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第198章 比剑术

    钟漓月说完,瞅了瞅溟蓝皇子的背影,心想我说的很清楚了,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也不通情理,那么自己也不会客气。

    好一会儿,溟蓝都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让钟漓月有点为难,心想你这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让自己离开呢,还是要像乐简一样刁难自己呢。

    但是钟漓月明白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自己的说话。

    于是他立即迈开了步子,想饶过溟蓝。

    溟蓝皇子胳膊一伸,横在钟漓月的面前,挡在钟漓月脖子处。

    “奴才们,快点把乐简皇子弄进宫。真的不闲丢脸!”

    话完,溟蓝皇子转过了身子,眼睛瞅着钟漓月的脸,钟漓月立即感觉到一股幽寒的冰冷气息落在自己的脸上。

    “想走?除非你能打败我!我也不管你对乐简做了什么,也不管乐简对你做了什么,想走就打败我!”

    语气里的傲慢像哗啦啦的溪水,流的恣意张扬。

    钟漓月赶紧了后退了几步,站到了一边,眼睛也是直盯着溟蓝皇子的脸。

    他的脸阴柔唯美,白如凝脂,桃眼红唇,青丝散落在两肩,高冠金簪,一袭淡紫色的长袍拖地,一把白色长剑拿在手中,一股浩然精灵之气袭面而来。

    美~美极了~

    钟漓月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如果说瑟曦有一股仙气,出尘不染,那么眼前的溟蓝皇子就有一股灵气,有一种女人都少有的阴柔之气。

    鲛人是大海之子,这样的人是何其的纯洁无暇,就如珍珠一般。

    钟漓月那次在碧落城并没有看清楚溟蓝皇子的脸,但是今天钟漓月看的仔细,看的深入眼邃,简直要印在心里似的,永远不会忘掉这个美的所向披靡的男人了。

    “娘亲,你发什么愣啊。又来个不讲理的男人!”

    七彩的一句话,立即把在遐想之中的钟漓月拉了回来,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啊了一声。

    “啊……对,又是一个不讲道理的男人!”

    钟漓月的慌张神色让溟蓝立即显示出一种轻蔑的神色。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是一个花痴,见了漂亮的自己这就动心红脸了。

    溟蓝心里也是自鸣得意,眼前的这个女子也生的漂亮,美若天仙,凡间也是少有的美丽。

    而且溟蓝也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身形,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溟蓝说话算话,只要胜了我,就放你走!条件是你必须用剑术胜我!我是鲛人剑神,不屑与剑术师之外的人比划!”

    溟蓝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中而不失空灵之气。

    这不是无理取闹吗?自己连剑都没有何来的剑术,这溟蓝皇子不会是故意这样的吧,直说不让自己走好了,非要用剑术比划比划。

    钟漓月摇了摇头。

    “即使你是鲛人剑神,你的剑术是出神入化,我是甘拜下风,但我现在恳求你让开!这么漂亮的男人,我可不想动手啊!”

    钟漓月阴阳怪气的说着,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即使在这样的美男面前,钟漓月刚才还红过脸,而现在却是毫不在意。

    因为他觉的美男他见的很多,比如花雨兮,离王,宫无情,师傅,个个都是美男,如果在每一个美男面前都是提心吊胆,生怕别人看不上自己,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自己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何必妆模作样。

    “你是没那个胆吧,看你手中无剑,那我跟你提个醒,让你有剑不就可以了吗?而且,我听瑟曦说你的剑术也好的很,世上也是无人能敌的啊!你……这是隐藏实力吗?我看不像,这是自欺欺人,目中无人吧!”

    从溟蓝的嘴里每蹦出一句话,钟漓月就要动一下身子,因为溟蓝的话里有很多的不解,钟漓月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溟蓝皇子手中的剑,清楚记得溟蓝皇子手中剑名叫‘花天水月’。

    钟漓月的脑子里现在全是问号,难道真的是师傅说自己的剑术很好?自己都没有使过剑,师傅为什么要说自己剑术很好呢?

    想到这里,钟漓月也不管什么剑术不剑术,只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帝尊应该在这里。

    “我师傅是不是真的在龙绡宫。”钟漓月不关心其他,只关心师傅在哪。

    “跟我比划之后,再告诉你!”溟蓝看出了钟漓月的疑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那么正好,想知道的话,就乖乖的答应我,跟我好好比划比划。”

    “胜了我之后,不仅会告诉瑟曦在哪?我还可以……”

    溟蓝接着说道,话说了一半,欲言又止。

    只是钟漓月立即被勾起了好奇心,立即接上了话儿。

    “可以什么?”

    “可以什么?胜了我才告诉你!”溟蓝变的阴险起来,这完全是故意要勾起钟漓月的好奇心了,让钟漓月跟自己比划。

    因为瑟曦确实跟溟蓝说过,蝶州大陆还有许多顶级剑术师,而且说自己的徒弟钟漓月就是,而且还说钟漓月的剑术可能在溟蓝之上。

    但是就是这把溟蓝皇子给激怒了,蝶州的人一提到剑术师,那自然是首先想到鲛人剑神溟蓝皇子。瑟曦在溟蓝面前提钟漓月的剑术在溟蓝之上,溟蓝哪里忍受得了。

    剑神的荣誉可不能被一个女人随便的践踏了。

    今天溟蓝不管钟漓月打伤了自己的弟弟,他只管自己今天跟钟漓月比划上一翻,看看到底是谁的剑术蝶州第一。

    这也是瑟曦有意为之,为了让钟漓月多方面发展,所以让溟蓝来试钟漓月的剑术,顺便指点一下钟漓月的剑术。

    但是关键是钟漓月手上没有剑,何来的剑术,而且在幻月溪的记忆里,没有关于剑术知识的一点影子。

    “哼~你这是故意让我跟你比划吧,我没有剑,恕难从命。你说可以什么现在也不想知道了!”

    钟漓月昂着头,不以为意,心想让我跟你比剑术我就跟你比?这么没面子的事自己可不会随意去干。

    想让我****就干啥?没门。

    况且自己还是神女,云州的公主。没说你们待人鲛人浅薄就算不错了,还强迫比划剑术。

    真是贱啊!比贱术是实在是甘拜下风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