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第290章 幻灵庙之战(2)

    “你该不会是黑煞的老婆吧?虽然有点老了,但是也有点姿色,那个黑煞绝对的不配你!你看我怎样?你们熟女不都是喜欢小鲜肉吗?”

    无耻的花雨兮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白煞被惊的有点目瞪口呆,而且花雨兮也看出,这个白煞也没有马上就要战斗的意思,心里更是肆无忌惮,心想可以斗斗嘴,拖延时间了。

    “小鲜肉?哼,老娘不知吃过多少小鲜肉了?但是你这样细皮嫩肉,脸蛋这么好看,身材欣长,让人直流口水的翩翩少年,老娘还真没吃过!”

    花雨兮一愣,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他以为,他能调戏下白煞,但是看样子白煞却是对调戏这种事情,轻车熟路啊!

    但是白煞的接下来的话,更让花雨兮觉的这个女人实在危险。

    “要不是离王在此,有事再身的话,老娘肯定把你抓了,好好的享用一番!”白煞的话,没有一丝做作,好像是真的性情,把花雨兮更是惊的一声冷汗。

    看着花雨兮惊讶的表情,心里想着就你这样的小鲜肉,想调戏老娘还不够资格,太嫩。

    说话的声音轻描淡写,但是却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风范,好像真的看破了男女之间的龌蹉之事。

    所以这样的白煞更是让花雨兮心里一紧,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饥渴,毫无掩饰的母老虎。

    “你说这些话,不觉的丢眼吗?”花雨兮讪讪的道,真的受不了这个白煞,但是花雨兮觉的必须还要继续下来,不然没话说,就要动手。

    但是动手的话,花雨兮知道他没有什么胜算。

    而且钟漓月从白煞的表情和行为上可以看出,白煞仍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丢脸?你觉的丢脸?看来你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吧!正好,老娘好久没尝过了。等会把你打晕,待到离王把那个臭不要脸的丫头打败之时,你就是我的盘中餐了。哈哈!”

    轻叹一口气,听着白煞的话语和阵阵淫、笑声,花雨兮的眼神呆滞,心里想钟漓月你可千万不要输啊,我的清白全压在你手上了。

    但是听到白煞骂钟漓月是臭不要脸的时候,花雨兮的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真不害臊!今天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你这美梦去地狱里面做吧!你不觉的你这张老女人的脸,很是吓人吗?你没有照过镜子吗?”

    “或许,你根本就不敢照镜子吧!一照肯定会把自己吓死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想逗逗你,拖延下时间,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不要脸!”

    一连串的话,从花雨兮的嘴里脱口而出,完全是在嘲笑白煞,而白煞也听出了花雨兮什么意思。

    “说到的痛处了吗?我一说那个女人是臭不要脸的,你就怒了?哈哈!”

    “你!”白煞居然知道花雨兮是为何而怒,呛的花雨兮脸色一青一白,憋了好久之后,才道。

    “不知道说什么了吗?哈哈。你喜欢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是不?哈哈!她喜欢你吗?”

    白煞的话极尽无耻,还带着嘲笑。

    花雨兮怒火冲顶。

    “闭上你的臭嘴!没想你这个女人这么无耻,而且还这么不要脸!今天就为那些被你糟蹋的鲜肉报仇!”

    话完,花雨兮就发动了攻击。

    没想到这个白煞,果然牛逼,把无耻和不要脸发挥到了,无人能及的境界,居然把花雨兮激怒了。

    先前是花雨兮想调戏白煞,到头来花雨兮竟然被白煞调戏的暴怒起来。

    看来花雨兮是不会逃跑了,他对眼前的这个白煞开始恨之入骨,居然这么不要脸和无耻,真是第一次见到。

    站在石柱上的宫无情,看着白煞和花雨兮对峙了一会,又见花雨兮率先发动了攻击,摇摇头,脸上现出一丝诡异无奈的笑。

    然后宫无情拍拍额头头,心里闪过一丝愧疚,居然忘记告诉花雨兮,白煞就是蝶州让男人们闻风丧胆的母夜叉,而且还偏爱美男,特别是像花雨兮那一类的。

    真是母夜叉与鲜肉对撞,战斗肯定激烈异常。

    花雨兮迅速的朝着白煞发着火球,都被白煞一一的闪过。也试着发了几次微火指,但没有一个打中的。

    “哼,等多是个王级术灵师,你还跟我这个神级术灵师斗?你还不跪地求饶,兴许我还能饶你不死!”

