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番外:一个疯子的自白(4)

    外面的风还是呼呼的刮着,穿过这不宽的桥洞时,这些风便收紧了他的腰身,像山口刮过来的风一样强劲。帐篷的帘子不时的像里面翻动,那风好似魔鬼一般在外面撩着地狱的门。劲风一进这帐篷,我就死死的抱着自己,火苗乱窜,张牙舞爪像阴间的小鬼一样要把人的灵魂抓走似的。然后他们便胡乱划掉一个人的名字,也从不考虑这个抓来的灵魂和那个死去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桥洞之上,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所发出的声音与这呼啸的风一唱一和,使这帐篷周围陷入地狱一般的狂欢之中。

    “叔,这风不会把这帐篷刮走吧。”其中的一个乞丐问道。可是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和恐惧。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这里只有三个乞丐和我这疯子。

    一个特别年青的,稚气未脱,一个中年乞丐和一个非常老的乞丐,这个老乞丐看起来已将近六十多岁了。我忽然想这该不会老中青,爷孙三代,是一家的吧。

    那个年轻的乞丐看起来还未成年,很瘦,眼睛挺大,但没有一点生气,呆滞的望着火堆,不时的用木棍翻着火,使之更旺。他佝偻着身体蹲在火堆旁边,皮肤白皙,嘴唇紧闭。我刚进来帐篷的那会,我清楚的注意到他的眼神里带着惊讶的光,但一会儿这光便像白天的星星一样,怎么也搜寻不到了。这会儿,他还在凝望着那堆火,我实在想不出他的思绪到底飞到了哪里。

    中年乞丐的头发好像刚理过不久,很短,但上面油腻的发着光。胡子又硬又黑,像我的一样。他微张着嘴,黄黄的牙清晰可见,抽烟导致的,他的脸比那个孩子的脸还要瘦削,眼睛浑浊,还在像刚开始一样死死的盯着我。

    如果有人此时看到他的表情,毫无疑问,那是带着疑惑的表情。我朝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出声(其实本来想笑出声音的,可是疯子的对一些动作的表现还是把握比较恰当的)。但是他还是死盯着我,这时候他好像要跟我说话似的,但我等了好久,他仍然没有说话。于是我就没再理睬他,我转过脸去低着头翻着我的衣服,我一面一面的烤着,衣服冒着热气,带着酸涩的气味,漂浮在帐篷里。

    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我闻到这些气味,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有酒就好了,那么我们几个就可以好好喝上几杯了,你们看这乳猪正嗞嗞的冒着油,散发着诱人心肺的香气。”

    “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样了?真是罪孽!”老乞丐突然说起话来。

    老乞丐头发已经掉光,可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来,有头发的时候肯定是个秃子,他不时的用手摸着他的光头,此时我也挺想过去摸上几下。发白的胡须很长,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那些胡须全部都纠结在了一起,上面还有一些杂草和一些看不出来什么东西的碎屑,他的嘴已经被胡子完全盖住了,看不见他到底有没有嘴了。脸上只剩下一张皱皱的人皮,鼻子塌着,但是他那双眼睛却让人不可思议。

    虽然眼睛周围的脂肪已经萎缩,他的眼睛仍然泛着平静而又深不可测的湖水,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一种琢磨不透的智慧之光。遇到这样的人,我真的有点惊叹。我想他肯定经历过许多的事情,看破了红尘和虚妄所以才来当乞丐的。不像那两个乞丐,精神气看起来完全不一样,我确信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我们这样的人是无法企及的。

    “我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不是好好的烤着乳猪吗?”我一边啊啊叫着,一边挥舞着双手说着。

    “哎!疯了。”老乞丐叹着气说道,我仍然没有看到他的嘴,好似这声音从雕像里发出来的。

    “世事变化无常,拨开尘雾,便能获得清静和安宁,你为何被尘世蒙蔽了双眼,迷了心智,乱了方寸。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看破虚妄,但是不努力永远没用出路,就像这两个乞丐一样。”老乞丐喃喃的说着。

    “那你呢,不还是一个乞丐!”我嘿嘿一笑对着他说,扮着滑稽的鬼脸。

    “嘿!你这个疯子,我根他们俩不一样。跟你说话,比对牛弹琴还要难上不知道多少倍。”老乞丐说完这句话,没有再吱声。

    然后他好像有点冷了,拿起放在身边的破被褥,那被子脏的已经看不出它还在一个被子了,散发着潮湿的霉味。他拿起它,紧紧的裹在身上。忽然他转过脸朝着我狠狠的说道:“你肯定犯了嗔魔,而心生愚痴。”

    “我呸!我好着呢,虽然我知道我自己疯了,但是我可清醒着呢。烤乳猪的味道我都闻的清清楚楚。”

    老乞丐摇摇头,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乞丐不乐意了,终于说话。他说死疯子,别再这瞎嚷嚷,赶快从这里滚出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这里是乞丐的地盘,赶快滚!

