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魂落天辰4

    小月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道,“你是我大哥嘛!即便不认得,没有见过,但我们是血肉至亲啊,有着天生的亲近感!你说,是不是啊?奶娘!?”

    她说完这句话,就回头看向身后的张妈,结果发现张妈妈满脸都是泪痕,不由奇怪的发问“奶娘!?您怎么啦,您不是说我与哥哥常年未见吗?今日见面,不是应该高兴吗?您怎么哭了?”

    张妈忙伸手拭泪,扯出了一个笑容,“希儿,说的对!应该高兴,奶娘不哭.。”

    言毕,对着冷先华略一欠身“老身拜见公子!”

    “张妈妈不必客气!希儿能有你悉心照顾,才能有今日,该是本公子谢妈妈才是!”

    说着年仅十八岁的冷先华就冲着张妈深深的一拜。

    张妈哽咽着上前慌忙去扶冷先华的身子,可是一介女流怎么能和常年习武的男子相比,怎么扶都扶不起来他拜下去的身子,无奈只好含着泪受了这一拜。

    没等冷先华直起腰来,小月就听到了一声娇斥。

    “张妈好大的胆子,端的好大的架子!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让为朝廷立下戎马功劳的将军给你叩拜?!”

    声音过后,陌小月看到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美妇从外面进来,怀中还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胖娃娃。

    只见她一身绛色的棉袍,好看的发髻上插着耀眼的金簪,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倒不失是一位美人。

    张妈听见声音,忙回头去看,“是如夫人啊,老身这厢有礼啦!”张妈说着就要向她下拜,不想被冷先华一手挡住了。

    他不屑的望着那美妇道“姨娘不必为难张妈妈,是本少爷非要叩拜与她的。你要怪就怪本少爷好了!”

    “呦!嫣然哪里敢责怪将军啊!嫣然只是提醒张妈妈注意自己的身份而已!”一句话说完,细腰一扭,从冷先华的身边走过,向大厅而去。

    “张妈只管放心照顾好希儿就是,那女人无非是仗着自己的肚皮争气,一举得男,才处处摆出一副当家女主的姿态,哼,有本少爷在府内的一天就由不得她放肆!妈妈,您先忙别的吧,希儿交给我便是!”

    冷先华望着嫣然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对张妈说。

    “有大少爷带着小姐同去用膳,老身很放心!不要让小姐用冷点就可以,她的脾胃不适合冷点!”

    “恩,先华记下了。”说着上前又弯腰抱起了小月,扭身也向大厅走去。

    张妈妈一直望着兄妹两个的身影消失在那高大的大厅门口,才回头慢慢走出了这相府待客厅所在的院落。

    冷先华抱着陌小月进到大厅之后,就坐在了自己先前坐的位子上,刚一坐好,就听见上座上自己的丞相老爹冷穆成说道“华儿啊,前些日得知你要奉旨进京,回来述职,为父的是满心欢喜啊。本想你还要过几日就回来,没想到你的脚程这么快啊,呵呵,真是叫为父好生意外和惊喜啊!”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中挂念家中的一切,自然路上一刻也不敢耽搁,几乎是马不停蹄,连夜赶路呢!”冷先华淡淡的说道。

    “那么你在外的这些年,可曾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或者人呢?”冷穆成一双眼睛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少年有为的儿子,面带微笑。

    “有啊,..”于是冷先华便和冷穆成讲起了这三年来自己在边关的经历。

    而陌小月听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于是便从他的膝盖上跳下,爬到了另一张椅子上,而后好奇的东张西望,四下打量。

    坐在一旁冷穆成的继室嫣然,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陌小月,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儿子,一种嫉妒和不平衡的心态从心里滋生。

    同样是丞相的骨血,凭什么她一个相貌丑陋的娃娃,就有那么多的人背后关心?而自己的儿子生的这般乖巧可爱,却招不来相爷的疼爱?

    继而目光从陌小月的身上转到了和冷穆成谈的正欢的冷先华的身上,还有他,仗着自己是皇上亲封的少年将军,从来不将她这个庶母看在眼里!?

