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七章 美人羞

    阿卜杜拉毫不气馁,继续眉飞色舞地向杨帆推荐:“那么这个罗马美人儿怎么样,你看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那亚麻色的柔软秀发,那蓝宝石般的大眼睛,还有她那磨盘般的大屁股,很好生养的,你没骑过罗马女人吧?你应该狠狠地骑她,太有味道了……”

    当最后一批女奴也退出去之后,阿卜杜拉终于闭上了嘴,喋喋不休的声音一结束,房间里马上就冷清下来。阿卜杜拉托着肥嘟嘟的下巴,沮丧地道:“亲爱的木,你究竟喜欢什么呢,你多少总该接受一个吧,这可是你最真诚的朋友阿卜杜拉对你的谢意啊。”

    阿卜杜拉说着,忽然看到杨帆看着门口,嘴角倏然露出一丝笑意,阿卜杜拉马上扭头向门口看去,可门口空空荡荡的,除了杨帆的两名侍卫标枪一般杵在门外,什么都没有。

    杨帆收回目光,笑吟吟地对阿卜杜拉道:“我刚才看到你的货物中有许多毛毯,或许你可以送我一条做为礼物。”

    阿卜杜拉大喜道:“好!我送你五十条,嘿!那可是最好的羊毛地毯,两条就能换一个女奴呢。”

    杨帆摇头道:“不不不,一条就够了,朋友间的情意可不是用金钱的多少来决定的,难道你希望我改行去卖毛毯吗?”

    阿卜杜拉哈哈大笑起来,马上爽快地喊人去取一条最高档的毛毯来。当阿卜杜拉把那柔软光滑、轻如羽毛的上等毛毯送到杨帆手上时,向他挤挤眼睛。促狭地道:“亲爱的木,这么多美丽的女奴你就真没有一个喜欢的,还是说……您的夫人太厉害了?”

    杨帆忍不住笑了,拍拍他的肩膀道:“果然是聪明的阿卜杜拉啊,所以我就不找这个麻烦了,还是毛毯好一些,天气冷了,睡在上面会很暖和。”

    阿卜杜拉摇头道:“美丽女奴的身体更光滑更柔软,两个美丽的女奴会比一张毛毯让你睡的更温暖。我的故乡有个谚语说:‘女奴可以自由买卖。自由女人却是男人脖子上的枷锁。’你呀,不该这么早成亲的,你看我就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

    杨帆道:“是啊是啊,可惜我没有在成亲之前就遇到你这位好朋友,听到你的金玉良言,你快回去休息吧。天色已经很晚了,明天咱们再聊。”

    杨帆笑着把阿卜杜拉推出房门,阿卜杜拉意犹未尽嘟嘟囔囔地走了,杨帆转身回到房间,却并没有关门,片刻之后。一道纤丽的人影便倏然闪进房来,房门随即便被她关上了。

    女人一身青色短打。身材曼妙,俏生生地站在灯下,一双明丽妩媚的眼睛瞟着杨帆,似笑非笑地道:“阿郎方才应该接受他的好意才是。”

    杨帆笑道:“是啊,我本来是想接受的,留两个漂亮女奴给我暖床,那该多好。不过……我忽然看到了你,那些女人哪有小婷漂亮。”

    女人的脸马上就红了。她咬着唇,红着脸,羞羞答答地低下头,却没有出言反对,那种妩媚的羞态看得杨帆怦然心动,熟透了的美丽女人含羞带笑的时候,那种魅力真是无可抵挡。

    杨帆咳嗽一声,喉头有些发紧:“顺字门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古竹婷马上露出喜悦的笑容,喜孜孜地道:“李黑和严世维已经答应并入顺字门了,奴家答应他们,如果顺字门能在明年二月初下江南以前一统漕帮,他们就是三十六管事之一,如果办不到,他们可以带着蛟龙会的人马自立门户!”

    “好,这么快就打开局面了,有蛟龙会在手,我们就有能力向第一流的大帮派下手了。”

    杨帆让古竹婷坐下,提起半罐子骆驼奶,为她斟了一杯,古竹婷先还以为杨帆口渴,待见他是为自己斟的,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站起来,双手接过,说道:“不只一个蛟龙会,还有七个小帮派也答应并进来了,他们的船和人都比较少,但合起来却是一支不小的力量,有了他们的加入,顺字门现在已经勉强够得着第一流的大帮派的边了。”

    “哦?真有这么顺利,你要小心些,可不要是他们以进为退,探咱们的底。”

    “当然不是!”

    见杨帆有点狐疑,古竹婷急了,刚抿了一口驼奶的碗又放回桌上,急急站起对杨帆道:“我们已经展示了强大的武力,君如颜避门不出又显示了咱们在官府的势力,在他们受到生命威胁又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他们还有别的选择么?

