讨了,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是也并不是疯子该来的地方。疯子累了可以倒地就睡,看到能吃的东西就吃。而且看你这身衣服也说明你并不是疯了很久,那么你的亲人肯定还在寻找你。我们就不能把你看着跟我们一样,你走吧,我们不留你。”老乞丐站在我面对着我的脸慢慢的说着,帐篷里面有点黑,看不见清楚他的嘴在动,并且嘴被胡子盖住了,于是我还是感觉那声音不是嘴里发出来的,胡子后面肯定藏着我看不见的东西来帮助他说出这些话来。

    我以为他会就此打住不再说下去了,可是那声音又从胡子里飘了出来说:“像我们这样的乞丐,虽然四海为家,但是也总需要个落脚睡觉,一个避风的地方,因为连蚂蚁都知道下雨的时候要搬家,所以我们几个的家就在这里。当乞丐久了正常人的那一套做法我们看的太透了,虽然我们乞丐之间有时候也会有些事情发生,但是由于相互理解自己的痛处,并不像正常人那样有那样或者这样的深仇大恨,拼个你死我活。当然乞丐也并不是像你这样的疯子,我们只是介于正常人和非正常人的中间地带,说疯也没疯,说正常也不正常的这类人。但是我们都是被遗弃的人,这点毫无疑问。那么现在的你确实疯了,因为你的行为很清楚的说明了你有没有疯,所以这里真的不适合你。”说完这些话,老乞丐就转身出去了,他掀开了帘子,光一下照亮了帐篷,帘子一合上,这光就消失了。然后年青乞丐和中年乞丐也走出帐篷。中年乞丐出去的时候还指着我说:“我们回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滚出了这个帐篷!”

    我知道,我很清楚这里确实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也不想呆在这里。他们走后我掀开帘子也出了帐篷。由于里面刚才有点黑,我一下竟然有点不适应这白色的光。

    雾更浓了,阳光完全没有了影子了消失了。这反射的光,跟太阳直射的光给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像两种不同的人在走路,一个健康地走着,另个却需要拄着拐杖行走。

    没有一丝的风,潮湿的雾气笼罩着我,忽然我看见水面的雾气正在聚成一团,正向我袭来,我感到害怕,他们像一团团墓地里的鬼火一般。于是我撒腿就往白榆路上狂奔,好像路梯在我脚底消失了似的。

    上了白榆路,我走在自行车道上。电瓶车一辆接着一辆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带来一阵阵凉风。这些人带着焦急的心情去他们要去的地方,在路上难道真的没有什么事物能够使他们停下来?有,比如电瓶车出了故障,比如有人跳河了。这样的事确实能让他们停下来,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难道不能停下来欣赏一些沿途的美景,或者思考一些他们并不是太明白的事吗?但也许,世界就是这么匆忙,不能容忍我们停下脚步。匆忙的催着我们老去,匆忙的催着我们改变和前进、匆忙的催着我们死亡。匆忙让这世界全完变了他原来的模样。

    我疯一样的走着(本来就疯)。我一会蹲下闻闻冬青树的香味,一会在路基上蹦山蹦下,一会儿啊啊哦哦的叫上几声,不可否认我像极了疯子。有些走路的人看到我这个疯子,他们总会指着我笑,并对旁边的朋友说:“唉唉,你看那个疯子,太好玩了。”

    他们笑是因为他们比我还傻还疯。疯子本来就是这副模样,我这德行在疯子界是在正常不过了。难道他们没有想过,或者思考过疯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吗?不过这也难怪他们,因为有些人总会想着自己怎么样,不会顾虑别人是怎么想,怎么做。如果他们想过疯子、乞丐和一切行为不正常人到底是应该怎样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想笑了。

    当我还是一个正常人的时候,我也像这样笑过。可是自从经历那一件事后我再也没有这样随意的嘲笑那个疯子或者乞丐。这里有一个关于真实的疯子的故事,确实有这个人。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或许在我的一生里我都不会忘记那个疯傻的人。不是因为我确实笑过他,而是因为我思考过,想过他为何是这般模样,他的家人如何对待他,或者他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许有些问题我们永远解答不了,也许这些疯子生出来就是这样。即使他先天就疯傻,或者后天作用而傻,但我们都不应该去嘲笑这样的人。人应该有最起码的同情心,不是我现在疯了,才导致我同情心泛滥,你也会问我说你好像说的所有人都没有同情心似的,我没有指所有人,而是因为这个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

    就跟疯子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是,所以同情心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我无意指责谁,而是因为每个人生下来总会有那么点缺陷,我也无意指责你有缺陷,而是因为关注过这些东西,因为我活着并不是一个人活着,活着也是一种关系,一种感情。在一点就是也许你哪天活着活着你就变成一个乞丐,变成一个你自己都不认识的疯子了。

    不好意思,我这疯子扯多了,把讲故事的事情都忘了,疯子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故事发生在我大约十岁左右的时候。我家在我们村部的公路旁边,沿着那条路两边盖起了一座座楼房。我家后面是一个人工挖的塘,说是人工湖也不为过,因为他太大了,周长五里路的样子。在湖的另一边有一个村落叫钱老庄,家里人都是这么叫的,因为那个村庄姓钱的多。故此那个傻子也姓钱,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我也是根据上面的信息所推断的。

    叫什么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一个疯傻的人,是个女的。听说整天被家里人用铁链拴着,不让到处游荡。不像我到处跑,尽出来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他是弄断了铁链还是其他的原因,她从家里逃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