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8章 回到云州

    非常自信的蓝樱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疾驰而来的屏障,还在笑吟吟的看着宫无情,待到他发现疾驰而来的屏障之时,已经来不及。

    因为屏障的范围巨大,速度极快,现在的蓝樱已经来不及躲避,立即使出黑色浊气屏障,但是却毫无作用,被泰山压顶踢像狂风扫落叶一般碾压过去。

    瞬间泰山压顶踢,打在蓝樱的身上,蓝樱的头发乱舞,红袍撕裂,猛吐一口鲜血,被击中。

    “老怪物,你这么有自信,居然不躲?去死吧!”瞬间,宫无情闪到蓝樱的身后,一掌又打在蓝樱的身后。

    “不管你是谁?跟宫天云勾结过的人,必须死!”

    一掌!

    两掌!!

    三掌!!!

    连续三掌打在蓝樱的背后,蓝樱的脸变的扭曲无比,两只眼睛睁的楞圆,片刻之后,猛吐一口鲜血,晃晃悠悠的从空中砸在了地上,死去。

    接着宫无情,快速跟上,到了身边之后,迅速的往蓝樱的袖口处摸去,拿出一支古朴镶着金边的盒子。

    “得手了!”钟漓月的心里激动异常,心里不禁的感叹起来。

    拿着盒子,宫无情,迅速的飞到了钟漓月的身边,把盒子递给了钟漓月。

    随即钟漓月朝着苏摩喊去,此时苏摩正与幽寒打的难解难分。

    “苏摩回来吧!别打了。让幽寒自身自灭吧!”

    看到蓝樱死了,幽冥挣脱了花雨兮的手,奔着蓝樱的尸体而去。

    脸上带着痛苦,心中无限的纠结。

    “父王,父王。你们真的这么狠?杀了我父王?”

    脸上带着无奈,带着痛苦,幽冥向着钟漓月一行人质问起来,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这完全是蓝樱自找的,他已经尽力。

    钟漓月瞅着痛苦的幽冥,脸上似乎带有愧疚之色,为幽冥失去父亲而内疚。但是钟漓月清楚,他只是为幽冥感到内疚而已,不为蓝樱的死而感到任何不妥。

    见苏摩还在和幽寒在纠缠,钟漓月又接着喊道:“苏摩别墨迹了,杀了幽寒。你早已占了上风,别在调戏幽寒了。”

    闻言,苏摩脸上竟然猥琐的笑了起来,原来钟漓月已经看出来,他是在放水。

    钟漓月已经说了,那就赶快结束战斗算了。

    “幽寒,你也听见了?看来你必须得死了。死了也好,死了就没有跟黄衣少年争王位,我看那个黄衣少年,比你好上百倍,毕竟没有你这么阴险,你看我说的对吗?”

    苏摩冷冷的说着,看着幽寒铁青的脸,顿时心中无限欢畅。

    “别废话,还没分出胜负,谁死还不知道。”

    “哼,真是一个不知好歹之人,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有长进,难道你们看出你我的实力差距吗?”

    说着说着,一个巨大的浊气球朝着苏摩而来。

    “你的话太多了!”幽寒暴怒。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吧!”苏摩语气冷冷带着蔑视。

    “线枪!”

    手指快速的抖动,十跟线枪朝着疾驰而来浊气球而去,瞬间线枪又穿过浊气球,完全不受浊气球的干扰,直奔幽寒而去。

    迅疾疯狂,力如千斤。

    根本来不及反应,幽寒的身体好像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怔在那里,看着十根疾驰而来傀儡线。

    刹那间,线枪打在幽寒的脚上,手上和胸口上击中心脏,苏摩完全不给苏摩喘息的机会,一招要了幽寒的命。

    见幽寒已死,苏摩又迅速的收回傀儡线,快速的飞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幽冥见幽寒也已死,怔在原地,毫无力气般的忽然间跪在了地上。

    圣杯已经到手,钟漓月的心里异常的开心,接着就是离开漓州,返回中央五国。

    !!!

