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魂落天辰2

    “奶娘!?宝莲?!我有没有听错,芊芊说我可怕?是不是我的脸上有疤?”

    “怎么会?小姐在奴婢的眼里可是很美丽呢!你不要听芊芊那个小丫头胡说!是不是?张妈?”

    张妈尴尬的笑着,“是啊,是啊!芊芊是被她爹从小惯坏了,我回去好教训她。小姐不是要出去看雪景吗?我去给你拿衣服!”

    张妈转身就出去了,而小月站在床上则想着芊芊的话,她说自己好丑!

    突地又想起了那个叫自己姐姐的小女孩儿,顿时冷汗连连,不行!要看看镜子,这样才可以放心!

    跳下床,直接奔向梳妆台,在看到铜镜中人的影像时,陌小月还是忍不住失声惊呼。

    镜中的女孩美是美,就是白皙的脸颊上有着一大片的淤青痕迹,就像是胎记一样,既明显又可怕!

    “不,不,不!这不是我,我长得不是这样!”陌小月发疯似得冲出了屋子,吓得宝莲也惊呼一声,紧追而去。

    ******

    “看看,阎君!?此女见了长相,受不了跑开了,呵呵,这次打赌本座一定赢定了。。”

    地藏王从虚无灵境中看到了小月吃惊自己的长相奔跑出去后,笑着侧目看着阎君开口。

    “非也,非也!地藏神尊不要心急,往下看。。”

    此时,只见宝莲边追边喊,“小姐!小姐!外面冷,你穿着单衣,万一病了可怎么办啊!”

    前面的陌小月像没听见似得,依旧撒腿奔跑,她忘记了自己是个才只有五岁大的孩子,噗的一下跌到在地。

    身后的宝莲立刻就尖叫起来,“来人呐!小姐跌到了!”

    话音一落,宝莲就觉得眼前一花,再一看,她家小姐已经被人从雪地中抱起。

    此人年约十五六岁,俊美不凡,黑色的长袍外披着一件紫色的锦缎斗篷,周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贵气。

    宝莲从未见过这个少年,但出于礼貌还是对着他福了福身子,说道“多谢这位公子出手,还请公子将小姐交给奴婢来抱吧!”

    宝莲说着就上前几步,伸手愈接他怀中的小月,岂料人家白眼一翻,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你?你自己都还是个娃娃呢?娃娃抱娃娃,岂不要更生事端!?还是你头前带路,我抱着她回去!”

    宝莲上下看了他很久,没有察觉到这个少年有什么坏的心思,于是手一缩,朗声开口“既如此,那就有劳公子了!”

    陌小月被少年抱在怀中,纤小的身子被他全部裹在斗篷中,一点也不觉得冷,相反反而觉得温暖极了,就像新生的婴儿很自然的往母亲的怀里钻。

    俊美的少年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小月,不知道怎么的心中脏开始莫名的砰砰直跳。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眼前的小人儿让自己就是想和她亲近。

    虽然她的脸上有一大片的青斑,可是她的眼睛明亮而又灵动,皮肤也很细腻光滑,身子又是那么的单薄,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怜惜。

    在宝莲的带领下,少年一路抱着小月回到了她居住的院子,少年进院子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有个匾,上面写着“沁园”。

    暗自牢记在心间,跟着宝莲进了院子,迎面就遇上了惊慌失措的张妈。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可以身穿****就跑出了院子?要是再一病不起,可怎么办啊!?

    少年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妈,这才将怀中的小月递了过去。

    “你是小丫头的什么人?”少年霸气的问。

    “多谢这位公子,将我们小小姐送回!老身姓张,是她的娘亲的陪嫁,同时也是她的奶娘!”

    “奶娘?既然是小丫头的奶娘,就该时刻寸步紧跟才是啊,怎么能让一个孩子侍候另一个孩子?”少年盯着张妈的脸问道。

    张妈面色略微一窘,随即冷冷的开口:“这位公子,这是我们府中的家务事,就没有必要给公子交代吧!既然小姐已回,请恕老身就不远送了!”

    少年也不恼怒,只是温柔的看着张妈怀中的小溪若说道“小姑娘,哥哥我先走了啊!有空再来看你。你要好好锻炼身体啊,下次我来可不想看到你弱不禁风的样子哦!”

