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第342章 雪夜他已来过

    公孙玉儿,朝前走了几步,背对着那女子,叹气:“老天给你男人和爱情,就是为了折磨你。老天,让这些人,纠缠在一起,无法幸福,却有痛苦不端。每一个女人,都在爱情里,挣扎。却永远也挣扎不出去。你痛苦,我又何尝不是。”

    “你痛苦?你至少,有他的爱情。可我有什么?”

    “你?你是他的妻子。你比我幸福。”

    “哈哈——哈哈——”

    夏侯玉儿大笑:“妻子?丈夫?一丈之内,他是丈夫。万丈之外,他也是你的丈夫。什么叫丈夫?妻子和丈夫的距离,可以用丈,量的清楚吗?”

    公孙玉儿不明白她的意思,呆呆的站着。

    那女子却忽然,倒了下去,坐在芍药边,公孙玉儿吓了一跳,却又不敢过去。

    女子坐在地上,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忽然又猛的,抬起了头,苍白的脸,恶狠狠的眼睛,红通通的嘴唇:“玉儿,我告诉你。我到死,你恨你!我有多恨你,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们——”

    公孙玉儿吓了一跳:“你别——别——”

    女子忽然,伸出两只手,那手臂,却变得无比的长,一直朝公孙玉儿抓了过来:“我恨你,恨死你了,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公孙玉儿梦魇了,想挣脱开去,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眼前是女子可怕的容颜和恐怖的手臂……

    一阵挣扎,总算醒了过来,却仿佛从热水里,刚爬出来一般,坐了起来,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

    两只手,放在胸脯上。大口的喘气。

    窗户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是三更了。

    三更,四更,什么时候,才会天亮呢?

    公孙玉儿不想叫醒别人,却有躺了下去。

    雪花依然在下,下的那么大。明天的世界,该是银装素裹的世界。

    洁白的可爱。

    可今夜的梦境,却是那么的可怕。

    那个叫夏侯羽儿的女子,她在梦里的表现,是如此的凄惨和可怕。

    “她恨我?难道,她知道我是他的情人了?不会的啊。不应该的啊。她怎么会溜进我的梦里来呢?”

    如此奇怪的梦境,却又是公孙玉儿心底的秘密,任何人,也不能说。

    公孙玉儿感觉,自己心里,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不能说出去,简直能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再也无法入睡了。

    宽大,温柔的床上,却只能躺的了公孙玉儿的身体。而那心思,却早已经飞了出去。

    等他来了,她一定要问问他,如今,他还爱她吗?

    恋人间的猜忌,需要他亲口来说明。

    她还要问他,他对她,态度如何?是不是也是充满了柔情蜜意?

    公孙玉儿又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他回答,他她同床共枕,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吃醋气死?嫉妒死?恨死?

    如果他说,他对她不好,那么,自己是不是又会同情起她来?她却又得不到丈夫的疼爱,多么可怜?

    可是,一切,都要等到见到他了,才敢明说。

    原来,自己有太多的话,想跟他诉说。可是,他知道吗?

    自己有太多的心里话,要悄悄的跟他诉说,他——他知道吗?

    或许,他正在黑夜里,搂着他的妻子,正在温柔乡里,甜甜美美的睡觉呢。

    一股醋意,涌上心头。

    再也无法入睡了。还是起来,坐坐吧。

    坐在椅子上,却又感觉,天气冷了,还是被窝里,暖和,又走了过去,钻进了被窝。

    看来,还是有丈夫的人,是幸福的人。

    后宫的女子,注定要承受孤独之苦。而且,这孤独,一直要陪着你,到老到死,才结束。

    四更过后,雪似乎停了,没有了落雪的声音。

    公孙玉儿想:“或许,明天早上的后花园,别是一番滋味呢。我可要偷偷前去,欣赏一番。”

    五更了,天麻麻亮了。公孙玉儿趁大家都没起床,偷摸下了床,拿湿毛巾,擦了一把脸,出门而去,果然,好清凉的世界。天空是青色的乌云。地上,树上,屋檐上,全是洁白的雪花。落了厚厚的一成。

    公孙玉儿踩了上去,咯吱咯吱的响。或许,等一下,小梦梦公主醒来了,叫她过来玩,那就更好了。

    走到了芍药花边,那枯萎的芍药,依然还在。公孙玉儿没有叫园工,把枝条修剪掉。

    看那芍药上的雪花,叶子上落了厚厚的一成,仿佛一条厚厚的白雪棉被。

    到了河边,那棵柳树下,却赫然看到几个脚印。

    公孙玉儿大吃一惊:“莫非——莫非他昨夜来过了?”

