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第321章 再见花弄镜

    百草居士见花弄镜苍老的样子,赶紧的走到花弄镜的跟前,哈哈的笑了起来。

    “老家伙,我也是老家伙,这里你我是老家伙,虽然那个瑟曦也是老家伙,但是容颜没有我们老。哈哈!”百草居士居然自来熟似的说了起来,把钟漓月看的一愣。

    花弄镜无语的看了一眼百草居士,心里不明觉厉,朝着百草居士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花老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建了一个木屋,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云州跟以前不一样了吗?”钟漓月急忙的问道,还有好多事情需要了解。

    转眼看了一下钟漓月,听出了钟漓月心中的不了解,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在这里建小木屋,是为了陪一个人。”

    “谁?”钟漓月急忙的问道,然后抬头看了看神女石刻,上面的神女栩栩如生,差不多跟钟漓月一模一样。

    “七彩松土!”

    “啊!”

    钟漓月有点惊讶,心里雨点激动,紧接这道:“那七彩松土人呢?”

    “现在不在,时常在时常不在,来无影去无踪的,我也不清楚!”花弄镜的表情有点无奈,似乎七彩松土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老爹!他一般什么时候出现?”花雨兮接着问。

    “不清楚,时间不定。唉~你们来这有什么事吗?”

    灿然一笑,花雨兮赶紧的把花弄镜拉倒了一边,慢慢的说了起来。

    ……

    话完之后,花弄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明白花雨兮说的事情。转过身子看了看钟漓月,迈开步子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神女,恕老夫无能也不清楚如何上的山顶,这结界是在太强。就连七彩松土对他也无动于衷,但是七彩松土好像知道破解的方法,我也问过是何种方法,但是他却不愿说。不知道神女等会见到他,他会不会说。”

    闻言,钟漓月皱着的眉头瞬间展开,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她明白只有有人知道方法,对于说不说的问题,钟漓月自由方法让七彩松土说。

    “既然七彩松土没有来,那我就在等等吧!有了线索,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瑟曦对着一行人说道。

    闻言,大家都点了点头。

    “那请各位进屋坐一会吧,虽然木屋不大,但是里面还算宽敞。”花弄镜邀请一行人进小木屋。

    皱着眉头的宫无情听见花弄镜邀请进屋,心里面不禁的有点反感。老头住的地方,里面肯定脏乱差,而且还在冒烟,里面在舒服她也不会进去。

    “我爹我爹说的,我爹住的地方就是我家,请大家进屋一座。里面我已经看过,很不错,在里面总比屋外暖和!”花雨兮笑吟吟的说着,邀请大家进屋。

    同时花雨兮也看见了宫无情脸上有点不乐意的神情,立即明白宫无情是什么意思。

    “喂,你。宫无情,不想进去,我就不拦你了。我也不想让你进去。”

    看着花雨兮一脸鄙视,宫无情没有忍住,第一个钻机了屋里,心里想着我偏要跟你反着来。

    见此,一行人都笑了起来,接着进了木屋。

    进了木屋之后,钟漓月发现里面果然很宽敞,也很干净,木头坐的各种家具,椅子应有尽有。虽然没有上漆,但是却透露着一种古朴的气息,淡淡的木香也让人感觉有一种别样的雅致。

    大家都比较沉默,似乎都很拘谨似的。钟漓月浑身的不自在,忽然想起了什么,缓步走到花弄镜的面前,弯下腰身,给花弄镜一个深深的鞠躬。

    “花老前辈,都是不好。给你们花家带来了灾难。”语气诚挚,钟漓月心里仍然再为因为自己的出现给别人带来的麻烦,而感到愧疚。

    见此,花弄镜赶紧的站了起来。

    “不敢当,神女。老夫也是尽自己的职责,顺应天理,哪里能承受神女的这般道歉,神女太可气了。”似乎有点紧张,花弄镜说的有点紧张。

    “老家伙,别妆模作样。神女跟你道歉是给你面子,妆模作样的不接受。”看着花弄镜的作态,宫无情心里一阵不爽,冷不丁的说了起来。

    闻言,钟漓月看了宫无情一眼,宫无情的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神色,似乎对花弄镜有很大的意见。