    “唉。叔,别这样,你让它把他的衣服烤干了再走吧,这样出去会冻死人的!”年青的乞丐央求着正要站起来撵我出帐篷的中年乞丐。

    我感动过不得了,差点哭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谢谢他,然后我就朝着他啊啊的叫了几下。他没有回应我,仍然痴痴的看着火堆,目不转睛的像是看着一个浪荡的裸体女人在那里搔首弄姿。

    中年乞丐坐下后,没有人再说话了,我自顾烤着乳猪。我把我的头向火堆里伸了伸,因为头发还没有干。

    外面的太阳显的更亮了,透着帐篷的缝隙向帐篷里射了进来,照在锡皮垃圾纸上反射着耀眼的光。那光让我一阵晕眩,恍如哪吒在东海里洗他的浑天绫一般摇摇晃晃。

    老乞丐说等风小点了,我们就该去乞讨了,不然晚饭就没有着落了。这风刮的真烦人,虽然没有我以前经历的那场风大,但是这样的恶风在冬天里主以让你彻骨疼痛,这时候出去乞讨,无异于是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其实我并不赞同老乞丐的这番话。但是他这话透露出他好像经历了许多事情一样,难道他真的看破了红尘?不然他说的那些话怎么这样富有哲理和诗意。如果真的如此我真该好好的赞赏一下,可是我此时却觉的话语已经失去了作用,于是我就啊啊叫了几下,以示我对他这个人的很赞同。

    风还是一阵一阵的吹进帐篷里,吹到我的身上我不禁的发抖。尤其后背,虽然后面并没有风吹,但凉意却从后面灌到身上然后一直冰凉到我的头顶,我的心好像被冰锥捅了好多下,全身都感觉到这凉意带给我的阵痛。我向火堆面前移去,好使自己靠的更近一点。

    “别把自己烤死了。”中年乞丐非常鄙视的看着我说。我又往后挪了挪,这火烤的太近了,比这风吹所带来的寒冷还要难受。

    我向帐篷里四处张望,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地上的垃圾之外,再也没有其它可以保暖的东西了,我的衣服还是半湿,根本没有法子穿。破被褥全在三个乞丐自己身上披着,都把自己裹的死死的。

    老乞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把他的被褥扔给了我说先裹一会吧。我朝他嘿嘿的笑了几下,以表明我的喜悦。我本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觉的语言已经丧失了它的魅力。

    老乞丐也朝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把手伸向了火上,翻来覆去的烤着。他的那双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惨不忍睹!左手的大拇指已经不在上面,只剩下短短的一截在说明他曾经有过大拇指。手背只是一张肉皮,手骨清晰可见,但是大都畸形,弯弯扭扭。手掌布满老茧,已经黑黑黝黝。他不停的翻着手,有时候还来回的相互搓着,发出沙沙唧唧的声音,像老鼠晚上偷稻子吃,打洞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样。他还是穿着夏天的凉鞋,脚和手一样叫人不能侧目。

    要是正常的人见到这样的手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震撼。这样的人,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变故,才能造就这样的一双手。我们不得不感叹,在生活中的我们就像他的那一双老手。生活也就像他摩擦双手所发出的声音一样,只不过那不是老鼠发出的声音,那是磨刀所发出的沙沙声,它每时每刻无不在耳边回响。

    可惜我只是一个疯子而已,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被这生活所禁锢,生活的刀是架不到我的脖子上,唯一让我屈服的是那时间。并且伤我只能是我自己,刀对我毫无用处,也就说我跟钻石一样,所以我们疯子才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

    不久,我的衣服快干了,我并没有穿,因为我穿上我就真像一个和那三个一样的乞丐了。我是疯子,因为疯子总会做你们想不到的事情。

    火苗仍然张牙舞爪的摇来摇去,他们的脸在这样的情况下变幻着阴影,一会拉长了鼻子,一会缩小了眼睛,一会整个脸也看不见了,像梦里的魔鬼一样,随意的变幻着自己的形象。

    我因为刚才太冷,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问道,或者这味道被烤乳猪的散发的香气所弥盖,但现在乳猪已经烤好,那么这味道再也盖不住了。这些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是屎尿的臭味,我有点恶心,想吐。

