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20章 重回瑶山

    “但是瑶山的山顶有结界,你忘记了吗?万年都没人打破,这个真不好办?我看比打败宫天云还难!”百草居士面露难色的道。

    这个时候,钟漓月也才想起来,花雨兮说过瑶山山顶有结界。

    “我想应该有办法的吧?”瑟曦疑惑的看了百草居士。

    “那个花雨兮的家不就是在瑶山上脚下吗?或许能从花雨兮那里能得道一些有用的信息。”瑟曦接着道。

    “那就赶快行动,事不宜迟。”

    说完,钟漓月就想夺门而出,去找花雨兮问问。

    还没到门口,却别百草居士一把拉住了衣袖,急忙的道:“回来,现在不能去。这事要保密,万一大家知道你要丧失记忆,没有打败宫天云的实力的话,那还得了?”

    “师尊,你想多了,我能那么傻吗?当然不会让外人知道。”

    “这样吧,把宫无情,苏摩还有花雨兮给集合起来,就说我们要去祭山,一起去瑶山走一趟!”瑟曦接过了话,赶紧的说道。

    “好,这些人都是能信任的人,肯定不会走漏风声!师尊,师傅,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

    集合之后,一行人到了瑶山山脚下的飘雨宫废墟。

    走在最前面的花雨兮见到飘雨宫废墟的样子,心里陡然间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伤感。

    自从上次从这里离开,花雨兮似乎已经忘记有多长时间了。

    只记得那天宫天云在焚火宫外面的咆哮,似乎现在还记忆犹新。

    花雨兮慢慢的走到飘雨宫的废墟,脚下是错乱的雪印,一直延伸到焚火宫前。

    焚火宫早已经在他和钟漓月下地道时坍塌,现在在眼前,已经也被大雪覆盖,只能见满眼的白。

    他的身体有点颤抖,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以前在飘雨宫的时光,那时候无念和无思在身边,走哪跟哪,无忧无虑的过着每一天。

    自从钟漓月到来,改变了一切。

    现在无念无思已变成森森白骨,自己的老爹也不见踪影,不知道死活。

    想到这里,宫无情的脸上现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忧伤。

    看到这一幕的钟漓月,缓缓的走出了人群,沿着花雨兮走过的脚印,向着花雨兮的站的地方走去。

    她的心里也已经被眼前的景象触动,更重要的是被眼前的花雨兮触动。

    她知道他欠花雨兮的太多,而且钟漓月还不知道,能用什么方式来弥补花雨兮的损失。

    到了花雨兮的身边之后,钟漓月与花雨兮并排的站着。钟漓月脑海里,想起了在焚火宫内,醒来的情形。

    雪渐渐的小了,站在花雨兮和钟漓月身后的一行人都沉默,他们知道这里是钟漓月开始的地方,也是悲剧开始开始的地方。

    面无表情的宫无情,注视着眼前的废墟,怒火微微的生气,他知道这是宫天云干的事情,若要是当时自己够强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这种状况。

    到了花雨兮的身边,钟漓月沉默了一会儿,转过看了看花雨兮没有表情的侧脸,心里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花雨兮,现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也弥补不了你的损失。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钟漓月缓缓的道。

    轻笑了一下,花雨兮扑闪着睫毛,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宿命,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神女不要自责。”

    “我也自知我罪孽深重啊,当时是我太弱,才酿成惨剧。你放心,等打败宫天云,我会重建飘雨宫,不会让你孤单的。”

    “谢谢女帝的厚爱。现在我们还是讨论下该怎样上瑶山山顶吧。”花雨兮换了问题,不想为以前的事情纠结。

    毕竟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在如此纠结的话,毫无意义,有些东西失去之后,是怎么都找不回来的。

    话完,花雨兮转身离开了钟漓月的身后,径直的走向一同前来的人旁边。

    到了之后,花雨兮开口道。

    “不瞒大家,瑶山曾经我也试过想上去,但是都无功而返。而且飘雨宫也没有任何关于上山的记载,让大家失望了。”

    闻言,瑟曦的门头紧蹙,若要使毫头绪的话,找药材的事情就难办了。

    此时钟漓月已经到了一行人的身边,也听见了花雨兮的话。

    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都感觉到事情真的有点难办了。

    “我看大家先去神女时刻边上看看吧,看能不能不有点线索。”瑟曦说道。

    都明白,现在似乎只有到神女时刻处,看看结界现在有多强。

    就在一行人要走之时,钟漓月立即又飞到焚火宫的前,开口大声的喊道:“七彩松土,在吗?我是钟漓月,我回来看你了!”