    “鬼王,你!我不知道你为何叛变宫天云,但是这里好像只有你曾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吧!”宫无情的话把花弄镜呛的老脸铁青,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个宫无情一点礼貌也没有,对一个老头发难。折让花弄镜异常的不爽,愤怒的与宫无情对峙起来。

    看着陡然变化的形式,钟漓月立即感觉到非常的尴尬,心里想着宫无情是来捣乱的吧?

    “容我说一句话吧。你们之前虽然不清楚有何过节,但是现在我们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败宫天云,其他的事情就放下吧!”瑟曦插了话,脸色平静,想赶紧的平息这尴尬的场面。

    闻言,花弄镜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只是花雨兮却是忍不住了。

    “鬼王,别说了,你不说话,美人当你是哑巴!”

    眼睛瞥了一下花雨兮,宫无情轻轻的切了一下,低头闭眼开始无所试试起来。

    “花前辈,现在趁着等的时间,您不如给我们讲讲,十七年前的双生崖大战吧!”感觉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事,钟漓月赶紧的说道,在她的心里她很好奇,到底十七年前的双生崖大战是什么样子的呢?

    或许,了解之后,能对五天后的大战有所帮助,也说不定。

    “我想您一定知道的吧?”钟漓月接着道。

    其他人听到钟漓月提到了这个问题,脸上也都开始显现了好奇的光芒,耳朵也开始竖了起来,都想知道十七年前的那场大战到底是怎样的。

    听到钟漓月的话,花弄镜的脸上竟然显露一丝的难色,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喃喃的开了口。

    “说到这里,我真的要向神女赔罪了。”

    闻言,大伙都是一愣,脸上带着惊讶,这话是什么意思。百草居士见花弄镜苍老的样子,赶紧的走到花弄镜的跟前,哈哈的笑了起来。

    “老家伙,我也是老家伙,这里你我是老家伙,虽然那个瑟曦也是老家伙,但是容颜没有我们老。哈哈!”百草居士居然自来熟似的说了起来,把钟漓月看的一愣。

    花弄镜无语的看了一眼百草居士,心里不明觉厉,朝着百草居士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花老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建了一个木屋,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云州跟以前不一样了吗?”钟漓月急忙的问道,还有好多事情需要了解。

    转眼看了一下钟漓月,听出了钟漓月心中的不了解,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在这里建小木屋,是为了陪一个人。”

    “谁?”钟漓月急忙的问道,然后抬头看了看神女石刻,上面的神女栩栩如生,差不多跟钟漓月一模一样。

    “七彩松土!”

    “啊!”

    钟漓月有点惊讶,心里雨点激动,紧接这道:“那七彩松土人呢?”

    “现在不在,时常在时常不在,来无影去无踪的,我也不清楚!”花弄镜的表情有点无奈,似乎七彩松土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老爹!他一般什么时候出现?”花雨兮接着问。

    “不清楚,时间不定。唉~你们来这有什么事吗?”

    灿然一笑,花雨兮赶紧的把花弄镜拉倒了一边,慢慢的说了起来。

    ……

    话完之后,花弄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明白花雨兮说的事情。转过身子看了看钟漓月,迈开步子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神女,恕老夫无能也不清楚如何上的山顶,这结界是在太强。就连七彩松土对他也无动于衷,但是七彩松土好像知道破解的方法,我也问过是何种方法,但是他却不愿说。不知道神女等会见到他,他会不会说。”

    闻言,钟漓月皱着的眉头瞬间展开,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她明白只有有人知道方法,对于说不说的问题,钟漓月自由方法让七彩松土说。