    “要想吐,穿好衣服滚出去吐。”中年乞丐朝我呵斥道。外面的风还是呼呼的刮着,穿过这不宽的桥洞时,这些风便收紧了他的腰身,像山口刮过来的风一样强劲。帐篷的帘子不时的像里面翻动,那风好似魔鬼一般在外面撩着地狱的门。劲风一进这帐篷,我就死死的抱着自己,火苗乱窜,张牙舞爪像阴间的小鬼一样要把人的灵魂抓走似的。然后他们便胡乱划掉一个人的名字,也从不考虑这个抓来的灵魂和那个死去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桥洞之上,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所发出的声音与这呼啸的风一唱一和,使这帐篷周围陷入地狱一般的狂欢之中。

    “叔,这风不会把这帐篷刮走吧。”其中的一个乞丐问道。可是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和恐惧。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这里只有三个乞丐和我这疯子。

    一个特别年青的,稚气未脱,一个中年乞丐和一个非常老的乞丐,这个老乞丐看起来已将近六十多岁了。我忽然想这该不会老中青,爷孙三代,是一家的吧。

    那个年轻的乞丐看起来还未成年,很瘦,眼睛挺大,但没有一点生气,呆滞的望着火堆,不时的用木棍翻着火,使之更旺。他佝偻着身体蹲在火堆旁边,皮肤白皙,嘴唇紧闭。我刚进来帐篷的那会,我清楚的注意到他的眼神里带着惊讶的光,但一会儿这光便像白天的星星一样,怎么也搜寻不到了。这会儿,他还在凝望着那堆火,我实在想不出他的思绪到底飞到了哪里。

    中年乞丐的头发好像刚理过不久,很短,但上面油腻的发着光。胡子又硬又黑,像我的一样。他微张着嘴,黄黄的牙清晰可见,抽烟导致的,他的脸比那个孩子的脸还要瘦削,眼睛浑浊,还在像刚开始一样死死的盯着我。

    如果有人此时看到他的表情,毫无疑问,那是带着疑惑的表情。我朝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出声(其实本来想笑出声音的,可是疯子的对一些动作的表现还是把握比较恰当的)。但是他还是死盯着我,这时候他好像要跟我说话似的,但我等了好久,他仍然没有说话。于是我就没再理睬他,我转过脸去低着头翻着我的衣服,我一面一面的烤着,衣服冒着热气,带着酸涩的气味,漂浮在帐篷里。

    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我闻到这些气味,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有酒就好了,那么我们几个就可以好好喝上几杯了,你们看这乳猪正嗞嗞的冒着油,散发着诱人心肺的香气。”

    “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样了?真是罪孽!”老乞丐突然说起话来。

    老乞丐头发已经掉光,可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来,有头发的时候肯定是个秃子,他不时的用手摸着他的光头,此时我也挺想过去摸上几下。发白的胡须很长,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那些胡须全部都纠结在了一起,上面还有一些杂草和一些看不出来什么东西的碎屑,他的嘴已经被胡子完全盖住了,看不见他到底有没有嘴了。脸上只剩下一张皱皱的人皮,鼻子塌着,但是他那双眼睛却让人不可思议。

    虽然眼睛周围的脂肪已经萎缩,他的眼睛仍然泛着平静而又深不可测的湖水,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一种琢磨不透的智慧之光。遇到这样的人,我真的有点惊叹。我想他肯定经历过许多的事情,看破了红尘和虚妄所以才来当乞丐的。不像那两个乞丐,精神气看起来完全不一样,我确信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我们这样的人是无法企及的。

    “我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不是好好的烤着乳猪吗?”我一边啊啊叫着,一边挥舞着双手说着。

    “哎!疯了。”老乞丐叹着气说道,我仍然没有看到他的嘴,好似这声音从雕像里发出来的。

    “世事变化无常,拨开尘雾,便能获得清静和安宁,你为何被尘世蒙蔽了双眼,迷了心智,乱了方寸。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看破虚妄,但是不努力永远没用出路,就像这两个乞丐一样。”老乞丐喃喃的说着。

    “那你呢,不还是一个乞丐!”我嘿嘿一笑对着他说,扮着滑稽的鬼脸。

    “嘿!你这个疯子,我根他们俩不一样。跟你说话,比对牛弹琴还要难上不知道多少倍。”老乞丐说完这句话,没有再吱声。

    然后他好像有点冷了,拿起放在身边的破被褥,那被子脏的已经看不出它还在一个被子了,散发着潮湿的霉味。他拿起它,紧紧的裹在身上。忽然他转过脸朝着我狠狠的说道:“你肯定犯了嗔魔,而心生愚痴。”

    “我呸!我好着呢,虽然我知道我自己疯了,但是我可清醒着呢。烤乳猪的味道我都闻的清清楚楚。”

    老乞丐摇摇头,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乞丐不乐意了,终于说话。他说死疯子,别再这瞎嚷嚷,赶快从这里滚出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这里是乞丐的地盘,赶快滚!

