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如夫人的下场【上】

    冷穆成见状,知道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只好重重的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紧盯着说话的冷先华。

    当又一次听完了冷先华的陈述之后,冷穆成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儿子是要替小女儿鸣不平呢!

    听这口气,针对的是他的妾室嫣然,不禁侧目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给小文豪喂糕点的嫣然。

    那眼神中包含了训斥,疑惑,甚至还有一丝不忍.

    冷先华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一句话就撂了过去“姨娘,好生让人佩服啊,做了此等天理不容的事,居然这般的气定神闲!?”

    哼,得罪了他,伤害了无辜的小孩儿,凭她是谁,他都不会让那人轻易的逃脱过去!

    “怎么?姨娘,是不愿意自己把事实的真想说出来了,非要等我将人证唤出来不可吗?”

    众人闻言,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向上座的如如人嫣然看去。

    这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她感觉浑身上下燥热无比,坐立不安,脸色也开始冒汗.

    “姨娘的脸色怎么这般不好啊?现在可是寒冬季节,怎的姨娘满脸是汗啊?”

    冷先华的讥讽声音此刻就像是地狱中的勾魂使者一样,令如夫人嫣然如坐针毡,脸上的汗是更加的多了。

    这一切令冷穆成看到,厌恶的瞪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来人,把小少爷先带下去!”

    说着就从如夫人嫣然的怀中将水文豪抱出来,等候奶娘前来。

    不多时,一个和如夫人嫣然年纪相仿的女人低着头走进了大殿,来到冷穆成的身边一欠身子,柔声细语说道“请老爷将少爷交给奴婢。”

    冷穆成一伸手,将小文豪递给了她,那女子又一欠身,转身出了大厅的门。

    这时候,整个大厅已经开始议论声不断了,人们从如夫人嫣然的表情和动作中瞧出了端倪,有的目光中已经开始写起了不屑。。

    目前的局面很不好!

    冷穆成的老脸此时显得更加严肃和冷峻,是时候自己出面压一压了。

    于是他站了起来“诸位,静一静!请听老夫一言!”

    丞相说话谁敢不听?谁都知道丞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言官,得罪了他,岂不是跟自个儿过不去?

    所以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大厅立即变得燕雀无声!

    “适才犬子所言非虚,只是这里面恐有内情呐!诸位想一想,如果真的是老夫这不懂事的贱妾所为,老夫定不饶她!可是从道理上讲,会有一个做母亲的用自己儿子的性命做赌注吗?以老夫看,这定是一场意外!”

    果然是言辞善变的丞相啊,几句话就将如夫人犯下的过错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可是冷先华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冷先华一听,冷笑一声,迎着冷穆成的话就接下去了“爹爹说的不错!可是如果真的就是有那么心肠歹毒,以自己亲生孩儿做赌注的母亲存在呢?爹爹,你年纪大了,是不是有些事情只看了表面,而没有看到内在?”

    “华儿!你此言何意?”冷穆成的脸色更加变的不好看,他就奇怪了平时听话的儿子现在怎么跟个带刺的玫瑰一样,碰哪扎哪!

    “爹爹!骚安勿躁!孩儿想请一个人进来,她当时就在现场,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冷先华说着冷冽的目光瞟向了上座的如夫人嫣然。

    这个女人现在早就吓傻了,在听到说有人亲眼看到之后就意识模糊了,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精神,脸上香汗淋淋,早就瘫软在座位上,早就没有思维了.就连一双美丽的杏花眼眼也变得空洞,没有聚焦,犹如活死人一般。。

    而这时,冷先华慢步走到大厅的门口,对着外面听不清呼唤了什么,就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丫鬟提着裙摆急速的进来,走到中间,扑通就跪了下去,口中叩拜道“奴婢参加老爷!参加各位大人!”

    见到进来的小丫鬟如此不失礼,举止也得体,冷穆成自觉感到面上有光,露出了笑容,出口道“你且起来回话!听少爷说你曾目睹事情的经过,可否如实道来?”

