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黄泉路上4

    娘看到他关紧了房门,紧紧抱住了蜷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子。

    屋外是村民门愤怒的叫喊声“烧死这个带来灾难的女人”,“杀了她”,“杀了这个妖孽”……

    这一切娘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可是娘无能为力!娘不能为了逞一时之勇功亏一篑,再说娘不确定那个女子究竟是不是你..。

    月儿?你能原谅娘吗?”嫣儿说到此处,泪如雨下,激动的抖着双肩。

    陌小月从未像此时这般的感受到如此深的母爱,一时间心里难过万分,也感慨万分,不顾冰冷的就想上去搂住她,谁知道手并没有搂住她,而是穿透她的身子!

    小月瞪着眼睛,“娘?怎么会是这样?”

    嫣儿止住了哭泣,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月儿儿!娘与佛祖约定的时辰就要到了,所以.。

    还是抓紧时间听我讲完吧!”

    小月额首表示同意,嫣儿继续讲道“那个时候时间就好像突然静止了,娘看到平王姬和那女子两两相望,却谁也不愿意开口说话。

    忽然间他抱起了那女子,一脚揣开了紧关的木门!!

    屋外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情景惊住了,顿时安静下来。

    只听他冲着天空悲愤的吼着,“只要有我一天在,你们就休想碰我的女人。老天呐!你怎么不开眼啊!”

    村民们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族长。

    族长瞪着暴红的眼睛,颤颤微微的指着平王姬的转世说,“这是个不祥的女人,她会给我们整个村庄带来灾难的。她是受到过诅咒的。”

    他却就像没有听见似得,搂紧了怀里的女子温柔的说,“小月儿,不要怕,我带你离开这里。”

    娘当时看到那女子的眼睛湿润了,听到她对着他说,“这多年来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顶着多大的艰辛来.。就是想完成今生的夙愿,就是希望得到一刻真正的相守!!”

    下一刻他就抱着怀里的女子向这座庙跑。

    族长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要受到诅咒的,你们是注定要受到惩罚的。”

    他更紧的搂住了怀里的女子,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话,大步走远了。

    娘在后面远远的跟着,看到他带着那女子来到二人最初相遇的地方——破庙。

    听到他无限温柔的对那女子说,“小月儿,不要担心,今生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女子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他的身上。

    他抚摩着女子凌乱的长发,安慰的说,“小月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他们是不敢进来的。”

    女子闻言立即恐惧的睁大眼睛,一把捉住他的手哭到哽咽,“不要这个时候离开我.。我不饿.。。”

    他捧起女子的脸,轻轻替她拂去眼角的泪水说“乖!不要哭,你不饿,我们的孩子也好吃东西哇.。。我很快就回来。”

    他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女子突然叫住了他。

    从他脖子上解下那块用红绳穿着的血石仔细的看了看,看后对着他轻声细语说,“相公,你一定要戴好它,无论发生什么事……”

    女子帮他重新系好后,他安慰的拍拍你的头,“别胡思乱想了,我很快就回来。”

    转身时,他忽然看见庙门前竖着的那块石碑。他记得她曾说过,那上面刻着的也许是“永不超升”……

    他离开了,娘看到那女子安静的站在殿堂中。

    簌簌的风声夹杂着沙尘在空气中回旋。风中摇摆的长明灯发出“咯吱”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大理石雕琢的壁堂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雨,斑驳了墙桓。

    庙宇外突然由远及近的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树枝的断裂声,人群的吵闹声……“快点,快点”,“这边堆一些”……接着时间不长,烟气就涌了进来。

    张狂的火苗闪烁着青紫色的光芒,露出诡秘而狰狞的面孔吞噬着地上和墙壁上的杂草!

    雄伟高大的庙宇在烈火中熊熊燃烧起来!

    那女子似乎知道她是终究逃脱不了这场宿劫的,娘看到她脸上竟露出了神秘的笑.

    娘猜不透,也想不透,只有在黑暗中看着那女子魅影般站在炙热的殿堂中.