    “神级又如何,打不过你我还跑不过你吗?有本事你来追我好了。你要是能抓的住我,我全都听你的。”

    知道实力有差距,花雨兮觉的不得不用计策,虽然也看出来这个白煞色心大起,似乎并不想杀他,所有花雨兮觉的,跑才是最重要的,拖延时间。

    “你说的当真?”

    “男子汉大丈夫!能说假话?”

    说完,花雨兮就加快速度,朝着宫无情的站在的石柱旁边而去。

    宫无情见花雨兮朝自己这边飞来,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看来花雨兮是知道自己打不过白煞,想拖延时间,而且朝着宫无情的方向而去,明显是想把宫无情当做挡箭牌,然让白煞不好发动技能。

    白煞可是知道现在的宫无情是什么实力,不到万不得已,白煞可不会在宫无情的身边轻举妄动。

    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是,白煞显然明白,宫无情是站在钟漓月的那一边的。

    所以花雨兮逃向宫无情的身边,着实是一个明智之举。

    只是白煞和花雨兮都想多了,除非自己出现什么危险,无论白煞和花雨兮怎么战斗,他也是不会出手的。

    但是无论怎样,花雨兮的策略是正确的。

    @@@

    钟漓月和宫司尘的战斗是异常的激烈。

    不像花雨兮和白煞的战斗,光知道斗嘴。

    钟漓月和宫司尘的战斗是强强对决,到现在为止,看不出到底谁占上风。

    刚开始战斗的时候,钟漓月便拔地而起,直冲云霄,一道白光闪过之后,钟漓月停在了半空之中。

    微微的蔑视一笑,宫司尘不甘示弱,一道红光闪过之后,也飘在半空之中。

    还没等宫司尘稳定身体,钟漓月就率先发动了攻击。“你该不会是黑煞的老婆吧?虽然有点老了,但是也有点姿色,那个黑煞绝对的不配你!你看我怎样?你们熟女不都是喜欢小鲜肉吗?”

    无耻的花雨兮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白煞被惊的有点目瞪口呆,而且花雨兮也看出,这个白煞也没有马上就要战斗的意思,心里更是肆无忌惮,心想可以斗斗嘴,拖延时间了。

    “小鲜肉?哼,老娘不知吃过多少小鲜肉了?但是你这样细皮嫩肉,脸蛋这么好看,身材欣长,让人直流口水的翩翩少年,老娘还真没吃过!”

    花雨兮一愣,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他以为,他能调戏下白煞,但是看样子白煞却是对调戏这种事情,轻车熟路啊!

    但是白煞的接下来的话,更让花雨兮觉的这个女人实在危险。

    “要不是离王在此,有事再身的话,老娘肯定把你抓了,好好的享用一番!”白煞的话,没有一丝做作,好像是真的性情,把花雨兮更是惊的一声冷汗。

    看着花雨兮惊讶的表情,心里想着就你这样的小鲜肉,想调戏老娘还不够资格,太嫩。

    说话的声音轻描淡写,但是却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风范,好像真的看破了男女之间的龌蹉之事。

    所以这样的白煞更是让花雨兮心里一紧,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饥渴,毫无掩饰的母老虎。

    “你说这些话,不觉的丢眼吗?”花雨兮讪讪的道,真的受不了这个白煞,但是花雨兮觉的必须还要继续下来,不然没话说,就要动手。

    但是动手的话,花雨兮知道他没有什么胜算。

    而且钟漓月从白煞的表情和行为上可以看出,白煞仍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丢脸?你觉的丢脸?看来你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吧!正好,老娘好久没尝过了。等会把你打晕,待到离王把那个臭不要脸的丫头打败之时,你就是我的盘中餐了。哈哈!”

