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兄妹聚餐起纠纷【上】

    小月眨了眨眼睛,揉着自己的头抬眸问“大哥真是聪明,你从何得知希儿到现在还没有吃午膳呢?”

    “想知道?走,进去说!”说罢,牵着小月的手就向里面走去,顺便吩咐了一句,“送点糕点来。”

    进入陌小月的房间后,兄妹两坐在圆桌旁边,小月就催促道“哥哥,可以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冷先华侧着头,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略显狡黠。

    “就是说说你是如何知道云儿还没有吃午膳啊?”

    陌小月话一说完,立即就意识到自己被冷先华耍了,小嘴撅起来,垂下了头。

    ****

    幽冥界炼狱边上,冥君此时消除了水晶球之内的影像,对着脸露惊喜的嫣儿说,“本尊了了你的愿望了,你现在是不是该潜心修行了?此女今生尽管备受波折,但身边不乏有能人帮助,定会和平王姬平安和睦的度过这一生!从今后你需潜心修炼,争取早日脱胎换骨,,届时本尊替你向佛祖禀明,留下你在冥界做一鬼差!”

    “多谢冥王大人!”

    嫣儿激动的热泪盈眶,她能眼见女儿转世的生活,还能有此造化,还有什么遗憾?

    “好了,去吧!炼狱磨难五重你已经度过,今日开始第六层,谨记本尊的话,要时刻保持心态平和.。。来人,送她前往第六重炼狱!”

    ..。

    沁园内的小月突地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莫非是有什么人在想我?是被冥君带走的娘亲么?

    “希儿?你在想什么?”冷先华见她眼珠一瞬不瞬,有些疑惑的问。

    “没什么啊!希儿在想哥哥未过门的媳妇长的啥样儿?哥哥可曾见过?”

    陌小月眼珠一转,为了打消他的疑惑,话锋一转提起他的婚事。

    冷先华闻言,俊脸不禁染上了一抹红晕,一双虎目瞟向了门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哥哥?回答希儿啊?见过没有嘛,要是没见过,我们明天偷偷去看看怎么样?”

    “啊?”

    冷先华顿时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目光愣愣的看着陌小月,然后就伸出手来搭在了她的额头上。

    “哥哥?你干什么?希儿好好的,没有发烧!”小月生气似得拉开了冷先华的手,声音中明显充满了愠怒。

    “小妹!咱们天辰是不允许已经定亲的男女偷偷的私会的,况且哥哥还是被皇上赐婚的.所以更加不能.。。你懂么?!”

    “好了,不看就不看嘛!没必要这样义正言辞的绷着脸吧。哥哥好没趣,你走吧,希儿累了,想休息!”

    冷先华呆了,眼前的这个妹妹好像跟记忆中的妹妹大不一样了,莫非是病的久了,转性了?不过这样好,天性使然,敢说敢做,长大了一定是个古灵精怪的可人儿!

    想到这里,冷先华陪起了笑脸,宠溺般的语气说道“既然希儿想要见见那家的郡主,哥哥就舍命陪君子,成全了你的好奇心吧!”

    “好吖,好吖!拉个钩钩,不能反悔哦!”陌小月一听,立刻露出了笑脸,伸出了小手指头。

    “拉钩钩?好——”水文俊宠溺的用手摸了摸云溪若的头后,学着她的样子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

    陌小月将手指勾住了他的手指后,认真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瞧着眼前妹妹一脸认真的小模样,冷先华心间的疑惑就更加的大了。

    眼前的小女孩虽然长着和自己妹妹一样的容貌,甚至连声音也一样,可是有些东西却从骨子里是可以看出来的,就像现在的举动,那是自己的妹妹压根就不可能想出来的。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妹妹呢?

    正想的出神,糕点被送进来了。

    糕点的香气钻入鼻孔,小月的肚子立即咕咕的叫了起来,一伸手就拿起了一块绿豆糕就往嘴里送,可是被宝莲制止了。

    “小姐?您怎么不洗手就吃东西呢?那样多不讲究啊!”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宝莲,我真的是很饿啊,你就让我吃一块吧,吃完这一块,我就听话的去洗手,还不成吗?”

