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第324章 森罗和罗刹

    “当然有,没有决心的话,怎么打败宫天云。”钟漓月坚定的回应。

    “那好,事不宜迟。其他事情就不要考虑了,只要按照七彩松土说的做就行了,担心那么多没用。祸福相依,说不定进了森罗殿会有意外的好处也说不定。”

    闻言,大家都点头,都觉的花弄镜说了一点也没有错。

    走起!

    ……

    一行人,又辗转到了飘雨宫旁边的烟月湖。

    站在湖边上,虽然刚下过雪,湖面没有结冰,雾气蒸腾,仿若仙境一般的迷幻。

    烟月湖并不大,花弄镜在烟月湖旁边生活了几十年,也没有发现过湖有什么别的异样。

    “老爹,这烟月湖居然有这么神奇?白在边上活几十年了。”花雨兮也是花弄镜异样的想法。这烟月湖跟平常的湖泊没什么区别,下面真的有森罗殿?

    可现在钟漓月不会管这些,决心已定,接下来就是把圣杯扔进湖中。

    从袖兜里拿出圣杯,钟漓月把圣杯在手里掂了下,在众人的注视下,把装有圣杯的盒子拿在手中,扬起手臂,猛的一使力,装着圣杯的盒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之后,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在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听着圣杯落水的声音,钟漓月的心里非常的痛苦,好不容易夺回来的东西,就这样被自己又给扔掉,真是对人的一种巨大的打击。

    但是钟漓月又想到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赌一把吧,或许真的像花弄镜说的一样,祸福相依,万一能得到其他的东西也不错。

    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湖面上没有任何的动静,所有人的心里似乎都有了不详的预感,是不是被七彩松土骗了?

    脸色有点苍白的钟漓月,嘴唇微微的抖动着。对于她来说,这是一钟煎熬,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只是在圣杯入水了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上瑶山山顶的路并不通常,反而更加的险恶。

    在圣杯落水之后,在盒子里的圣杯立即发出耀眼的金光,似乎把整个水底都照的通亮。

    一个鲜活,形象的水底形象尽收森罗殿的眼里。

    ***

    森罗殿。

    “殿主大人,有大事发生了,估计我们森罗殿的万年清静要被打破了。”一个侍卫穿着的人,急忙的跑进一个房间,赶紧的跪下说道。

    站在侍卫面前,背对着侍卫的人,听了侍卫的话,嘴巴动了起来。

    “一万年了,也该来了,反正都是要来的。灰风,去把罗刹叫醒,让她来见我。”

    “是森罗大人,我这就去,您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别啰嗦,快点!”

    森罗,森罗殿的主人,为守护瑶山而存在,住在瑶山山脚下的烟月湖底的森罗殿,不与外人往来,是考验神女能否能为阴阳师之人。

    想要成为阴阳师必须过森罗这一关。

    这真的算钟漓月走运了,要不是找药草的话。即使钟漓月有圣杯。他也不会知道成为阴阳师还要过这一关的。

    或许这应该是注定的事情。

    罗刹,森罗殿的二当家,森罗殿的女主人,与森罗一家,是夫妻。

    两人都为武灵双修之人,森罗武灵师和术灵师的等级都为圣级三阶。罗刹稍逊一些,武灵是神级三阶,术灵是圣级一阶级。

    片刻过后,罗刹到了森罗的房间。

    “森罗,该来的终于来了呢?”一道尖利的女声从罗刹的嘴里发出。

    “是啊,不知道实力如何!”森罗道。

    “不管实力如何,想要成为阴阳师,或者想上瑶山的话,必须得过我们这一关,若是实力不合格的话,就地杀了吧!”

    从罗刹的语气里,森罗听出了戾气。

    “不要这么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嗜血,我们只是阴阳师的考验官,不是杀人的。而且这一次估计不会像幻月溪那样,我们太长时间没战斗了,不知道你我还能不能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了。”

    “森罗有什么好担心的,估计要进来挑战的人,还没有到森罗殿,就会被打趴下的,不必惊慌!”罗刹急忙的安慰森罗,想让森罗不要有过多的担心。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上去吧!把尽快的把任务完成吧!”

    “走!”

