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第357章 玉儿去找如妃

    过了半个月,诸葛水生的哥哥,给他来了一封信,说的就是西域的土司女儿香妃,信上说明了,这个香妃果然是土司的女儿,可是,她身边的四个护卫,却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精通各种门道。

    诸葛水生,便把这消息,告诉了公孙玉儿。

    黑色的夜里,他告诉她:“鱼,你知道不?我哥哥来信了,说那个香妃,是西域的公主,是土司的女儿,可是,护送香妃来的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还会各种法术医术。”

    公孙玉儿吃了一惊:“那么说来,如今皇上迷恋香妃,也是有原因的了。”

    “嗯,你说的不错。看看她们的身手,就知道水平绝对是一等一的。”

    “那她们再厉害,也不是你对手啊。”

    “鱼你又顽皮了。我们又没有对过手,谁知道谁比谁厉害呢。”

    “可是,我听说,你可是天下第一剑呢。”

    “你错了。”诸葛水生,捏了一下公孙玉儿的鼻子:“你错的厉害了。我这天下第一剑,不是打斗来的,而是皇上封的。”

    “不会吧?你不是那年比赛,得到武状元了?”

    “那都是过去了。那个时候,我天天练剑。如今,不练剑了。”

    “哦?你一个护卫,将军,不练习剑术,那你忙着做什么呢、”

    “呵呵,如今,只有一件事情,忙着迷恋姐。”

    “嘻嘻,那我可告诉你,不要迷恋姐,姐可不是传说,而是活生生的人呢。”

    “嗯,迷恋的,就是你个活生生的人呢。否则,还不迷恋了。”

    诸葛水生难得来芳华宫一次,便急忙抱着公孙玉儿,上床去了。

    这里,是他们的天堂。

    第二天,公孙玉儿又开始胡乱琢磨起来,蕊儿在给公孙玉儿梳头。

    “如今,这敌人的敌人,正是如妃。香妃如今,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要搞死香妃,必定要想一个好的办法。那么,只能跟如妃联合了。”

    时下,后宫,一直是三足鼎立。

    一个就是掌握了实权的如妃,她虽然只是个妃子,却掌握着后果的实际权力,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那兰德芳没有收回她的权力,依然说明如妃在那兰德芳心中的地位。

    第二个,就是香妃。如今正是恩宠最深的时候。而且,香妃也曾怀过孩子,这才是有实力的,真正的敌人。

    第三个,就是皇后公孙玉儿,她有皇后的封好,任何人,也不敢乱动她的一丝一毫。

    “蕊儿,等早膳后,去一趟牡丹宫。”

    “是。”

    蕊儿答应着。蕊儿从来不问皇后娘娘,为什么。因为她在踏入皇宫的第一天起,就有教导姑姑告诉她,不要乱问主子。主子吩咐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公孙玉儿带领着蕊儿,牛力士和小李子,去了牡丹宫。

    如妃正在享受福如海的伺候,按摩。真舒服啊。

    忽然,一个声音在门外想起:“如妃娘娘,皇后娘娘来了。”

    如妃听了,坐了起来:“哦?皇后来了?莫非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福如海,你去迎接皇后。”

    福如海急忙站了起来,今天就在牡丹宫的宫内按摩,拉了一下衣服,整理好了,这才出门去了。

    如妃站了起来,也整理了一下衣服,那上衣,都从肩头上,滑落了下去,肩膀都路出来了。

    公孙玉儿带领着蕊儿,进来了。

    却又叫蕊儿出去,在门口等着。

    如妃看了一眼,也叫福如海出去了。

    宫女泡茶上来,倒好了茶,也出去了。

    两个人,在屋子里说话。

    “皇后娘娘,如今,你可是两个孩子的母后,比我忙多了。怎么,有空到牡丹宫来?真实今天,不吹东南西北风,改吹香风了。”

    “如妃,你也就别打趣了。如今,皇上只喜欢香妃一个,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一直就这么看下去?”