    转眼之间,

    已过了一个月,钟漓月一行人回到了云州。

    云州,滦河城,月溪。

    一身锦绣披风,头上带着兜帽,钟漓月一个人站在月溪旁边,现在已是云州的深冬时节,天空正在飘着大雪,眼前白茫茫一片。

    站在雪地里的钟漓吐了一口气,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心里翻起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从漓州回到云州,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宫天云已经下了战书,大战将在五天后来临,大战的地点就是在双生崖,十七年前钟天宇失败的地方。

    脑海里还是离开漓州的景象,上千只寒冰玄鸟,拉着货箱,货箱里站着是魍魉城的精锐士兵,大司命带着精锐士兵和愿意回到云州的的魍魉城的城民,回到了云州。

    那些精锐士兵,正是与宫天云大战所需要的。

    同时来云州的还有漓州的幻魅。

    反正现在与宫天云有仇的人,想要和平的蝶州大陆的人,已经聚集在云州,目的都是为了五天后与宫天云决一死战。

    叹了一口气,钟漓月伸手从圣杯里拿出一个古朴的盒子,里面放的是完整无缺的圣杯。

    现在钟漓月仍然没有用圣杯,他觉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回到云州之后,钟漓月这是第一次出未央宫。

    未央宫已经被枫将军重建,原来的巨大死人坑,被填了起来,造了一个假山,而且未央宫的比之前更加的大了。

    出未央宫的时候没有人看见,是钟漓月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现在没有人跟在他的身边。

    她想来看看枫叶村,看看月溪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毕竟这是她长大的地方。

    “女帝,您真的在这里!”

    钟漓月的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是枫风白露。

    转过身子看了看枫白露,钟漓月笑了一下,脸上带了些惊讶,

    “不要叫我女帝,叫钟漓月就可,现在还真的不习惯别人叫我女帝。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钟漓月疑惑的问道。

    “是宫无情跟我说的,他说女帝可能在这里。所以我就找来了!”枫白露脸上带着笑意道。

    时间倒回钟漓月登基的那一天。

    那天阳光明媚,在万人的推崇之下,钟漓月登基。

    火红的袍子,金色的皇冠,在众人的注视下,钟漓月慢慢的走向龙椅。然后群臣齐声道贺,那是钟漓月的心里激动不已。

    自从穿越来的那一刻起,她从没有想过,她会坐上龙椅,那时候她以为能宫艰难的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钟漓月也深知,女帝并不是好当,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最重要的事情要打败宫天云。

    对于宫天云,从各方面来讲,钟漓月这一方已经有了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仍然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女帝,回去吧!听宫无情说,瑟曦再找你,说是让你见一个人。”

    风白露的话,把钟漓月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见谁?”

    “不知道,回去吧!雪下的越来越大了。”

    “好吧!难的清静一会,唉!”

    叹了一口气,钟漓月挪动了脚步,枫白露更在钟漓月身后,像未央宫而去。

    未央宫,清心阁。

    现在不仅未央宫重现了生机,而且整个蝶州也一片百业待兴的形式,从中州回到云州的云州人,越来越多,加之从魍魉城而归的人,现在滦河城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生机和热闹。

    蝶州大陆现在都已经知道,云州有一个女帝,名叫钟漓月。

    继承皇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钟漓月现在已经被证实是云州皇族钟家的后裔。

    所以对于云州的百姓来说,只要能过恢复以前云州的繁荣,即使钟漓月不是皇族,那也无所谓,百姓们在乎的是,能有人为他们着想就行了。谁当皇帝也并不重要。

    到了清心阁外面,枫白露帮钟漓月拿掉了披风之后,推开了清心阁的门。

    在外面钟漓月就听见一个老头的声,非常的熟悉,笑了一下,钟漓月知道那老人是谁。

    当门打开的时候,钟漓月更加开心起来,快步走到老人的面前,脸上带着开心的笑意。

    “百草大人,你真的来啦!前几天就有人通报,你会来,没想到这么快。”

    说完,钟漓月看了看瑟曦,瑟曦也是一脸的高兴。

    “哎呦,女帝大人,你这样叫我,我可不敢当呀,哈哈!”百草居士霉开眼笑,脸上乐开了花。

    “百草大人说笑,我真的受不起百草大人这样叫我。”

    说完,钟漓月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师尊在上,受徒儿一拜!”

    磕了一个头之后,钟漓月缓缓而起。

    脸上一愣之后,百草居士哈哈大笑起来。

    “徒孙,真是懂事。哈哈!”

    “如此说来,我还真要拜一拜百草居士了。”瑟曦的脸上也带着笑。

    说完,也忽然的跪在百草居士面前。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百草居士见此,赶紧的让瑟曦站起来。

    “虽然你这拜师有点迟,以前让你拜师,你怎么都不干,你现在却,这是意欲如何啊!”百草居士的心里忽然的想起了什么,神经兮兮的说道。

    “我是钟漓月的师傅,她现在已叫你师尊,我哪里有不拜的道理。”

    瑟曦高兴的回应道,脸上带着笑意,钟漓月从来还真没见过瑟曦笑过,这个时候见了之后,她觉的这笑非常有意思,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好久没笑过的缘故,瑟曦的笑一场的扭曲和勉强。非常自信的蓝樱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疾驰而来的屏障,还在笑吟吟的看着宫无情,待到他发现疾驰而来的屏障之时,已经来不及。

