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第360章 夜战黑衣四人

    那个魁梧的胖子,把地图收了起来,然后放进了一个袋子,却有塞进了枕头里。这样一来,就安全了。

    头枕着枕头,饶谁也偷不去了。

    到了第二天,诸葛水生上朝的时候,看了看那兰德芳的表情,他似乎还是那么淡定。

    原来,那兰德芳什么也不知道。

    诸葛水生,不想告诉他。生怕吃不着狐狸,惹了一身骚。

    到了晚上,诸葛水生,又去了那间屋子。蹲在外面的房梁上,看那番人睡觉。果然,那个番人睡着睡着,便滑到枕头下面去了。

    诸葛水生,轻轻的走了进去,拿出了那地图,偷摸溜了出来。

    到了一个角落里,打开火石,拿出笔来,偷摸改动了一下。把各处的记号,都做了修改。这样一来,这图等于是作废了。

    又偷摸回到了屋子里,轻轻把图塞进了枕头里。

    第二天,便派士兵,仔细监视那个屋子里的人。

    果然,士兵前来汇报,有一只老鹰飞升上了天空,朝西域飞走了。

    诸葛水生,很是得意。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

    饶你西域的番子,有多么厉害,却想不到,我会在地图上,做了手脚。

    诸葛水生,给自己的哥哥,写了一封信,意思就是西域的香妃娘娘,手下有几个厉害的高手,而且用老鹰送信。请大哥加强防范,而且,兵法讲究虚虚实实,叫大哥一定要勤调动兵马,不要一味死守过去的布防。

    水生的大哥,却也不是呆字,立刻给诸葛水生,回了一封信,意思就是说,弟弟不说的时候,早已经时刻换防,调动兵马。如今看了弟弟的信,更加的注意了。谢谢小弟的关心。

    既然西域已经加强了布防,而且,那西域布防图,已经改掉了,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诸葛水生,便在一个十六的夜晚,又进了皇宫。

    这一次,诸葛水生,一进去,便感觉情况有些异样。

    看来,是少不了一次恶战了。

    还好,他带着一把尖刀。

    为什么自己一进皇宫里,便有人看到了呢?

    诸葛水生,很是惊讶。

    后面,有四个黑衣人,围了上来,看来,是准备要活捉他了。

    夜幕里,诸葛水生,用黑巾,绑在脑后,挡住了自己的脸。一身黑色的衣服,谁也认不出来。

    四个黑衣人,也是一身的黑衣打扮,只不过,脚上穿着官靴,看来是内务府的大内高手了。

    五个人,厮打在一起。

    诸葛水生,拔出牛角尖刀,他并没有带剑来,否则,他们那里是他的对手。

    不过,对付大内高手,一把牛角尖刀,也足够了。

    很快,四个黑衣人,便倒在诸葛水生的脚下。

    事不宜迟,赶紧溜走。

    路上,只见又有几个黑衣人,从后面跟了过来。

    诸葛水生心里骂: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干脆,爷爷送你们去西天。

    又杀死了四个。这才拔腿,逃开了去。

    回头一看,空冷的大街上,没有人追来了。

    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急忙沿着小道,偷摸回到了自己家的后院子里。翻墙进去,然后偷摸睡下。

    一夜,死了八个黑组织的人。

    朱仁大怒,连生大骂黑组织的人,都是饭桶废物,平日里,也不知道是如何养兵的,用的时候,一个也拉不出去。

    可是,谁会知道,那黑衣人,什么时候出现呢?

