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要命的胭脂[三]

    “那臣弟就告退了!”北野胥笑眯眯的躬身请辞。

    北岙心里着急惦记北冥,大袖一挥,伴随着“恩,孤就不留王弟了.”的话语,大步扭头离开。

    北野胥望着北岙的背影,笑眯眯的脸转瞬阴寒下来,他就等着平阳大婚那天动手了,因为他已经为了那日的计划整整部署了三年了.。

    ..

    宜坤宫之内,皇后焦若兰坐在绣榻边上,秀气的脸庞泪迹斑斑,双手握着北冥的手,勾着头冲跪在地上的太医吼“太医,你不是说皇儿今日早晨便会醒来么?可是你瞧,现在这都快巳时了,皇儿依然没有醒来,你告诉本宫,是不是皇儿压根就不是你说的抽风,而是,,而是确实的被人下毒所致?!”

    那太医惊慌的抬手抹了抹额头上汗,惊慌的为自己辩解“娘娘,臣下说的确实事实啊,太子的脉象和呼吸,以及气色都说明了他并未中毒啊,真的,娘娘,请您相信下官,再多给下官一点时间,下官一定能够找到可以令太子醒来的办法?”

    “办法?本宫已经给了你一晚上的时间了去想了,结果呢?”焦若兰秀眉紧皱,眼眸中的怒火已经开始点燃。

    她现在迫切需要抓住此庸医的话柄,只有抓住了他的话之漏洞,就可以公然的将这个不中用的东西拖出去斩了!!

    就在那太医犹豫着是不是要说出书籍上有记载金针度穴,可以刺激人的意识时候,殿外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哎呦,姐姐啊,这么大清早的,是谁惹得您发这么大的脾气哇?”

    焦若兰听到声音一愣,急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小声对那太医警告“仔细你说出的每一句话,不然,本宫诛你九族!”

    警告完太医起身出了内殿,立即笑着迎了上去,“呦,是淑妃妹妹啊!本宫昨个儿不是传话了么,今儿早安免了么?为何妹妹依然前来呐?”

    淑妃鸭蛋秀脸,俊眼修眉,黑发如瀑,身穿一件鹅黄色拖地长泡,外面披着一件上好的貂皮斗篷,见到焦若兰出来,立即跪了下去,“妾妃参见王后,王后万福”

    焦若兰淡淡的扫了一眼她,淡淡的说“起来吧!本宫今天身体不适,感觉有些头疼,妹妹有事就赶紧说吧!”淑妃站起来左右看了看,有些扭捏起来,似乎是要说什么,可是碍于殿内有一群宫女在,一直未开口。

    焦若兰见她这个样子,心知她这是有事要对自己说哇,于是就屏退了殿内的宫女道“现在已经没有闲杂人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就赶紧说吧!”

    淑妃走进了几步,神色有些神秘的凑近焦若兰的耳边,“姐姐,妾妃听贤妃说昨日太子突然病了,可有此事?”

    焦若兰眉头一挑,眼睛眯了起来,“娴妃?她说什么了?”

    自己昨儿谁都没说,就只有皇上知道,莫非自己寝宫之内有她的人不成?如果如此,那么娴妃的嫌疑跟自己皇儿的这次患病一定脱不了干系!!

    淑妃莫玉倩与焦若兰是同年采女,眼下焦若兰一跃成为皇后,而自己也因着之前俩人的关系被晋封为妃,故而她对焦若兰感激不尽,宫中的任何风吹草动,她只要知道就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焦若兰。。

    “姐姐,听她的口气似乎是说太子殿下是妖邪入侵,才会好端端的导致突然昏迷不醒.。”

    “大胆娴妃!居然信口雌黄!淑妃,你此话当真?那个贱妃果真就是这么说的?让若真的如此,本宫一定饶不了她!”

    焦若兰说话的时候,眼睛灵力冒出森森的寒光,看的淑妃莫玉倩一阵心寒.

    她果然不是当年的焦若兰了,现在的她多了一丝阴狠,少了一丝温柔,多了一份严厉和霸气,少了一份宽容和大度.。

    “淑妃妹妹,谢谢你给本宫带来了这个消息,等本宫禀明了王上,一定会封赏你的.”

    焦若兰突然拉起了淑妃莫玉倩的手,笑吟吟的温柔出声,弄得她一颗小心脏不停的乱跳.

    她发现她越来越不敢面对焦若兰了,尤其是面对她的微笑!!

    “姐姐,妾妃宫中还有些琐事,就不打搅姐姐了,妹妹告辞!”说完,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对着焦若兰盈盈下拜。

    ..

    “兰儿,冥儿醒来了没有?”