    “既然七彩松土没有来,那我就在等等吧!有了线索,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瑟曦对着一行人说道。

    闻言,大家都点了点头。

    “那请各位进屋坐一会吧,虽然木屋不大,但是里面还算宽敞。”花弄镜邀请一行人进小木屋。

    皱着眉头的宫无情听见花弄镜邀请进屋,心里面不禁的有点反感。老头住的地方,里面肯定脏乱差,而且还在冒烟,里面在舒服她也不会进去。

    “我爹我爹说的,我爹住的地方就是我家,请大家进屋一座。里面我已经看过,很不错,在里面总比屋外暖和!”花雨兮笑吟吟的说着,邀请大家进屋。

    同时花雨兮也看见了宫无情脸上有点不乐意的神情,立即明白宫无情是什么意思。

    “喂,你。宫无情,不想进去,我就不拦你了。我也不想让你进去。”

    看着花雨兮一脸鄙视,宫无情没有忍住,第一个钻机了屋里,心里想着我偏要跟你反着来。

    见此,一行人都笑了起来,接着进了木屋。

    进了木屋之后,钟漓月发现里面果然很宽敞,也很干净,木头坐的各种家具,椅子应有尽有。虽然没有上漆,但是却透露着一种古朴的气息,淡淡的木香也让人感觉有一种别样的雅致。

    大家都比较沉默,似乎都很拘谨似的。钟漓月浑身的不自在,忽然想起了什么,缓步走到花弄镜的面前,弯下腰身,给花弄镜一个深深的鞠躬。

    “花老前辈,都是不好。给你们花家带来了灾难。”语气诚挚,钟漓月心里仍然再为因为自己的出现给别人带来的麻烦,而感到愧疚。

    见此,花弄镜赶紧的站了起来。

    “不敢当,神女。老夫也是尽自己的职责,顺应天理,哪里能承受神女的这般道歉,神女太可气了。”似乎有点紧张,花弄镜说的有点紧张。

    “老家伙,别妆模作样。神女跟你道歉是给你面子,妆模作样的不接受。”看着花弄镜的作态,宫无情心里一阵不爽,冷不丁的说了起来。

    闻言,钟漓月看了宫无情一眼,宫无情的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神色,似乎对花弄镜有很大的意见。

    “鬼王,你!我不知道你为何叛变宫天云,但是这里好像只有你曾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吧!”宫无情的话把花弄镜呛的老脸铁青,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个宫无情一点礼貌也没有,对一个老头发难。折让花弄镜异常的不爽,愤怒的与宫无情对峙起来。

    看着陡然变化的形式,钟漓月立即感觉到非常的尴尬,心里想着宫无情是来捣乱的吧?

    “容我说一句话吧。你们之前虽然不清楚有何过节,但是现在我们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败宫天云,其他的事情就放下吧!”瑟曦插了话,脸色平静,想赶紧的平息这尴尬的场面。

    闻言,花弄镜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只是花雨兮却是忍不住了。

    “鬼王,别说了,你不说话,美人当你是哑巴!”

    眼睛瞥了一下花雨兮,宫无情轻轻的切了一下,低头闭眼开始无所试试起来。

    “花前辈,现在趁着等的时间,您不如给我们讲讲,十七年前的双生崖大战吧!”感觉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事,钟漓月赶紧的说道,在她的心里她很好奇,到底十七年前的双生崖大战是什么样子的呢?

    或许,了解之后,能对五天后的大战有所帮助,也说不定。

    “我想您一定知道的吧?”钟漓月接着道。

    其他人听到钟漓月提到了这个问题,脸上也都开始显现了好奇的光芒,耳朵也开始竖了起来,都想知道十七年前的那场大战到底是怎样的。

    听到钟漓月的话,花弄镜的脸上竟然显露一丝的难色,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喃喃的开了口。

    “说到这里,我真的要向神女赔罪了。”

    闻言,大伙都是一愣,脸上带着惊讶,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