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第354章 夏侯羽儿死了

    夏侯羽儿,却是一天比一天不行了。

    她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这天,终于撑不住了。

    丫头去请诸葛水生过去。

    诸葛水生走了过去,依然很冷淡。

    夏侯羽儿叫丫头出去,把门关了。

    “你看,我都快要走的人了。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哦,你问吧。”

    诸葛水生答应了。因为他实在也不想再给她,什么痛苦了。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一个叫玉儿的女人?”

    “哦,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怎么知道的?不就因为一些梦。在梦里,她说,她叫玉儿。也难怪,你以前喃喃自语,说什么玉儿。我还以为你是叫我呢。一直,其实就是我错了。”

    诸葛水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怎么就那么敏感呢?怎么会去相信梦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

    “水生,我知道,我跟你夫妻一场,也是缘分一点没有。月下老人,为什么会如此折磨我呢?为什么叫我如此痛苦呢?我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绝情?哪怕是一个对普通的陌生人,你也犯不着如此绝情?你说说看,为什么?”

    诸葛水生,不知道如何说了。

    因为,无路他怎么说,她都会伤心。因为如果说,他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他说过,他爱她一辈子,不碰别的女人,那么,夏侯羽儿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可是,如果说他对不起她,夏侯羽儿还是会很伤心。

    无论怎么说,她都很伤心。那么,莫若不说了。

    夏侯羽儿果然,什么也没听到,就很伤心了。

    “我知道,你爱她,可是,你也不能如此折磨我是不是?都是人家的姑娘,都是爹妈手心里的肉。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我从来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过我的父母,生怕他们会担心,会难过。可是,你想过我的难过吗?我有多难过?你知道吗?我还不到二十岁,我哦不想死,我也想风风光光的活着。当你的夫人。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只是关心她。或许,我嫁给你,就是找死来了。”

    诸葛水生,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

    “我恨你,诸葛水生,你官大,权力大,你是皇上的大红人,我们家,惹不起你。可是,我如今,要死了。我就说句良心话,谁家都是养女儿的。你如此对待我,难道就没想过,你家也有女儿要出嫁,是人家的媳妇?如果别人,如此对待你家的女儿和女人,你却又是如何的看待呢?只怕你们家,早就要打过去了。哈哈——也怪我太懦弱了。太懦弱了。”

    夏侯羽儿停了一下,接着说:“我太懦弱了,怕这怕那,结果呢,把自己的命,送了进去。我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也在想着,是不是可以换回你一点的怜悯?可还是,没有。一点也没有。我真后悔嫁给你。真的。女人把自己的一辈子,压在一个一个男人身上,而且是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是多么的愚蠢啊。我就是如此愚蠢的人了。”

    诸葛水生不说话,静静的听她说话。

    “我奉劝你,还是早一点把她娶进门吧。如果你爱她,给她一个保证,不要一辈子耽误了她。如果你不爱她,她是自由的。她可以有自己的幸福。或许,你爱的她,早就有男人了,那么,纸包不住火,哈哈——你也真搞笑。放着自己的黄花大闺女媳妇不喜欢,偏偏去找别人的烂女人。哈哈——”

    夏侯羽儿哈哈大笑,诸葛水生,脸上有一丝愤怒,却忍住了。

    他想听她,把话说完。或许,这是他和媳妇之间,最后的一次对话了。

    以前,他们没有对话。只有冷漠。

    今日,他们虽然有对话,去只是他听她讲,她的怨气,她的愤怒,她的希望,她的哀伤。

    以后,他们不会再有对话,有的,只是他对她的遗憾。

    诸葛水生不是个本性恶劣的人,可还是,不知不觉中,做出了如此残忍的事情。

    “诸葛水生,我或许,是一个可怜的人。可是,我却也是一个说话不给你留情面的人。你我夫妻一场,再也不会相逢。我希望,我下辈子,下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你。就算你这辈子对不起我,我也不要看到你,不需要你的回报过来。”

    “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哪怕是个陌生人,你也不能如此对我?”

    夏侯羽儿哭了,哭的很伤心。

    诸葛水生的眼里,也慢慢流出一滴眼泪,他上千,抓住她的手,那手,是那么的冰冷:“羽儿,我对不起你。或许,我这辈子,是本不应该有妻子的。我真心对不起你,太对不起你了。”

    诸葛水生,握住夏侯羽儿的手,然后头低了下去,放在她的手上。

    夏侯羽儿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或许,你这辈子,爱的太深,注定会伤的最重。那个爱你的女人,你爱的女人,你们这辈子,无法在一起,也却实可怜。你们也真的,太可怜了。如果按照你的家世,你的身份,什么女人,娶不到家里。可惜,你却没有那个福气,把她取进家里。你们,也注定一辈子的痛苦。连带,我,也很痛苦。”

    诸葛水生,慢慢感觉,那双手的温度,逐渐的褪去了。

    便急忙叫太医,叫太医过来。

    太医过来了,却已经无力回天了。

    夏侯羽儿,年纪轻轻,便去了黄泉路。

    她走的,是那么的凄惨。他的老公诸葛水生,也流下了两行眼泪。

    他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一面爱的如此之深,一面却如此冷漠。冷漠到,可以害死一个人。

    原来,爱情是可以叫人,放弃生死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她许给了死字,却没有爱情。她的爱情,是凄惨的。只有丫头知道。

    公婆不知道。他们以为他们小夫妻很好的。

    他们娘家的父母,也是不知道的,他们也以为他们小福气,关系很好的。夏侯羽儿,却是一天比一天不行了。

    她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这天,终于撑不住了。

    丫头去请诸葛水生过去。

    诸葛水生走了过去,依然很冷淡。

    夏侯羽儿叫丫头出去,把门关了。

    “你看,我都快要走的人了。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哦,你问吧。”

    诸葛水生答应了。因为他实在也不想再给她,什么痛苦了。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一个叫玉儿的女人?”