    淑妃莫玉倩前脚刚走,皇帝北岙的声音就在殿外响了起来。

    听到北岙的声音,焦若兰一双如水流淌的眸子立即蒙上了一层水雾,立即扑进了他的怀中“王上,皇儿一直都没有醒,,都是这个庸医误事.。。呜呜.王上,不如给皇儿在民间找一个有真材实料的郎中吧!”

    “这,,我天辰太子岂可让民间郎中诊治?再说了,孤还有.。。”皇上北岙差点把阴阳镜之事说出来,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刹住了车,然而他却没有察觉怀中之人的眸子闪出了短暂的黯淡之光.

    “你说什么?王上?”

    宫中有这么多的妃子,夫人,采女,对了,也还有几位其他的皇子,她的儿子死了,他是还有其他的皇子可以立为储君。。

    皇后焦若兰此刻心中已经暗下决心无论想什么方法也让儿子好起来,哪怕是通过一些非常的手段.

    “没什么,先进去看看皇儿吧!”皇帝北岙边说边轻轻的推开了怀中的焦若兰,向内殿走去。

    焦若兰跟在后面,心开始下沉,怪不得宫中的老人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想要在皇宫里平安的度过一生,没有手段和智谋怎么能行?

    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默念“王上,对不住,臣妾一定要出宫找一位信得过的人来给皇儿瞧病的.。”

    她虽然贵为皇后,可是没了儿子,她还能在这个后位上坐多久??

    皇帝北岙走进绣榻,仔细的端详北冥,他竟头一次的发现他的这个儿子长得是这么的英俊,尽管他现在双目紧闭,脸色苍白。。

    “王上,臣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

    一直跪在地上的太医顾喜生经过了一番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发话了。

    他也想清楚了,他若是今天想不出办法让太子醒来,横竖难逃一死,不如死前将在书上看到的金针度穴拿出来试一试!

    “什么法子?卿家但说无妨!”那太医顾喜生先是瞧了瞧皇帝北岙身后的皇后焦若兰,之后头一低,“王上,臣在古书上看到有金针度穴,可以摧经活络,可以一试.”

    “住口!你也说了,你是在书上看到的,那就是说你从未见到有人用此法了?你是想拿太子的性命做尝试?!太子的身体何等尊贵,要是你功夫不到家,害了太子.。哼,你有几条命可以抵?!!”

    皇后焦若兰听完,不顾皇帝北岙在场,当即对着太医发难。

    太医不敢再说话了,只是垂着头,而皇帝北岙也没有反应,一时间宜坤宫陷入了寂静,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好半天后,皇帝北岙发话了,“皇后,孤相信这世上是无奇不有的,就给他一个机会尝试一下吧,如果真可以使冥儿醒来那是最好不过,要真的是治不好,再想别的法子也行.。”

    这神仙鬼怪他都见过了,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

    “可是,,王上.。”焦若兰依旧不死心的想要阻止北岙,她就不明白了他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有些让她琢磨不透了?

    “好了,皇后,让太医准备金针吧,你与孤一起到御花园走走吧!”这个节骨眼,他还有兴致逛花园?可是他是皇上,她只能听命!!

    ..

    冷先华揣着胭脂一路提气狂奔,直到进了一家药铺才泄了真气。

    “掌柜的,麻烦你帮在下瞧瞧这胭脂里可有什么使人身体受到损害的成分.”

    药铺的掌柜正低着头在柜台上打着算盘,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并看到一锭银子和一盒胭脂搁在了自己的面前,于是惊讶的抬起了头,对上了一双明亮黝黑的眸子,只是这眸子里饱含焦灼和担忧.

    “公子不要着急,先请一边稍作休息,老夫这就为公子检查,小四,奉茶!”

    “那就多谢掌柜了!”冷先华客气的对着药铺掌柜抱了抱拳,之后扭头坐在了药店大堂边的座位上。

    里间的门帘挑起,一个眉清目秀,年纪越十三四的小男孩端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出来。

    把茶水送到冷先华座位边上的小圆桌上后,就垂首站在了圆桌的一边,只是视线看向了柜台里的掌柜。

    当他视线落到那盒胭脂上时,不由自主的惊讶出声“咦?这种胭脂徒儿在四年前就见过,当时是一位美貌的夫人拿着而来.当时徒儿才进药铺,师傅您恰好不在,于是那位美貌的夫人就着急的走了.。”

    冷先华刚端起的茶杯应声落地,激动的立即站了起来,抓住了身边小四的胳膊,“小哥,我问你,你能形容一下那位夫人的长相么?”

    小四得意的笑了笑,“这有何难?小的不善表达,待小的给公子画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