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天降贵女11

    她在灰暗的殿堂内静谧的舞着,一身青衣素衫.

    望着这个给了她幸福又无法保护她幸福的男人,陌小月的心一点点的麻木起来。。

    看着他有些哀怨的在阴冷的殿堂里面来回踱步,小月停止了舞动,定定的望着他。

    他的长发依然,面孔依然,仿佛初次相遇时的模样,只是眼中少了冷冽的目光。

    这就是她倾心爱慕的男人,一个懦弱的男人!

    小月惨兮兮的笑了笑,豁地拔出一直藏在衣袖里的匕首,把它按在了喉管上,用力地切进去。

    肉体无法轻易地接受入侵,一些褐红色的血液喷射了出来,顺着她的掌纹往下滴落,发出寂寞的声音。染红了衣衫。

    他惊叫着拥住她瘫软的身体,眼睛里一片晶莹,不住的摇头。。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他惊叫着“血,血,血色的眼泪……”

    她渗着血的唇是微笑着的,平静的颤抖着,“殿下,也许这是我的命运,我是来偿还前世的恩怨的.希望来生有缘可以重新开始……”

    空旷的大殿开始在她的眼前旋转起来!

    平王姬紧紧的抱着她说,“月儿.别抛下孤.”

    她抬起手抚摸他因痛苦而扭曲的俊脸说,“来世吧……来世但愿我们会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此刻宫门被撞开,士兵们一拥而进,看上去各个无比狰狞。。

    平王姬宜臼的面孔在陌小月的视线中开始模糊起来。,她的眼睛开始黯淡无光,停留在他脸上的手最终无力的垂落下来,如同一只起舞的蝴蝶轻轻收拢了它的翅膀。。

    终于不必再分离了,掌于手上,藏于心中,之至白骨!!!

    看着这个昔日风华绝代的女人此刻面容苍白的躺在地上静止不动,士兵们悄然退去。

    平王姬宜臼惨白的脸上泪痕斑斑,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昏君造下的孽要一个根本牵不上关系的无辜女子背负?

    他抱着陌小月已经冰冷的尸体一夜都没有动,翌日天亮,当那些忠于他的臣子们进言说要他匡扶正义,出兵讨伐犬戎,顺便逼宫以取代当今天子继承大统之时,平王姬眼睛恢复了当初的冷冽。。

    对,他是要出兵,为心爱的女人报仇!

    她跟他生不逢时,遭遇这场天灾变故,他的父皇连累她枉死,他就要担起这份责任,为她正身,还她清白!!!

    .

    陌小月含冤致死,魂魄随风四周飘荡,终于途径一处高墙跌落下来。

    她从地上爬起来打量四周,才发现这里赫然就是岩山寺的大院。

    于是她进入大殿,跪在古佛青灯前,诚心的祷告:“神明在上,请宽恕我的罪过,不要因为我的爱而把灾难降临在他身上吧……”

    佛说:“你要忏悔”。

    她回答:“我忏悔。”

    佛说:“你要遗忘。”

    她低头沉思跟着答应:“我遗忘,只要他好!”

    佛叹了口气说:“孽缘。”

    她抬头盯着发光的佛像问:“我只是爱他,难道爱也有罪么?”

    佛像上的光芒暗了暗,声音低沉“你们注定不会有善果。。这辈子只是只是为了了结前世他苦苦爱你,眼泪滴血成石的恩怨.”

    她说:“求您放过我们。。您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啊,无所不能的,请指引我们一条明路。”

    佛不语,半晌后说:“今生你们有缘无份。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来世吧。”。

    她呵呵一笑,来世?

    “好!佛祖可要言而有信!”

    一阵清风袭来,陌小月的身体随风飘起,也许这就是送她上地府投胎的旅程吧!

    果然她很快便看到了传说中的牛头马面手持锁链向自己而来.

    “哪里来的不懂事的小鬼,见了本尊们也不行礼,还敢这般自在?”

    黑兮兮的牛头人操着嘶哑的声音一把将小月从空中拉下,语气甚是严厉。

    小月淡淡一笑,“同为鬼怪,何来尊卑?快快带我去见你们阎君!”

    十方阎罗殿,鬼火缭绕,小月面对高高在上的铁面阎君,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嫣然一笑,“阎君大人,小女只想问问阎君准备将小女子何时送去投胎?”

    正襟威坐的阎君怔了怔,开始打量起来小月。

    他发现小月眉眼之间透着隐隐的不甘心,于是就吩咐道“判官!查!”

    红脸判官拿着生死簿开始细细翻阅起来,当看到陌小月的往生后,眉头紧锁,将生死簿交给了阎君。

    阎君狐疑的接过来,只是一眼就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原来此女的命运竟是如此凄凉。,只见上面写着“孤女无名氏,前九世皆红颜薄命,都对夫君有着至深的感情,却都在没有来得及享受回报之时丧命。。”

    阎君合上生死薄,有些怜悯的望着小月,一个恻隐的念头悠然而生。

    “来人,将此女暂时押下,等候本君再行定夺!”

    小月挣扎着哭喊“阎君大人,为什么?为什么不立即送小女去投胎?您要他们带小女去哪里?”

    .

    声音越来越小,阎君脸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也许替她压过了第十世,她的命格就会发成转变了吧!

    小月被押着她的小鬼带到了一处身在炼狱边上的小屋,将她丢了进去,指着炼狱中凸出一块石柱上的水晶球说“咱们只管奉命行事,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什么时候送你投胎,自会来找你!”

    就这样小月被迫的住在了这里,每天在小屋的窗子中对着炼狱中的水晶球发呆。

    她在阳间被关了十年,莫非成了鬼还要再经历一次被关么?

    一天,她像往常一般站在窗子前看炼狱火海时,突然看到两个青面獠牙的小鬼押着一个步履蹒跚的中年男子经过。

    这个男人从面相上看去,像极了她放不下的平王姬。

    她的心立即开始不平起来,奔出了小屋,拦住了那个男人。

    “你。。你可是平王姬宜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