    望着自家小姐一脸的可怜相,宝莲犹豫了,可是小月就趁她犹豫的机会,已经举手将手里的绿豆糕送入了口中。

    “小姐——你.”宝莲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家一副已经吃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在那搁着,还冲着宝莲吐了吐舌头。

    一边的冷先华静静的看着,心间的疑惑就更加的大了,自己虽说离开了三年,可是妹妹小的时候的脾气和秉性是深深的刻在脑海中的,越看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不像自己的妹妹,于是衣袖一挥,沉声对着宝莲道“你且退下吧,我还与希儿有话要说,需要你的时候自会唤你进来!”

    “是,公子!”宝莲冲着他福了福身子,出去了。

    在宝莲出去后,冷先华一反常态,上前一把抓住了小月的手,声色严厉的问道“说!你究竟是谁?你潜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你把我的妹妹弄到哪里去了?”

    陌小月一听,立即咯咯的笑了,“哥哥!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能是谁?是你如假包换的亲妹子啊!”

    “哼,你休要花言巧语的蒙骗我!你以为本小爷是好骗的吗?今日如果你不把实情交代清楚,我就要你血溅当场!”冷先华说话间,手中的力道已经开始加重,疼的陌小月皱起了眉头。

    “好,好,好!没想到你一个女娃子倒是很深的耐受力啊!起初倒是小瞧你了呢!”

    他手上的力度更加的大了,此刻小月似乎感觉手腕的骨头已经开始咯咯作响了。

    叹了一口气,先前明亮的眸子立刻变得暗淡起来,让冷先华的心突地一跳,手中的力道不自觉的收回了几分。

    “你确定你非要知道?”突然间,陌小月扬起了头,对视着对面冷先华的眼睛道。

    “此话怎讲?”

    “我是怕你知道了内情而不相信,会陷入自己为自己挖的坑中!”

    奇了怪了,明明是个小女娃,怎么此时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有着成熟思维的大人?

    况且自己已经有了疑惑和强烈的好奇心,怎么能够放弃?

    “就是小爷自己想要跳坑也是本小爷自己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你只需将实情告知本小爷就行了!”

    “好,那你就认真的听,中间不需打断我的话,有什么疑问等我讲完了再问,可以做到吗?”

    冷先华闻言呵呵一笑,爽快的就点头表示答应了。小月眨了眨眼睛,揉着自己的头抬眸问“大哥真是聪明,你从何得知希儿到现在还没有吃午膳呢?”

    “想知道?走,进去说!”说罢,牵着小月的手就向里面走去,顺便吩咐了一句,“送点糕点来。”

    进入陌小月的房间后,兄妹两坐在圆桌旁边,小月就催促道“哥哥,可以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冷先华侧着头,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略显狡黠。

    “就是说说你是如何知道云儿还没有吃午膳啊?”

    陌小月话一说完,立即就意识到自己被冷先华耍了,小嘴撅起来,垂下了头。

    ****

    幽冥界炼狱边上,冥君此时消除了水晶球之内的影像,对着脸露惊喜的嫣儿说,“本尊了了你的愿望了,你现在是不是该潜心修行了?此女今生尽管备受波折,但身边不乏有能人帮助,定会和平王姬平安和睦的度过这一生!从今后你需潜心修炼,争取早日脱胎换骨,,届时本尊替你向佛祖禀明,留下你在冥界做一鬼差!”

    “多谢冥王大人!”

    嫣儿激动的热泪盈眶,她能眼见女儿转世的生活,还能有此造化,还有什么遗憾?

    “好了,去吧!炼狱磨难五重你已经度过,今日开始第六层,谨记本尊的话,要时刻保持心态平和.。。来人,送她前往第六重炼狱!”

    ..。

    沁园内的小月突地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莫非是有什么人在想我?是被冥君带走的娘亲么?

    “希儿?你在想什么?”冷先华见她眼珠一瞬不瞬,有些疑惑的问。

    “没什么啊!希儿在想哥哥未过门的媳妇长的啥样儿?哥哥可曾见过?”

    陌小月眼珠一转,为了打消他的疑惑,话锋一转提起他的婚事。

    冷先华闻言,俊脸不禁染上了一抹红晕,一双虎目瞟向了门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哥哥?回答希儿啊?见过没有嘛,要是没见过,我们明天偷偷去看看怎么样?”

    “啊?”

