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55章 周通朱仁喝酒

    诸葛家,送走了自己的儿媳妇。丧礼办的很隆重。京城里都很轰动。诸葛家,那可是有名望的大家。

    谣言纷纷,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天生就很美丽,美丽动人,而且是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可惜,红颜薄命。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是给诸葛家虐待死的。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是病死的,吃了很多药,却总是比较见效,而且,怎么吃,也没有疗效。

    谣言纷纷四起,加上诸葛家就在皇宫附近,于是谣言便传进了皇宫里。

    就连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了。

    公孙玉儿也知道了。小李子消息似乎从来都来的快。什么都打听来了。

    “小李子,那么,到底夏侯小姐,是什么病死的呢?”

    “回娘娘,这京城里的谣言,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啊。谁知道是怎么死的呢。”

    “哦。那么,最主要的说法呢?”

    “回娘娘,最主要的说法,可靠一点的活法,就是夏侯小姐在死之前,跟诸葛将军,说过很多话。”

    “哦,很有意义,他们说些什么啊?”

    “好像,听丫头说,他们说的是,谁对不起谁,然后,谁也不抱怨谁的话了。”

    公孙玉儿想:只要她死了,诸葛水生,就是自己的了。不是么?那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谁见了不抢啊。只怕,等夏侯羽儿一死,皇上便是着急的,先要给诸葛水生,指婚呢,又不知道是谁家的好女子。

    “天下的好女子,多了去了。可怜的夏侯小姐,自己造化不好,年纪轻轻便病死了,却有抱怨谁呢。只怕是,等过了一年,那诸葛水生将军,又要娶进新的媳妇了。”

    “那是自然的。人家诸葛家,是什么人家。诸葛将军,要是想三妻四妾,早就娶了。”

    “废话。”

    公孙玉儿怒了。小李子急忙不说话了。做奴才的,那里敢惹主子生气呢。

    “你下去吧。”

    小李子回答了一声是,便退了三步,然后退出去了。

    如今,伺候公孙玉儿,是小梦梦公主的一个奶妈,岁数大了,伺候的很好,梳头也很舒服。名字叫孙大娘。

    孙大娘给公孙玉儿,倒了一杯茶,公孙玉儿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喝了一口茶。

    “孙大娘,你看这夏侯家的女儿死了,诸葛家的,什么时候,娶进新媳妇啊?”

    “娘娘,按照以前的说法,娶媳妇,只要两家同意了,大概半年过后,就可以娶了。”

    “哦,这么快?”

    “是的,娘娘。这个又没有什么讲究的。”

    “嗯,知道了。”

    孙大娘便不说话了。孙大娘话比较少,而且伺候的很好。公孙玉儿便把小菊的那份高额的月份,分了一些给了孙大娘。如今,孙大娘一人领两份的月钱,自然心情特别好,伺候的也特别好。

    公孙玉儿在钱财上,不像如妃。如妃是处处计较,小气的要死。可是,公孙玉儿却处处大方。在公孙玉儿看来,这些钱,都是皇上的钱,都是皇宫里的钱,不用在这个地方,便用在其他地方。自己不用,别人还是要用。与其花给别人,不如自己行大方,还给自己捞个好名声。

    所以,宫里的人,都说如妃抠门,而皇后大方,都喜欢到芳华宫里来做事情。没有到芳华宫里来的宫女和太监,都很羡慕那些芳华宫里的人。

    如妃自认是气的要死,自己是在后宫里,管钱财的,处处要计较。那兰德芳一旦问起来,花的多了,他不高兴,说不节俭。花的少了,却有又说短了皇家的气势。

    如妃自己,自认倒霉,却也是无可奈何。

    那兰德芳自从皇太后去后,便又玩起了专宠。

    周通知道,如此下去,香妃是要把那兰德芳,拐到西域去的,说什么“巡游西域”,游览千山万水去。可这长途跋涉,后果不堪设想啊。

    周通急的要死,却也找不到一个人来商量。

    这天,那兰德芳却又宿在西福宫。

    周通便来到了师傅朱仁那里。

    师徒两个,许久不见,便开始喝酒。

    关了门,其他的人,都去睡觉了。

    朱仁的姨太太们,也都去睡觉了。

    “周通,如今,你那个小菊伴儿,没了,你自己还好吗?”