    声音在无声的山脚下,回荡消失,但是却没有听见有人回应。

    原来钟漓月突然想到这里还有七彩松土。要是七彩松土知道他们的情况的话,也许可以通过地道上到山顶。

    许久之后,没有任何回应,钟漓月只好悻悻的回到了一行人的身边。

    “神女,你刚才喊谁呢?七彩松土,小人?”百草居士见钟漓月过来,急忙的问道。

    “这个人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瑟曦在心里也看开始嘀咕起来。

    “娘亲,怎么你喊的七彩松土,跟我的名字差了两个字,是你以前说的小人吗?”

    微微点头,钟漓月以示默然,现在她有点灰心丧气,一点也不想说话,心里想着七彩松土肯定不想见她。

    或者七彩松土,已经去世了。

    想到这里,钟漓月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不想让周围的人看出心中的感受。

    “我们去上山吧!”一行人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

    一行人都缓缓的走着,心里似乎都是无比的沉重,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最终之战也即将来临,现在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目之所及都是白色,钟漓月边走边看着周围的情形,似乎被这空茫一片的雪白,惊扰有点心神不宁。

    天空是铅白,地面是雪白,似乎都已经分不清天与地的差别。

    上路上留下一行人错落的较硬,深浅不一。

    快到神女时刻的时候,钟漓月在远远处,就有袅袅的炊烟升起。

    其他也见到了袅袅的炊烟,脸上都是惊讶不解的神色,到底是谁会在神女时刻旁边升起炊烟,是在做饭吗?

    见此,钟漓月赶紧的加快了脚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了之后,一个不大的小木屋出现在钟漓月的眼前,孤单的伫立在神女石刻的前面。

    小木屋的屋顶被厚厚的雪覆盖着,炊烟从木屋的缝隙溜出,笼罩在木屋的周围,似乎散不去似的,把木屋紧紧的包裹着。

    怔住了,钟漓月不知道是谁会在神女石刻面前盖起小木屋,带着好奇的心思,钟漓月迈开的脚步,脚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好像听见外面有人走路踩在雪上的声音,小木屋的们突然被打开。

    一个满头银发,胡须凌乱,身形枯槁,皱纹满脸的老者打开了们,浑浊的眼里全是警觉的注视着钟漓月。

    老者见到钟漓月之后,眼里先是警觉,然后是惊讶,最后却是坦然的喜悦。

    “神女到此,老夫有失远迎。”老者忽然的迎了上来,跪在了钟漓月的面前,大声的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钟漓月赶紧的弯下腰,扶着老者站了起来。

    此时花雨兮和一行人已经跟了上来。

    到了之后,花雨兮的眼里,满是惊讶和惊喜,加快了脚步,奔到钟漓月的身边,高兴的抱着老者叫了起来。

    “老爹,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太开心了。”

    闻言,钟漓月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钟漓月叫着老爹的人就是花弄镜?

    “神女,他是我爹?他见过你。那时候你还昏迷,所以你不认识。”花雨兮的脸上全是喜悦激动之情,无法言喻。

    闻言,钟漓月也激动的叫了起来。

    “花雨兮,太好拉!”

    站在旁边的宫无情见了之后,脸上有点惊讶,花弄镜居然没死,甚好甚好。

    “宫无情?”花弄镜立即感觉到宫无情的气息,声音里带着疑问和质疑。

    “我,怎么了?你这老家伙命还真大,被宫天云打伤,扔下风月崖居然还活着。花雨兮,你老爹真的是有福气,还能见你一面。”宫无情,不敢傲慢的语气,缓缓道。

    “你,宫无情,你这个混蛋,别这样说我老爹!现在宫无情是我们这边的人,里面的事情,等下有时间在给你细说。”花雨兮急忙的想着宫无情吼道,接着又缓缓的朝着花弄镜说着。

    “但是这些人是?”花弄简看了看宫无情身后的人,不明白他们是谁,脸上带着疑惑道。

    看着花弄镜的疑惑,花雨兮耐心的介绍起来。

    玩了之后,花弄镜一个都不认识,只好点头笑笑。

    百草居士见花弄镜苍老的样子,赶紧的走到花弄镜的跟前,哈哈的笑了起来。

    .“但是瑶山的山顶有结界,你忘记了吗?万年都没人打破,这个真不好办?我看比打败宫天云还难!”百草居士面露难色的道。

    这个时候,钟漓月也才想起来,花雨兮说过瑶山山顶有结界。

    “我想应该有办法的吧?”瑟曦疑惑的看了百草居士。

    “那个花雨兮的家不就是在瑶山上脚下吗?或许能从花雨兮那里能得道一些有用的信息。”瑟曦接着道。

    “那就赶快行动,事不宜迟。”