    刹那间嫣然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浓厚的杀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自己要想办法除去这个小丫头,只要除去了小的,大的也许婚后就不会总没事往府里跑了,那么自己的儿子就会逐渐得到重视了。

    俗话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只要人的思想一出现邪恶的念头,就很容易生根发芽,迅速的繁衍。

    眼下的这位相府的如夫人就已经深深的陷在了邪恶的念头上,怀中抱着无知的幼儿,脑中已经开始筹划起如何置冷佑希与死地的构想了。

    看到小月正自己坐在椅子上,四下张望,于是计上心来,面带笑容的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她的面前,“大小姐!姨娘带你和弟弟一起出去玩啊!姨娘听说,自从你有病就从未出过自己的院子,今日既已出来,就随姨娘一起逛一逛前院吧,好不好呢?”

    陌小月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回头向自己哥哥冷先华看去,发现他还在与他们的那个丞相爹说道津津有味,于是便对着正在笑的不怀好意的嫣然说道,“好啊,反正爹爹和哥哥正在说话,我也好生无趣,跟姨娘出去逛逛也好!”

    见这么轻易就让冷佑希钻进了自己设下的局,嫣然好不得意,于是娇笑着上前拉起了她的小手,转身向大厅的门口走去。

    冷先华眼角余光瞥到,急忙就站起身来,欲向外追,被冷穆成一句话说的不得不重新坐下。

    “华儿!她是你的姨娘!都是一家人,带着那个丫头出去转转没什么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等会用膳的时候就回来了,咱爷俩还是继续你的话题。”

    冷先华见自己的爹爹都这样说了,只好重新坐了下来。

    那个女人怎么说也跟在他爹身边几年了,他爹是应该了解她的吧,于是也就放宽了心,接着跟冷穆成说起自己在边关的往事。

    ******

    小月被如夫人嫣然牵着手,一路往花园走去,最后来到了位于人工湖边上的小亭子中。

    “姨娘?天寒地冻的,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

    嫣然眼中闪烁着异常的光芒,娇笑着道“傻孩子,等会你就知道了。”

    话音停止,她就将自己一岁多大的儿子往小月怀中一放,“先帮姨娘抱着弟弟哦,姨娘这就去为你制造奇迹!”说着就走到了结冰的湖边,顺手抄起一块石头,向着冰面砸去。小月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道,“你是我大哥嘛!即便不认得,没有见过,但我们是血肉至亲啊,有着天生的亲近感!你说,是不是啊?奶娘!?”

    她说完这句话,就回头看向身后的张妈,结果发现张妈妈满脸都是泪痕,不由奇怪的发问“奶娘!?您怎么啦,您不是说我与哥哥常年未见吗?今日见面,不是应该高兴吗?您怎么哭了?”

    张妈忙伸手拭泪,扯出了一个笑容,“希儿,说的对!应该高兴,奶娘不哭.。”

    言毕,对着冷先华略一欠身“老身拜见公子!”

    “张妈妈不必客气!希儿能有你悉心照顾,才能有今日,该是本公子谢妈妈才是!”

    说着年仅十八岁的冷先华就冲着张妈深深的一拜。

    张妈哽咽着上前慌忙去扶冷先华的身子,可是一介女流怎么能和常年习武的男子相比,怎么扶都扶不起来他拜下去的身子,无奈只好含着泪受了这一拜。

    没等冷先华直起腰来,小月就听到了一声娇斥。

    “张妈好大的胆子,端的好大的架子!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让为朝廷立下戎马功劳的将军给你叩拜?!”

    声音过后,陌小月看到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美妇从外面进来,怀中还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胖娃娃。

    只见她一身绛色的棉袍,好看的发髻上插着耀眼的金簪,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倒不失是一位美人。

    张妈听见声音,忙回头去看,“是如夫人啊,老身这厢有礼啦!”张妈说着就要向她下拜,不想被冷先华一手挡住了。

    他不屑的望着那美妇道“姨娘不必为难张妈妈,是本少爷非要叩拜与她的。你要怪就怪本少爷好了!”

    “呦!嫣然哪里敢责怪将军啊!嫣然只是提醒张妈妈注意自己的身份而已!”一句话说完,细腰一扭,从冷先华的身边走过,向大厅而去。

    “张妈只管放心照顾好希儿就是,那女人无非是仗着自己的肚皮争气,一举得男,才处处摆出一副当家女主的姿态,哼,有本少爷在府内的一天就由不得她放肆!妈妈,您先忙别的吧,希儿交给我便是!”