    “是,老爷!”

    小丫头站起来后,面对着众人,吐词清晰,将当时发生的一切经过,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冷穆成听完后,顿时跌坐在座位上,原来自己多年宠爱的居然是一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这谁要是传了出去,自己来日怎么面对朝堂上的大臣,想着想着,他的脸就开始泛红,早知道就该在那个时候由着华儿的性子处理这件事,就不用现在当着这么多的同僚面丢人了.。。

    冷先华冷眼看着自家爹爹脸色的变化,心里是痛快极了,早点让他处理,他存有私心,现在他倒要看看他如何还包庇的了?!

    要知道在天辰有道律法,就是针对妾室残害嫡系子女而设立的,如有发现,一经报官,严惩不贷!任你是谁,撞到了这个刀口上,不是秋后处斩,就是发配边关或者充当奴隶或是军妓!

    嘿嘿,冷先华俊美的五官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看着一言不发的冷穆成说道“爹爹!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请问您打算如何处理?”|

    “华儿!?你.。。你的弟弟还小,要是.离。。开了娘.恐怕.”冷穆成几乎是用乞求的声音在跟他小声的说话。

    “哼,我没有当时一掌要了她的命就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知道弟弟小,难道希儿就很大吗?我想问问爹爹您,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将希儿当女儿看啊?就是因为她的出生让娘离开了人世?还是因为她脸上吓人的伤疤,为你巩固地位出不了力?”

    “啪——”

    冷先华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他怎么那么不懂事,怎么可以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自己的亲爹?!

    “华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难道在你心中爹爹就是这样的人?”冷穆成一副痛心的样子,脸色犹如猪肝,语调也不由的高了几分。

    见到丞相和大将军貌似起了争执,又听到了先前他们府里发生的事情,知道了这件事属于相爷府中的家事,人家处理自家的事情,他们留下凑哪门子热闹?冷穆成见状,知道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只好重重的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紧盯着说话的冷先华。

    当又一次听完了冷先华的陈述之后,冷穆成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儿子是要替小女儿鸣不平呢!

    听这口气,针对的是他的妾室嫣然,不禁侧目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给小文豪喂糕点的嫣然。

    那眼神中包含了训斥,疑惑,甚至还有一丝不忍.

    冷先华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一句话就撂了过去“姨娘,好生让人佩服啊,做了此等天理不容的事,居然这般的气定神闲!?”

    哼,得罪了他,伤害了无辜的小孩儿,凭她是谁,他都不会让那人轻易的逃脱过去!

    “怎么?姨娘,是不愿意自己把事实的真想说出来了,非要等我将人证唤出来不可吗?”

    众人闻言,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向上座的如如人嫣然看去。

    这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她感觉浑身上下燥热无比,坐立不安,脸色也开始冒汗.

    “姨娘的脸色怎么这般不好啊?现在可是寒冬季节,怎的姨娘满脸是汗啊?”

    冷先华的讥讽声音此刻就像是地狱中的勾魂使者一样,令如夫人嫣然如坐针毡,脸上的汗是更加的多了。

    这一切令冷穆成看到,厌恶的瞪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来人,把小少爷先带下去!”

    说着就从如夫人嫣然的怀中将水文豪抱出来,等候奶娘前来。

    不多时,一个和如夫人嫣然年纪相仿的女人低着头走进了大殿,来到冷穆成的身边一欠身子,柔声细语说道“请老爷将少爷交给奴婢。”

    冷穆成一伸手,将小文豪递给了她,那女子又一欠身,转身出了大厅的门。

    这时候,整个大厅已经开始议论声不断了,人们从如夫人嫣然的表情和动作中瞧出了端倪,有的目光中已经开始写起了不屑。。

    目前的局面很不好!