    “哦?皇后娘娘的意思,难道看不下去,就不看了,好好躲在宫里,带孩子?可是,如今,我可是没孩子带的。不比皇后娘娘呢。”

    “如妃,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俩都是明白人。如今,皇上喜欢谁,冷落谁,我俩都很清楚。”

    “嗯,是的。我俩在这一点上,可是有共同语言的。”

    “不是有共同语言,而是我俩,根本是一样样的。”

    公孙玉儿冷冷的笑了。

    如妃却也冷冷的笑了一下。

    公孙玉儿说:“敌人敌人,不是敌人。”

    如妃说:“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如今,难道不是朋友吗?”

    “我们如今,是最亲密的朋友了。”

    公孙玉儿看着如妃,笑了:“如妃,你可真算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

    “皇后,过奖了。上两次,我们去找皇太后,我早就知道,你可是天下第一个不笨的人了。”

    公孙玉儿喝了一口茶,笑着问如妃:“那么,如妃的意思,如今改怎样呢?”

    “皇后娘娘,如今,我想皇后娘娘,心里早就有了办法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各自把自己的主义,写下来,然后,互相看一眼,然后再决定如何办理吧?”

    “嗯,不错,如妃果然聪明。”

    “来让啊,笔墨伺候。”

    来了两个宫女,各自手里,捧着一份笔墨,上来了,墨已经砚好了。

    公孙玉儿在这张桌子上写字。如妃却走了过去,在另一张桌子上写字。

    写好了,如妃走了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下。

    公孙玉儿发现,如妃的上面,写着两个字:选秀。

    两人却又都笑了。

    重新坐好。如妃喝了一口茶:“皇后娘娘,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嗯,不错。我去给那兰德芳建议,然后,你准备选秀。你有选秀的经验,自然是办事,大家放心。”

    “放心什么啊,第一次不是失败了。后来,才成功了的。”

    公孙玉儿心里想:还好,她不知道她第一次失败,就是我捣的鬼。这世界山,看来,做坏事,是不能然人知道的。饶他她是谁,都坚决不能让知道,才是真理。过了半个月,诸葛水生的哥哥,给他来了一封信,说的就是西域的土司女儿香妃,信上说明了,这个香妃果然是土司的女儿,可是,她身边的四个护卫,却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精通各种门道。

    诸葛水生,便把这消息,告诉了公孙玉儿。

    黑色的夜里,他告诉她:“鱼,你知道不?我哥哥来信了,说那个香妃,是西域的公主,是土司的女儿,可是,护送香妃来的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还会各种法术医术。”

    公孙玉儿吃了一惊:“那么说来,如今皇上迷恋香妃,也是有原因的了。”

    “嗯,你说的不错。看看她们的身手,就知道水平绝对是一等一的。”

    “那她们再厉害,也不是你对手啊。”

    “鱼你又顽皮了。我们又没有对过手,谁知道谁比谁厉害呢。”

    “可是,我听说,你可是天下第一剑呢。”

    “你错了。”诸葛水生,捏了一下公孙玉儿的鼻子:“你错的厉害了。我这天下第一剑,不是打斗来的,而是皇上封的。”

    “不会吧?你不是那年比赛,得到武状元了?”

    “那都是过去了。那个时候,我天天练剑。如今,不练剑了。”

    “哦?你一个护卫,将军,不练习剑术,那你忙着做什么呢、”

    “呵呵,如今,只有一件事情,忙着迷恋姐。”

    “嘻嘻,那我可告诉你,不要迷恋姐,姐可不是传说,而是活生生的人呢。”

    “嗯,迷恋的,就是你个活生生的人呢。否则,还不迷恋了。”

    诸葛水生难得来芳华宫一次,便急忙抱着公孙玉儿,上床去了。

    这里,是他们的天堂。

    第二天,公孙玉儿又开始胡乱琢磨起来,蕊儿在给公孙玉儿梳头。

    “如今,这敌人的敌人,正是如妃。香妃如今,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要搞死香妃,必定要想一个好的办法。那么,只能跟如妃联合了。”