    冷先华顿时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目光愣愣的看着陌小月,然后就伸出手来搭在了她的额头上。

    “哥哥?你干什么?希儿好好的,没有发烧!”小月生气似得拉开了冷先华的手,声音中明显充满了愠怒。

    “小妹!咱们天辰是不允许已经定亲的男女偷偷的私会的,况且哥哥还是被皇上赐婚的.所以更加不能.。。你懂么?!”

    “好了,不看就不看嘛!没必要这样义正言辞的绷着脸吧。哥哥好没趣,你走吧,希儿累了,想休息!”

    冷先华呆了,眼前的这个妹妹好像跟记忆中的妹妹大不一样了,莫非是病的久了,转性了?不过这样好,天性使然,敢说敢做,长大了一定是个古灵精怪的可人儿!

    想到这里,冷先华陪起了笑脸,宠溺般的语气说道“既然希儿想要见见那家的郡主,哥哥就舍命陪君子,成全了你的好奇心吧!”

    “好吖,好吖!拉个钩钩,不能反悔哦!”陌小月一听,立刻露出了笑脸,伸出了小手指头。

    “拉钩钩?好——”水文俊宠溺的用手摸了摸云溪若的头后,学着她的样子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

    陌小月将手指勾住了他的手指后,认真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瞧着眼前妹妹一脸认真的小模样,冷先华心间的疑惑就更加的大了。

    眼前的小女孩虽然长着和自己妹妹一样的容貌,甚至连声音也一样,可是有些东西却从骨子里是可以看出来的,就像现在的举动,那是自己的妹妹压根就不可能想出来的。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妹妹呢?

    正想的出神,糕点被送进来了。

    糕点的香气钻入鼻孔,小月的肚子立即咕咕的叫了起来,一伸手就拿起了一块绿豆糕就往嘴里送,可是被宝莲制止了。

    “小姐?您怎么不洗手就吃东西呢?那样多不讲究啊!”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宝莲,我真的是很饿啊,你就让我吃一块吧,吃完这一块,我就听话的去洗手,还不成吗?”

    望着自家小姐一脸的可怜相,宝莲犹豫了,可是小月就趁她犹豫的机会,已经举手将手里的绿豆糕送入了口中。

    “小姐——你.”宝莲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家一副已经吃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在那搁着,还冲着宝莲吐了吐舌头。

    一边的冷先华静静的看着,心间的疑惑就更加的大了,自己虽说离开了三年,可是妹妹小的时候的脾气和秉性是深深的刻在脑海中的,越看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不像自己的妹妹,于是衣袖一挥,沉声对着宝莲道“你且退下吧,我还与希儿有话要说,需要你的时候自会唤你进来!”

    “是,公子!”宝莲冲着他福了福身子,出去了。

    在宝莲出去后,冷先华一反常态,上前一把抓住了小月的手,声色严厉的问道“说!你究竟是谁?你潜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你把我的妹妹弄到哪里去了?”

    陌小月一听,立即咯咯的笑了,“哥哥!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能是谁?是你如假包换的亲妹子啊!”

    “哼,你休要花言巧语的蒙骗我!你以为本小爷是好骗的吗?今日如果你不把实情交代清楚,我就要你血溅当场!”冷先华说话间,手中的力道已经开始加重,疼的陌小月皱起了眉头。

    “好,好,好!没想到你一个女娃子倒是很深的耐受力啊!起初倒是小瞧你了呢!”

    他手上的力度更加的大了,此刻小月似乎感觉手腕的骨头已经开始咯咯作响了。

    叹了一口气,先前明亮的眸子立刻变得暗淡起来,让冷先华的心突地一跳,手中的力道不自觉的收回了几分。

    “你确定你非要知道?”突然间,陌小月扬起了头,对视着对面冷先华的眼睛道。

    “此话怎讲?”

    “我是怕你知道了内情而不相信,会陷入自己为自己挖的坑中!”

    奇了怪了,明明是个小女娃,怎么此时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有着成熟思维的大人?

    况且自己已经有了疑惑和强烈的好奇心,怎么能够放弃?

    “就是小爷自己想要跳坑也是本小爷自己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你只需将实情告知本小爷就行了!”

    “好,那你就认真的听,中间不需打断我的话,有什么疑问等我讲完了再问,可以做到吗?”

    冷先华闻言呵呵一笑,爽快的就点头表示答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