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魂落天辰

    “少来,说吧,这次是什么事,本尊还有很多的道场要去呢!”地藏王笑嘻嘻望着阎君。

    “我想请你出面帮我送一个人到一个特定的国度.。”

    地藏王的表情变得极其惊讶,“什么人可以劳烦你这位铁面阎罗出面哇?你就不怕上面知道了,法办你?”

    阎君苦笑了一番,“你是不知道,此女几世都是命运悲惨,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搞的,,,哎,都说众生平等,你是佛,帮我这次也是美事一桩哇!”

    地藏王眉头一皱,掐指一算,之后语气平稳的问,“如若再世为人的她依然命运悲催,而那人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呢?你就不怕她依然背负妖孽祸国的罪名?”

    阎君呵呵一笑,“本君不信!再说本君已经替她挡过了一世,而她也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至爱和感情,和祸国殃民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世间只要是相貌出众就必须要承担这种罪名吗?相貌好的女人就不能拥有一段美好的长久的姻缘吗?人人都说‘我佛慈悲,众生平等’!难道这句话是骗人的鬼话?你身为佛,难道不为她们的故事感到心悸么?”

    地藏王含笑摇头,也并没有责怪阎君,只是平和的语气说“所以你为了她动了私心?为了她可以修的最后一世的美满姻缘,和那人白首偕老,你就令她容貌尽毁,受尽磨难和凌辱,最后走上所谓的荣宠集于一身的一生一世?”

    阎君挑眉,“是又怎样?她经历的那么多苦难,想必她也不是一个只看重外貌的肤浅女子!如果真的是这样,本君会.。!”

    “你要如何?该不是届时亲自出马吧!”地藏王眼珠子一转耻笑道。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老朋友帮助的女子经历是个感天动地的故事,且也觉得她确实是个敢作敢为的奇女子,可他就是嘴上不饶人!

    “哼,你想看我的笑话?!你放心,你绝对看不到,不信我们来赌一场,她若不以陋颜为耻,还会活的很好,,便是我赢,到时候你要帮我一件事.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

    ******

    陌小月是何其之幸,有两位仙尊看着她在凡间的一言一行.

    第二天一早,小月还没有醒来,门外一阵吵杂声惊醒了。

    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张口就唤“宝莲!外面怎么回事?吵死了!”

    宝莲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哎呀!小姐您不知道,夜间下了好大的一场雪,把院子的路都盖住了,下人们都在打扫呢!”

    “下雪?太好了!我最喜欢雪景了!”陌小月说着就想从被窝站起来。

    宝莲掀开门帘儿刚进来就看到她想起来,立刻过来按住了她,“小姐!您不知道,外面的天可是很冷呢!等奴婢唤来张妈妈您再起来吧!听说咱们府里的梅园的梅花可是一夜全部绽放,很是漂亮呢!”

    听说还有梅花可以看,小月更加心急起来,急忙催促着宝莲出去快点找张妈妈。

    瞧见小月的样子,宝莲笑了,“好,好,好,小姐!您先等会,奴婢这就去叫张妈妈来。”

    宝莲转身出去了,陌小月在床上耐不住兴奋,不顾宝莲的嘱托,就从被窝里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立刻就发现了身体的不对劲,本来夜间没有动也没有起,没有察觉,如今问题就来了。

    这床原本没有这么大,现在自己一站起来,就觉得屋内的摆设和自己显得格格不入了。

    伸出了手臂,撩起衣袖的瞬间,小月的眼前一黑,呼吸也好像停止了。

    这手好小,根本不是自己二八年华的手,又撩起了裤子露出腿脚来,同样的小。

    “啊——”陌小月放声尖叫。

    “小姐!你怎么了?”