    冷穆成的老脸此时显得更加严肃和冷峻,是时候自己出面压一压了。

    于是他站了起来“诸位,静一静!请听老夫一言!”

    丞相说话谁敢不听?谁都知道丞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言官,得罪了他,岂不是跟自个儿过不去?

    所以他的话音一落,整个大厅立即变得燕雀无声!

    “适才犬子所言非虚,只是这里面恐有内情呐!诸位想一想,如果真的是老夫这不懂事的贱妾所为,老夫定不饶她!可是从道理上讲,会有一个做母亲的用自己儿子的性命做赌注吗?以老夫看,这定是一场意外!”

    果然是言辞善变的丞相啊,几句话就将如夫人犯下的过错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可是冷先华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冷先华一听,冷笑一声,迎着冷穆成的话就接下去了“爹爹说的不错!可是如果真的就是有那么心肠歹毒,以自己亲生孩儿做赌注的母亲存在呢?爹爹,你年纪大了,是不是有些事情只看了表面,而没有看到内在?”

    “华儿!你此言何意?”冷穆成的脸色更加变的不好看,他就奇怪了平时听话的儿子现在怎么跟个带刺的玫瑰一样,碰哪扎哪!

    “爹爹!骚安勿躁!孩儿想请一个人进来,她当时就在现场,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冷先华说着冷冽的目光瞟向了上座的如夫人嫣然。

    这个女人现在早就吓傻了,在听到说有人亲眼看到之后就意识模糊了,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精神,脸上香汗淋淋,早就瘫软在座位上,早就没有思维了.就连一双美丽的杏花眼眼也变得空洞,没有聚焦,犹如活死人一般。。

    而这时,冷先华慢步走到大厅的门口,对着外面听不清呼唤了什么,就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丫鬟提着裙摆急速的进来,走到中间,扑通就跪了下去,口中叩拜道“奴婢参加老爷!参加各位大人!”

    见到进来的小丫鬟如此不失礼,举止也得体,冷穆成自觉感到面上有光,露出了笑容,出口道“你且起来回话!听少爷说你曾目睹事情的经过,可否如实道来?”

    “是,老爷!”

    小丫头站起来后,面对着众人,吐词清晰,将当时发生的一切经过,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冷穆成听完后,顿时跌坐在座位上,原来自己多年宠爱的居然是一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这谁要是传了出去,自己来日怎么面对朝堂上的大臣,想着想着,他的脸就开始泛红,早知道就该在那个时候由着华儿的性子处理这件事,就不用现在当着这么多的同僚面丢人了.。。

    冷先华冷眼看着自家爹爹脸色的变化,心里是痛快极了,早点让他处理,他存有私心,现在他倒要看看他如何还包庇的了?!

    要知道在天辰有道律法,就是针对妾室残害嫡系子女而设立的,如有发现,一经报官,严惩不贷!任你是谁,撞到了这个刀口上,不是秋后处斩,就是发配边关或者充当奴隶或是军妓!

    嘿嘿,冷先华俊美的五官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看着一言不发的冷穆成说道“爹爹!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请问您打算如何处理?”|

    “华儿!?你.。。你的弟弟还小,要是.离。。开了娘.恐怕.”冷穆成几乎是用乞求的声音在跟他小声的说话。

    “哼,我没有当时一掌要了她的命就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知道弟弟小,难道希儿就很大吗?我想问问爹爹您,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将希儿当女儿看啊?就是因为她的出生让娘离开了人世?还是因为她脸上吓人的伤疤,为你巩固地位出不了力?”

    “啪——”

    冷先华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他怎么那么不懂事,怎么可以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自己的亲爹?!

    “华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难道在你心中爹爹就是这样的人?”冷穆成一副痛心的样子,脸色犹如猪肝,语调也不由的高了几分。

    见到丞相和大将军貌似起了争执,又听到了先前他们府里发生的事情,知道了这件事属于相爷府中的家事,人家处理自家的事情,他们留下凑哪门子热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