    因为屏障的范围巨大,速度极快,现在的蓝樱已经来不及躲避,立即使出黑色浊气屏障,但是却毫无作用,被泰山压顶踢像狂风扫落叶一般碾压过去。

    瞬间泰山压顶踢,打在蓝樱的身上,蓝樱的头发乱舞,红袍撕裂,猛吐一口鲜血,被击中。

    “老怪物,你这么有自信,居然不躲?去死吧!”瞬间,宫无情闪到蓝樱的身后,一掌又打在蓝樱的身后。

    “不管你是谁?跟宫天云勾结过的人,必须死!”

    一掌!

    两掌!!

    三掌!!!

    连续三掌打在蓝樱的背后,蓝樱的脸变的扭曲无比,两只眼睛睁的楞圆,片刻之后,猛吐一口鲜血,晃晃悠悠的从空中砸在了地上,死去。

    接着宫无情,快速跟上,到了身边之后,迅速的往蓝樱的袖口处摸去,拿出一支古朴镶着金边的盒子。

    “得手了!”钟漓月的心里激动异常,心里不禁的感叹起来。

    拿着盒子,宫无情,迅速的飞到了钟漓月的身边,把盒子递给了钟漓月。

    随即钟漓月朝着苏摩喊去,此时苏摩正与幽寒打的难解难分。

    “苏摩回来吧!别打了。让幽寒自身自灭吧!”

    看到蓝樱死了,幽冥挣脱了花雨兮的手,奔着蓝樱的尸体而去。

    脸上带着痛苦,心中无限的纠结。

    “父王,父王。你们真的这么狠?杀了我父王?”

    脸上带着无奈,带着痛苦,幽冥向着钟漓月一行人质问起来,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这完全是蓝樱自找的,他已经尽力。

    钟漓月瞅着痛苦的幽冥,脸上似乎带有愧疚之色,为幽冥失去父亲而内疚。但是钟漓月清楚,他只是为幽冥感到内疚而已,不为蓝樱的死而感到任何不妥。

    见苏摩还在和幽寒在纠缠,钟漓月又接着喊道:“苏摩别墨迹了,杀了幽寒。你早已占了上风,别在调戏幽寒了。”

    闻言,苏摩脸上竟然猥琐的笑了起来,原来钟漓月已经看出来,他是在放水。

    钟漓月已经说了,那就赶快结束战斗算了。

    “幽寒,你也听见了?看来你必须得死了。死了也好,死了就没有跟黄衣少年争王位,我看那个黄衣少年,比你好上百倍,毕竟没有你这么阴险,你看我说的对吗?”

    苏摩冷冷的说着,看着幽寒铁青的脸,顿时心中无限欢畅。

    “别废话,还没分出胜负,谁死还不知道。”

    “哼,真是一个不知好歹之人,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有长进,难道你们看出你我的实力差距吗?”

    说着说着,一个巨大的浊气球朝着苏摩而来。

    “你的话太多了!”幽寒暴怒。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吧!”苏摩语气冷冷带着蔑视。

    “线枪!”

    手指快速的抖动,十跟线枪朝着疾驰而来浊气球而去,瞬间线枪又穿过浊气球,完全不受浊气球的干扰,直奔幽寒而去。

    迅疾疯狂,力如千斤。

    根本来不及反应,幽寒的身体好像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怔在那里,看着十根疾驰而来傀儡线。

    刹那间,线枪打在幽寒的脚上,手上和胸口上击中心脏,苏摩完全不给苏摩喘息的机会,一招要了幽寒的命。

    见幽寒已死,苏摩又迅速的收回傀儡线,快速的飞到了钟漓月的身边。

    幽冥见幽寒也已死,怔在原地,毫无力气般的忽然间跪在了地上。

    圣杯已经到手,钟漓月的心里异常的开心,接着就是离开漓州,返回中央五国。

    !!!

