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一章 施压

    崔林此番拜访沈沐,却是刚从杨帆那儿出来。

    延州风暴,祸及四方,七大世家损失惨重。

    李唐王朝自建国就立都于关中,所以七大世家苦心经营的势力也都集中在关中。武则天称制后,虽然将国都迁到洛阳,可长安作为武周的陪都以及大唐的首都,其政治经济方面的实力和影响始终也不逊于洛阳。

    而且武则天立国才十年,可扶持一个能在官场中真正发挥作用的代言人,投入期一般来说都要长于十年,所以七大世家在洛阳的根基极浅。

    再一个,这十年也是政局最为动荡的十年,不停的杀戮和清洗,连宰相们都难求周全,更不要说那些站错队的虾兵蟹将了。这种情况下,他们无法在洛阳发展势力。这也是迄今为止,七大世家依旧选择长安作为主要活动地点的主要原因。

    结果,此番延州出事,祸延丹州、鄜州,整个关中都为之动荡,各大世家在关中苦心经营多年的关系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破坏。

    他们把这个罪责归咎于杨帆:“如果不是杨帆破坏规矩,把官方势力引入显隐二宗之争,何至于此?”

    崔林已经掌握了各世家阀主的态度,所以再次见到杨帆时他毫不客气,先把各大世家遭受的损失向杨帆列数了一遍,伴随之的是声色俱厉的声讨与谴责,最后才怒气未消地总结道:“这件事,你杨帆难辞其咎,必须负责!”

    杨帆一脸无辜地道:“这件事,与本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延州府官员胆大包天,居然骗灾冒赈,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怎么可能遮掩的住?皇帝不知从何处听说了那里的真实情况,派员前往察视,这种事情根本无从掩饰,自然一查就准!

    我有公职在身。只是奉命前往延州公干,正使是张昌宗,我作为副使,听命行事而已。纵然我不去,朝廷也会派别人去,最终的结果依旧是如此,与现在并没有任何不同。崔兄又何必把这个责任强加于我?”

    崔林大光其火,道:“你敢做不敢当么?就算这事不是你一手促成。那你至少也可以提前和我们打个招呼吧?”

    杨帆唇角微微牵起,讥诮地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打招呼?我怎么知道那儿有你们的人,你们曾经告诉过我吗?难道我在朝为官,有点什么大事小情都要向你们汇报一遍?再者说,那些人有家有业、有名有号,我就算告诉了你们,只要他们牵涉其中,难道还能跑得掉?”

    崔林的脸色阴沉下来,白净净的面皮泛着青渗渗的光:“杨宗主。我只是在向你转达各位阀主的不满!各位阀主可以捧你上九宵,也就能踩你下地狱,请你好自为之!”

    杨帆淡然道:“撤掉我,能摁住显宗上下众志成城的凛凛战意么?撤掉我,能让隐宗放弃对我们的攻击么?撤掉我,能让皇帝不再继续追查这桩贪腐案么?撤掉我,能让你们那些有官方身份恰又被卷进此案的人安然无恙么?如果能。我让贤!”

    崔林听了,顿时哑口无言。实际上,杨帆最近一连串强硬且有效的举动,已经令他赢得了显宗上下的人心,哪还是幕后的世家想换就换的。

    显宗中许多人虽还不致于对杨帆死心踏地,却是极为拥戴的。本来嘛。别的且不说,杨帆若能带着显宗打了胜仗,不但上次败在隐宗手里的一口恶气得以渲泄,他们的权力和利益也会更进一步。

    至于近来获得重用的天枢部的那帮老家伙,对杨帆更是全力拥戴,誓死效忠。是同样出身于庶族的杨帆重用了他们,如果宗主换人。再换个世家出身的人上来,难保不会把他们重新打回冷宫。

    这些曾经无权无势的幕僚参议,如今已经尝到了权力的滋味,那是令人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们不会舍得放弃已经到手的一切,那便只能毫无保留地站在杨帆一边。

    不必考虑杨帆方才质问的一连串的“能不能”,仅仅因为这个理由,世家就不能对杨帆轻举妄动,双方的矛盾还没有发展到让他们宁可给这个庞大的经济帝国带来重大损失也要免掉杨帆的地步。

    所以,崔林只能让步。

    在杨帆作出只要让沈沐与他见上一面,双方达成一个和解条件,那么他就与沈沐休战并全力制止事态进一步扩展,以保全那些正处于“暴风眼”中的世家力量的承诺之后,崔林只能悻悻地离开,再去向沈沐施压。