    “唉,一言难尽。如今,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日子,也就这样了。”

    “其实,你也别说什么了。你头一次,叫皇上知道你们的事情,不是皇后娘娘,求情,才饶了小菊一命的。如今,小菊却也是命不好的。倒是皇上允许你娶媳妇了,你倒没媳妇了。唉,可悲可叹的命运。可悲可叹的造化。造化弄人啊。”

    “师傅,如今想想,还是师傅你说的对啊。还是老老实实,等退下来了,再找个媳妇儿,好好伺候,那才是好日子呢。”

    “嘻嘻——瞧你说的。多没志气。当初,跟媳妇混的那么好,如今媳妇没了,倒没志气了。我看,等那天,皇上高兴了,你再还找一个,也就是了啊。”

    “呵呵,不想了。如今,想想起来,也没有意思了。我说过的,我只爱小菊一个的。”

    “周通,你真实的,你以为你这样,有种?呵呵,你看看,皇上见一个爱一个,日子不过的美滋滋的。我们啊,也是男人,一应该如此的。”

    “唉,师傅,不说这个了。我有一件事情,要给你说的。”

    两人,点着蜡烛,在屋里说话。说几句,喝一口,说几句,又喝一口。

    “师傅,我咬着你的耳朵说。”

    “不用,你就这样说,别人听不到。我这里的人,你不知道吗?都是哑巴,聋子。哑巴三个,聋子五个。”

    “那我,还是要咬着你的耳朵说。”

    周通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咬着朱仁的耳朵,说了十二个字:“皇上要御驾亲征去西域巡游。”

    朱仁惊的,连酒杯子,都落在桌子上了。

    周通急忙扶起了酒杯子,然后棒师傅朱仁,倒了一杯酒。然后,才走了过去,坐了下来。诸葛家,送走了自己的儿媳妇。丧礼办的很隆重。京城里都很轰动。诸葛家,那可是有名望的大家。

    谣言纷纷,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天生就很美丽,美丽动人,而且是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可惜,红颜薄命。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是给诸葛家虐待死的。

    有人说,诸葛家的儿媳妇,是病死的,吃了很多药,却总是比较见效,而且,怎么吃,也没有疗效。

    谣言纷纷四起,加上诸葛家就在皇宫附近,于是谣言便传进了皇宫里。

    就连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了。

    公孙玉儿也知道了。小李子消息似乎从来都来的快。什么都打听来了。

    “小李子,那么,到底夏侯小姐,是什么病死的呢?”

    “回娘娘,这京城里的谣言,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啊。谁知道是怎么死的呢。”

    “哦。那么,最主要的说法呢?”

    “回娘娘,最主要的说法,可靠一点的活法,就是夏侯小姐在死之前,跟诸葛将军,说过很多话。”

    “哦,很有意义,他们说些什么啊?”

    “好像,听丫头说,他们说的是,谁对不起谁,然后,谁也不抱怨谁的话了。”

    公孙玉儿想:只要她死了,诸葛水生,就是自己的了。不是么?那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谁见了不抢啊。只怕,等夏侯羽儿一死,皇上便是着急的,先要给诸葛水生,指婚呢,又不知道是谁家的好女子。

    “天下的好女子,多了去了。可怜的夏侯小姐,自己造化不好,年纪轻轻便病死了,却有抱怨谁呢。只怕是,等过了一年,那诸葛水生将军,又要娶进新的媳妇了。”

    “那是自然的。人家诸葛家,是什么人家。诸葛将军,要是想三妻四妾,早就娶了。”

    “废话。”

    公孙玉儿怒了。小李子急忙不说话了。做奴才的,那里敢惹主子生气呢。

    “你下去吧。”

    小李子回答了一声是,便退了三步,然后退出去了。

    如今,伺候公孙玉儿,是小梦梦公主的一个奶妈,岁数大了,伺候的很好,梳头也很舒服。名字叫孙大娘。

    孙大娘给公孙玉儿,倒了一杯茶,公孙玉儿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喝了一口茶。

    “孙大娘,你看这夏侯家的女儿死了,诸葛家的,什么时候,娶进新媳妇啊?”