    时下,后宫,一直是三足鼎立。

    一个就是掌握了实权的如妃,她虽然只是个妃子,却掌握着后果的实际权力,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那兰德芳没有收回她的权力,依然说明如妃在那兰德芳心中的地位。

    第二个,就是香妃。如今正是恩宠最深的时候。而且,香妃也曾怀过孩子,这才是有实力的,真正的敌人。

    第三个,就是皇后公孙玉儿,她有皇后的封好,任何人,也不敢乱动她的一丝一毫。

    “蕊儿,等早膳后,去一趟牡丹宫。”

    “是。”

    蕊儿答应着。蕊儿从来不问皇后娘娘,为什么。因为她在踏入皇宫的第一天起,就有教导姑姑告诉她,不要乱问主子。主子吩咐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公孙玉儿带领着蕊儿,牛力士和小李子,去了牡丹宫。

    如妃正在享受福如海的伺候,按摩。真舒服啊。

    忽然,一个声音在门外想起:“如妃娘娘,皇后娘娘来了。”

    如妃听了,坐了起来:“哦?皇后来了?莫非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福如海,你去迎接皇后。”

    福如海急忙站了起来,今天就在牡丹宫的宫内按摩,拉了一下衣服,整理好了,这才出门去了。

    如妃站了起来,也整理了一下衣服,那上衣,都从肩头上,滑落了下去,肩膀都路出来了。

    公孙玉儿带领着蕊儿,进来了。

    却又叫蕊儿出去,在门口等着。

    如妃看了一眼,也叫福如海出去了。

    宫女泡茶上来,倒好了茶,也出去了。

    两个人,在屋子里说话。

    “皇后娘娘,如今,你可是两个孩子的母后,比我忙多了。怎么,有空到牡丹宫来?真实今天,不吹东南西北风,改吹香风了。”

    “如妃,你也就别打趣了。如今,皇上只喜欢香妃一个,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一直就这么看下去?”

    “哦?皇后娘娘的意思,难道看不下去,就不看了,好好躲在宫里,带孩子?可是,如今,我可是没孩子带的。不比皇后娘娘呢。”

    “如妃,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俩都是明白人。如今,皇上喜欢谁,冷落谁,我俩都很清楚。”

    “嗯,是的。我俩在这一点上,可是有共同语言的。”

    “不是有共同语言,而是我俩,根本是一样样的。”

    公孙玉儿冷冷的笑了。

    如妃却也冷冷的笑了一下。

    公孙玉儿说:“敌人敌人,不是敌人。”

    如妃说:“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如今,难道不是朋友吗?”

    “我们如今,是最亲密的朋友了。”

    公孙玉儿看着如妃,笑了:“如妃,你可真算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

    “皇后,过奖了。上两次,我们去找皇太后,我早就知道,你可是天下第一个不笨的人了。”

    公孙玉儿喝了一口茶,笑着问如妃:“那么,如妃的意思,如今改怎样呢?”

    “皇后娘娘,如今,我想皇后娘娘,心里早就有了办法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各自把自己的主义,写下来,然后,互相看一眼,然后再决定如何办理吧?”

    “嗯,不错,如妃果然聪明。”

    “来让啊,笔墨伺候。”

    来了两个宫女,各自手里,捧着一份笔墨,上来了,墨已经砚好了。

    公孙玉儿在这张桌子上写字。如妃却走了过去,在另一张桌子上写字。

    写好了,如妃走了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下。

    公孙玉儿发现,如妃的上面,写着两个字:选秀。

    两人却又都笑了。

    重新坐好。如妃喝了一口茶:“皇后娘娘,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嗯,不错。我去给那兰德芳建议,然后,你准备选秀。你有选秀的经验,自然是办事,大家放心。”

    “放心什么啊,第一次不是失败了。后来,才成功了的。”

    公孙玉儿心里想:还好,她不知道她第一次失败,就是我捣的鬼。这世界山,看来,做坏事,是不能然人知道的。饶他她是谁,都坚决不能让知道,才是真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