    公孙玉儿在等诸葛水生,却并没有消息。等了大半夜,他并没有来。

    这是公孙玉儿生完孩子后,第二次等诸葛水生了。可惜,他没有来。

    一股寒意,从公孙玉儿的心里,袭来。

    难道,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么?为什么他不来呢?或许,他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媳妇,因此不来了?可是,上次,他不说了,他喜欢她,一辈子只有她这个女人。

    男人,真是搞不懂呢。

    公孙玉儿孤独的守在后花园,孤独的望着月亮。今夜的月亮,似乎特别的大,特别的明亮,可惜,如此的花好月圆,却并不能让他到来。

    或许,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或许,我跟他,以后,会有更多的误会和痛苦。

    一个女人,或许,本不应该在自己的丈夫之外,爱上其他的男人,即便是爱上了,也何尝不是痛苦。

    怏怏的,又回到了芳华宫里,又重新睡下。

    思来想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很多的话,想跟他说,他却不来。

    可是,很多的话,等看到他了,却又说不出口。

    那是因为,想念他的话,他来了,说三五句,就足够了。那些多余的缠绵悱恻的话,她说不出口。毕竟她是个女人。

    那些不曾给人说过的话,更不能给诸葛水生说。在诸葛水生的眼里,心里,她是多么单纯,多么善良,多么多愁善感的一个美丽女子,在呢吗会做出那么多“龌龊”的事情来呢?

    不是吗?自己做过的龌龊的事情,可算多的数不清了,最近的事情,更让公孙玉儿感觉难受。小菊的死,自己有不可推辞的责任。

    杀人是需要偿命的,自己害过的人,何尝是一个呢?

    想的多了,自然会做噩梦。

    在梦里,公孙玉儿看到杨西施和德妃,还有小菊在一起。

    德妃哈哈大笑着。小菊阴森的笑着。杨西施更是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这些,可都是惨遭自己毒手的人了。看到她们,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寒冷,恐惧从脚底升起,恐惧到骨髓里去了。

    猛的坐了起来,吓醒来了。这才又看了看窗户外面,才相信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了。

    长夜慢慢,噩梦何时休啊?

    那些过去,是否都成了梦?都成了迷蒙?都成了噩梦了?

    起风了,风吹过外面的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公孙玉儿感觉自己好无聊,好无助。哪怕是一个了解她的人,都没有。

    不要看着,白天这么多人,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做事情,可是,那个是知心的人呢?没有一个的。

    没有一个人,懂得自己的心。那个魁梧的胖子,把地图收了起来,然后放进了一个袋子,却有塞进了枕头里。这样一来,就安全了。

    头枕着枕头,饶谁也偷不去了。

    到了第二天,诸葛水生上朝的时候,看了看那兰德芳的表情,他似乎还是那么淡定。

    原来,那兰德芳什么也不知道。

    诸葛水生,不想告诉他。生怕吃不着狐狸,惹了一身骚。

    到了晚上,诸葛水生,又去了那间屋子。蹲在外面的房梁上,看那番人睡觉。果然,那个番人睡着睡着,便滑到枕头下面去了。

    诸葛水生,轻轻的走了进去,拿出了那地图,偷摸溜了出来。

    到了一个角落里,打开火石,拿出笔来,偷摸改动了一下。把各处的记号,都做了修改。这样一来,这图等于是作废了。

    又偷摸回到了屋子里,轻轻把图塞进了枕头里。

    第二天,便派士兵,仔细监视那个屋子里的人。

    果然,士兵前来汇报,有一只老鹰飞升上了天空,朝西域飞走了。

    诸葛水生,很是得意。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

    饶你西域的番子,有多么厉害,却想不到,我会在地图上,做了手脚。

    诸葛水生,给自己的哥哥,写了一封信,意思就是西域的香妃娘娘,手下有几个厉害的高手,而且用老鹰送信。请大哥加强防范,而且,兵法讲究虚虚实实,叫大哥一定要勤调动兵马,不要一味死守过去的布防。

    水生的大哥,却也不是呆字,立刻给诸葛水生,回了一封信,意思就是说,弟弟不说的时候,早已经时刻换防,调动兵马。如今看了弟弟的信,更加的注意了。谢谢小弟的关心。

    既然西域已经加强了布防,而且,那西域布防图,已经改掉了,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诸葛水生,便在一个十六的夜晚,又进了皇宫。

    这一次,诸葛水生,一进去,便感觉情况有些异样。

    看来,是少不了一次恶战了。

    还好,他带着一把尖刀。

    为什么自己一进皇宫里,便有人看到了呢?