    轻叹一口气,听着白煞的话语和阵阵淫、笑声,花雨兮的眼神呆滞,心里想钟漓月你可千万不要输啊,我的清白全压在你手上了。

    但是听到白煞骂钟漓月是臭不要脸的时候,花雨兮的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真不害臊!今天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你这美梦去地狱里面做吧!你不觉的你这张老女人的脸,很是吓人吗?你没有照过镜子吗?”

    “或许,你根本就不敢照镜子吧!一照肯定会把自己吓死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想逗逗你,拖延下时间,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不要脸!”

    一连串的话,从花雨兮的嘴里脱口而出,完全是在嘲笑白煞,而白煞也听出了花雨兮什么意思。

    “说到的痛处了吗?我一说那个女人是臭不要脸的,你就怒了?哈哈!”

    “你!”白煞居然知道花雨兮是为何而怒,呛的花雨兮脸色一青一白,憋了好久之后,才道。

    “不知道说什么了吗?哈哈。你喜欢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是不?哈哈!她喜欢你吗?”

    白煞的话极尽无耻,还带着嘲笑。

    花雨兮怒火冲顶。

    “闭上你的臭嘴!没想你这个女人这么无耻,而且还这么不要脸!今天就为那些被你糟蹋的鲜肉报仇!”

    话完,花雨兮就发动了攻击。

    没想到这个白煞,果然牛逼,把无耻和不要脸发挥到了,无人能及的境界,居然把花雨兮激怒了。

    先前是花雨兮想调戏白煞,到头来花雨兮竟然被白煞调戏的暴怒起来。

    看来花雨兮是不会逃跑了,他对眼前的这个白煞开始恨之入骨,居然这么不要脸和无耻,真是第一次见到。

    站在石柱上的宫无情,看着白煞和花雨兮对峙了一会,又见花雨兮率先发动了攻击,摇摇头,脸上现出一丝诡异无奈的笑。

    然后宫无情拍拍额头头,心里闪过一丝愧疚,居然忘记告诉花雨兮,白煞就是蝶州让男人们闻风丧胆的母夜叉,而且还偏爱美男,特别是像花雨兮那一类的。

    真是母夜叉与鲜肉对撞,战斗肯定激烈异常。

    花雨兮迅速的朝着白煞发着火球,都被白煞一一的闪过。也试着发了几次微火指,但没有一个打中的。

    “哼,等多是个王级术灵师,你还跟我这个神级术灵师斗?你还不跪地求饶,兴许我还能饶你不死!”

    “神级又如何,打不过你我还跑不过你吗?有本事你来追我好了。你要是能抓的住我,我全都听你的。”

    知道实力有差距,花雨兮觉的不得不用计策,虽然也看出来这个白煞色心大起,似乎并不想杀他,所有花雨兮觉的,跑才是最重要的,拖延时间。

    “你说的当真?”

    “男子汉大丈夫!能说假话?”

    说完,花雨兮就加快速度,朝着宫无情的站在的石柱旁边而去。

    宫无情见花雨兮朝自己这边飞来,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看来花雨兮是知道自己打不过白煞,想拖延时间,而且朝着宫无情的方向而去,明显是想把宫无情当做挡箭牌,然让白煞不好发动技能。

    白煞可是知道现在的宫无情是什么实力,不到万不得已,白煞可不会在宫无情的身边轻举妄动。

    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是,白煞显然明白,宫无情是站在钟漓月的那一边的。

    所以花雨兮逃向宫无情的身边,着实是一个明智之举。

    只是白煞和花雨兮都想多了,除非自己出现什么危险,无论白煞和花雨兮怎么战斗,他也是不会出手的。

    但是无论怎样,花雨兮的策略是正确的。

    @@@

    钟漓月和宫司尘的战斗是异常的激烈。

    不像花雨兮和白煞的战斗,光知道斗嘴。

    钟漓月和宫司尘的战斗是强强对决,到现在为止,看不出到底谁占上风。

    刚开始战斗的时候,钟漓月便拔地而起,直冲云霄,一道白光闪过之后,钟漓月停在了半空之中。

    微微的蔑视一笑,宫司尘不甘示弱,一道红光闪过之后,也飘在半空之中。

    还没等宫司尘稳定身体,钟漓月就率先发动了攻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