    “哦,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怎么知道的?不就因为一些梦。在梦里,她说,她叫玉儿。也难怪,你以前喃喃自语,说什么玉儿。我还以为你是叫我呢。一直,其实就是我错了。”

    诸葛水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怎么就那么敏感呢?怎么会去相信梦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

    “水生,我知道,我跟你夫妻一场,也是缘分一点没有。月下老人,为什么会如此折磨我呢?为什么叫我如此痛苦呢?我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绝情?哪怕是一个对普通的陌生人,你也犯不着如此绝情?你说说看,为什么?”

    诸葛水生,不知道如何说了。

    因为,无路他怎么说,她都会伤心。因为如果说,他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他说过,他爱她一辈子,不碰别的女人,那么,夏侯羽儿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可是,如果说他对不起她,夏侯羽儿还是会很伤心。

    无论怎么说,她都很伤心。那么,莫若不说了。

    夏侯羽儿果然,什么也没听到,就很伤心了。

    “我知道,你爱她,可是,你也不能如此折磨我是不是?都是人家的姑娘,都是爹妈手心里的肉。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我从来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过我的父母,生怕他们会担心,会难过。可是,你想过我的难过吗?我有多难过?你知道吗?我还不到二十岁,我哦不想死,我也想风风光光的活着。当你的夫人。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只是关心她。或许,我嫁给你,就是找死来了。”

    诸葛水生,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

    “我恨你,诸葛水生,你官大,权力大,你是皇上的大红人,我们家,惹不起你。可是,我如今,要死了。我就说句良心话,谁家都是养女儿的。你如此对待我,难道就没想过,你家也有女儿要出嫁,是人家的媳妇?如果别人,如此对待你家的女儿和女人,你却又是如何的看待呢?只怕你们家,早就要打过去了。哈哈——也怪我太懦弱了。太懦弱了。”

    夏侯羽儿停了一下,接着说:“我太懦弱了,怕这怕那,结果呢,把自己的命,送了进去。我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也在想着,是不是可以换回你一点的怜悯?可还是,没有。一点也没有。我真后悔嫁给你。真的。女人把自己的一辈子,压在一个一个男人身上,而且是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是多么的愚蠢啊。我就是如此愚蠢的人了。”

    诸葛水生不说话,静静的听她说话。

    “我奉劝你,还是早一点把她娶进门吧。如果你爱她,给她一个保证,不要一辈子耽误了她。如果你不爱她,她是自由的。她可以有自己的幸福。或许,你爱的她,早就有男人了,那么,纸包不住火,哈哈——你也真搞笑。放着自己的黄花大闺女媳妇不喜欢,偏偏去找别人的烂女人。哈哈——”

    夏侯羽儿哈哈大笑,诸葛水生,脸上有一丝愤怒,却忍住了。

    他想听她,把话说完。或许,这是他和媳妇之间,最后的一次对话了。

    以前,他们没有对话。只有冷漠。

    今日,他们虽然有对话,去只是他听她讲,她的怨气,她的愤怒,她的希望,她的哀伤。

    以后,他们不会再有对话,有的,只是他对她的遗憾。

    诸葛水生不是个本性恶劣的人,可还是,不知不觉中,做出了如此残忍的事情。

    “诸葛水生,我或许,是一个可怜的人。可是,我却也是一个说话不给你留情面的人。你我夫妻一场,再也不会相逢。我希望,我下辈子,下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你。就算你这辈子对不起我,我也不要看到你,不需要你的回报过来。”

    “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哪怕是个陌生人,你也不能如此对我?”

    夏侯羽儿哭了,哭的很伤心。

    诸葛水生的眼里,也慢慢流出一滴眼泪,他上千,抓住她的手,那手,是那么的冰冷:“羽儿,我对不起你。或许,我这辈子,是本不应该有妻子的。我真心对不起你,太对不起你了。”

    诸葛水生,握住夏侯羽儿的手,然后头低了下去,放在她的手上。

    夏侯羽儿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或许,你这辈子,爱的太深,注定会伤的最重。那个爱你的女人,你爱的女人,你们这辈子,无法在一起,也却实可怜。你们也真的,太可怜了。如果按照你的家世,你的身份,什么女人,娶不到家里。可惜,你却没有那个福气,把她取进家里。你们,也注定一辈子的痛苦。连带,我,也很痛苦。”

    诸葛水生,慢慢感觉,那双手的温度,逐渐的褪去了。

    便急忙叫太医,叫太医过来。

    太医过来了,却已经无力回天了。

    夏侯羽儿,年纪轻轻,便去了黄泉路。

    她走的,是那么的凄惨。他的老公诸葛水生,也流下了两行眼泪。

    他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一面爱的如此之深,一面却如此冷漠。冷漠到,可以害死一个人。

    原来,爱情是可以叫人,放弃生死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她许给了死字,却没有爱情。她的爱情,是凄惨的。只有丫头知道。

    公婆不知道。他们以为他们小夫妻很好的。

    他们娘家的父母,也是不知道的,他们也以为他们小福气,关系很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