    说完,用手轻轻的抚了抚陌小月的头发,转身走了。

    少年走后,张妈急忙把月抱进了屋子,放在床上,才再次开口“小姐!?您说你使得什么性子?这么天寒地冻的,你就向外跑,如果有个什么磕磕碰碰的,可如何是好啊?”

    说着,就冲着尾随其后进屋的宝莲吼道“宝莲!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怎么好端端的小姐就突然跑了出去?要是不想伺候小姐了,你大可以明讲,张妈我安排你去别处!”

    后面的宝莲一听张妈的训斥,立刻就委屈的两眼泪汪汪。

    “妈妈,不是我。。”

    听到宝莲开口想为自己辩解,张妈更加生气,“我看平日里都对你们个个的骄纵惯了,如今连我这个管事的话都不放在心上了!?赶明儿回了老爷,将你们一个个的都逐出去,我看才省心!”

    “奶娘!你不要责怪宝莲,是我自己跑出去的!”张妈怀中的陌小月突然开口道。

    “小姐?你不要替这帮奴才们说话的.”

    “奶娘!你都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怎么能随便就斥责宝莲呢?你要是真要怪,就怪你的宝贝女儿吧!是她说我丑,我才看镜子的,结果被镜中的影像吓住,才跑了出去。”

    张妈妈一听这话,怔了怔,然后对着身后的宝莲说“还不谢谢小姐!现如今啊,放眼整个相府就咱们小姐心肠好了,你有幸伺候小姐,还真是福气呢!”

    宝莲听话的近前给小月叩谢,被小月阻挡了。

    “不要动不动就跪我,我年纪小,承受不起!宝莲你去做事吧!这里有奶娘就行了。”

    宝莲看了一眼张妈后,低头出去了。

    看到宝莲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陌小月才对着张妈露出了笑容,“奶娘,您给我穿衣服吧!”

    看见陌小月笑,张妈也跟着笑了。

    “你啊,从小就粘我,你瞧,如今都五岁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张妈说着就从床上拿起了衣服,给小月穿。

    等衣服穿好,张妈又取来一对棉靴,小月一眼就喜欢上了。

    它的上面绣着很好看的鸳鸯图案,还是锦缎的面呢!

    “是奶娘你做的鞋子吧!我很喜欢呢。。”“奶娘!?宝莲?!我有没有听错,芊芊说我可怕?是不是我的脸上有疤?”

    “怎么会?小姐在奴婢的眼里可是很美丽呢!你不要听芊芊那个小丫头胡说!是不是?张妈?”

    张妈尴尬的笑着,“是啊,是啊!芊芊是被她爹从小惯坏了,我回去好教训她。小姐不是要出去看雪景吗?我去给你拿衣服!”

    张妈转身就出去了,而小月站在床上则想着芊芊的话,她说自己好丑!

    突地又想起了那个叫自己姐姐的小女孩儿,顿时冷汗连连,不行!要看看镜子,这样才可以放心!

    跳下床,直接奔向梳妆台,在看到铜镜中人的影像时,陌小月还是忍不住失声惊呼。

    镜中的女孩美是美,就是白皙的脸颊上有着一大片的淤青痕迹,就像是胎记一样,既明显又可怕!

    “不,不,不!这不是我,我长得不是这样!”陌小月发疯似得冲出了屋子,吓得宝莲也惊呼一声,紧追而去。

    ******

    “看看,阎君!?此女见了长相,受不了跑开了,呵呵,这次打赌本座一定赢定了。。”

    地藏王从虚无灵境中看到了小月吃惊自己的长相奔跑出去后,笑着侧目看着阎君开口。

    “非也,非也!地藏神尊不要心急,往下看。。”

    此时,只见宝莲边追边喊,“小姐!小姐!外面冷,你穿着单衣,万一病了可怎么办啊!”

    前面的陌小月像没听见似得,依旧撒腿奔跑,她忘记了自己是个才只有五岁大的孩子,噗的一下跌到在地。

    身后的宝莲立刻就尖叫起来,“来人呐!小姐跌到了!”

    话音一落,宝莲就觉得眼前一花,再一看,她家小姐已经被人从雪地中抱起。

    此人年约十五六岁,俊美不凡,黑色的长袍外披着一件紫色的锦缎斗篷,周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贵气。

    宝莲从未见过这个少年,但出于礼貌还是对着他福了福身子,说道“多谢这位公子出手,还请公子将小姐交给奴婢来抱吧!”

