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袖白雪

    “乐简,你让开我和娘亲都要饿死了,你这样把娘亲惹极了,你小心你脸哦。你们看见么,娘亲,懒的理你。随意乐简你应该识相,赶快让开啊。我七彩是在真心劝你哦!”

    七彩说话了,他也难以忍受乐简的喋喋不休和恶心的语气了,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乐简做着鬼脸。

    乐简听见小心自己的脸几个字之后,用手摸了摸自己脸,眼神放射出怒火瞥了一眼钟漓月。

    然后乐简哈哈的笑了起来道:“屁孩,闭上你的嘴哦。现在我可不怕,毕竟这里是鲛人皇城啊。你们还想把我怎么样呢。哈哈……听话点,小师妹,跟我进皇宫,春宵一刻吧!”

    “不要脸!呀……受不了了!”七彩怒看乐简,难以忍受的叫了起来。

    只是钟漓月还是低着头,她在测试自己的忍耐限度,看自己到底能忍多久。而且,钟漓月明白,要是忍不下去的话,这乐简又该有苦头吃了。

    乐简看钟漓月还是一动不动,打算用手去摸钟漓月的下巴,让钟漓月抬头看自己。

    这不是作死吗?

    钟漓月低头看见了乐简伸过来的手,立即退到一边,抬起头怒视乐简。

    “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

    凶光咋现,但是乐简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又慢慢的走向钟漓月的面前。

    一边走,一边说:“小师妹,你这眼神是要杀死我吗?我这样做,就是故意的惹怒你,逼你出手!到时候惊动我母后之后,我就来个恶人先告状,到时候你也是有口难辨。我母后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小师妹,你今天在这里就是铁定要被我羞辱的。”

    乐简得意至极,以为自己已经策划好了所有似的,把钟漓月完全不放在眼里,完全忘记了钟漓月割花他的脸。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来乐简永远不会懂这句话了。

    “再走一步,我就不客气了!”钟漓月看着走向自己的乐简,眼露凶光的道。

    “我已经到达忍耐限度了,你这样是作死!”钟漓月又接了一句。

    钟漓月真的是最大限度倒在忍耐自己,因为在龙绡宫打伤皇子,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但是乐简这样,是难以让人忍受的。有些人就这样,你越是忍让,他越是得寸进尺。

    钟漓月好意的劝告并没收到好的效果。七彩在钟漓月的肩膀之上看着钟漓月的脸涨的通红,立即喊道:“娘亲,别忍了,把他削成人棍,看他还怎么这么不要脸!”

    乐简此时似乎也发现了钟漓月眼里迸发的凶恶眼神和身体上散发的危险气息。

    乐简一边走,一边接过了从士兵手中递过来的剑。

    “你想动手吗?本皇子就陪你玩,那次在思过崖,我说过我没使出看家本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乐简的剑法。”

    说完,乐简就扬起了剑,向着钟漓月而去,钟漓月见此。立即拉开了距离。

    钟漓月这才忽然明白过来。鲛人王族是剑道世家,家庭成员个个都研习剑术,都是有名的剑术师,在蝶州大陆,鲛人王族的剑术无人能敌。

    “知道我手里的剑叫什么名字吗?”乐简诡异的笑了起来。

    “我管叫什么名字!今天我千般忍让,你偏要找事。即使在皇宫面前,我今天也要教训你!”

    钟漓月不以为意,这种男人即使武功在高,剑术再精湛,死了也不会让人觉的可惜。

    为了更好的让钟漓月战斗,七彩早已经蹦到一边,在那些倒地士兵的身上蹦来蹦去。

    “清虫鸣!”乐简喊完。

    钟漓月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原来乐简手中的黑色剑刃在乐简喊了清虫鸣之后,变成了一只只的蟋蟀,密密麻麻的围绕在乐简的周围,像一条黑色的丝带绕满乐简的身。

    “让你常常蟋蟀蚀骨的感觉!”

    鲛人士兵惊呼了起来,他们又看到了二皇子使用这一招了。这个清虫鸣可是一招就解决了呓语之海的巨妖,啃噬的巨妖只剩一具骨架了。这回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这女人顷刻间就会一点血肉都不剩。

    “人恶心,连用的招式和剑都这么恶心,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那把清虫剑!”

    钟漓月并不在意的说着,她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应付这恶心的蟋蟀虫了。

    “你知道的还挺多,你的血肉要是被虫儿吃了,那我的这把剑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了。我一直都在担心找到不到好的东西喂这些食人蟋蟀呢,你出现的太是时候了!”

    乐见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凌厉的看着钟漓月。他的脸上和身上已经爬满了恶心的蟋蟀。钟漓月慢慢的开始看不清楚乐简的脸了。

    然后乐简惊呼一声道:“虫儿们,上把!”

    说完,那些蟋蟀快速的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带,像一条疯狗似的向着钟漓月快速的飞来。

    钟漓月不为所动,开始凝气,双手凭空划了一个圆,然后双手合十。

    “飞舞吧,袖白雪!”

    话完,一片片白雪从她的袖口之中飞出,带着寒气,然后快速的聚拢,形成了一道白色条带像一条蛇似的向着清虫鸣而去。

    然后袖白雪和清虫鸣在空中接触。

    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原来那些黑色的蟋蟀被袖白雪的寒气冻住了,然后结冰,一个接着一个的掉在了地上。所有的食人蟋蟀没有一个活的,掉在地上脚朝天,死了。

    钟漓月见状,道:“乐简,你还要怎样,你的清虫鸣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我这袖白雪,可是我不久才慢慢练出来,本来以为没啥用处,没想到这用处可大了,这些虫可没有一个活的了吧?”

    七彩在一边拍手叫好,刚才钟漓月袖白雪真是太美了。

    所有躺在地上的鲛人士兵完全惊呆了,不敢相信二皇子乐简的清虫鸣就这样被打败了。

    乐简颜面扫地,在这么多的士兵面前居然丢了脸。乐简恼羞成怒的看着钟漓月得意的脸,心里怒火中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