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六章 三人行

    千金公主此番出游,本就是为了促成武崇训和李裹儿的来往,见武崇训来替李裹儿向她辞行,千金公主会心一笑,只当二人已经情投意合,自然乐见其成,因此欣然应允。

    武崇训匆忙唤了李裹儿的车仗,又叫了自己的侍卫,急急赶到路边,就见李裹儿俏立路旁,如春花绽放。

    武崇训连忙下马,殷勤地请安乐郡主登车,自动自觉地充当了她的护驾骑士,护拥着李裹儿的车驾向御道赶去。

    李裹儿放下帷幔,自帷幔中悄悄观察着骑在马上神采飞扬的武崇训,下意识地又咬起了小指。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离奇的梦,她还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车队到了御道上,便拐向宫城方向,这时候,杨帆带着任威等几名侍卫赶到了。

    杨帆与武崇训虽然不熟却是认得的,以前杨帆数度到梁王府,曾经见过这位世子。他沿御道而来,老远就看到了这位梁王世子的旗幡,杨帆微微有些意外:“梁王家宴,世子怎么还在外招摇,莫非他不参加族人家宴?”

    杨帆想着,放慢了马速,走到近前一看梁王世子果然在,便在马上一抱拳,拱揖道:“世子!”

    武崇训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杨帆,一时神情和心情都古怪到了极点。

    前一刻他还是把杨帆当成情敌看待的,可是李裹儿在寺庙后院小桥之上那番哭诉之后,他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向杨帆发难了。尤其是。安乐郡主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在心里,安乐郡主说她视杨帆如兄长,若得罪了她的兄长,美人儿不再理他怎么办?

    可是让武崇训现在就放下心结,“妇唱夫随”地把杨帆当成“亲大哥”,武崇训一时又适应不了这种剧烈的变化,正在尴尬地当口儿,李裹儿掀开车帘,向杨帆欣然叫道:“杨哥哥!”

    李裹儿在车中思量许久。那梦境般的感觉终于沉淀成了事实,她知道,她已经用她的美色征服了一个裙下之臣,而且是最忠心的那种。堂堂梁王世子,居然连给她舔脚趾的事都做得出来,此人再也休想逃出她的手掌心了。

    她正欢喜得意间。杨帆到了。李裹儿也颇为意外,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杨帆,心思一转,她便雀跃着迎了出去,方才已经在武崇训面前说过她把杨帆视作恩公、视作亲生兄长的,此时如果不落落大方。岂不叫那武崇训看出蹊跷。

    “杨哥哥,你这是往哪儿去?”

    杨帆看看李裹儿。又看看武崇训,笑了笑道:“正要去梁王府赴宴。世子与郡主……这是联袂出游么?”

    李裹儿道:“应千金公主之邀,今日与诸多贵介公子、使相千金,同游于洛城北郊。人家不喜那些贵人们踏青出游的把戏,正劳烦小王爷送我回城呢。杨哥哥正好与人家同路,快上车来,人家和你说说话儿。”

    李裹儿此举大是高明。越是在武崇训面前落落大方毫不避嫌,武崇训心中疑云越薄。只是……虽说安乐视杨帆如兄,毕竟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长,那女子香车并不太宽,两人并肩而坐……

    武崇训心道:“我是安乐未来的夫婿,我都不曾与她并肩而坐,手足相接,让杨帆上去,好不是滋味儿。”

    武崇训便笑道:“某与杨将军也是素识,久不相见,正想一叙离别之情,不如你我并辔而行,边走边谈!”

    杨帆正觉李裹儿太也大胆,一听武崇训这话如释重负,马上欣然点头:“正合我意!”

    李裹儿已经摸清了武崇训的心思,哪还把这今日出游前还被她又敬又畏的梁王世子放在眼里,登时俏脸一板,睨着武崇训道:“杨哥哥是去梁王府赴宴的,小王爷想与杨哥哥攀谈,到了你家便是聊到秉烛夜谈也没关系。奴家长住宫中,难得见到杨哥哥,小王爷可否容后叙旧?”

    武崇训已然迷了心窍,李裹儿的话哪敢反对,登时讪然道:“郡主所言有理,如此……就请杨将军登车吧!”

    杨帆总觉得三人间有种奇怪的氛围,一时又品咂不出究竟是什么,其实自上次长街偶遇,他就渐渐感觉这个李裹儿不是那么单纯,可眼下武崇训就在旁边,自己若不登车,反而显得心中有鬼,无奈之下,只得弃马登车。

    杨帆一上车,李裹儿便又抬手放下了帷幔,放下帷幔时,一双妩媚到极致的眼睛,还带着挑衅的目光乜了武崇训一眼。武崇训暗自安慰自己:“是我不好,方才出言不逊,惹得安乐不悦,她这是故意气我,一定是这样。”

    帷幔虽然放下,其实里边有些什么举动,外面影影绰绰的如雾里看花,也能看到稍许,杨帆倒不担心安乐敢对他进行骚扰,是以帷幔刚一放下,杨帆便沉下脸色,压低声音道:“你又要做什么,当真不爱惜自己名声?”