    至于那些小帮派,蛟龙会肯并入顺字门就能给他们足够的信心,我都不需要向他们透露底细,只是让他们站在屏风后面,亲耳听到李黑和严世维答应加入顺字门的话,他们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好好好,看把你急得。”

    杨帆看见古竹婷急的脸都红了,不禁有点好笑。灯光下,她的肌肤粉润晶莹,仓促间,唇边还有一滴驼奶,乳白色的驼奶、红艳艳的唇瓣,杨帆脑海中突然幻想出一副邪恶的画面。

    他的小腹有些发热,当他伸出颤抖的手指轻轻按在古竹婷柔软的唇上,看到她仿佛受惊的小鹿般的可爱双眸时,他甚至来不及拭去那滴驼奶,便吻上了她的唇瓣。

    古竹婷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呀”地轻呼,结果是不但初吻就此失去,丁香小舌儿也就此失守,被杨帆的舌尖勾住。仅仅是一吻,便吻得古竹婷变成了面条儿一般,整个身子都软了,幸好杨帆及时搂住了她的小蛮腰。

    古竹婷竟是如此不堪情挑,整个人都迷醉了,她几时曾被人这般温柔疼惜过?一时间身心俱醉,身子火烫。愈发的柔软滑腻,杨帆只靠轻搂蛮腰已经无法让她站立,便顺势坐到了椅上,而娇喘吁吁的古竹婷则瘫软在他的腿上。

    杨帆柔声道:“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怕你急于求成,我们有近三个月的时间,完全可以从容布局,这决战的时间不能早了,也不能晚了。必须得选在明年一月末二月初,才能天时地利人和。”

    “嗯!”

    古竹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脸颊烫烫的不敢抬头。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方才的反应有些过份,作为一个杀手,她的性情一向是极沉稳的,却不知怎的。杨帆稍稍露出一丝不信任的语气,她就方寸大乱。

    她不好意思地垂着头,低低地道:“那几个小帮派并不知道我们的真正底细,李黑和严世维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我们有独孤世家支持,还以为我们就是独孤世家的人。不过凭着独孤世家的字号,已经足以收服他们了。”

    杨帆笑道:“其实在长安这地方。独孤世家的字号比我的字号管用。他们根本不知道继嗣堂为何物,让他们知道是独孤世家在背后支持他们就行了。”

    “啊!”

    杨帆的手上下游走,也不知触到了哪里,古竹婷的身子猛地一颤,面红心跳,鼻息咻咻,一双湿润的要滴出水来的眸子带着些央求的味道望着杨帆。昵声道:“爷……”

    杨帆心肠一软,一只手从她乳下的位置挪开了。古竹婷如蒙大赦,绷紧的身子稍稍放松了些,:“但……乔家三兄弟却知道这位三爷传人是连独孤世家都能驱策的,只是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是何身份,奴家要不要告诉他们?”

    杨帆轻拍着她柔腴丰盈的臀部,思索片刻,摇头道:“不用,至少现在不必说给他们知道。他们把顺字门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这就是他们忠心的最大保障,底细总要让他们知道的,前提是……等他们再也下不了船的时候。”

    “是!”

    杨帆把下巴搭到了古竹婷的肩上,她的身子正在瑟瑟发抖,这种柔柔怯怯的样儿是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兽欲的,杨帆强忍住冲动,才把话接下去:“接下来你先整合顺字门,然后逐步吞并其他各派,我会在城里故布疑阵,还会时时过来看你们。”

    杨帆的爱抚让古竹婷非常受用,身酥骨软,快美异常,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滋味,让她如痴如醉,好象喝醉了酒似的,哪里还能答出话来。杨帆看她这般模样,欲火不禁大炽,情知公事是谈不下去了,不如接下来“谈谈私事?”

    杨帆下意识地就要去抱她的腿弯,古竹婷“呀”地一声惊呼,双手搂住了杨帆的脖子,发烫的脸蛋儿贴着他的脸颊,颤声道:“爷,不可以,外边……有人……”

    古竹婷害羞,杨帆也没有让人听墙根的习惯,这儿的房间极简单,可没有外堂内室的区别,杨帆略一迟疑,道:“我打发开他们。”

    古竹婷大羞,道:“别,那……那多明显。”

    杨帆苦起脸道:“那怎么办?”

    古竹婷细声道:“下……下次吧,奴家……奴家已经是爷的人了,还能跑掉么?”说到后来,已是细若游丝。

    杨帆道:“那这次……”

    古竹婷鼓足勇气,一下子从杨帆身上逃开,不敢抬头看他,双腿犹自发颤,低低说道:“奴家……先走了。”

    门开了,人走了,好象一阵风儿似的,杨帆垂头丧气地看看斗志昂扬的某二哥,叹口气道:“得,咱歇了吧!”

    古竹婷踩着云朵似的,高一脚低一脚地飞窜出去,一个箭步上了墙头,软绵绵的双腿支撑不住,哎哟一声就跌了下去,客栈的一个伙计听到了动静,抄起棒子大吼:“不开眼的小蟊贼,太平帮开的客栈你也敢闯?”

    古竹婷掩面羞走……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