    这里,柳树,河边,亭子,书房,花草,一切都是那么雪白。四处,都没有脚步,只有这里,有几个脚印。看来,他是来过的了。

    可是,你既然来了,却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一声呢?

    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来的安静,去的无声。

    公孙玉儿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脚,放进那鞋印里,然后,踩乱了脚步。这样,或许,没有了蜘丝马迹。

    怀着一丝喜悦,公孙玉儿走了回去。打开了房门。

    小菊和牛力士他们,早就在院子里了。

    小菊笑着说:“娘娘,一大清早的,敲门,没声音,娘娘去后花园了?”

    “嗯,我去走了走。”

    小菊便立刻给公孙玉儿梳头。小梦梦和小皇子的奶妈,各自走了一个进来,给公孙玉儿行礼,汇报昨夜的事情。

    “娘娘,小皇子,睡的很好。”

    ‘娘娘,小公主,睡的也很好。“

    公孙玉儿轻轻一笑:“哦,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孩子,是她们的事情。公孙玉儿只是知道,他们好着,就可以了。

    等孩子大了,还有自己特定的老师等等去教导。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去教。

    从喂奶到上学,都是其他人的事情。

    小菊看着今天,公孙玉儿似乎特别高兴,便笑着问:“娘娘,昨天的满月酒,办的很隆重很开心。娘娘的脸上,今天还有笑容呢。”

    “贫嘴。那里有笑容了,只不过是你梳头梳的好,本宫便笑了。”公孙玉儿,朝前走了几步,背对着那女子,叹气:“老天给你男人和爱情,就是为了折磨你。老天,让这些人,纠缠在一起,无法幸福,却有痛苦不端。每一个女人,都在爱情里,挣扎。却永远也挣扎不出去。你痛苦,我又何尝不是。”

    “你痛苦?你至少,有他的爱情。可我有什么?”

    “你?你是他的妻子。你比我幸福。”

    “哈哈——哈哈——”

    夏侯玉儿大笑:“妻子?丈夫?一丈之内,他是丈夫。万丈之外,他也是你的丈夫。什么叫丈夫?妻子和丈夫的距离,可以用丈,量的清楚吗?”

    公孙玉儿不明白她的意思,呆呆的站着。

    那女子却忽然,倒了下去,坐在芍药边,公孙玉儿吓了一跳,却又不敢过去。

    女子坐在地上,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忽然又猛的,抬起了头,苍白的脸,恶狠狠的眼睛,红通通的嘴唇:“玉儿,我告诉你。我到死,你恨你!我有多恨你,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们——”

    公孙玉儿吓了一跳:“你别——别——”

    女子忽然,伸出两只手,那手臂,却变得无比的长,一直朝公孙玉儿抓了过来:“我恨你,恨死你了,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公孙玉儿梦魇了,想挣脱开去,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眼前是女子可怕的容颜和恐怖的手臂……

    一阵挣扎,总算醒了过来,却仿佛从热水里,刚爬出来一般,坐了起来,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

    两只手,放在胸脯上。大口的喘气。

    窗户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是三更了。

    三更,四更,什么时候,才会天亮呢?

    公孙玉儿不想叫醒别人,却有躺了下去。

    雪花依然在下,下的那么大。明天的世界,该是银装素裹的世界。

    洁白的可爱。

    可今夜的梦境,却是那么的可怕。

    那个叫夏侯羽儿的女子,她在梦里的表现,是如此的凄惨和可怕。

    “她恨我?难道,她知道我是他的情人了?不会的啊。不应该的啊。她怎么会溜进我的梦里来呢?”

