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第350章 皇太后的干预

    “皇上,既然文华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要继续修建啊?不怕不吉利吗?”

    “哦,香妃,你也懂这些啊?”

    “皇上,看你说的。我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皇子可是皇上心头的肉呢。也是我心头的肉呢。”

    “呵呵,香妃,你可真善良啊。”

    那兰德芳正在和香妃说话。皇太后派的人过来,一个小太监给皇上磕头,请皇上过去。

    那兰德芳吃好了,便起身走了。

    香妃气的在原地瞪眼睛:“可恶的皇太后,偏偏搅乱了我的好事情。我还没有说够呢。上次,请皇上过去,便是说皇上专宠的事情,这次,估计也是了。偏偏每次,都是我的不是。可恶。”

    香妃心里,便对这个老婆子,产生了无比的愤怒。

    “要成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既然这个老婆子,这么麻烦,就干脆,除了她算了。”

    香妃恶狠狠的想着。

    “拉姆,你去叫旺姆过来。”

    拉姆出去,叫了旺姆,一起过来。

    “旺姆,有没有能让人,一顿饭就死了,然后,谁也不知道的毒?神不知鬼不觉的?”

    “娘娘,我从西域的雪蛇毒牙内,提取的蛇毒,只需要一点,就可以毒死十个人。”

    “废物!蛇毒毒死了人,大家就都知道是下毒了。难道,你想给查出来啊?”

    “娘娘,您多虑了。这个高原雪蛇,是一种特别的蛇种类,它的毒,能在五秒之内,让人的心跳停止跳动。而且,死了的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征兆。仿佛是自然死亡一般。”

    “可是,下毒,如何下呢?”

    “娘娘,拉姆愿意一闯未央宫,亲自去下毒。”

    “好的。拉姆,你今夜就去,那个老婆子,早死早投胎。我已经对她,忍无可忍了。皇上喜欢其他的女人,她什么意见也没有,可偏偏皇上喜欢我,她就阻挡。好像特别的显得我淫,荡一样。”

    “娘娘,淫,荡了好啊。常言说的好,出门像贵妇,床上像荡,妇,这才是好女人的表现呢。”

    旺姆却也笑了:“娘娘,俗话说的好,别人笑我太淫,荡,我笑她们更开放。”

    “哈哈!”香妃哈哈大笑,完全没有在那兰德芳前面那种清纯和可爱,脸上分明就是一副恐怖的表情:“老婆子,什么皇太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拉姆和旺姆,站立在香妃的两边,脸上也带着阴冷的笑容。拉姆和旺姆,一个是武功高手,一个是下药高手。而且,两人都受到过特殊的武术训练,自然联合起来,珠联璧合。

    “不对!”

    香妃忽然举起手来:“不能在今夜去干了她。因为今天,皇上刚从我这里过去,她就遇害的话,生怕给别人落下把柄。要不,等几天吧。过了几天,再去废了她不迟。且让她,多活几天。”

    “是,娘娘。”

    拉姆和旺姆答应了一声。

    香妃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脸奸笑:“老婆子,只要你死了,就是那兰德芳天天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也再也不会有人干涉了。”

    公孙玉儿又知道了皇太后叫皇上过去的事情了。

    “估计,又是去说皇上专宠的事情了。这男人,也真是奇怪。如今,娶了八个老婆了,却偏偏只爱香妃一个。也真是佩服香妃的能力。听说,香妃很骚,看来,如今,不骚的女人,就是个失败的女人啊。”

    公孙玉儿在自言自语,一个新的小丫头,在伺候她。这个小丫头,名字叫“蕊儿。”

    蕊儿听得公孙玉儿自言自语,却不敢说话,因为她实在不清楚,皇后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是知道,自己晚上可以早早去睡觉,不必伺候。这就让蕊儿特别的高兴。听说伺候皇后奶奶的前任宫女,是小菊,而且是周总管的女人。

    蕊儿太小了,才十一岁,只学会了梳头,泡茶,伺候人,其他的还想不明白。

    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皇后会找一个如此岁数小的女孩子,当丫头,而且是才新进宫的。

    只有如妃和几个妃子知道,岁数小了,听话,不会乱说,嘴巴牢。

    有好也必然有坏。

    果然,到了初一的晚上,那兰德芳乖乖的到芳华宫里来了。

    而且,还早早的来了。

    夫妻间,许久都不曾见面了一样。一种生疏的感觉。

    这让公孙玉儿非常难过,或许,正式夫妻见面了,都如此“寒心”,那么,那个情人,如果许久未见,她会如何呢?是不是更寒心呢?是不是比冬天的寒风,还要冷呢?

