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第364章 皇上当面看到

    “为什么?如果老天,你给我一个无情的皇上,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你却为什么又偏偏送给我一个恋人?那些绿叶传情,那些美丽的夜晚,老天,你为什么收的那么快?”

    公孙月无助的流泪。

    却又慢慢擦汗了眼泪,眼睛里放出愤恨的目光。

    “诸葛水生,我公孙玉儿发誓,如果我的儿子,当了皇上,我一定让你们家,满门抄斩。诸葛水生,我爱你爱的深,我恨你恨的切。你或许,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

    公孙玉儿在发誓,却又低头,拿起了裙子上,寄的那块玉猪龙,那么漂亮的一块玉石,难道,我也把它,扔进河里吗?

    是不是太过分了?

    “唉。如今,玉猪龙啊,玉猪龙,如今,爱情已经没有了。还佩戴着你,做什么呢?还不如,把你也扔进河里,眼不见心不烦呢。”

    接了下来,却有拿在手里,这玉猪龙,已经陪伴公孙玉儿好几年了。一下子扔出去,却也是闹着玩的。

    扬起了胳膊,扔了——

    却有缩了回来,扔了,可惜了。如果有一天,能看到诸葛水生,要把话,问明白了,再扔也不迟的。

    “我要当着他的面,问问他,为什么不来了。为什么不爱我了。为什么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因为又找到好的媳妇了。”

    公孙玉儿又低头,把玉猪龙系在裙带上。暂且放你在这里,然后然后拿着你,问一个三六九去。

    “那兰德芳啊那兰德芳,你个昏君,你如今,只喜欢香妃一个,却也不生一个孩子。如今,登基这么多年了,还依然是一个皇子。可怜巴巴的一个皇子。我倒很是佩服你呢,人家别的皇帝,如果是一个皇子,早就急死了。你可好,一个皇子,便安心了。便安心在香妃那里,厮混。难道,你打算混一辈子?”

    公孙玉儿又一阵冷笑:“可是,如今,倒也很好。我一个人有皇子,到那个时候,我可是唯一的皇太后了。等我的儿子登基了,如妃,你和香妃的死期就到了。”

    再回去,看那芍药花,似乎也不怎么美丽了。

    原来,这花美丽不美丽,跟心情绝对有关系。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是美丽的。心情不好的时候,仍你是美丽的山水,还是漂亮的花朵,都是满眼的不舒服和痛苦。

    公孙玉儿在盘算自己的未来。

    如妃却已经是自己在找死了。

    如妃和福如海的关系,越来越近。每次福如海按摩开着大门,却也是浪声浪语的。时间久了,牡丹宫的宫女和太监,就都知道了。可是,大家都不敢乱说。因为说了,便是一个字——死。

    这天,那兰德芳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想去看看她究竟在做什么。

    那兰德芳只带着周通,从小路上,来到了牡丹宫。

    福如海在门口的时候,总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什么动静,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可是,等福如海进去伺候如妃,给如妃按摩去了以后,这门口的太监,就都稀里糊涂起来,看门也不好好看了,也不站在门口,好好的看着谁来了,谁走过去了。

    也怪那兰德芳,许久不到牡丹宫来了。因此,上下就都怠慢了起来。

    不但如妃怠慢了,就连福如海,也怠慢起来。牡丹宫里,似乎都忘记了那兰德芳这个人。

    一年多,不来了。

    到了宫门口,那个太监才似乎看到了那兰德芳来了。想叫,那兰德芳却用手示意,不要说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汇报。

    一个太监想跑过去,周通一把拉住了。那兰德芳满意的看了一眼周通。

    进入了牡丹宫,院子里的宫女和太监,都捏了一把汗。

    福如海和如妃,正在那里,按摩呢。福如海搓揉着如妃丰满的身躯。那手,却不是在衣服外面,却是直接塞进了衣服里。

    如妃却正在那里,享受着这特殊是“按摩”。

    福如海跪坐在如妃的身边,紧紧的贴着坐着。这姿势,明显很不雅观。

    那兰德芳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一股悲凉,从心里升腾起来。

    福如海一边按摩,一边便感觉身边的气氛,似乎不一样了,抬头一看,吓的滚下床来:“皇上——皇上——”

    那兰德芳冷笑一声:“福如海,我原本以为,你是最忠诚的。如今,你可真够忠诚的。”

    如妃衣冠不整,滚下床来,那肩膀上的衣服,还在胳膊上:“皇上,饶命啊——饶命——”

    那兰德芳冷冷一笑:“哦?饶命?朕说了,要杀你了吗?”

    如妃哭着说:“皇上,福如海只不过,是给我按摩啊——皇上,你就饶过我吧——”

    “哦,朕说了,杀你了吗?你这么心虚,为什么呢?”

    如妃哭着磕头:“皇上,就看在——”

    “哦,是的。就看在,看在你我夫妻一场,你是我的妃子,看在,你是后宫的管理,看在,你为朕,打理了多年的后宫。朕就问你,一句话,为什么要这样?”

    那兰德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妃把衣服整理好,爬了过去:“皇上,皇上,你饶命吧——”

    那兰德芳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周通也走了过去,站在边上。

    那兰德芳问:“说吧。给你一个机会。话说清楚。否则,只怕永远没有机会,听你好好说话了。”

    如妃哭了,跪在地上:“皇上,皇上,我是多么爱你。你知道吗?”

    那兰德芳冷漠的一笑,嘴角轻微是上扬:“不错。还有呢?”

    “皇上,我恨你,你知道吗?”

    那兰德芳抬眼,看着远处,一直从牡丹宫里,望了出去:“你恨我?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因为皇上娶了我。还给我掌管六宫的权力。这些,都是我骄傲的资本。可是,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失去了皇上的爱,我还有什么值得可以骄傲的资本呢?我辛苦的帮助皇上,打理后宫,到最后,我有什么呢?香妃倒好,什么也不做,却偏偏受到皇上的恩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