    火苗疯狂地在她身边跳跃,翻滚,贪婪的****着她的身体,烧灼着她的长发,发出“咝咝”的得逞般的笑声.。

    她幽幽的笑着,轻轻的说了句“劫难已应,我该功成身退了.”

    娘很模糊的听到她说完这句话后,庙宇就彻底的坍塌了,恰好赶来的平王姬的转世看到了这一幕,为那女子找来的野果掉落一地,而他自己也悲戚无比的仰天呐喊.。

    说道此处,嫣儿再也说不下去了,哭得跟个泪人似得.

    “月儿,娘实在是有些可怜他,,所以这才不顾一切的用尽了法力将你引了来.。”

    “娘,别说了,我懂,您说,他此刻在什么地方?我去见一见他”

    陌小月听完所有的故事之后,心中已经大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阎君背后帮了她,至于为什么派人取代她跟平王姬度过这一世,她占时虽然想不明白,但总有一点她清楚,那就是阎君一定没有恶意.

    “哎,娘看他也是油尽灯枯了,来吧,你随娘来,娘带你去见他最后一面.。”

    陌小月点头,跟在嫣儿的身后一起出了破庙。

    抹黑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破木屋前,嫣儿指着木屋道“月儿,他就在里面,你去看看他吧,娘在外面守着.。”

    小月抬手推开了门,一股发霉的气味迎面而来,使得她眉头略皱,正要抬袖子捂住鼻子时,看到了蜷缩在木板床上的消瘦男子.

    她的心一下就跳到了嗓子眼,跟着美丽的眸子中溢满了泪水。

    他果然是她的平王姬,模样一点都未改变,除了胡子拉碴,有点邋遢外.

    “殿下.。。”

    小月清脆的嗓音一响,床上的男子立即浑身一颤,继而抬起了头,当看到门口站着小月时,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立即变得明亮起来,犹如宝石般.

    “小月儿,你是来接我下黄泉的么?”娘看到他关紧了房门,紧紧抱住了蜷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子。

    屋外是村民门愤怒的叫喊声“烧死这个带来灾难的女人”,“杀了她”,“杀了这个妖孽”……

    这一切娘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可是娘无能为力!娘不能为了逞一时之勇功亏一篑,再说娘不确定那个女子究竟是不是你..。

    月儿?你能原谅娘吗?”嫣儿说到此处,泪如雨下,激动的抖着双肩。

    陌小月从未像此时这般的感受到如此深的母爱,一时间心里难过万分,也感慨万分,不顾冰冷的就想上去搂住她,谁知道手并没有搂住她,而是穿透她的身子!

    小月瞪着眼睛,“娘?怎么会是这样?”

    嫣儿止住了哭泣,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月儿儿!娘与佛祖约定的时辰就要到了,所以.。

    还是抓紧时间听我讲完吧!”

    小月额首表示同意,嫣儿继续讲道“那个时候时间就好像突然静止了,娘看到平王姬和那女子两两相望,却谁也不愿意开口说话。

    忽然间他抱起了那女子,一脚揣开了紧关的木门!!

    屋外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情景惊住了,顿时安静下来。

    只听他冲着天空悲愤的吼着,“只要有我一天在,你们就休想碰我的女人。老天呐!你怎么不开眼啊!”

    村民们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族长。

    族长瞪着暴红的眼睛,颤颤微微的指着平王姬的转世说,“这是个不祥的女人,她会给我们整个村庄带来灾难的。她是受到过诅咒的。”

    他却就像没有听见似得,搂紧了怀里的女子温柔的说,“小月儿,不要怕,我带你离开这里。”

    娘当时看到那女子的眼睛湿润了,听到她对着他说,“这多年来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顶着多大的艰辛来.。就是想完成今生的夙愿,就是希望得到一刻真正的相守!!”