    ※※

    崔林出门登车,立即风风火火地离去。杨帆站在门楣下,望着渐渐远去的车马,抬起手来摸了摸耳朵,垂下来时很自然地向前甩了一下,道侧一个牵着毛驴的脚夫便马上蹑了上去。

    杨帆已经知道沈沐来了洛阳,只是他的住处还没有打听出来,如今正好借崔林查清他的所在。如果崔林能促成两人见面那是最好,有些事,他很想同沈沐当面谈谈。如果沈沐避而不见,查清他的所在也方便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杨帆眼见那车马已消失在巷口,正欲转身回府,刚刚迈进门槛,就见几个家丁风风火火地跑过来,其中还有一个是“继嗣堂”安排在府上的侍卫。

    杨帆家里现在有了古老丈一家人保护,“继嗣堂”派来的人大部分已调作他用,留下几人也不在守在后宅了。杨帆纳罕地道:“你们慌里慌张的做什么?”

    后面有个女孩儿的声音大声道:“别耽搁,你们快点儿!把咱洛阳城有名的医士都请来!”

    说话的是三姐儿,一见杨帆站在门口,三姐儿赶紧蹲身行礼。杨帆侧身让过几个家丁,向她问道:“出什么事了?”

    三姐儿急急地道:“阿郎,二娘子动了胎气,腹中有些疼痛。”

    “什么?”

    杨帆一听,心头便是一紧,马上大步流星地往后宅里赶去。限于这个年代的医术水准,妇人怀孕生子就是过一道鬼门关,所以孕妇有恙那是绝对轻忽不得的事。

    三姐儿一溜小跑地追在杨帆后面,杨帆一边急走一边问道:“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怎么就动了胎气了?”

    三姐儿追跑着,气喘吁吁地道:“奴……奴家也不晓得,就听古姑娘喊人,去了才知道二娘动了胎气,奴家赶紧使人去找医士……”

    两人对答着赶到阿奴的住处,小蛮已经先到了一步,她是生过孩子的妇人,有些经验,赶紧扶了阿奴登榻,叫她侧身卧着,一脸紧张地问东问西。阿奴躺在榻上一迭声地向她解释,自己没什么大事,不必如临大敌。

    古竹婷立于榻边,眼眶里隐隐有泪光流转,也不知是急的还是吓的。旁边还站着桃梅等几个丫环、老妈子。两个孩子也来凑热闹,思蓉抱着一只狗狗,念祖拽着一只木制的小鸭子,在大人堆里转来转去。

    念祖看得出众人的紧张,眨着一双大眼睛,不断地询问:“娘亲,怎么啦?姨娘,怎么啦?古姑,怎么啦?桃姐儿,怎么啦?乳娘,怎么啦?嬷嬷……”杨念祖晃着小脑袋挨个地问,跟碎嘴子似的,就是没人理他。

    杨帆进了门便急急问道:“阿奴,你怎么了?”

    阿奴见他也变声变色的,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郎君不用担心,妾身只是不小心动了胎气,腹中稍觉疼痛,躺一下就好了,没什么事。”

    念祖平时可是家里人的眼珠子,目前为止,这可是杨家下一辈里唯一的男丁,将来要撑门立户的,可今天却没人理他,现在总算看到老爹出现在,杨念祖马上从几条大腿中间钻出个小脑袋来,大声问道:“阿爹,姨娘怎么啦?”

    杨帆道:“姨娘肚子里的小宝贝淘气了,踢疼了姨娘。念祖乖,跟姐姐到外面玩去,别吵了弟弟。”

    “哦……”

    念祖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把他很宝贝的小木鸭子提到杨帆面前,道:“这个给弟弟玩,一哄他就不淘气了。”

    杨帆啼笑皆非地接过来,摸摸他的头道:“好啦,快出去玩吧,弟弟还小,怕吵的!”

    念祖答应一声,牵起姐姐的小手跑出门口,很骄傲地对思蓉道:“阿姐,弟弟不懂事,没有我乖吧?”

    杨帆见满屋子都是人,又道:“大家都出去吧,没有事,我和夫人守在这里好,医士若来了,快快请过来。”

    丫环婆子们答应一声,纷纷退下,古竹婷欲言又止,咬着嘴唇也悄然退了出去。房中一静,只剩下杨帆和小蛮、阿奴了。

    孩子现在已经六个月了,阿奴的腹部明显地隆起来,杨帆小心翼翼地抚着她的肚子,问道:“现在还疼么?”

    阿奴无奈地道:“真的没事啦,刚刚就是有点岔气儿,大家这么谨慎,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杨帆道:“你呀,现在做什么你都得轻轻的,大意不得,好端端怎么就动了胎气呢?”

    阿奴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还说呢,这不都怪你么?”

    杨帆一呆,奇道:“你岔了气,怎地怪到我的头上?”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