    “娘娘,按照以前的说法,娶媳妇,只要两家同意了,大概半年过后,就可以娶了。”

    “哦,这么快?”

    “是的,娘娘。这个又没有什么讲究的。”

    “嗯,知道了。”

    孙大娘便不说话了。孙大娘话比较少,而且伺候的很好。公孙玉儿便把小菊的那份高额的月份,分了一些给了孙大娘。如今,孙大娘一人领两份的月钱,自然心情特别好,伺候的也特别好。

    公孙玉儿在钱财上,不像如妃。如妃是处处计较,小气的要死。可是,公孙玉儿却处处大方。在公孙玉儿看来,这些钱,都是皇上的钱,都是皇宫里的钱,不用在这个地方,便用在其他地方。自己不用,别人还是要用。与其花给别人,不如自己行大方,还给自己捞个好名声。

    所以,宫里的人,都说如妃抠门,而皇后大方,都喜欢到芳华宫里来做事情。没有到芳华宫里来的宫女和太监,都很羡慕那些芳华宫里的人。

    如妃自认是气的要死,自己是在后宫里,管钱财的,处处要计较。那兰德芳一旦问起来,花的多了,他不高兴,说不节俭。花的少了,却有又说短了皇家的气势。

    如妃自己,自认倒霉,却也是无可奈何。

    那兰德芳自从皇太后去后,便又玩起了专宠。

    周通知道,如此下去,香妃是要把那兰德芳,拐到西域去的,说什么“巡游西域”,游览千山万水去。可这长途跋涉,后果不堪设想啊。

    周通急的要死,却也找不到一个人来商量。

    这天,那兰德芳却又宿在西福宫。

    周通便来到了师傅朱仁那里。

    师徒两个,许久不见,便开始喝酒。

    关了门,其他的人,都去睡觉了。

    朱仁的姨太太们,也都去睡觉了。

    “周通,如今,你那个小菊伴儿,没了,你自己还好吗?”

    “唉,一言难尽。如今,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日子,也就这样了。”

    “其实,你也别说什么了。你头一次,叫皇上知道你们的事情,不是皇后娘娘,求情,才饶了小菊一命的。如今,小菊却也是命不好的。倒是皇上允许你娶媳妇了,你倒没媳妇了。唉,可悲可叹的命运。可悲可叹的造化。造化弄人啊。”

    “师傅,如今想想,还是师傅你说的对啊。还是老老实实,等退下来了,再找个媳妇儿,好好伺候,那才是好日子呢。”

    “嘻嘻——瞧你说的。多没志气。当初,跟媳妇混的那么好,如今媳妇没了,倒没志气了。我看,等那天,皇上高兴了,你再还找一个,也就是了啊。”

    “呵呵,不想了。如今,想想起来,也没有意思了。我说过的,我只爱小菊一个的。”

    “周通,你真实的,你以为你这样,有种?呵呵,你看看,皇上见一个爱一个,日子不过的美滋滋的。我们啊,也是男人,一应该如此的。”

    “唉,师傅,不说这个了。我有一件事情,要给你说的。”

    两人,点着蜡烛,在屋里说话。说几句,喝一口,说几句,又喝一口。

    “师傅,我咬着你的耳朵说。”

    “不用,你就这样说,别人听不到。我这里的人,你不知道吗?都是哑巴,聋子。哑巴三个,聋子五个。”

    “那我,还是要咬着你的耳朵说。”

    周通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咬着朱仁的耳朵,说了十二个字:“皇上要御驾亲征去西域巡游。”

    朱仁惊的,连酒杯子,都落在桌子上了。

    周通急忙扶起了酒杯子,然后棒师傅朱仁,倒了一杯酒。然后,才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