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再见瑟曦

    钟漓月认真的接着说道,然后看了看莱如和溟蓝的脸色,有点惊讶,似乎他们并不相信那天他们在碧落城相救的女人就是自己。

    “那天,你用了月眠草?”莱如皇后轻声问道。

    钟漓月点了点头,以示默认。

    “哼……神女言重了,举手之劳罢了,要知道是你我怎会去救你?”溟蓝还是不高兴的看着。

    比试剑术没有结果,这让溟蓝很不高兴。

    “皇儿,公主是客人,休得无礼了。我知道你好胜,想赢了公主的剑术,但是大敌当前还是抗敌为重。和公主比剑的事情,以后再说。”

    说完,莱如皇后转过身子,接着对钟漓月道:“神女,随我入皇宫,早已备好房间了。瑟曦晚些时候会与你见面。”

    ******

    龙绡宫内。

    钟漓月和七彩到了房间之后,七彩便吵着要吃饭,钟漓月只好让莱如派来伺候她的丫鬟弄了许多饭菜来。

    七彩和钟漓月一起,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吃的很饱,坐了一会,喝了几口茶之后,有人敲门,原来是丫鬟。

    “公主,帝尊找你!”

    闻话之后,钟漓月赶紧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自己的头饰和衣服,紧张的有点不知所措。

    没想到瑟曦这么快就来了,他打算把关于幻月溪的所有事情都告诉瑟曦,看看瑟曦到底是什么反应。

    即使瑟曦还不是不想听,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去说。虽然瑟曦说事情已过万年,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但是钟漓月明白这不可能,她知道男人最恨的就是女人的背叛,不会轻易的说忘就忘。

    在钟漓月想好之后,房间的门立即被打开了,瑟曦穿着着白色长袍,脸色带着疲惫进了房间。

    钟漓月立即行了低头礼,道:“师傅,好!”

    瑟曦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那把袖白舞。径直的走到桌子旁边,拿起了袖白舞看着自己的徒弟道:“跟溟蓝比划的怎样?”

    他的声音轻柔温润,没有一丝的情绪。

    “被莱如皇后阻止了,徒儿和他算是打了个平手。”钟漓月轻声的回答。

    瑟曦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算是明白了什么意思。

    “师傅,你何时来到这里的,我去墨幽宫找你,还以为!”钟漓月的话小心翼翼。

    “以为什么?以为我和墨幽宫的弟子们都死了?你的担心多余了,即使打不过宫天云,当然还有其他的法子了!”

    她也哦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钟漓月的脑袋里全是浆糊,刚才想说的话,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快就喜欢上了帝尊?

    没理由啊,虽然担心,虽然是帝尊让自己变强的,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喜欢上自己的师傅啊。

    瑟曦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见钟漓月不说话,似乎有点尴尬的看了看钟漓月。

    钟漓月此时低着头,手不知道放在哪里,也感觉到瑟曦投来的眼光。

    她的嘴微微的动了一下,还是鼓足了勇气的说出了自己想说出的话。

    “师傅,刚才我和溟蓝比划的时候,在脑海里看到了很多画面。有一些事情我不是很明白。”

    “什么事,你说。是不是关于我、幻月溪和溟蓝的。你尽管说吧,为师现在想听了。”说完,瑟曦坐到了椅子上,好像要和钟漓月长谈。

    钟漓月从瑟曦的语气里听出了瑟曦的好奇,立即高兴起来,于是也坐在了椅子上,面对这瑟曦的脸坐着,他打算把所有自己做决定的事情,说给瑟曦听听,看看自己做的如何。

    “徒儿明白师傅为何要把自己敢下山了,我知道都是为我好。我回了云州,云州现在百废待兴,我让枫将军回云州,解除了禁令,师傅说我这样做对不对?”

    钟漓月高兴的说着,两眼里是期许的目光,她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瑟曦微微了点头,默认了,但是并没有像钟漓月想象的那么高兴。

    “我还做了一件事情,虽然徒儿也觉的有点不妥,但是还是做了!”

    钟漓月要说她散布自己有圣杯的假消息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徒儿说。”

    “我散布了我得到圣杯的假消息了,师傅您说我这样对不对!”

    说完这话,钟漓月的心里砰砰直掉,不知道瑟曦会对这件事情如何反应。

    瑟曦听完,脸上是一脸的平静,没有一丝的表情。

    许久之后,钟漓月也见瑟曦动了动嘴,看着钟漓月,他的眼里全是高兴和赞许,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做的很好!而且,圣杯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了,得到她只是迟早的事情。你这样做是不是为了让蝶州的人都知道你的存在。”

    “是呀是呀……师傅,我就是这个意思!到时候蝶州的高手都会蜂拥而至,然后就把它们收到麾下,对抗宫天云。如果真的有了圣杯,我现在也有能力保证它不被别人抢走!”

    钟漓月高兴至极,因为自己这个冒险的决定,竟然得到了帝尊的赞同。

    “那师傅,我再说一个事情。为什么溟蓝皇子不认得幻月溪,我清楚地在幻象里看见幻月溪和他在一起的情形,也是因为溟蓝皇子,幻月溪才会在大婚之日离师傅而去。这个溟蓝皇子,有什么吸引力啊!”

    钟漓月问这样的事情,紧张的手心都是汗,因为她想知道现在瑟曦到底有没有放下以前的事情。

    “溟蓝皇子不记得是因为他以前关于幻月溪的记忆被封印了!而且幻月溪并不是背叛师傅。唉,说来话长……”

    瑟曦停顿了一下,似乎真的不想提以前的事情,然后看了看钟漓月好奇的眼神正瞅着自己,于是瑟曦用手慈祥的捋了捋钟漓月凌乱的头发。

    当瑟曦伸出他们白皙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钟漓月的头发的时候,钟漓月像触了电似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紧张,气血翻涌。

    钟漓月受宠若惊,脸立即红了起来,像火烧的似的,然后钟漓月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起桌子上的水杯,狂喝起水来,来掩饰自己紧张砰砰跳的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