    诸葛水生,很是惊讶。

    后面,有四个黑衣人,围了上来,看来,是准备要活捉他了。

    夜幕里,诸葛水生,用黑巾,绑在脑后,挡住了自己的脸。一身黑色的衣服,谁也认不出来。

    四个黑衣人,也是一身的黑衣打扮,只不过,脚上穿着官靴,看来是内务府的大内高手了。

    五个人,厮打在一起。

    诸葛水生,拔出牛角尖刀,他并没有带剑来,否则,他们那里是他的对手。

    不过,对付大内高手,一把牛角尖刀,也足够了。

    很快,四个黑衣人,便倒在诸葛水生的脚下。

    事不宜迟,赶紧溜走。

    路上,只见又有几个黑衣人,从后面跟了过来。

    诸葛水生心里骂: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干脆,爷爷送你们去西天。

    又杀死了四个。这才拔腿,逃开了去。

    回头一看,空冷的大街上,没有人追来了。

    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急忙沿着小道,偷摸回到了自己家的后院子里。翻墙进去,然后偷摸睡下。

    一夜,死了八个黑组织的人。

    朱仁大怒,连生大骂黑组织的人,都是饭桶废物,平日里,也不知道是如何养兵的,用的时候,一个也拉不出去。

    可是,谁会知道,那黑衣人,什么时候出现呢?

    公孙玉儿在等诸葛水生,却并没有消息。等了大半夜,他并没有来。

    这是公孙玉儿生完孩子后,第二次等诸葛水生了。可惜,他没有来。

    一股寒意,从公孙玉儿的心里,袭来。

    难道,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么?为什么他不来呢?或许,他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媳妇,因此不来了?可是,上次,他不说了,他喜欢她,一辈子只有她这个女人。

    男人,真是搞不懂呢。

    公孙玉儿孤独的守在后花园,孤独的望着月亮。今夜的月亮,似乎特别的大,特别的明亮,可惜,如此的花好月圆,却并不能让他到来。

    或许,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或许,我跟他,以后,会有更多的误会和痛苦。

    一个女人,或许,本不应该在自己的丈夫之外,爱上其他的男人,即便是爱上了,也何尝不是痛苦。

    怏怏的,又回到了芳华宫里,又重新睡下。

    思来想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很多的话,想跟他说,他却不来。

    可是,很多的话,等看到他了,却又说不出口。

    那是因为,想念他的话,他来了,说三五句,就足够了。那些多余的缠绵悱恻的话,她说不出口。毕竟她是个女人。

    那些不曾给人说过的话,更不能给诸葛水生说。在诸葛水生的眼里,心里,她是多么单纯,多么善良,多么多愁善感的一个美丽女子,在呢吗会做出那么多“龌龊”的事情来呢?

    不是吗?自己做过的龌龊的事情,可算多的数不清了,最近的事情,更让公孙玉儿感觉难受。小菊的死,自己有不可推辞的责任。

    杀人是需要偿命的,自己害过的人,何尝是一个呢?

    想的多了,自然会做噩梦。

    在梦里,公孙玉儿看到杨西施和德妃,还有小菊在一起。

    德妃哈哈大笑着。小菊阴森的笑着。杨西施更是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这些,可都是惨遭自己毒手的人了。看到她们,公孙玉儿感觉到一股寒冷,恐惧从脚底升起,恐惧到骨髓里去了。

    猛的坐了起来,吓醒来了。这才又看了看窗户外面,才相信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了。

    长夜慢慢,噩梦何时休啊?

    那些过去,是否都成了梦?都成了迷蒙?都成了噩梦了?

    起风了,风吹过外面的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公孙玉儿感觉自己好无聊,好无助。哪怕是一个了解她的人,都没有。

    不要看着,白天这么多人,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做事情,可是,那个是知心的人呢?没有一个的。

    没有一个人,懂得自己的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