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枫叶村

    现在的双生崖已经难不倒钟漓月了,两个人快速的过了双生崖,到了滦河城。

    钟漓月并没有立即停下来,对着花雨兮说道:“花雨兮,随我去枫叶村看看!想看看枫叶村什么样子,还有你说的月溪。”

    花雨兮随即点了点头,跟着钟漓月到了枫叶村。

    到了枫叶村的村口,钟漓月和花雨兮立即落在地上。

    枫叶村周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但是现在已是深秋,树叶枯黄的落在地上被风随意的卷起,飞舞。树都是光秃秃的,野草枯黄,映入钟漓月眼帘的是一番苍凉衰败的景象。

    枫叶村虽然不大,但是房屋却都是一家挨着一家,三十几户人家,人数自然不少。

    可是钟漓月和花雨兮已经从村口到了村里,但却没有见到几个人。偶尔有个几个孩童在远处的空地上玩耍,但是见到钟漓月和花雨兮之后,孩童们一溜烟的就消失了,好像很害怕似的。

    而且钟漓月感觉到枫叶村的气息越来越诡异了,大中午的却没有见一家人的炊烟升起,难道这些人已经不吃饭,或者没有饭可以吃了吗?

    花雨兮和钟漓月在村子转了一会儿,忽然钟漓月发现一个老头向钟漓月快速的冲来,手里好像拿着一把武器,近了以后,钟漓月一看,是一把镰刀。

    钟漓月和花雨兮急忙的躲开了突然袭击,老头见袭击没有成功,立即又朝着钟漓月和花雨兮冲来,此时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话,声音愤怒沙哑。

    “你们这些中州的恶霸,抢掠我儿子去充兵,这村子差不多已经没了男壮丁了。你们还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想把女人和小孩都拉去充兵吗?”

    听完,老头的话儿。钟漓月和花雨兮相互的看了看,完全不明白这个老头说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老者并不打算放弃袭击钟漓月和花雨兮,又连续好几次的想两个人冲去。

    愤怒让老者憋红了脸,两眼射出仇恨的光。

    钟漓月急忙的喊道:“住手!老头,我们不是你说的来抓什么壮丁的,我们是想来看看这枫叶村的。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钟漓月!”

    老头听到钟漓月三个字,好像明白点了什么,怔了一下,看着钟漓月道:“你别骗我,我知道钟漓月,但是钟漓月不像你这样的,那个受了诅咒的钟漓月早已经在弑瑶台被砍头了。”

    老人面容枯槁,没有一点人气,像一个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僵尸一样。

    钟漓月见老者不信,立即捋起了长袖看蝶形胎记给老者看,道:“这个胎记你认得吧?我饮了天泪,黑色变成了红色,我又活了!”

    老者看了看红色的蝶形胎记,又看了看钟漓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跪倒在地。

    “是我们枫叶村人做作孽,那是对你不好!蝶形胎记预示着你就是神女,你要为云州的瑶族人做主啊!我们瑶族手了宫天云的欺压,你要救我们瑶族。你必须救,神女必须重新振兴瑶族!”

    钟漓月见老者明白了自己不是坏人,而且认得红色蝶形胎记就是神女的证明,立即走到老头面前,还没弯腰想扶起老头,立即就花雨兮抢先扶了起来。

    “神女,我来!”花雨兮轻轻的道。

    钟漓月看了看花雨兮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道:“老头,你说说这枫叶村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头一把扔掉手中的镰刀,开始抹起了眼泪,看了看花雨兮,然后又见钟漓月肩膀上站着七彩,但是并没有因为七彩是小人儿感到惊讶,开始说起了话儿。

    “唉……都怪宫天云那个天杀的作孽。他派人把枫叶村的所有男壮丁都抓走了,强制当兵。别说枫叶村,连整个云州我估计现在已经没有几个精壮的男人了。都被抓去当兵,攻打渔州鲛人了。”

    钟漓月的心头一紧,没想到宫天云这么就去攻打渔州了。

    “那现在云州是谁在统治?还是鬼王?”钟漓月想得到更多的消息,开口急忙的问道。

    “鬼王?”老头说完笑了笑。

    “鬼王早就不在云州了,流风魅也走了。现在在未央宫里面的是一个怪物!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他们说怪物还吃人,很臭!就知道这些,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怪物?很臭?”花雨兮和钟漓月有开始相互的看了看,什么东西很臭呢。

    “而且,月溪被毁掉了。鬼怪们也扰的村子里不得安宁。唉…。。云州算是毁了,瑶族看来真的是要被灭族了。”老头说完,眼里浑浊的泪水流出,顺着皱纹泛滥起来。

    “老大爷,别伤心!”花雨兮急忙的说起了话儿。

    “神女,就是回来夺回云州的,他是瑶族的公主,瑶族是不会被灭的。”

    老头听见花雨兮的话,立即停住了哭泣,有点不相信的看着钟漓月。

    钟漓月微笑了一下,轻声道:“以前收养的那户人家,你认得吧?”

    “认得!可是都已经死了。葬在村后!对啊……哈氏是神女的父母啊!我……我老糊涂了我!”老者急忙的自责起来。

    “那你可知道!我父母是怎么得到我的?”

    老者皱了皱了眉头,不明白钟漓月的意思,怔了一会儿,拍着自己的脑袋。

    “我明白了。神女并不是哈氏的亲生的。哈氏本来就有一个女儿,但是被鬼怪杀害了。但是听说哈氏月溪旁耕作的时候看见一个逆流而上的木盆,里面有个婴儿,所以被哈氏捡了回来。”

    “那个孩子胳膊上有胎记就是在你现在胳膊的位置上,但是那时候胎记是黑色的。村民都劝把婴儿扔了,因为那个黑色蝶形胎记是不好的预兆,受诅咒之人。但是哈氏不忍心,所以就自己好好的抚养了。果然婴孩是受咒诅之人,没多少年,哈氏就被克死了。”

    老者说到这里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个人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云州的公主。

    “苍天啊!瑶族有救了!”老者仰天长叹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