    说完,钟漓月就想夺门而出,去找花雨兮问问。

    还没到门口,却别百草居士一把拉住了衣袖,急忙的道:“回来,现在不能去。这事要保密,万一大家知道你要丧失记忆,没有打败宫天云的实力的话,那还得了?”

    “师尊,你想多了,我能那么傻吗?当然不会让外人知道。”

    “这样吧,把宫无情,苏摩还有花雨兮给集合起来,就说我们要去祭山,一起去瑶山走一趟!”瑟曦接过了话,赶紧的说道。

    “好,这些人都是能信任的人,肯定不会走漏风声!师尊,师傅,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

    集合之后,一行人到了瑶山山脚下的飘雨宫废墟。

    走在最前面的花雨兮见到飘雨宫废墟的样子,心里陡然间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伤感。

    自从上次从这里离开,花雨兮似乎已经忘记有多长时间了。

    只记得那天宫天云在焚火宫外面的咆哮,似乎现在还记忆犹新。

    花雨兮慢慢的走到飘雨宫的废墟,脚下是错乱的雪印,一直延伸到焚火宫前。

    焚火宫早已经在他和钟漓月下地道时坍塌,现在在眼前,已经也被大雪覆盖,只能见满眼的白。

    他的身体有点颤抖,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以前在飘雨宫的时光,那时候无念和无思在身边,走哪跟哪,无忧无虑的过着每一天。

    自从钟漓月到来,改变了一切。

    现在无念无思已变成森森白骨,自己的老爹也不见踪影,不知道死活。

    想到这里,宫无情的脸上现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忧伤。

    看到这一幕的钟漓月,缓缓的走出了人群,沿着花雨兮走过的脚印,向着花雨兮的站的地方走去。

    她的心里也已经被眼前的景象触动,更重要的是被眼前的花雨兮触动。

    她知道他欠花雨兮的太多,而且钟漓月还不知道,能用什么方式来弥补花雨兮的损失。

    到了花雨兮的身边之后,钟漓月与花雨兮并排的站着。钟漓月脑海里,想起了在焚火宫内,醒来的情形。

    雪渐渐的小了,站在花雨兮和钟漓月身后的一行人都沉默,他们知道这里是钟漓月开始的地方,也是悲剧开始开始的地方。

    面无表情的宫无情,注视着眼前的废墟,怒火微微的生气,他知道这是宫天云干的事情,若要是当时自己够强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这种状况。

    到了花雨兮的身边,钟漓月沉默了一会儿,转过看了看花雨兮没有表情的侧脸,心里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花雨兮,现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也弥补不了你的损失。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钟漓月缓缓的道。

    轻笑了一下,花雨兮扑闪着睫毛,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宿命,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神女不要自责。”

    “我也自知我罪孽深重啊,当时是我太弱,才酿成惨剧。你放心,等打败宫天云,我会重建飘雨宫,不会让你孤单的。”

    “谢谢女帝的厚爱。现在我们还是讨论下该怎样上瑶山山顶吧。”花雨兮换了问题,不想为以前的事情纠结。

    毕竟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在如此纠结的话,毫无意义,有些东西失去之后,是怎么都找不回来的。

    话完,花雨兮转身离开了钟漓月的身后,径直的走向一同前来的人旁边。

    到了之后,花雨兮开口道。

    “不瞒大家,瑶山曾经我也试过想上去,但是都无功而返。而且飘雨宫也没有任何关于上山的记载,让大家失望了。”

    闻言,瑟曦的门头紧蹙,若要使毫头绪的话,找药材的事情就难办了。

    此时钟漓月已经到了一行人的身边,也听见了花雨兮的话。

    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都感觉到事情真的有点难办了。

    “我看大家先去神女时刻边上看看吧,看能不能不有点线索。”瑟曦说道。

    都明白,现在似乎只有到神女时刻处,看看结界现在有多强。

    就在一行人要走之时,钟漓月立即又飞到焚火宫的前,开口大声的喊道:“七彩松土,在吗?我是钟漓月,我回来看你了!”