    罗刹和森罗二人,立即出了森罗殿,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眨眼之间竟然出现在了烟月湖边。

    @@@

    站在湖边的一行人,看见了整个湖面都是耀眼的金光,个个脸上都带着惊讶,心里想着或许圣杯发生作用了。

    但是转眼间,金光就消失不见。

    但是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行人心中都在猜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脸上都是带着凝重之色,毕竟森罗殿对于这些人来说是陌生的,这里的人没有人知道还有森罗殿存在。

    就在大家等待沉思的之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划破周围的寂静。

    “呦,这么多人?是哪位想要挑战我和罗刹。”

    话完,森罗和罗刹出现在了一行人的面前。一行人惊的赶紧的动动身子,眼神里全是警觉。

    “想必你们这些人没有人认识我和罗刹吧。我不是来找你们麻烦,反而会给你们提供便利,当然是条件的,那就你们这里必须要有人能打败我和罗刹。那么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或者想要瑶山都可以答应你们。”

    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钟漓月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像是看外星人似的,这两个人完全是凭空出现,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怎么来的。

    男的大约四十岁左右,一头黑发披肩,两只眼睛瞪圆,黑灰色的眼瞳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一身黑色的长袍在皑皑白雪里显的异常的扎眼。脸色红润,眉毛浓密像一个大写的一字。身形高大,威猛无比。

    女的一身红衣,浓妆艳抹,黑色的眼影,血红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让人一眼看起来,这个女人有点恐怖,透露出一种阴邪的气息,让人难以靠近的感觉。

    了解之后,钟漓月想问这对凭空出现的男女是谁,但是没等钟漓月开口,一男一女,接连开了口。

    “我叫森罗!武灵师和术灵师,圣级三阶。”森罗道。

    “我叫罗刹!武灵师神级三阶,术灵师圣级一阶”罗刹道。

    闻言,周围的人脸上都出现了担心的神色,这等级有点太霸道了。即使钟漓月有些实力抗衡,但是对于花雨兮来说,好比登天还难。

    但是钟漓月根本就没注意听,急忙的问道。

    “你们是来干嘛的?难道你们两人就是布下瑶山结界的人?”

    “正是!想要上瑶山,那就跟我和罗刹战上一场。”森罗回应道。

    “上次,你和花雨兮上过瑶山,我们都知道!那么请你和花雨兮出来吧!”罗刹道。

    “唉,你们怎么知道?我和花雨兮乘白星下了山顶的事情,你们也知道?”

    “你说呢?废话不说多,赢了我们之后,把一切都告诉你!”罗刹现在不想回答钟漓月的疑问,心里想着要是打不过我们,说太多都是废话。

    “就这样跟你打?在这里?我可不会这么傻,我们人多,怎能让我和花雨兮两个人对阵你们这么厉害的怪物。”

    闻言,罗刹笑了一下。

    “小丫头,真会想的啊。由不得你,要是你和花雨兮打不过我们两个,圣杯什么的,还有阴阳师的事情,还有你们要找的药草,统统都是一个梦而已。”罗刹说的毫不客气,不留后路。

    在钟漓月的身后,谁也没有说话,似乎都被中了禁言术似的,一声不吭。

    只有花雨兮站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听到阴阳师几个字,钟漓月楞了一下,心里想着成为阴阳师跟他们有关系?

    但是现在即使有没有关系,她也明白无论如何都要战胜罗刹和森罗了。

    “我知道花雨兮现在的实力并不怎样,但是跟我们进入无上之镜,实力迅速提升也不是没有可能。”森罗道。

    “所以你们并不用担心,想赢我和罗刹靠的不仅仅只有实力。”

    “无上之境?那是什么东西?”钟漓月在心里嘀咕着,脑海里满是疑问。

    “还跟他们废话什么?”罗刹道。

    闻言,钟漓月还想多问一些东西,但是罗刹已经不给她机会了。

    只见,罗刹的双手一挥之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镜子似的东西,里面景象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面就是无上之镜,也就在是在湖底,我和森罗在森罗殿里等你。”

    说完,钟漓月看见,森罗和罗刹迅速的朝着无上之镜里飞去,眨眼之间不见了影子。

    看到这种状况,钟漓月转过头,看了看花雨兮,花雨兮脸上也是疑惑。

    之后,钟漓月走向身后的人,走到瑟曦的面前。

    “师傅!我和花雨兮去了,你们在此等候!”

