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第377章 公孙玉儿噩梦

    公孙玉儿逐步在宫里,施展自己的威风。如今,如妃已经死了。香妃跟着皇上去巡游。自己才是后宫真正的主人。以前如妃管理的账本,如今才是自己要看的了。有银子,才可以使唤的动人。人为什么去奴役,去干活,就是因为有动力,这个动力就是银子。

    公孙玉儿很聪明,几天之内,就掌握了后宫的所有要领,怎么分派银子,干些什么活,都原来是小菜一碟。

    小李子可高兴了。总算等到自己主子,是后宫的一把手了。小李子跑的很快,干活很卖力。

    公孙玉儿很高兴。以前如妃有一个得力的干将,是福如海,而自己身边的牛力士和小李子,简直就是珠联璧合。天生会替主子干活的人。

    小皇子成儿身边的保镖,如今就是牛力士了。公孙玉儿把牛力士分了出去,叫他去保驾,住在“文华殿”。皇子年幼,没有保驾的人,也不成。

    牛力士和小李子,钱拿的也最多。

    小李子成天站在公孙玉儿身边,传达命令,当跑腿的。内心喜滋滋的。

    公孙玉儿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在后宫独大的感觉,可真好。只是不知道那天那兰德芳来了,还不知道那个香妃如何呢。

    不离开的时候,整个后宫里,一种气氛,那是一种很不安心的气氛。让人压抑的气氛。

    一个皇上,十几个妃子。各自心里都有气一般。尤其妃子的心情,都不好。

    如今,说走就走。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的了。

    公孙玉儿忙碌了半个月,便感觉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了。要银子,是按规定有的。能留下来的,公孙玉儿都留了下来。能发的,都发了。皇上不在,更加没事情了。似乎整个皇宫里,都闲下来了一般。

    情人,也走了。似乎更加没什么可想的了。

    公孙玉儿来到后花园,独自抚筝,心情又不好了。

    躺在长椅上,蕊儿给公孙玉儿盖了一条小毯子。

    蕊儿站在边上,公孙玉儿自己睡着了。

    阳光真好。整个人都很舒服的。

    白日梦,公孙玉儿在白日梦里游荡——

    似乎来到一个山上,前面是无边的草原,有风吹过,吹着碧绿的野草,好美的风景。

    风景不错,可前面,似乎有一帮人马在厮杀。他们的喊杀声,传遍了草原。

    公孙玉儿仿佛看到了那兰德芳和诸葛水生,骑着马,在那里奋力冲出重重包围。

    公孙玉儿急了,又惊又怕,慌忙朝前跑去,那兰德芳和诸葛水生的马,在前面跑。后面一大帮人在追杀。

    公孙玉儿拼命喊:“皇上——水生——”

    可他们听不到。公孙玉儿看到,他们身上,有很多伤痕,血染红了衣服——

    一个女人也在她身边跑,提着裙子。

    公孙玉儿看她跑到身边,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香妃。你个贱人。就是你把皇上勾引到这里来的。”

    “不是的。那是我父亲干的。跟我没一点关系。”

    “没关系?怎么可能呢?分明就是你们父女,串通好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拉姆出现了,手里拿着剑,冰冷的说:“放开。”

    公孙玉儿大骂:“你个畜生。看到皇后,还不下跪。”

    拉姆哈哈大笑:“可笑了。你是谁家的皇后啊?我们可没有皇后。只有土司大人。”

    香妃说:“拉姆,你应该拜见皇后娘娘。”

    拉姆笑了:“香妃娘娘。我是拉姆,是你父皇的第一间谍,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精心策划了出游巡游的事情,就是要在这里,取那兰德芳的首级。”

    香妃大骂:“畜生。皇上的名字,也是你说的?”

    公孙玉儿放开了香妃,看来香妃还真不是这巡游暗杀计划的知情者。

    “香妃,你真可怜,你只不过是你父皇的一颗棋子。你土司父亲为了他的大业,利用了你。”

    “父亲,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拉姆冷笑:“香妃。你也算是对得起你父亲的养育之恩了。”

    拉姆转头,冷冷的提剑,对着公孙玉儿:“皇后娘娘,你死定了。以前刺杀你,是如妃刺杀的多。如今,你今日难免一死。”

    拉姆的剑,直直朝公孙玉儿刺了过来,公孙玉儿吓的大叫:“啊——”

    从梦里坐了起来:“吓死我了——”

    蕊儿也吓了一跳:“娘娘做噩梦了?”

    公孙玉儿抬头看了看天,大白天的,怎么会做如此可怕的梦。拿起毛巾,擦了擦汗。

    难道香妃身边的拉姆,在梦里说的是真的?

    难道这次巡游,真的是香妃父亲的计划?

    难道香妃,真的是他父亲的棋子?

    难道这一切,梦里的,都是真的?

    可如今,即便有了如此噩梦,却也无法给那兰德芳说了。他是什么人?自己是什么人,他肯听吗?她不敢说这样的梦!

    随他去吧,随他去吧——

    如果一切都无法改变,就接受现实吧——

    公孙玉儿接下来的日子里,充满了忧郁和恐慌。如果那兰德芳出事情,只怕是自己的孩子要当皇上了。皇子年幼,谁来辅组?

    而那已经离开千里之遥的那兰德芳,却还骑在高头大马“追风”上,在那里开心的巡游。处处都是各地的官员,解风洗尘。处处都是一片欢歌笑语声。入耳不绝的赞美声,充斥着那兰德芳的耳朵。他很得意。

    诸葛水生却在担忧。时刻都在担忧。

    可那兰德芳如此高兴,自己也不会傻到去骚扰皇上的心情去。

    日行夜宿,很快就到了青海。在安西城,做了最后的停顿。

    诸葛水生给那兰德芳建议,不如就停在安西城里,让香妃的土司父亲前来拜见。

    谁知道香妃却说:“皇上,昆仑山大美天下景色,皇上怎么能不去看呢。昆仑山的夏日牧场,琪花瑶草,天下闻名呢。满山遍野的冬虫夏草,皇上可否去亲自挖几株去呢?”

    一路行来,香妃很是乖巧,逗的那兰德芳无比开心,加上晚上的温柔乡。那兰德芳那里有不听香妃的道理。

    于是,依然决定要去昆仑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