    宝莲说着就上前几步,伸手愈接他怀中的小月,岂料人家白眼一翻,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你?你自己都还是个娃娃呢?娃娃抱娃娃,岂不要更生事端!?还是你头前带路,我抱着她回去!”

    宝莲上下看了他很久,没有察觉到这个少年有什么坏的心思,于是手一缩,朗声开口“既如此,那就有劳公子了!”

    陌小月被少年抱在怀中,纤小的身子被他全部裹在斗篷中,一点也不觉得冷,相反反而觉得温暖极了,就像新生的婴儿很自然的往母亲的怀里钻。

    俊美的少年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小月,不知道怎么的心中脏开始莫名的砰砰直跳。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眼前的小人儿让自己就是想和她亲近。

    虽然她的脸上有一大片的青斑,可是她的眼睛明亮而又灵动,皮肤也很细腻光滑,身子又是那么的单薄,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怜惜。

    在宝莲的带领下,少年一路抱着小月回到了她居住的院子,少年进院子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有个匾,上面写着“沁园”。

    暗自牢记在心间,跟着宝莲进了院子,迎面就遇上了惊慌失措的张妈。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可以身穿****就跑出了院子?要是再一病不起,可怎么办啊!?

    少年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妈,这才将怀中的小月递了过去。

    “你是小丫头的什么人?”少年霸气的问。

    “多谢这位公子,将我们小小姐送回!老身姓张,是她的娘亲的陪嫁,同时也是她的奶娘!”

    “奶娘?既然是小丫头的奶娘,就该时刻寸步紧跟才是啊,怎么能让一个孩子侍候另一个孩子?”少年盯着张妈的脸问道。

    张妈面色略微一窘,随即冷冷的开口:“这位公子,这是我们府中的家务事,就没有必要给公子交代吧!既然小姐已回,请恕老身就不远送了!”

    少年也不恼怒,只是温柔的看着张妈怀中的小溪若说道“小姑娘,哥哥我先走了啊!有空再来看你。你要好好锻炼身体啊,下次我来可不想看到你弱不禁风的样子哦!”

    说完,用手轻轻的抚了抚陌小月的头发,转身走了。

    少年走后,张妈急忙把月抱进了屋子,放在床上,才再次开口“小姐!?您说你使得什么性子?这么天寒地冻的,你就向外跑,如果有个什么磕磕碰碰的,可如何是好啊?”

    说着,就冲着尾随其后进屋的宝莲吼道“宝莲!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怎么好端端的小姐就突然跑了出去?要是不想伺候小姐了,你大可以明讲,张妈我安排你去别处!”

    后面的宝莲一听张妈的训斥,立刻就委屈的两眼泪汪汪。

    “妈妈,不是我。。”

    听到宝莲开口想为自己辩解,张妈更加生气,“我看平日里都对你们个个的骄纵惯了,如今连我这个管事的话都不放在心上了!?赶明儿回了老爷,将你们一个个的都逐出去,我看才省心!”

    “奶娘!你不要责怪宝莲,是我自己跑出去的!”张妈怀中的陌小月突然开口道。

    “小姐?你不要替这帮奴才们说话的.”

    “奶娘!你都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怎么能随便就斥责宝莲呢?你要是真要怪,就怪你的宝贝女儿吧!是她说我丑,我才看镜子的,结果被镜中的影像吓住,才跑了出去。”

    张妈妈一听这话,怔了怔,然后对着身后的宝莲说“还不谢谢小姐!现如今啊,放眼整个相府就咱们小姐心肠好了,你有幸伺候小姐,还真是福气呢!”

    宝莲听话的近前给小月叩谢,被小月阻挡了。

    “不要动不动就跪我,我年纪小,承受不起!宝莲你去做事吧!这里有奶娘就行了。”

    宝莲看了一眼张妈后,低头出去了。

    看到宝莲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陌小月才对着张妈露出了笑容,“奶娘,您给我穿衣服吧!”

    看见陌小月笑,张妈也跟着笑了。

    “你啊,从小就粘我,你瞧,如今都五岁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张妈说着就从床上拿起了衣服,给小月穿。

    等衣服穿好,张妈又取来一对棉靴,小月一眼就喜欢上了。

    它的上面绣着很好看的鸳鸯图案,还是锦缎的面呢!

    “是奶娘你做的鞋子吧!我很喜欢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