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夜探丞相府

    冬季的天短夜长,北野胥也就进去练了两趟拳,天就彻底的暗了。

    他出了校场,在宴客厅稍作休息之后,就带着两个护卫大摇大摆的出了府。

    站在烟雨楼雅间的窗子边,他托着腮,陷入了回忆.

    那一年,他奉旨出京办事,在回京的途中救了一对奄奄一息的父女,回来之后,经过询问,得知了二人原来就是声名显赫的剑气山庄的气宗后人,于是那一年他便有了一个胆大的计划.。。

    随后他便开始开始按照计划部署,果然事情都像他想的那样进行着,可是水穆成的一次回乡祭祖,却打乱了他所有的部署,,,

    “主子,属下瞧见您形容的那人来了!”

    正在回忆中的北野胥被一阵叩门声打断,转过身来,冷冷的隔着门吩咐“知道了!下去领她上来!”

    “是!”

    随着门口的脚步声远去渐渐消失,北野胥坐了下来,自从凤梨落死之后,他就很少在动用她了,不晓得这次吵着要见自己能带来什么样的重大信息.

    “叩见王爷!”

    那头发遮住半张脸的女人一进来,就端正的给北野胥行了一个礼,之后便看似恭顺的站在一边,独眼看着地面,不吭声了。

    北野胥眉头一皱,不悦的开口“你不是说有事要对本王说吗?怎么不开口?你是觉得本王的时间很多?”

    那女人身体略微一颤,抬起了头,平视着北野胥,不卑不亢的开口“王爷,小女此次来,一呢是告诉王爷两件事,二呢,是想提醒一下王爷,小女不是你的奴才,大家不过是合作的关系而已,请你以后不要让那个贱人对我指手画脚,吆三喝四!”

    北野胥眉头挑了挑,眉眼间隐隐的带着一丝愠怒,“可以,不过要看你的信息值不值得!别忘了,本王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哼,他还好意思说这个?当年他只是顺手而已,将她和她爹带回了王府,说是以礼相待,可是最后呢!?

    看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找了各种的人教自己什么诗词啦,跳舞啦,抚琴啦,,还各种严厉,稍有不专心,便会被毒打一顿.。想想就恨得牙根痒痒,若是可以,她都想马上扑过去凑他一顿!!

    看到她的独眼中流露出一种愤怒和肃杀,北野胥竟然愣了,她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记恨了?

    “好了,好了,不管本王之前和你们父女之间有着怎么样的合作,都已经随着风梨落的离世结束了,你以后想要怎样,本王不会干涉行了吧!?但,有一点你需切记,那就是任何时候不能坏了本王的事,不然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亦不能!”

    那女子挺了挺背,傲气的回答“王爷放心!小女子是言而有信的人,只要王爷答应小女的事情办好,小女自当依旧视王爷为主子!”

    北野胥点了点头,跟着问“那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

    那女子额首,随即开口“王爷,那个贱人在冷穆成那里看到了一张诏书,内容她没有看清楚,就只看到了几个字,似乎跟太子有关,还有就是小女无意间在冷先华觐见王上之后在他身上也看到了奇怪的卷轴!”

    什么?诏书?画卷?

    北野胥听罢立即站了起来,厉声喝问“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女子翻了翻眼珠子,一副“不是你下午不见我,非要拖到夜间的么?怎么又来责问我?”的模样,气的北野胥衣袖一甩,径直离开的雅间。

    他必须要马上回去安排人行事了,以防他那看似一切都依仗他,实则一直都想要对付他的王兄搞什么花样!

    “王爷,你答应小女的事.。”

    可是他的脚还没有踏出房门,身后的女子就再次开口了。

    “本王回去自会安排,回去安分点,最近不要给本王添乱就行!”北野胥不耐烦的回首说了这么一句话后,立即脚步急促的出了房门。

    .。。

    夜已经很深了,北风无情的咆哮着,京城蓬莱客栈中的天字二号房中却依旧红烛亮着,六个人的身影大大小小的映在窗子上。

    “少主,经过我们几个多方打听,找不到那叫燕娘的女子!此女就像是从无存在过的一样,任凭我们通过各种途径都打听不出来,,”

    中年男子垂着头站在桌子边,愁眉苦脸的对着容貌俊俏的白衣少年说。

    白衣少年寒澈的双眸寒光一闪,“找不到?我们剑宗光门徒至少成千上万,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是没用心找,还是你们压根就不想把她找出来!?”

    见少年发火了,黑衣老头上前一步替中年男子说话,“少主,泉管家所言非虚哇,咱们四个老头子也是跟着管家一起找线索的,是真的找不到么!”

    他不说话还好,他这一说话,少年豁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目光瞥向黑衣老头,“你们不去兴许还可以找得到线索,你们若去有谁敢说?见过世面的有谁不知道你们酒色财气四大长老乃是我剑气山庄的门脸人物?你们同气连枝,性格怪癖,江湖中人都不晓得你们?哼,从明日开始,你们都给我老实的呆在客栈中,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妄自离开半步!”

    说完,大步走向房门,临出门的时候,回头过来说“我今晚要打坐修习,将断水诀的最后一层领悟一下,你们都不要打搅我!”

    “是!”

    白衣少年出了此房间,推开了相邻的第三间房,一进去,就快速的走到床边,在枕头边拉出一个包袱,并从里面翻出一套黑色夜行服,麻利的换上,推开窗子,嗖的一下跃了出去。

    丞相府的后院静的出奇,然而这静的背后会又会藏着什么样的杀机?

    一个黑影刚刚从半空中刚落下不多时,就有另一个黑影也掠进了相府后院。

    先前进来的那黑衣人站在树梢上,一双寒彻的眸子密切注视着后来的那个黑衣人,心里泛起了嘀咕。

    都已经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人夜探丞相府呢?他来是想找冷先华谈交易的,那人是为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