    低着头说的,钟漓月根本就没抬头看瑟曦,也没有管其他人什么反应,立即转过了身子,对着花雨兮说了一声走。

    两人的脚都轻点地面,迅疾如风般的朝着无上之境而去。“当然有,没有决心的话,怎么打败宫天云。”钟漓月坚定的回应。

    “那好,事不宜迟。其他事情就不要考虑了,只要按照七彩松土说的做就行了,担心那么多没用。祸福相依,说不定进了森罗殿会有意外的好处也说不定。”

    闻言,大家都点头,都觉的花弄镜说了一点也没有错。

    走起!

    ……

    一行人,又辗转到了飘雨宫旁边的烟月湖。

    站在湖边上,虽然刚下过雪,湖面没有结冰,雾气蒸腾,仿若仙境一般的迷幻。

    烟月湖并不大,花弄镜在烟月湖旁边生活了几十年,也没有发现过湖有什么别的异样。

    “老爹,这烟月湖居然有这么神奇?白在边上活几十年了。”花雨兮也是花弄镜异样的想法。这烟月湖跟平常的湖泊没什么区别,下面真的有森罗殿?

    可现在钟漓月不会管这些,决心已定,接下来就是把圣杯扔进湖中。

    从袖兜里拿出圣杯,钟漓月把圣杯在手里掂了下,在众人的注视下,把装有圣杯的盒子拿在手中,扬起手臂,猛的一使力,装着圣杯的盒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之后,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在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听着圣杯落水的声音,钟漓月的心里非常的痛苦,好不容易夺回来的东西,就这样被自己又给扔掉,真是对人的一种巨大的打击。

    但是钟漓月又想到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赌一把吧,或许真的像花弄镜说的一样,祸福相依,万一能得到其他的东西也不错。

    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湖面上没有任何的动静,所有人的心里似乎都有了不详的预感,是不是被七彩松土骗了?

    脸色有点苍白的钟漓月,嘴唇微微的抖动着。对于她来说,这是一钟煎熬,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只是在圣杯入水了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上瑶山山顶的路并不通常,反而更加的险恶。

    在圣杯落水之后,在盒子里的圣杯立即发出耀眼的金光,似乎把整个水底都照的通亮。

    一个鲜活,形象的水底形象尽收森罗殿的眼里。

    ***

    森罗殿。

    “殿主大人,有大事发生了,估计我们森罗殿的万年清静要被打破了。”一个侍卫穿着的人,急忙的跑进一个房间,赶紧的跪下说道。

    站在侍卫面前,背对着侍卫的人,听了侍卫的话,嘴巴动了起来。

    “一万年了,也该来了,反正都是要来的。灰风,去把罗刹叫醒,让她来见我。”

    “是森罗大人,我这就去,您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别啰嗦,快点!”

    森罗,森罗殿的主人,为守护瑶山而存在,住在瑶山山脚下的烟月湖底的森罗殿,不与外人往来,是考验神女能否能为阴阳师之人。

    想要成为阴阳师必须过森罗这一关。

    这真的算钟漓月走运了,要不是找药草的话。即使钟漓月有圣杯。他也不会知道成为阴阳师还要过这一关的。

    或许这应该是注定的事情。

    罗刹,森罗殿的二当家,森罗殿的女主人,与森罗一家,是夫妻。

    两人都为武灵双修之人,森罗武灵师和术灵师的等级都为圣级三阶。罗刹稍逊一些,武灵是神级三阶,术灵是圣级一阶级。

    片刻过后,罗刹到了森罗的房间。

    “森罗,该来的终于来了呢?”一道尖利的女声从罗刹的嘴里发出。

    “是啊,不知道实力如何!”森罗道。

    “不管实力如何,想要成为阴阳师,或者想上瑶山的话,必须得过我们这一关,若是实力不合格的话,就地杀了吧!”

    从罗刹的语气里,森罗听出了戾气。

    “不要这么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嗜血,我们只是阴阳师的考验官,不是杀人的。而且这一次估计不会像幻月溪那样,我们太长时间没战斗了,不知道你我还能不能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了。”

    “森罗有什么好担心的,估计要进来挑战的人,还没有到森罗殿,就会被打趴下的,不必惊慌!”罗刹急忙的安慰森罗,想让森罗不要有过多的担心。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上去吧!把尽快的把任务完成吧!”

    “走!”