    转眼之间,

    已过了一个月,钟漓月一行人回到了云州。

    云州,滦河城,月溪。

    一身锦绣披风,头上带着兜帽,钟漓月一个人站在月溪旁边,现在已是云州的深冬时节,天空正在飘着大雪,眼前白茫茫一片。

    站在雪地里的钟漓吐了一口气,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心里翻起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从漓州回到云州,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宫天云已经下了战书,大战将在五天后来临,大战的地点就是在双生崖,十七年前钟天宇失败的地方。

    脑海里还是离开漓州的景象,上千只寒冰玄鸟,拉着货箱,货箱里站着是魍魉城的精锐士兵,大司命带着精锐士兵和愿意回到云州的的魍魉城的城民,回到了云州。

    那些精锐士兵,正是与宫天云大战所需要的。

    同时来云州的还有漓州的幻魅。

    反正现在与宫天云有仇的人,想要和平的蝶州大陆的人,已经聚集在云州,目的都是为了五天后与宫天云决一死战。

    叹了一口气,钟漓月伸手从圣杯里拿出一个古朴的盒子,里面放的是完整无缺的圣杯。

    现在钟漓月仍然没有用圣杯,他觉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回到云州之后,钟漓月这是第一次出未央宫。

    未央宫已经被枫将军重建,原来的巨大死人坑,被填了起来,造了一个假山,而且未央宫的比之前更加的大了。

    出未央宫的时候没有人看见,是钟漓月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现在没有人跟在他的身边。

    她想来看看枫叶村,看看月溪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毕竟这是她长大的地方。

    “女帝,您真的在这里!”

    钟漓月的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是枫风白露。

    转过身子看了看枫白露,钟漓月笑了一下,脸上带了些惊讶,

    “不要叫我女帝,叫钟漓月就可,现在还真的不习惯别人叫我女帝。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钟漓月疑惑的问道。

    “是宫无情跟我说的,他说女帝可能在这里。所以我就找来了!”枫白露脸上带着笑意道。

    时间倒回钟漓月登基的那一天。

    那天阳光明媚,在万人的推崇之下,钟漓月登基。

    火红的袍子,金色的皇冠,在众人的注视下,钟漓月慢慢的走向龙椅。然后群臣齐声道贺,那是钟漓月的心里激动不已。

    自从穿越来的那一刻起,她从没有想过,她会坐上龙椅,那时候她以为能宫艰难的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钟漓月也深知,女帝并不是好当,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最重要的事情要打败宫天云。

    对于宫天云,从各方面来讲,钟漓月这一方已经有了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仍然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女帝,回去吧!听宫无情说,瑟曦再找你,说是让你见一个人。”

    风白露的话,把钟漓月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见谁?”

    “不知道,回去吧!雪下的越来越大了。”

    “好吧!难的清静一会,唉!”

    叹了一口气,钟漓月挪动了脚步,枫白露更在钟漓月身后,像未央宫而去。

    未央宫,清心阁。

    现在不仅未央宫重现了生机,而且整个蝶州也一片百业待兴的形式,从中州回到云州的云州人,越来越多,加之从魍魉城而归的人,现在滦河城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生机和热闹。

    蝶州大陆现在都已经知道,云州有一个女帝,名叫钟漓月。

    继承皇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钟漓月现在已经被证实是云州皇族钟家的后裔。

    所以对于云州的百姓来说,只要能过恢复以前云州的繁荣,即使钟漓月不是皇族,那也无所谓,百姓们在乎的是,能有人为他们着想就行了。谁当皇帝也并不重要。

    到了清心阁外面,枫白露帮钟漓月拿掉了披风之后,推开了清心阁的门。

    在外面钟漓月就听见一个老头的声,非常的熟悉,笑了一下,钟漓月知道那老人是谁。

    当门打开的时候,钟漓月更加开心起来,快步走到老人的面前,脸上带着开心的笑意。

    “百草大人,你真的来啦!前几天就有人通报,你会来,没想到这么快。”

    说完,钟漓月看了看瑟曦,瑟曦也是一脸的高兴。

    “哎呦,女帝大人,你这样叫我,我可不敢当呀,哈哈!”百草居士霉开眼笑,脸上乐开了花。

    “百草大人说笑,我真的受不起百草大人这样叫我。”

    说完,钟漓月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师尊在上,受徒儿一拜!”

    磕了一个头之后,钟漓月缓缓而起。

    脸上一愣之后,百草居士哈哈大笑起来。

    “徒孙,真是懂事。哈哈!”

    “如此说来,我还真要拜一拜百草居士了。”瑟曦的脸上也带着笑。

    说完,也忽然的跪在百草居士面前。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百草居士见此,赶紧的让瑟曦站起来。

    “虽然你这拜师有点迟,以前让你拜师,你怎么都不干,你现在却,这是意欲如何啊!”百草居士的心里忽然的想起了什么,神经兮兮的说道。

    “我是钟漓月的师傅,她现在已叫你师尊,我哪里有不拜的道理。”

    瑟曦高兴的回应道,脸上带着笑意,钟漓月从来还真没见过瑟曦笑过,这个时候见了之后,她觉的这笑非常有意思,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好久没笑过的缘故,瑟曦的笑一场的扭曲和勉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