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第349章 死了无辜工匠

    捡起自己的手指头,却发现,早已经给刀子,削成了几半了。想接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看着血,流了出来,却一点疼痛也没有。王大人吓傻了,他不是大夫,只是个风水师。

    香妃手下的旺姆,却是个用药高手。

    第二天,没什么事情。王大人,如卧针毡,度日如年。想逃,却又不知道往那里逃。想跑,却又害怕跑不了。

    谁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历?

    难道他们,是皇宫里派出来的?难道,他们是侠客?

    可是,皇宫里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古来宫斗多了,可如今,皇上只有一个孩子,是断然不会让皇子出事情的。想必,妃子再怎么恶斗,也不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的。

    那么,难道他们是江湖侠客?可是,侠客从来就是打劫达官贵人的,不会参与皇帝争斗的。妃子争斗,皇家的事情,只是妃子和朝廷的事情,那些大侠,是只在乎钱财和江湖的。

    王大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那夜的黑衣人,是什么人。武功怎么那么高深?而且,非要发出女人的声音来?

    到了第十天,果然出大事了。

    文华殿正在施工,柱子已经立了起来,搭了很高的架子,每天有几百号工匠,正在那里忙乎。

    发生了火药爆炸的事情。

    一下子,死了十七个人。受伤的人,无数。

    那兰德芳立刻召集人员,问事情的缘由。

    可是,没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因为,拉姆四个,从来不走旱路,只有水路。水里的水鬼,自然很少有人注意到。

    问不出什么原因来。

    那兰德芳便传唤王大人过来。

    王大人如今,已经丢失了一个手指头,如今,脖子上的脑袋,还不知道那天搬家。早已经吓的慌了神了。

    保全自己要紧,这好死都不如赖活着。何必为了以后谁当太子的事情,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呢。

    “微臣参见皇上。”

    “王大人,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皇上。微臣以为,文华殿乃是太子的宫殿。如今,为成儿皇子,打造文华殿,如今,已经证实了,命薄,压不住宫殿。因此,这么多人伤亡。”

    “什么?以前,你不是说了,这皇子,大富大贵,是天子之相?如今,怎么又压不住了呢?”

    “启禀皇上。但凡这人,一出生,便有八字伴随左右。可以说,基本已经定了,一命二运。这命好,指不定这运好不好呢。如今看来,是运气变化了。所以,便发生了这等事情。”

    “照你的意思,人的命,是会转运的?”

    “是的。皇上。”

    王大人想:管他呢。如今,我先按照那天,杀手的话说了算了。谁当皇帝,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先保命要紧。

    那兰德芳不说话了。他在思考问题。

    “好了。你下去吧。”

    王大人,出了宫殿,擦汗。回头看了一眼,这才走了。受惊不小啊,半夜给杀手吓。可是,面对皇上,也不得不说假话,冒着欺君之罪来撒谎,还不知道,这慌,撒到什么时候呢。

    “周通,如今,芳华宫,似乎事情很多啊。”

    周通听了,立即心里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不把皇子,养在芳华宫里了。要给皇子转运。

    周通虽然没了小菊,可是,这份心思,还是在芳华宫那里,毕竟跟皇后娘娘,打交到这么多年了。这人情还在。

    “皇上,芳华宫虽然事情多。可是,这皇子出生,公主出生,已经是芳华宫的最大的事情了。皇上,你说是不是?”

    “嗯,这倒是的。如妃的牡丹宫,倒是出了一个公主,唉,可惜了。早夭了。”

    “皇上,皇后娘娘,如今抚养皇子公主,尽心尽力,是路人皆知的。即便事情多,可是,芳华宫依然井井有条的。并不能因为芳华宫出事情多了,就要说芳华宫的不是。”

    那兰德芳,还是依然信赖周通的。

    “周通,你说说看,如今,这文华殿,到底如何办理?”

    周通急忙跪在地上:“皇上,不瞒皇上。现在,王大人说是皇子命薄,压不住文华殿。可是,这压不住,压的住,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如果压不住,那他可以想办法,压住啊。镇住啊。这本来就是阴阳家风水师的事情啊。皇上,这话,有道理吗?”

    “嗯,不错。难道,朕的孩子,还压不住吗?如果真压不住了,那么,朕又要他何用呢?”

    那兰德芳想了想,叫周通派人去口传圣旨,叫王大人,想办法,务必压住,镇住。

    王大人想,既然我已经给皇上说了那话了,就应该是替杀人办了事情了。

    第二天,王大人,果然领着一帮道士,在文华殿做法。又是烧纸,又是磕头,又是做法,又是呼风唤雨,忙碌了一天。

    香妃远远的看着,气的半死。

    本来,香妃的意思,在文华殿那里,弄死十几个人,然后想办法叫那兰德芳停住文华殿的施工。

    弄不了皇后,先弄一下皇子,给她们点下马威看看。

    谁知道,那兰德芳去听信了周通的话。

    那兰德芳其实很聪明,听周通的意见,只不过就是一个借口。

    “周通,怎么办理?”

    这就是那兰德芳的台词。

    而周通却是有很多的办法,正面的,反面的。

    那兰德芳往往一听,就采取了。

    那兰德芳也不是傻子,虽然好,色,却并不因色而昏庸。

    如今,只有一个皇子,谁会傻到不看重皇子,看重妃子呢。

    妃子,便如同衣服一样,新的穿穿,旧了就扔了。

    而皇子,却如掌上明珠,永远是宝贝。

    中午,那兰德芳在香妃那里吃饭。

    香妃先是假装怜悯了一下那些死去的工匠,然后大骂那些放炸药的,哭哭啼啼的,一副可爱的模样。

    那兰德芳给逗的,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香妃,那些工匠,朕已经好好安葬了。如今,文华殿,还是要建设的。”捡起自己的手指头,却发现,早已经给刀子,削成了几半了。想接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看着血,流了出来,却一点疼痛也没有。王大人吓傻了,他不是大夫,只是个风水师。

    香妃手下的旺姆,却是个用药高手。

    第二天,没什么事情。王大人,如卧针毡,度日如年。想逃,却又不知道往那里逃。想跑,却又害怕跑不了。

    谁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历?