    公孙玉儿知道自己的身份,却早就准备了如何迎接了。

    早就吩咐了奶妈,皇上一来,立即叫皇子和公主,前来看父皇。

    公主已经很乖了,说话的时候,口齿伶俐,比公孙玉儿还要厉害。

    “哈哈,朕的小梦梦,如今,这嘴巴,比母后还要厉害呢。”

    “哦,父皇,没有吧?我反正,认为我母后,是这世界上,最厉害最厉害的。”

    “小梦梦,瞧你说的,母后不厉害。厉害的是父皇。你父皇,可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主角呢。”

    “反正,我的父皇和母后,就是最厉害的。”

    奶妈抱着那兰承平,站在边上。

    那兰德芳叫奶妈过来,抱起了孩子:“儿子,快些长啊。长的高高大大,那才叫好呢。那样,就像你的父皇朕了。”

    公孙玉儿笑了:“皇上,看你说的。那里有那么快长那么高大啊?孩子还不是一点一点长起来的。”

    夜深了,奶妈抱着皇子,领着小梦梦公主出去。

    可是,小梦梦公主,却偏偏不出去。

    “我要跟父皇母后,一起睡觉。”

    “好吧。今夜,朕搂着宝贝,一起睡觉。”

    温暖的被窝,那兰德芳搂着小梦梦睡觉。

    小梦梦却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那兰德芳笑了:“哎呀,可真乖啊。”

    回头,却看到公孙玉儿正在那里,取头上的簪子,那些簪子和宝钗,一个个的,那么美丽,一只只从头上,取了下来。“皇上,既然文华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要继续修建啊?不怕不吉利吗?”

    “哦,香妃,你也懂这些啊?”

    “皇上,看你说的。我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皇子可是皇上心头的肉呢。也是我心头的肉呢。”

    “呵呵,香妃,你可真善良啊。”

    那兰德芳正在和香妃说话。皇太后派的人过来,一个小太监给皇上磕头,请皇上过去。

    那兰德芳吃好了,便起身走了。

    香妃气的在原地瞪眼睛:“可恶的皇太后,偏偏搅乱了我的好事情。我还没有说够呢。上次,请皇上过去,便是说皇上专宠的事情,这次,估计也是了。偏偏每次,都是我的不是。可恶。”

    香妃心里,便对这个老婆子,产生了无比的愤怒。

    “要成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既然这个老婆子,这么麻烦,就干脆,除了她算了。”

    香妃恶狠狠的想着。

    “拉姆,你去叫旺姆过来。”

    拉姆出去,叫了旺姆,一起过来。

    “旺姆,有没有能让人,一顿饭就死了,然后,谁也不知道的毒?神不知鬼不觉的?”

    “娘娘,我从西域的雪蛇毒牙内,提取的蛇毒,只需要一点,就可以毒死十个人。”

    “废物!蛇毒毒死了人,大家就都知道是下毒了。难道,你想给查出来啊?”

    “娘娘,您多虑了。这个高原雪蛇,是一种特别的蛇种类,它的毒,能在五秒之内,让人的心跳停止跳动。而且,死了的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征兆。仿佛是自然死亡一般。”

    “可是,下毒,如何下呢?”