    李裹儿委屈地道:“哥哥何以对人家越来越不假辞色?你救过人家和爹爹性命,是我一家人的大恩公,你我又曾有过夫妻之实,奈何冷言冷语,人家究竟做错了什么?”

    杨帆一听她提起此事,登时有些泄气。他总不好与李裹儿理论,说总是察觉她说话不尽不实,当日黄竹岭上藤萝洞内那一幕更是如同梗在他心上的一根刺,事后想来,越来越觉得她不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

    杨帆只好缓和了口气道:“郡主,昔日种种,是杨某不知你的身份,结果铸成大错。如今令尊即将成为太子,不日郡主就将成为大唐的公主,杨某早有家室,断然不可能与公主有什么结果,既然如此。为人为己……,郡主冰雪聪明,想必不需杨某说的太过明白!”

    李裹儿黯然垂泪道:“你说的道理,人家自然省得,情不自禁罢了。”

    李裹儿说得凄婉哀伤,那花容月貌泪水涟涟,若换一个男子听了看了,怕不心怀激荡,登时小头指挥大头。有感于美人恩重,便是叫他为这女子舍了性命也心甘情愿,从此如那武崇训一般,乖乖做她石榴裙下之奴。

    可杨帆不同,裹儿虽美,也不致于让他为美色而迷了心智。心头那抹疑云更是降低了裹儿这番做作的魅力。杨帆只是不好说些太尖锐的质问,因此劝道:“进一步害人害己,退一步皆大欢喜,郡主在黄竹岭十六年苦楚,如今重返宫廷殊为不易,切勿自误!”

    杨帆这番话李裹儿哪里听得进去。她喜欢这种冒险、玩火的刺激,喜欢把男人掌握在手心的感觉。那像是一种令人飘然欲仙的权力,让人着迷。梁王世子武崇训膜拜在她的脚下,甘愿以奴仆自居,更是助长了她的这种野心。

    杨帆越是敬而远之,她的征服**越强烈,不把杨帆征服,让他乖乖任由自己摆布就越不甘心。这种感觉很复杂,或许她对杨帆真有几分喜欢。或许就像她当初养的那只猫儿,她觉得自己付出了,就一定要拿回代价。

    又或者,武崇训的被征服,让这个在小山村中长大,一步登天进入帝国最高层的皇家村姑有些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了,她的野心膨胀太快,却又没有一步一个脚印攀登过程中成长起来的胸襟和智慧,于是迷失了自己。

    不过,她对玩火却是乐在其中的,她咬了咬嘴唇,很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心中暗忖:“我的美貌可以让堂堂梁王世子自甘奴仆,就不能征服你么?”

    于是,放在坐榻上的一只柔荑悄悄伸过去,便牵住了杨帆的手,她抓着杨帆的手,轻轻放在自己青春而富有弹性的柔腻大腿上,杨帆一惊,抬眼看向她,低斥道:“你疯了?”

    李裹儿昵声道:“外面看不清的。”

    她的眉梢眼角尽是春情,一双眼波润如春水,就那么凝睇着杨帆,用一种极诱惑、极旖旎的声音道:“那么多皇姐、皇姑甚而姑祖母,都能活得自由自在,为什么独对我如此苛求,比起她们,我受的苦还少么?杨郎,人家是你的女人,这你总不能否认吧?”

    李裹儿说着,轻轻抓着杨帆的手,沿着滑腻如脂的大腿,竟向自己的桃源花芯探去。杨帆没想到她竟这么无耻,心中恶感更甚,手掌一紧,一把握住了她的大腿,如同铁钳一般,再难移动分毫,疼得李裹儿都要流出泪来。

    杨帆脸寒如冰,冷冷说道:“温柔坊里,每日不知多少男人度夜,如果每一个在那里度夜的男人上过一个女人,就把她当作自己的,那男人岂不蠢得像头猪?”

    李裹儿已经知道温柔坊是个什么所在,脸色登时一变,恨声道:“你当我是什么?”

    杨帆冷然道:“不是我当你是什么,而是你自己当自己是什么?”

    李裹儿恨恨地瞪着杨帆,神色数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她容颜一缓,忽地向杨帆婉媚地一笑,轻轻低下头去,柔声道:“人家当自己是什么?人家自然是当自己是你的女人、你的奴婢,只要你喜欢,人家便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

    武崇训策马伴在车旁,因为不想被李裹儿看轻了自己,怕她恼恨自己不信任她,因此不敢盯着车中看,只能拿眼角余光尽量捎着,可纱绡虽薄也看不清些什么,竖起耳朵细听依旧听不到些什么。

    仔细想想,便自嘲地一笑:“我怎能用龌龊心思去度量她,亵渎了仙子呢。再者说,大庭广众之下能有什么事情?我得放宽胸怀,万万不可让她觉得我气量狭窄,但能讨得美人欢心,便为她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

    p: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偶的威信帐号:yueguanwlj,欢迎关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