    宝莲听到尖叫,第一个冲进了屋内,后面跟着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纪七八岁的小女孩。

    陌小月目光呆滞,傻愣愣呢喃着:“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后面的中年妇女急忙上前,一把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女子的怀抱很是香甜和柔软,听着她的心跳,小月感到很舒服,扬起了小脸,仔细端详起来怀抱自己的中年妇女。

    她年纪大约有四十左右,细眉善目,目光慈爱祥和,身穿一件褐色的棉袍,脚踝处里面露出青色的的裙子下摆。

    “张妈妈!?奶娘?”一声细若蚊哼的声音从云溪若的口中传出。

    “是啊,小小姐!”这一声呼唤,让中年妇人热泪盈眶,几乎是呜咽着,“小小姐!奶娘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如今小姐都去了,才盼来的你可以开口叫我一声奶娘.。”

    “奶娘不哭,你一哭,我的心就更加乱了。”说着陌小月伸出了小手替她摸眼角的泪水。

    “好孩子!不枉奶娘没有离开,留在了这里!以后有奶娘在,就没人敢欺辱小小姐你了!来,这是我的女儿芊芊!你们认识一下!以后一起玩!”

    说罢,将陌小月放在床上,将一直缩在身后的小女孩拉了出来。

    “芊芊,快叫小姐!”张妈妈在背后推了她一把。

    那个叫芊芊的女孩,还没有开口,只是抬头看了床上的小月一眼,就立刻退了回来,口中喊着,“娘!我不要和她玩!她的样子好可怕!好丑啊!”

    “啪”的一声响,芊芊的脸上挨了张妈妈狠狠的一巴掌,接着张妈怒目而斥,“你这个不懂事的丫头!我。。我打死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

    说着就想上去继续教训,谁知芊芊却哭了,“娘!你.你偏心。。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她不过是喝你奶水长大的丑丫头!你为了她打我!?”

    “打的就是你,小姐待我们母女情深意重,你.。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打死你.”

    芊芊一边躲闪,一边愤恨的瞪着床上呆滞的小月,并暗自发誓,从此与她势不两立!

    “娘,你偏心!”

    芊芊说着就捂着脸跑了出去,留下了还处在愠怒之中的张妈和呆滞在床上的陌小月。“少来,说吧,这次是什么事,本尊还有很多的道场要去呢!”地藏王笑嘻嘻望着阎君。

    “我想请你出面帮我送一个人到一个特定的国度.。”

    地藏王的表情变得极其惊讶,“什么人可以劳烦你这位铁面阎罗出面哇?你就不怕上面知道了,法办你?”

    阎君苦笑了一番,“你是不知道,此女几世都是命运悲惨,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搞的,,,哎,都说众生平等,你是佛,帮我这次也是美事一桩哇!”

    地藏王眉头一皱,掐指一算,之后语气平稳的问,“如若再世为人的她依然命运悲催,而那人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呢?你就不怕她依然背负妖孽祸国的罪名?”

    阎君呵呵一笑,“本君不信!再说本君已经替她挡过了一世,而她也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至爱和感情,和祸国殃民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世间只要是相貌出众就必须要承担这种罪名吗?相貌好的女人就不能拥有一段美好的长久的姻缘吗?人人都说‘我佛慈悲,众生平等’!难道这句话是骗人的鬼话?你身为佛,难道不为她们的故事感到心悸么?”

    地藏王含笑摇头,也并没有责怪阎君,只是平和的语气说“所以你为了她动了私心?为了她可以修的最后一世的美满姻缘,和那人白首偕老,你就令她容貌尽毁,受尽磨难和凌辱,最后走上所谓的荣宠集于一身的一生一世?”

    阎君挑眉,“是又怎样?她经历的那么多苦难,想必她也不是一个只看重外貌的肤浅女子!如果真的是这样,本君会.。!”

    “你要如何?该不是届时亲自出马吧!”地藏王眼珠子一转耻笑道。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老朋友帮助的女子经历是个感天动地的故事,且也觉得她确实是个敢作敢为的奇女子,可他就是嘴上不饶人!