    “娘娘,拉姆愿意一闯未央宫,亲自去下毒。”

    “好的。拉姆,你今夜就去,那个老婆子,早死早投胎。我已经对她,忍无可忍了。皇上喜欢其他的女人,她什么意见也没有,可偏偏皇上喜欢我,她就阻挡。好像特别的显得我淫,荡一样。”

    “娘娘,淫,荡了好啊。常言说的好,出门像贵妇,床上像荡,妇,这才是好女人的表现呢。”

    旺姆却也笑了:“娘娘,俗话说的好,别人笑我太淫,荡,我笑她们更开放。”

    “哈哈!”香妃哈哈大笑,完全没有在那兰德芳前面那种清纯和可爱,脸上分明就是一副恐怖的表情:“老婆子,什么皇太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拉姆和旺姆,站立在香妃的两边,脸上也带着阴冷的笑容。拉姆和旺姆,一个是武功高手,一个是下药高手。而且,两人都受到过特殊的武术训练,自然联合起来,珠联璧合。

    “不对!”

    香妃忽然举起手来:“不能在今夜去干了她。因为今天,皇上刚从我这里过去,她就遇害的话,生怕给别人落下把柄。要不,等几天吧。过了几天,再去废了她不迟。且让她,多活几天。”

    “是,娘娘。”

    拉姆和旺姆答应了一声。

    香妃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脸奸笑:“老婆子,只要你死了,就是那兰德芳天天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也再也不会有人干涉了。”

    公孙玉儿又知道了皇太后叫皇上过去的事情了。

    “估计,又是去说皇上专宠的事情了。这男人,也真是奇怪。如今,娶了八个老婆了,却偏偏只爱香妃一个。也真是佩服香妃的能力。听说,香妃很骚,看来,如今,不骚的女人,就是个失败的女人啊。”

    公孙玉儿在自言自语,一个新的小丫头,在伺候她。这个小丫头,名字叫“蕊儿。”

    蕊儿听得公孙玉儿自言自语,却不敢说话,因为她实在不清楚,皇后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是知道,自己晚上可以早早去睡觉,不必伺候。这就让蕊儿特别的高兴。听说伺候皇后奶奶的前任宫女,是小菊,而且是周总管的女人。

    蕊儿太小了,才十一岁,只学会了梳头,泡茶,伺候人,其他的还想不明白。

    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皇后会找一个如此岁数小的女孩子,当丫头,而且是才新进宫的。

    只有如妃和几个妃子知道,岁数小了,听话,不会乱说,嘴巴牢。

    有好也必然有坏。

    果然,到了初一的晚上,那兰德芳乖乖的到芳华宫里来了。

    而且,还早早的来了。

    夫妻间,许久都不曾见面了一样。一种生疏的感觉。

    这让公孙玉儿非常难过,或许,正式夫妻见面了,都如此“寒心”,那么,那个情人,如果许久未见,她会如何呢?是不是更寒心呢?是不是比冬天的寒风,还要冷呢?

    公孙玉儿知道自己的身份,却早就准备了如何迎接了。

    早就吩咐了奶妈,皇上一来,立即叫皇子和公主,前来看父皇。

    公主已经很乖了,说话的时候,口齿伶俐,比公孙玉儿还要厉害。

    “哈哈,朕的小梦梦,如今,这嘴巴,比母后还要厉害呢。”

    “哦,父皇,没有吧?我反正,认为我母后,是这世界上,最厉害最厉害的。”

    “小梦梦,瞧你说的,母后不厉害。厉害的是父皇。你父皇,可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主角呢。”

    “反正,我的父皇和母后,就是最厉害的。”

    奶妈抱着那兰承平,站在边上。

    那兰德芳叫奶妈过来,抱起了孩子:“儿子,快些长啊。长的高高大大,那才叫好呢。那样,就像你的父皇朕了。”

    公孙玉儿笑了:“皇上,看你说的。那里有那么快长那么高大啊?孩子还不是一点一点长起来的。”

    夜深了,奶妈抱着皇子,领着小梦梦公主出去。

    可是,小梦梦公主,却偏偏不出去。

    “我要跟父皇母后,一起睡觉。”

    “好吧。今夜,朕搂着宝贝,一起睡觉。”

    温暖的被窝,那兰德芳搂着小梦梦睡觉。

    小梦梦却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那兰德芳笑了:“哎呀,可真乖啊。”

    回头,却看到公孙玉儿正在那里,取头上的簪子,那些簪子和宝钗,一个个的,那么美丽,一只只从头上,取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