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溟蓝皇子再现

    乐简有点急,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难道这钟漓月不想伤自己,在逗自己玩?

    于是乐简很机智了做了决定,他决定停下来,因为这样钟漓月立即就会把花蝶之箭收回去,不会伤到自己半点毫毛。

    乐简这样分析也是有道理的,一是在皇宫门口,钟漓月肯定会有顾虑,伤了自己就不好脱身了,二是小师妹还是喜欢自己的,是她不好意思说罢了。

    没想到乐简居然还想到了钟漓月喜欢他的这一层,真是佩服。

    想归想,乐简永远猜不到钟漓月在想什么。

    然后乐简真的立即停了下来,只是钟漓月并没有打算停下来,花蝶之箭毫不犹豫的射中了乐简的屁股。

    钟漓月刚开始确实是想陪乐简玩一会,看他的洋相,没想到乐简突然停了下来,这笑话只能看到这里。

    乐见的屁股中了一箭之后,疼的他两眼直翻,腿一软,硬生生的脸朝下,惨叫了一声之后,趴在了地上。

    钟漓月不明白乐简为什么要停下来。立即道:“乐简你是故意要吃这一简的吧,好吃吗?你为什么要停下来?”

    “我失算了!”乐简趴在地上,吃力抬起头扭头对着钟漓月道。

    “好吧!你就这样趴在这里吧!让你的士兵去通报你被打伤了,我要看看是谁会来帮你!”

    钟漓月看着乐简的样子,满脸的鄙视,真是不自量力啊。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

    “娘亲,我们走吧!别管这个破人了,活该!惹我娘亲,没你好果子吃!”七彩站在钟漓月的肩膀之上,边瞅着乐简吐舌头,一边说着。

    “小师妹,如果你愿意跟我春宵一刻,我让你做王妃!”乐简受了伤,还是不忘想与钟漓月春宵一刻。

    这个男人没救了,太色了!想这样骗别的女孩子可以,但是钟漓月来说,这句话而就是自讨苦吃。

    果然钟漓月听完,两眼冒火,大怒到:“我说乐简,你怎么这么不听悔改呢?你真是想让我阉了你?”

    说完,钟漓月蹲了下来。

    乐简见钟漓月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有点不知所措,动了动身子,眼睛咕噜噜的转着,心里有惊恐,还有一丝的期待,因为小师妹这么近距离的靠近自己,受宠若惊。

    乐简真的是喜欢钟漓月喜欢到中毒的程度了吗?当然不是,他只有淫/欲,他是想得到钟漓月,把钟漓月当做泄欲的工具。这样的男人即使是死,没有人会为他留下一滴泪。

    钟漓月蹲下之后,立即拿起了乐简丢在身边的黑色长剑。她拿起剑之后,眼光看了看剑,黑色的花纹刻在剑刃之上,剑身刻着清虫剑三个字。

    看完钟漓月轻启红唇,把剑在手里掂了几下,笑了一下。然后明眸一转看着乐简的脸道:“你这个剑的名字,起的真是恰到好处,清虫!好……我现在就用清虫来清理你这个淫、虫!把你阉了!”

    说完,钟漓月用剑拍了拍乐简娇美的脸。乐简随之便感觉到一股冰凉传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然后瞪大眼睛的看着拿着剑缓缓站起来的钟漓月

    “这张脸,长的甚是好看!唉……可惜!这脸生的美,心却不美,也是白搭!”

    钟漓月站起来之后,用剑拍打着乐简受伤的屁股,乐简疼的立即抖动了几下身子。疼痛和紧张此时已经让乐简的脸变的扭曲起来,声音颤抖的说着:“你要干什么?不要啊……不要啊……”

    “你说我要干什么?上次跟你说过,割花你的脸算是报应,今天阉了你是这一次的报应!”

    话完,七彩惊讶的喊道:“娘亲,娘亲,乐简尿裤子了。啊……真是丟脸!”

    钟漓月阴险的看了看乐简的脸,轻蔑一下,这是被吓的尿裤子了吗?怎么这么可笑。此时乐简脸色苍白,嘴唇抖动了几下,抬了几下头,想说点什么,但是好像被吓的说不出话了,啊啊了几声之后,头落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钟漓月噗嗤一下笑了起来,真是没用的货,刚才不是很牛逼的要去春宵一刻吗?这下就被吓晕了吗?

    想到这里,钟漓月觉的没必要再玩下去了,说是要阉了他也是吓吓乐简,没想到这人一点骨气也没有就这么被吓昏了过去。

    一点没不好玩。

    钟漓雨把剑往地上一扔。

    “七彩,我们走!找一家饭管吃饭!”说完钟漓月立即迈开了步子,快速的想从龙绡宫门前离开,这龙绡今天不进了,以后也不想再进去,除非有人来请。

    只是想走走不了。

    鲛人士兵见乐简屁股中了花蝶之箭,倒在地上之后,立即跑进了皇宫叫人去了。

    钟漓月刚走了两步还不到,一个男人落在她的眼前,挡住去路,背对着钟漓月站着。

    “打伤我弟弟,这就想走!好大的胆子,果然像那些奴才所说,完全不把鲛人放在眼里呢。”

    钟漓月停住了脚步,眉头一皱,对着七彩说道:“七彩,别怪娘亲,总是有人挡路,想吃饭都难!”

    她听了站在面前之人的话之后,心想什么不把鲛人放在眼里,完全没有的事情,是那些鲛人欺人太甚,不分是非。肯定是报信的人又添油加醋了。

    钟漓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实在不想说什么了,说什么都没用,因为解释会越来越糟糕,越想解释清楚,这事情就是越不清楚。想让刁难的人闭嘴,那就是要凭实力说话,把他们打趴下。

    “应该是溟蓝皇子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不管怎样我把事情说清楚。我没有不把鲛人放在眼里,我只是想见你母后,可是那些人却不辨是非,把我当做人类探子,还不让我走!这就是事情的起因,至于你弟弟乐简,那更是他自找的。你爱信不信,让开!”

    钟漓月说完,瞅了瞅溟蓝皇子的背影,心想我说的很清楚了,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也不通情理,那么自己也不会客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