    冷先华望着嫣然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对张妈说。

    “有大少爷带着小姐同去用膳,老身很放心!不要让小姐用冷点就可以,她的脾胃不适合冷点!”

    “恩,先华记下了。”说着上前又弯腰抱起了小月,扭身也向大厅走去。

    张妈妈一直望着兄妹两个的身影消失在那高大的大厅门口,才回头慢慢走出了这相府待客厅所在的院落。

    冷先华抱着陌小月进到大厅之后,就坐在了自己先前坐的位子上,刚一坐好,就听见上座上自己的丞相老爹冷穆成说道“华儿啊,前些日得知你要奉旨进京,回来述职,为父的是满心欢喜啊。本想你还要过几日就回来,没想到你的脚程这么快啊,呵呵,真是叫为父好生意外和惊喜啊!”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中挂念家中的一切,自然路上一刻也不敢耽搁,几乎是马不停蹄,连夜赶路呢!”冷先华淡淡的说道。

    “那么你在外的这些年,可曾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或者人呢?”冷穆成一双眼睛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少年有为的儿子,面带微笑。

    “有啊,..”于是冷先华便和冷穆成讲起了这三年来自己在边关的经历。

    而陌小月听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于是便从他的膝盖上跳下,爬到了另一张椅子上,而后好奇的东张西望,四下打量。

    坐在一旁冷穆成的继室嫣然,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陌小月,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儿子,一种嫉妒和不平衡的心态从心里滋生。

    同样是丞相的骨血,凭什么她一个相貌丑陋的娃娃,就有那么多的人背后关心?而自己的儿子生的这般乖巧可爱,却招不来相爷的疼爱?

    继而目光从陌小月的身上转到了和冷穆成谈的正欢的冷先华的身上,还有他,仗着自己是皇上亲封的少年将军,从来不将她这个庶母看在眼里!?

    刹那间嫣然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浓厚的杀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自己要想办法除去这个小丫头,只要除去了小的,大的也许婚后就不会总没事往府里跑了,那么自己的儿子就会逐渐得到重视了。

    俗话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只要人的思想一出现邪恶的念头,就很容易生根发芽,迅速的繁衍。

    眼下的这位相府的如夫人就已经深深的陷在了邪恶的念头上,怀中抱着无知的幼儿,脑中已经开始筹划起如何置冷佑希与死地的构想了。

    看到小月正自己坐在椅子上,四下张望,于是计上心来,面带笑容的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她的面前,“大小姐!姨娘带你和弟弟一起出去玩啊!姨娘听说,自从你有病就从未出过自己的院子,今日既已出来,就随姨娘一起逛一逛前院吧,好不好呢?”

    陌小月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回头向自己哥哥冷先华看去,发现他还在与他们的那个丞相爹说道津津有味,于是便对着正在笑的不怀好意的嫣然说道,“好啊,反正爹爹和哥哥正在说话,我也好生无趣,跟姨娘出去逛逛也好!”

    见这么轻易就让冷佑希钻进了自己设下的局,嫣然好不得意,于是娇笑着上前拉起了她的小手,转身向大厅的门口走去。

    冷先华眼角余光瞥到,急忙就站起身来,欲向外追,被冷穆成一句话说的不得不重新坐下。

    “华儿!她是你的姨娘!都是一家人,带着那个丫头出去转转没什么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等会用膳的时候就回来了,咱爷俩还是继续你的话题。”

    冷先华见自己的爹爹都这样说了,只好重新坐了下来。

    那个女人怎么说也跟在他爹身边几年了,他爹是应该了解她的吧,于是也就放宽了心,接着跟冷穆成说起自己在边关的往事。

    ******

    小月被如夫人嫣然牵着手,一路往花园走去,最后来到了位于人工湖边上的小亭子中。

    “姨娘?天寒地冻的,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

    嫣然眼中闪烁着异常的光芒,娇笑着道“傻孩子,等会你就知道了。”

    话音停止,她就将自己一岁多大的儿子往小月怀中一放,“先帮姨娘抱着弟弟哦,姨娘这就去为你制造奇迹!”说着就走到了结冰的湖边,顺手抄起一块石头,向着冰面砸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