    难道他们,是皇宫里派出来的?难道,他们是侠客?

    可是,皇宫里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古来宫斗多了,可如今,皇上只有一个孩子,是断然不会让皇子出事情的。想必,妃子再怎么恶斗,也不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的。

    那么,难道他们是江湖侠客?可是,侠客从来就是打劫达官贵人的,不会参与皇帝争斗的。妃子争斗,皇家的事情,只是妃子和朝廷的事情,那些大侠,是只在乎钱财和江湖的。

    王大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那夜的黑衣人,是什么人。武功怎么那么高深?而且,非要发出女人的声音来?

    到了第十天,果然出大事了。

    文华殿正在施工,柱子已经立了起来,搭了很高的架子,每天有几百号工匠,正在那里忙乎。

    发生了火药爆炸的事情。

    一下子,死了十七个人。受伤的人,无数。

    那兰德芳立刻召集人员,问事情的缘由。

    可是,没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因为,拉姆四个,从来不走旱路,只有水路。水里的水鬼,自然很少有人注意到。

    问不出什么原因来。

    那兰德芳便传唤王大人过来。

    王大人如今,已经丢失了一个手指头,如今,脖子上的脑袋,还不知道那天搬家。早已经吓的慌了神了。

    保全自己要紧,这好死都不如赖活着。何必为了以后谁当太子的事情,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呢。

    “微臣参见皇上。”

    “王大人,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皇上。微臣以为,文华殿乃是太子的宫殿。如今,为成儿皇子,打造文华殿,如今,已经证实了,命薄,压不住宫殿。因此,这么多人伤亡。”

    “什么?以前,你不是说了,这皇子,大富大贵,是天子之相?如今,怎么又压不住了呢?”

    “启禀皇上。但凡这人,一出生,便有八字伴随左右。可以说,基本已经定了,一命二运。这命好,指不定这运好不好呢。如今看来,是运气变化了。所以,便发生了这等事情。”

    “照你的意思,人的命,是会转运的?”

    “是的。皇上。”

    王大人想:管他呢。如今,我先按照那天,杀手的话说了算了。谁当皇帝,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先保命要紧。

    那兰德芳不说话了。他在思考问题。

    “好了。你下去吧。”

    王大人,出了宫殿,擦汗。回头看了一眼,这才走了。受惊不小啊,半夜给杀手吓。可是,面对皇上,也不得不说假话,冒着欺君之罪来撒谎,还不知道,这慌,撒到什么时候呢。

    “周通,如今,芳华宫,似乎事情很多啊。”

    周通听了,立即心里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不把皇子,养在芳华宫里了。要给皇子转运。

    周通虽然没了小菊,可是,这份心思,还是在芳华宫那里,毕竟跟皇后娘娘,打交到这么多年了。这人情还在。

    “皇上,芳华宫虽然事情多。可是,这皇子出生,公主出生,已经是芳华宫的最大的事情了。皇上,你说是不是?”

    “嗯,这倒是的。如妃的牡丹宫,倒是出了一个公主,唉,可惜了。早夭了。”

    “皇上,皇后娘娘,如今抚养皇子公主,尽心尽力,是路人皆知的。即便事情多,可是,芳华宫依然井井有条的。并不能因为芳华宫出事情多了,就要说芳华宫的不是。”

    那兰德芳,还是依然信赖周通的。

    “周通,你说说看,如今,这文华殿,到底如何办理?”

    周通急忙跪在地上:“皇上,不瞒皇上。现在,王大人说是皇子命薄,压不住文华殿。可是,这压不住,压的住,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如果压不住,那他可以想办法,压住啊。镇住啊。这本来就是阴阳家风水师的事情啊。皇上,这话,有道理吗?”

    “嗯,不错。难道,朕的孩子,还压不住吗?如果真压不住了,那么,朕又要他何用呢?”

    那兰德芳想了想,叫周通派人去口传圣旨,叫王大人,想办法,务必压住,镇住。

    王大人想,既然我已经给皇上说了那话了,就应该是替杀人办了事情了。

    第二天,王大人,果然领着一帮道士,在文华殿做法。又是烧纸,又是磕头,又是做法,又是呼风唤雨,忙碌了一天。

    香妃远远的看着,气的半死。

    本来,香妃的意思,在文华殿那里,弄死十几个人,然后想办法叫那兰德芳停住文华殿的施工。

    弄不了皇后,先弄一下皇子,给她们点下马威看看。

    谁知道,那兰德芳去听信了周通的话。

    那兰德芳其实很聪明,听周通的意见,只不过就是一个借口。

    “周通,怎么办理?”

    这就是那兰德芳的台词。

    而周通却是有很多的办法,正面的,反面的。

    那兰德芳往往一听,就采取了。

    那兰德芳也不是傻子,虽然好,色,却并不因色而昏庸。

    如今,只有一个皇子,谁会傻到不看重皇子,看重妃子呢。

    妃子,便如同衣服一样,新的穿穿,旧了就扔了。

    而皇子,却如掌上明珠,永远是宝贝。

    中午,那兰德芳在香妃那里吃饭。

    香妃先是假装怜悯了一下那些死去的工匠,然后大骂那些放炸药的,哭哭啼啼的,一副可爱的模样。

    那兰德芳给逗的,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香妃,那些工匠,朕已经好好安葬了。如今,文华殿,还是要建设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