    “哼,你想看我的笑话?!你放心,你绝对看不到,不信我们来赌一场,她若不以陋颜为耻,还会活的很好,,便是我赢,到时候你要帮我一件事.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

    ******

    陌小月是何其之幸,有两位仙尊看着她在凡间的一言一行.

    第二天一早,小月还没有醒来,门外一阵吵杂声惊醒了。

    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张口就唤“宝莲!外面怎么回事?吵死了!”

    宝莲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哎呀!小姐您不知道,夜间下了好大的一场雪,把院子的路都盖住了,下人们都在打扫呢!”

    “下雪?太好了!我最喜欢雪景了!”陌小月说着就想从被窝站起来。

    宝莲掀开门帘儿刚进来就看到她想起来,立刻过来按住了她,“小姐!您不知道,外面的天可是很冷呢!等奴婢唤来张妈妈您再起来吧!听说咱们府里的梅园的梅花可是一夜全部绽放,很是漂亮呢!”

    听说还有梅花可以看,小月更加心急起来,急忙催促着宝莲出去快点找张妈妈。

    瞧见小月的样子,宝莲笑了,“好,好,好,小姐!您先等会,奴婢这就去叫张妈妈来。”

    宝莲转身出去了,陌小月在床上耐不住兴奋,不顾宝莲的嘱托,就从被窝里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立刻就发现了身体的不对劲,本来夜间没有动也没有起,没有察觉,如今问题就来了。

    这床原本没有这么大,现在自己一站起来,就觉得屋内的摆设和自己显得格格不入了。

    伸出了手臂,撩起衣袖的瞬间,小月的眼前一黑,呼吸也好像停止了。

    这手好小,根本不是自己二八年华的手,又撩起了裤子露出腿脚来,同样的小。

    “啊——”陌小月放声尖叫。

    “小姐!你怎么了?”

    宝莲听到尖叫,第一个冲进了屋内,后面跟着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纪七八岁的小女孩。

    陌小月目光呆滞,傻愣愣呢喃着:“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后面的中年妇女急忙上前,一把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女子的怀抱很是香甜和柔软,听着她的心跳,小月感到很舒服,扬起了小脸,仔细端详起来怀抱自己的中年妇女。

    她年纪大约有四十左右,细眉善目,目光慈爱祥和,身穿一件褐色的棉袍,脚踝处里面露出青色的的裙子下摆。

    “张妈妈!?奶娘?”一声细若蚊哼的声音从云溪若的口中传出。

    “是啊,小小姐!”这一声呼唤,让中年妇人热泪盈眶,几乎是呜咽着,“小小姐!奶娘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如今小姐都去了,才盼来的你可以开口叫我一声奶娘.。”

    “奶娘不哭,你一哭,我的心就更加乱了。”说着陌小月伸出了小手替她摸眼角的泪水。

    “好孩子!不枉奶娘没有离开,留在了这里!以后有奶娘在,就没人敢欺辱小小姐你了!来,这是我的女儿芊芊!你们认识一下!以后一起玩!”

    说罢,将陌小月放在床上,将一直缩在身后的小女孩拉了出来。

    “芊芊,快叫小姐!”张妈妈在背后推了她一把。

    那个叫芊芊的女孩,还没有开口,只是抬头看了床上的小月一眼,就立刻退了回来,口中喊着,“娘!我不要和她玩!她的样子好可怕!好丑啊!”

    “啪”的一声响,芊芊的脸上挨了张妈妈狠狠的一巴掌,接着张妈怒目而斥,“你这个不懂事的丫头!我。。我打死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

    说着就想上去继续教训,谁知芊芊却哭了,“娘!你.你偏心。。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她不过是喝你奶水长大的丑丫头!你为了她打我!?”

    “打的就是你,小姐待我们母女情深意重,你.。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打死你.”

    芊芊一边躲闪,一边愤恨的瞪着床上呆滞的小月,并暗自发誓,从此与她势不两立!

    “娘,你偏心!”

    芊芊说着就捂着脸跑了出去,留下了还处在愠怒之中的张妈和呆滞在床上的陌小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