    “唉。叔,别这样,你让它把他的衣服烤干了再走吧,这样出去会冻死人的!”年青的乞丐央求着正要站起来撵我出帐篷的中年乞丐。

    我感动过不得了,差点哭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谢谢他,然后我就朝着他啊啊的叫了几下。他没有回应我,仍然痴痴的看着火堆,目不转睛的像是看着一个浪荡的裸体女人在那里搔首弄姿。

    中年乞丐坐下后,没有人再说话了,我自顾烤着乳猪。我把我的头向火堆里伸了伸,因为头发还没有干。

    外面的太阳显的更亮了,透着帐篷的缝隙向帐篷里射了进来,照在锡皮垃圾纸上反射着耀眼的光。那光让我一阵晕眩,恍如哪吒在东海里洗他的浑天绫一般摇摇晃晃。

    老乞丐说等风小点了,我们就该去乞讨了,不然晚饭就没有着落了。这风刮的真烦人,虽然没有我以前经历的那场风大,但是这样的恶风在冬天里主以让你彻骨疼痛,这时候出去乞讨,无异于是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其实我并不赞同老乞丐的这番话。但是他这话透露出他好像经历了许多事情一样,难道他真的看破了红尘?不然他说的那些话怎么这样富有哲理和诗意。如果真的如此我真该好好的赞赏一下,可是我此时却觉的话语已经失去了作用,于是我就啊啊叫了几下,以示我对他这个人的很赞同。

    风还是一阵一阵的吹进帐篷里,吹到我的身上我不禁的发抖。尤其后背,虽然后面并没有风吹,但凉意却从后面灌到身上然后一直冰凉到我的头顶,我的心好像被冰锥捅了好多下,全身都感觉到这凉意带给我的阵痛。我向火堆面前移去,好使自己靠的更近一点。

    “别把自己烤死了。”中年乞丐非常鄙视的看着我说。我又往后挪了挪,这火烤的太近了,比这风吹所带来的寒冷还要难受。

    我向帐篷里四处张望,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地上的垃圾之外,再也没有其它可以保暖的东西了,我的衣服还是半湿,根本没有法子穿。破被褥全在三个乞丐自己身上披着,都把自己裹的死死的。

    老乞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把他的被褥扔给了我说先裹一会吧。我朝他嘿嘿的笑了几下,以表明我的喜悦。我本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觉的语言已经丧失了它的魅力。

    老乞丐也朝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把手伸向了火上,翻来覆去的烤着。他的那双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惨不忍睹!左手的大拇指已经不在上面,只剩下短短的一截在说明他曾经有过大拇指。手背只是一张肉皮,手骨清晰可见,但是大都畸形,弯弯扭扭。手掌布满老茧,已经黑黑黝黝。他不停的翻着手,有时候还来回的相互搓着,发出沙沙唧唧的声音,像老鼠晚上偷稻子吃,打洞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样。他还是穿着夏天的凉鞋,脚和手一样叫人不能侧目。

    要是正常的人见到这样的手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震撼。这样的人,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变故,才能造就这样的一双手。我们不得不感叹,在生活中的我们就像他的那一双老手。生活也就像他摩擦双手所发出的声音一样,只不过那不是老鼠发出的声音,那是磨刀所发出的沙沙声,它每时每刻无不在耳边回响。

    可惜我只是一个疯子而已,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被这生活所禁锢,生活的刀是架不到我的脖子上,唯一让我屈服的是那时间。并且伤我只能是我自己,刀对我毫无用处,也就说我跟钻石一样,所以我们疯子才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

    不久,我的衣服快干了,我并没有穿,因为我穿上我就真像一个和那三个一样的乞丐了。我是疯子,因为疯子总会做你们想不到的事情。

    火苗仍然张牙舞爪的摇来摇去,他们的脸在这样的情况下变幻着阴影,一会拉长了鼻子,一会缩小了眼睛,一会整个脸也看不见了,像梦里的魔鬼一样,随意的变幻着自己的形象。

    我因为刚才太冷,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问道,或者这味道被烤乳猪的散发的香气所弥盖,但现在乳猪已经烤好,那么这味道再也盖不住了。这些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是屎尿的臭味,我有点恶心,想吐。

    “要想吐,穿好衣服滚出去吐。”中年乞丐朝我呵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