    下一刻他就抱着怀里的女子向这座庙跑。

    族长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要受到诅咒的,你们是注定要受到惩罚的。”

    他更紧的搂住了怀里的女子,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话,大步走远了。

    娘在后面远远的跟着,看到他带着那女子来到二人最初相遇的地方——破庙。

    听到他无限温柔的对那女子说,“小月儿,不要担心,今生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女子欣慰的轻轻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他的身上。

    他抚摩着女子凌乱的长发,安慰的说,“小月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他们是不敢进来的。”

    女子闻言立即恐惧的睁大眼睛,一把捉住他的手哭到哽咽,“不要这个时候离开我.。我不饿.。。”

    他捧起女子的脸,轻轻替她拂去眼角的泪水说“乖!不要哭,你不饿,我们的孩子也好吃东西哇.。。我很快就回来。”

    他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女子突然叫住了他。

    从他脖子上解下那块用红绳穿着的血石仔细的看了看,看后对着他轻声细语说,“相公,你一定要戴好它,无论发生什么事……”

    女子帮他重新系好后,他安慰的拍拍你的头,“别胡思乱想了,我很快就回来。”

    转身时,他忽然看见庙门前竖着的那块石碑。他记得她曾说过,那上面刻着的也许是“永不超升”……

    他离开了,娘看到那女子安静的站在殿堂中。

    簌簌的风声夹杂着沙尘在空气中回旋。风中摇摆的长明灯发出“咯吱”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大理石雕琢的壁堂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雨,斑驳了墙桓。

    庙宇外突然由远及近的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树枝的断裂声,人群的吵闹声……“快点,快点”,“这边堆一些”……接着时间不长,烟气就涌了进来。

    张狂的火苗闪烁着青紫色的光芒,露出诡秘而狰狞的面孔吞噬着地上和墙壁上的杂草!

    雄伟高大的庙宇在烈火中熊熊燃烧起来!

    那女子似乎知道她是终究逃脱不了这场宿劫的,娘看到她脸上竟露出了神秘的笑.

    娘猜不透,也想不透,只有在黑暗中看着那女子魅影般站在炙热的殿堂中.

    火苗疯狂地在她身边跳跃,翻滚,贪婪的****着她的身体,烧灼着她的长发,发出“咝咝”的得逞般的笑声.。

    她幽幽的笑着,轻轻的说了句“劫难已应,我该功成身退了.”

    娘很模糊的听到她说完这句话后,庙宇就彻底的坍塌了,恰好赶来的平王姬的转世看到了这一幕,为那女子找来的野果掉落一地,而他自己也悲戚无比的仰天呐喊.。

    说道此处,嫣儿再也说不下去了,哭得跟个泪人似得.

    “月儿,娘实在是有些可怜他,,所以这才不顾一切的用尽了法力将你引了来.。”

    “娘,别说了,我懂,您说,他此刻在什么地方?我去见一见他”

    陌小月听完所有的故事之后,心中已经大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阎君背后帮了她,至于为什么派人取代她跟平王姬度过这一世,她占时虽然想不明白,但总有一点她清楚,那就是阎君一定没有恶意.

    “哎,娘看他也是油尽灯枯了,来吧,你随娘来,娘带你去见他最后一面.。”

    陌小月点头,跟在嫣儿的身后一起出了破庙。

    抹黑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破木屋前,嫣儿指着木屋道“月儿,他就在里面,你去看看他吧,娘在外面守着.。”

    小月抬手推开了门,一股发霉的气味迎面而来,使得她眉头略皱,正要抬袖子捂住鼻子时,看到了蜷缩在木板床上的消瘦男子.

    她的心一下就跳到了嗓子眼,跟着美丽的眸子中溢满了泪水。

    他果然是她的平王姬,模样一点都未改变,除了胡子拉碴,有点邋遢外.

    “殿下.。。”

    小月清脆的嗓音一响,床上的男子立即浑身一颤,继而抬起了头,当看到门口站着小月时,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立即变得明亮起来,犹如宝石般.

    “小月儿,你是来接我下黄泉的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