    罗刹和森罗二人,立即出了森罗殿,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眨眼之间竟然出现在了烟月湖边。

    @@@

    站在湖边的一行人,看见了整个湖面都是耀眼的金光,个个脸上都带着惊讶,心里想着或许圣杯发生作用了。

    但是转眼间,金光就消失不见。

    但是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行人心中都在猜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脸上都是带着凝重之色,毕竟森罗殿对于这些人来说是陌生的,这里的人没有人知道还有森罗殿存在。

    就在大家等待沉思的之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划破周围的寂静。

    “呦,这么多人?是哪位想要挑战我和罗刹。”

    话完,森罗和罗刹出现在了一行人的面前。一行人惊的赶紧的动动身子,眼神里全是警觉。

    “想必你们这些人没有人认识我和罗刹吧。我不是来找你们麻烦,反而会给你们提供便利,当然是条件的,那就你们这里必须要有人能打败我和罗刹。那么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或者想要瑶山都可以答应你们。”

    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钟漓月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像是看外星人似的,这两个人完全是凭空出现,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怎么来的。

    男的大约四十岁左右,一头黑发披肩,两只眼睛瞪圆,黑灰色的眼瞳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一身黑色的长袍在皑皑白雪里显的异常的扎眼。脸色红润,眉毛浓密像一个大写的一字。身形高大,威猛无比。

    女的一身红衣,浓妆艳抹,黑色的眼影,血红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让人一眼看起来,这个女人有点恐怖,透露出一种阴邪的气息,让人难以靠近的感觉。

    了解之后,钟漓月想问这对凭空出现的男女是谁,但是没等钟漓月开口,一男一女,接连开了口。

    “我叫森罗!武灵师和术灵师,圣级三阶。”森罗道。

    “我叫罗刹!武灵师神级三阶,术灵师圣级一阶”罗刹道。

    闻言,周围的人脸上都出现了担心的神色,这等级有点太霸道了。即使钟漓月有些实力抗衡,但是对于花雨兮来说,好比登天还难。

    但是钟漓月根本就没注意听,急忙的问道。

    “你们是来干嘛的?难道你们两人就是布下瑶山结界的人?”

    “正是!想要上瑶山,那就跟我和罗刹战上一场。”森罗回应道。

    “上次,你和花雨兮上过瑶山,我们都知道!那么请你和花雨兮出来吧!”罗刹道。

    “唉,你们怎么知道?我和花雨兮乘白星下了山顶的事情,你们也知道?”

    “你说呢?废话不说多,赢了我们之后,把一切都告诉你!”罗刹现在不想回答钟漓月的疑问,心里想着要是打不过我们,说太多都是废话。

    “就这样跟你打?在这里?我可不会这么傻,我们人多,怎能让我和花雨兮两个人对阵你们这么厉害的怪物。”

    闻言,罗刹笑了一下。

    “小丫头,真会想的啊。由不得你,要是你和花雨兮打不过我们两个,圣杯什么的,还有阴阳师的事情,还有你们要找的药草,统统都是一个梦而已。”罗刹说的毫不客气,不留后路。

    在钟漓月的身后,谁也没有说话,似乎都被中了禁言术似的,一声不吭。

    只有花雨兮站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听到阴阳师几个字,钟漓月楞了一下,心里想着成为阴阳师跟他们有关系?

    但是现在即使有没有关系,她也明白无论如何都要战胜罗刹和森罗了。

    “我知道花雨兮现在的实力并不怎样,但是跟我们进入无上之镜,实力迅速提升也不是没有可能。”森罗道。

    “所以你们并不用担心,想赢我和罗刹靠的不仅仅只有实力。”

    “无上之境?那是什么东西?”钟漓月在心里嘀咕着,脑海里满是疑问。

    “还跟他们废话什么?”罗刹道。

    闻言,钟漓月还想多问一些东西,但是罗刹已经不给她机会了。

    只见,罗刹的双手一挥之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镜子似的东西,里面景象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面就是无上之镜,也就在是在湖底,我和森罗在森罗殿里等你。”

    说完,钟漓月看见,森罗和罗刹迅速的朝着无上之镜里飞去,眨眼之间不见了影子。

    看到这种状况,钟漓月转过头,看了看花雨兮,花雨兮脸上也是疑惑。

    之后,钟漓月走向身后的人,走到瑟曦的面前。

    “师傅!我和花雨兮去了,你们在此等候!”

    低着头说的,钟漓月根本就没抬头看瑟曦,也没有管其他人什么反应,立即转过了身子,对着花雨兮说了一声走。

    两人的脚都轻点地面,迅疾如风般的朝着无上之境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