    如此奇怪的梦境,却又是公孙玉儿心底的秘密,任何人,也不能说。

    公孙玉儿感觉,自己心里,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不能说出去,简直能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再也无法入睡了。

    宽大,温柔的床上,却只能躺的了公孙玉儿的身体。而那心思,却早已经飞了出去。

    等他来了,她一定要问问他,如今,他还爱她吗?

    恋人间的猜忌,需要他亲口来说明。

    她还要问他,他对她,态度如何?是不是也是充满了柔情蜜意?

    公孙玉儿又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他回答,他她同床共枕,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吃醋气死?嫉妒死?恨死?

    如果他说,他对她不好,那么,自己是不是又会同情起她来?她却又得不到丈夫的疼爱,多么可怜?

    可是,一切,都要等到见到他了,才敢明说。

    原来,自己有太多的话,想跟他诉说。可是,他知道吗?

    自己有太多的心里话,要悄悄的跟他诉说,他——他知道吗?

    或许,他正在黑夜里,搂着他的妻子,正在温柔乡里,甜甜美美的睡觉呢。

    一股醋意,涌上心头。

    再也无法入睡了。还是起来,坐坐吧。

    坐在椅子上,却又感觉,天气冷了,还是被窝里,暖和,又走了过去,钻进了被窝。

    看来,还是有丈夫的人,是幸福的人。

    后宫的女子,注定要承受孤独之苦。而且,这孤独,一直要陪着你,到老到死,才结束。

    四更过后,雪似乎停了,没有了落雪的声音。

    公孙玉儿想:“或许,明天早上的后花园,别是一番滋味呢。我可要偷偷前去,欣赏一番。”

    五更了,天麻麻亮了。公孙玉儿趁大家都没起床,偷摸下了床,拿湿毛巾,擦了一把脸,出门而去,果然,好清凉的世界。天空是青色的乌云。地上,树上,屋檐上,全是洁白的雪花。落了厚厚的一成。

    公孙玉儿踩了上去,咯吱咯吱的响。或许,等一下,小梦梦公主醒来了,叫她过来玩,那就更好了。

    走到了芍药花边,那枯萎的芍药,依然还在。公孙玉儿没有叫园工,把枝条修剪掉。

    看那芍药上的雪花,叶子上落了厚厚的一成,仿佛一条厚厚的白雪棉被。

    到了河边,那棵柳树下,却赫然看到几个脚印。

    公孙玉儿大吃一惊:“莫非——莫非他昨夜来过了?”

    这里,柳树,河边,亭子,书房,花草,一切都是那么雪白。四处,都没有脚步,只有这里,有几个脚印。看来,他是来过的了。

    可是,你既然来了,却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一声呢?

    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来的安静,去的无声。

    公孙玉儿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脚,放进那鞋印里,然后,踩乱了脚步。这样,或许,没有了蜘丝马迹。

    怀着一丝喜悦,公孙玉儿走了回去。打开了房门。

    小菊和牛力士他们,早就在院子里了。

    小菊笑着说:“娘娘,一大清早的,敲门,没声音,娘娘去后花园了?”

    “嗯,我去走了走。”

    小菊便立刻给公孙玉儿梳头。小梦梦和小皇子的奶妈,各自走了一个进来,给公孙玉儿行礼,汇报昨夜的事情。

    “娘娘,小皇子,睡的很好。”

    ‘娘娘,小公主,睡的也很好。“

    公孙玉儿轻轻一笑:“哦,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孩子,是她们的事情。公孙玉儿只是知道,他们好着,就可以了。

    等孩子大了,还有自己特定的老师等等去教导。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去教。

    从喂奶到上学,都是其他人的事情。

    小菊看着今天,公孙玉儿似乎特别高兴,便笑着问:“娘娘,昨天的满月酒,办的很隆重很开心。娘娘的脸上,今天还有笑容呢。”

    “贫嘴。那里有笑容了,只不过是你梳头梳的好,本宫便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