    声音在无声的山脚下,回荡消失,但是却没有听见有人回应。

    原来钟漓月突然想到这里还有七彩松土。要是七彩松土知道他们的情况的话,也许可以通过地道上到山顶。

    许久之后,没有任何回应,钟漓月只好悻悻的回到了一行人的身边。

    “神女,你刚才喊谁呢?七彩松土,小人?”百草居士见钟漓月过来,急忙的问道。

    “这个人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瑟曦在心里也看开始嘀咕起来。

    “娘亲,怎么你喊的七彩松土,跟我的名字差了两个字,是你以前说的小人吗?”

    微微点头,钟漓月以示默然,现在她有点灰心丧气,一点也不想说话,心里想着七彩松土肯定不想见她。

    或者七彩松土,已经去世了。

    想到这里,钟漓月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不想让周围的人看出心中的感受。

    “我们去上山吧!”一行人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

    一行人都缓缓的走着,心里似乎都是无比的沉重,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最终之战也即将来临,现在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目之所及都是白色,钟漓月边走边看着周围的情形,似乎被这空茫一片的雪白,惊扰有点心神不宁。

    天空是铅白,地面是雪白,似乎都已经分不清天与地的差别。

    上路上留下一行人错落的较硬,深浅不一。

    快到神女时刻的时候,钟漓月在远远处,就有袅袅的炊烟升起。

    其他也见到了袅袅的炊烟,脸上都是惊讶不解的神色,到底是谁会在神女时刻旁边升起炊烟,是在做饭吗?

    见此,钟漓月赶紧的加快了脚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了之后,一个不大的小木屋出现在钟漓月的眼前,孤单的伫立在神女石刻的前面。

    小木屋的屋顶被厚厚的雪覆盖着,炊烟从木屋的缝隙溜出,笼罩在木屋的周围,似乎散不去似的,把木屋紧紧的包裹着。

    怔住了,钟漓月不知道是谁会在神女石刻面前盖起小木屋,带着好奇的心思,钟漓月迈开的脚步,脚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好像听见外面有人走路踩在雪上的声音,小木屋的们突然被打开。

    一个满头银发,胡须凌乱,身形枯槁,皱纹满脸的老者打开了们,浑浊的眼里全是警觉的注视着钟漓月。

    老者见到钟漓月之后,眼里先是警觉,然后是惊讶,最后却是坦然的喜悦。

    “神女到此,老夫有失远迎。”老者忽然的迎了上来,跪在了钟漓月的面前,大声的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钟漓月赶紧的弯下腰,扶着老者站了起来。

    此时花雨兮和一行人已经跟了上来。

    到了之后,花雨兮的眼里,满是惊讶和惊喜,加快了脚步,奔到钟漓月的身边,高兴的抱着老者叫了起来。

    “老爹,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太开心了。”

    闻言,钟漓月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钟漓月叫着老爹的人就是花弄镜?

    “神女,他是我爹?他见过你。那时候你还昏迷,所以你不认识。”花雨兮的脸上全是喜悦激动之情,无法言喻。

    闻言,钟漓月也激动的叫了起来。

    “花雨兮,太好拉!”

    站在旁边的宫无情见了之后,脸上有点惊讶,花弄镜居然没死,甚好甚好。

    “宫无情?”花弄镜立即感觉到宫无情的气息,声音里带着疑问和质疑。

    “我,怎么了?你这老家伙命还真大,被宫天云打伤,扔下风月崖居然还活着。花雨兮,你老爹真的是有福气,还能见你一面。”宫无情,不敢傲慢的语气,缓缓道。

    “你,宫无情,你这个混蛋,别这样说我老爹!现在宫无情是我们这边的人,里面的事情,等下有时间在给你细说。”花雨兮急忙的想着宫无情吼道,接着又缓缓的朝着花弄镜说着。

    “但是这些人是?”花弄简看了看宫无情身后的人,不明白他们是谁,脸上带着疑惑道。

    看着花弄镜的疑惑,花雨兮耐心的介绍起来。

    玩了之后,花弄镜一个都不认识,只好点头笑笑。

    百草居士见花弄镜苍老的样子,赶紧的走到花弄镜的跟前,哈哈的笑了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